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东的未来,与其欢迎“中国入场”,不如学习“中国斗争”

作者:伍麦叶的薰笼精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56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塔利班宣布阿富汗实现完全独立之后,中东媒体围绕“美国撤军”展开的讨论反而愈加热烈。讨论很少关心阿富汗人民,沙特《中东报》上,前主编的《阿富汗与更广阔的图景》、现主编的《阿富汗并非故事本身》都直言,人们焦虑的乃是地区局势与世界局势。

对中东人来说,有一个问题关乎切身命运:美国是否会采取全面收缩战略,削减在中东的军事力量,甚至完全撤离?对此,美国人也意见不一,一派认为美国不会放弃中东,但持相反意见的一派也声音强大。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华盛顿视角》是面对阿拉伯民众的阿语谈话栏目,7月30日的《美国的新趋势如何影响阿拉伯地区》一期里,嘉宾之一“美国国防部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部长戴维·悉尼(David Sydney)证实,美国决定从阿富汗、伊拉克和它认为不太重要的地区撤军,以便重点关注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的新趋势如何影响阿拉伯地区》节目截图(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中东人普遍接受了后一种观点。在美国设计的世界秩序里,本地区失去了重要性,让他们心理上很受伤,很惆怅,同时又浮上自奥巴马时期以来一直的焦虑:谁来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人们普遍把目光转向中国,但从西方流传过来的一种观点笼罩了中东精英乃至民众的思想:中国人很自私,只在乎家里头的利益,对于外界的是非对错一概不管。

西方与中东媒体上都散布着一种舆论:“一带一路”是中国不断延伸的“新边疆”。甚至用“长城”比喻中伊二十五年协定。对此,中国不可大意。

所谓“美国收缩说”伴随着另一个问题: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人故意用一种陈旧的“帝国史观”来解读二战以来的国际关系甚至是当前的国际局势。而这种思想在中东地区的精英之中颇有市场。《中东报》9月7日转发了《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罗斯·杜特哈特(Ross Douthat)的《后撤的美帝国》,为“最大的帝国”修史兼出谋划策,俨然有国师之风。

这篇文章反映了自抗美援朝——朝鲜战争以来西方建立的政治策略,以及西方想象的“国际秩序”。这种政治策略非常巧妙,对非西方世界试图采取分而治之的战术,将打不赢的中国作为“同化”对象,与其他民族区分开。

该文把美国等同于古罗马帝国,公然把阿富汗人比喻成哥特人和汪达尔人,也就是野蛮人。然后宣布,美帝国分三圈,内帝国(美国本土)、外帝国、美国世界帝国:

“从这一视野看,我们的帝国时代最显著的失败,首先发生在1960年代的东南亚,然后发生在9·11后的中东和中亚”,“在近来我们试图把潜在对手美国化的行动中,犯了类似的错误,尽管没那流那么多血,但在战略后果方面却更为严重”,“最近二十年来不明智的‘中美国化(chimerican)’特殊关系,看来只是铺平了让中国成为真正对手的道路,而不是使其成为一个和平的国际秩序中的初级合伙人(junior partner)”。

这段话非常典型,第一不提朝鲜战争,第二告诉世界,中国今天的成就,完全是美国恩赐的。

美国的右派成功自我洗脑,并且给包括中东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洗脑:在尼克松与基辛格开启“向中国开放”(中国称为“破冰”)行动之前,新中国陷在“阴郁的孤立”之中,沉迷于意识形态狂热,与世隔绝,是尼克松和基辛格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巧妙地将中国从共产主义阵营“拔离”出来,然后美国再设法将中国引入资本主义阵营。现在看中国难对付,各国右派们居然开始怪罪基辛格,认为他当初的努力造成了今日美国的被动,借着“喀布尔的西贡时刻”,把他老人家和尼克松拉出来示众。

在中东媒体上,尽管有少数左派知识分子知道真相,也尽力找机会向同胞传达正确的消息,但他们的声音微弱,尤其是缺乏表达的机会。那里的右派和中间派完全接受了“美国队长拯救迷失天朝”的谎言,有篇介绍中美关系史的文章简直像言情文,美国对中国是“一往情深”,最终中国却对美国“深恩负尽”。

中国以外的世界,在西方右翼的引导下,完全不知道历史的真相:

二战以后的世界格局,今天的世界形势,某种程度上,是由抗美援朝与抗美援越两大军事行动塑造的。至少,那两次果敢、智慧的军事行动,是塑造二战后历史进程与世界格局的重要因素之一。

