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大屋顶下/期待发生张亚中鲇鱼效应

作者:黄年   来源:联合报  已有 61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张亚中未当选国民党主席,但在过去这段时日,他无疑是一尾刁钻泼辣的大鲇鱼,将死水一滩的两岸论述搅动出翻江倒海的气势。

两岸陷于僵局,原因在蓝绿红三方的两岸政策皆告胶着、破碎、搁浅。国民党抱着中华民国宪法,但不能建立起中华民国的自尊、自信及愿景。民进党搞半调子台独,但连邱义仁都说除非疯子才搞台独。中共迄今仍抱着「中华民国已经灭亡论」,却又眼看着台湾愈演愈烈的「去中华民国化」不知如何是好。

张亚中这尾鲇鱼让各方直面现实。他至少提出了七个问题,皆是红绿蓝三方都应当回答的问题:

一、什么是台湾史观?如今民进党的台湾史观是「去中国化/中华民国外来政权化/二二八无限上纲化/借壳台独」,张的台湾史观则可说是「中国/辛亥革命/中华民国/三民主义/孙中山/蒋中正/蒋经国解严及引领两岸交流/在中华民国宪法下实行民主宪政」。民进党的史观是视中华民国为外壳、负债、异类、风险、失败;张亚中则以中华民国为灵魂,他常说,应当恢复中华民国的自尊。在他眼里,中华民国失去自尊及愿景是问题的根源。

二、「一个中国」是什么?张的一个中国是指「完整的中国」(Whole China),不是中华民国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一个在二者之上并兼容二者的概念,可说是「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中国。

三、一中各表或一中同表?张认为,一中各表,一方主张「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另一方主张「一个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此,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完整的中国」就不能建立。而所谓「一中同表」,应是指「两岸同表整个中国」,并无「两岸同表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之意。

一中同表是张亚中最生争议之处。但一中同表若指「两岸依据各自宪政实体同表整个中国」,这其实也是一种「一中各表」,并以此界定两岸的主体性。

四、两岸的主体性何在?张主张:「两岸同意并尊重对方为宪政秩序主体,在平等之基础上发展正常关系。」

此说延承他「一中三宪」的主张,认为两岸平等具有「宪政主体」的地位。也就是在「完整的中国」之下及之内,有「中华民国宪法实体」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实体」两个政治实体(他未说出双方国号)。这就是他说的「分治(互视为宪政主体)而不分裂(完整的中国)」。他过去还引用东西德模式,而主张「两岸互视为不是外国的国家」,如今已磨去这类稜角凸出的语言。

五、第三宪是什么?张曾草拟《两岸和平协议》,双方签署人是「台北中国领导人vs.北京中国领导人」,认为协议可具有「宪法」性质,亦即在中华民国宪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上,有了「第三宪」。

此次竞选国民党主席,他改为《两岸和平备忘录》,若未来经全民公投成为《和平协议》,即是两岸关系的最高法。「三宪」有点像欧盟模式或邦联,但张没有这么说。

六、是不是统一协议?张说,这不是统一协议,而是停止敌对状态的和平协议。所以,将交付全民作「和平公投」,而非「统一公投」。

七、是否仍有统一议题?若主张台独就不能有统一议题,但若要两岸和平,或仍要维持「中华民国宪法主体」,或认为仍有「完整的上位中国」之存在,就不能不处理统一问题。张说:「中国共产党主张『一国两制』是统一后的政治安排,中国国民党认为孙中山先生所主张的『天下为公』之精神是统一后应有的共同政治制度基础。」

张既主张「中华民国宪法主体」,就不能不处理统一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宪法议题。他的相关论述,将「如何统一」先于「是否统一」,并主张必须经由「统一公投」,这其实是讨论节制统一议题的方法,若说成是「红统」或「投降」,恐怕有失準确。

以上是张亚中对这七个问题的看法,不论你同不同意,皆可用同样的问题来问红绿蓝三方。

问国民党。张的两岸论述引起国民党内的疑惧与撕裂,主要是从来没有人把问题挖得这么深。

例如,「一个中国」和「统一」是国民党始终未能有效处理的难题。对于「一个中国」,张亚中质疑「一中各表」,而主张「两岸同表(上位概念的)整个中国」,其实也可说成「两岸各表整个中国」,藉以搁置「谁是中国的唯一代表」的争议。

关于「统一」,他不认为可以停留在「不统」,而认为应处理统一议题以换取和平发展,并以「统一公投」、「天下为公vs.一国两制」来节制统一,亦即以「如何统一」来节制「是否统一」。

问民进党。张亚中与民进党竞比「爱台湾」。他说,民进党是「仇中爱台湾」,他则主张「和平爱台湾」。他断言,「民进党不敢台独」。民进党如今已不谈「台独公投」,而张亚中主张用「统一公投」来节制统一,可谓反向操作。张亚中揭示了「借壳台独」的困境,民进党以「去中国化/去中华民国化」的方法「依据中华民国宪法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处理两岸事务」,如何自圆其说?

民进党自己若没