抗美援朝一举挫了美国及其盟友的锐气,至1954年日内瓦会议时,英国在丘吉尔领导下坚决拒绝美国联合出兵越南的谋划,只想与中国建立关系。

抗美援越时,中国吸取抗美援朝的经验,北部湾事件一爆发,就快速派军队入越,组织海防和空防,让美国无法在北越复制“仁川登陆”。正是这一战略保证了北越的安全,让美军陷于被动,为越南的最终统一奠定了基础。可是,如今弥漫的全是美国人关于越战的版本,而他们根本不提对北越的侵略意图,以及因为中国而遭受到的挫败。

在越南战场上,美国被英勇的越南军民及中国援军打得狼狈不堪,难以脱身,造成国内乃至整个西方社会动荡与分裂。于是尼克松、基辛格等一班高瞻远瞩的美国大政治家想到了一步脱困的妙棋,那就是与中国讲和,达成多重的政治目的,包括抗衡苏联等等。对此,二人在回忆录中都毫不讳言。也就是说,他们是没办法,才主动找中国求和的。

因此,真相是,新中国以无比的勇气与智慧,在国力、军事力量差距极大的情况下,与美国展开了两场面对面的战争,第一场打成平手,第二场则达成中国完全的胜利。

而美国右翼非常无耻,硬是鼓吹,二战后形成了七十年的“美国和平”。两大阵营的冷战期间,哪里有什么美国和平?就算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到今天这几十年间有所谓美国和平,那也是中国给的,中国批准的,或者至少要说,中国同意的。

如果没有197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如果中国继续与美国全面对抗,哪里会有随后里根和撒切尔时代的稳定与繁荣?

诚然,新中国一直渴望和平,渴望能安心进行现代化建设,这一点在日内瓦会议上表现得特别清楚,但那一代伟人也明白,有尊严和有保证的和平,从列强那里,好好说话是得不到的。正是通过两场军事对抗,才铸就了中美之间的平等关系。

然而,出于尚有待研究的动机,中东舆论场追随美国,刻意隐瞒抗美援朝与抗法、抗美援越的往事。几年来,中东媒体热衷表现当今中国军队的先进与强大,可是,去年中国隆重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没有一家中东媒体给予报道,提都不提。介绍二战后中美关系时,中东媒体永远简单地一笔带过:“在朝鲜战争与越南战争中,美国与中国各自支持己方的盟友。”

于是,中东民众包括大多数精英都不知道,中国志愿军多么勇猛善战,中国援越顾问在战术上如何碾压西方的军事同行。他们不知道彭德怀、陈赓以及繁星一般的杰出将领与英雄士兵。当然也不知道那一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格局与气魄,不知道中国人民万众一心团结一致,“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他们不知道,随着抗美援朝与抗法援越的胜利,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立刻试图把中国拉入“列强”阵营,成为“初级合伙人”。

日内瓦会议时,法国和美国最初都坚持只与苏联、中国一起谈判越南问题。法方甚至顽固地反复尝试,想要说服中国去命令越南允许奠边府战场的法军伤员撤离,遭到周总理委婉但明确的拒绝。在西方列强的思维中,与“中华帝国”的“最新王朝”互相博弈,处理关于殖民小国的纠纷,既维护了白人的体面,又给帝国主义“国际秩序”修好了补丁,本是理想的方案。

随后,尼克松与基辛格同样试图同中国直接处理越南问题,把越南的命运置于大国的股掌之中,再次遭到中方拒绝,双方进行了耐心的、反复的互相说服。不仅如此,尼克松与基辛格还都坚持,上海公报发表,意味着中美形成了准军事联盟。

中东人大多接受了这个版本,他们以为,今天的所谓中美冲突,是中国不愿意接受“初级合伙人”的身份,决意另辟天地,建立中国治下的世界秩序。

今年七月一日,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中东媒体倒是极为重视,纷纷报道,然而在肯定和赞扬中都要夹带些私货。颇有些右派中东精英发文章宣扬,诚然新中国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代价太高了,付出了太多的牺牲。

真相如何呢?

在中东媒体上,苏联遭彻底黑化,然而,日内瓦会议期间,是苏联和中国坚持下,西方列强才不得不同意让越共、保大政府、柬埔寨和老挝的代表坐上谈判桌,那真是中苏两国在反帝反殖民运动中做出的伟大贡献。

但是,中苏努力的前提,是胡志明及其领导的越南人民誓死抗击殖民者,为东南亚三国杀出了一条通向日内瓦会议谈判桌的血路。

相形之下,最近这些年的“伊核六方会谈”,阿拉伯国家、土耳其都不得预席。2021年1月,海合会政治事务与协商助理秘书长在《阿拉伯新闻报》发表《海合会与中国拓展伙伴关系的七大支点》,第六点即包括“海合会希望中国支持扩大与伊朗的所有谈判”,“并在恢复谈判时支持海合会参与这些谈判”。

要想抵达西方人把持的谈判桌,只有自己先杀出一条血路啊,别无他法。塔利班就是近在眼前的例子。

如今,中东热心于“亚洲世纪”的概念,认为二十一世纪将是亚洲的“财富世纪”,中国是龙,其他国家则形成了“亚洲虎的队伍”。包括王爷们在内的明智之士纷纷采取转向中国的策略,希望中东也能加入到“财富世纪”当中。可是,是上个世纪中国领导的两场反对西方侵略者的浴血奋战,为他们眼中的“亚洲世纪”奠定了基础。

借用如今流行的“XX和平”概念,倒是可以说,美国的西贡时刻之后,出现了“东亚和平”,虽然中国仍然处于美国的半包围中,虽然不时出现各种变数,但基本的稳定局面形成了,尤其是,在东亚,美国不可能像在中东和拉美那样为所欲为,必须采取其他策略。由此,东亚才获得了和平发展的机会。

现在,经西方提供的歪曲版本,中东人都以为,中国改开之后的巨大成就,是美国白给的!

不仅如此,还有右派精英为“西贡时刻再现”洗白:如今越南与美国不仅有着活跃的经贸来往,而且形成了稳定的伙伴关系,共同对付“来自中国的压力”。

因此,必须要让全世界了解抗美援越的真相。

此外还有个重要情况,目前,中东主流媒体上关于中国的预测一片混乱:

流行看法之一是坚信西方汉学家发明的“中央王国”说,认为中国不搞帝国主义,只是因为不喜欢出长城。早在2017年8月,半岛官网就上了一篇《“雄霸天下的欲望”——中国军队准备好迎接全球扩散了吗?》,表达了不少中东人的误会:因为中国一向与外界联系不大,不依赖外界,所以对征服天下缺乏欲望。但,形势变化之下,终有一天,她会产生欲望。

另外一种流行看法是,中美必有一战,而且很快就会发生。

8月31日,政治分析家阿尔曼沙维在半岛官网发表文章《美国的下一场战争,在哪里,在何时?》指出,美国自有一种行为逻辑,经历了韩战、越战的失败之后,她的第一反应都是尽快再打一仗,试图通过赢得新的战争胜利,抵消上一次失败的信誉损失,重新确立威权地位。按此规律,美国很可能借台湾问题,在南海对中国启动战端。

沙特阿拉比亚电视台官网则发表了另一位阿拉伯分析家的文章《钱太多,难以放手》,认为美国的好战属于体制问题,拜登最好搞深度的体制改革,否则该国的战争机制很快就会重新启动。

由于不了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历史,对于预测中的中美交火,中东人又有两种误判:

一是,中国人先进,文明,聪慧,勤劳,但是特别柔和顺从,不爱打仗,不会打仗。要说欧美的战忽局属实厉害,1965年,越战激烈之时,好莱坞推出了彩色“历史大片”《成吉思汗:征服者王子》,培养“中国人太文雅打不了仗”的印象。从那以后,同一论调一直宣传到今天。

二是,高度现代化的中国军队就是第二支美军,因此中美交火就如同两支美军对打,两边用各种现代化武器简单粗暴地对轰。相信那一前景的人们便很悲观,担心大家受牵连,“大象打架,碧草遭殃”。

可笑的是,中东精英介绍解放军的历史时,总是强调“军方”,他们不知道毛主席周总理都是杰出的军事家,就是最大的军方,是军方本方。

我们一直不喜欢宣传两次“抗美”往事,避免好战的形象。然而其实西方随心所欲地塑造中国形象,时而说中国软弱,时而说中国好战,全看一时需要。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明明是亚洲人反对西方殖民与侵略的斗争,但美国从一开始就说是中国搞“扩张”。

如今回顾起来,那两次军事行动有着扭转乾坤的意义,也有着定乾坤的意义。那些英勇的中华儿女,其中很多人就是淳朴的农民孩子,浴血战斗甚至光荣牺牲,如今,他们的胜利甚至可能惠及遥远中东的、信仰完全不一样的人们,他们的光荣,理应在蓝色星球的山山水水间传诵。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2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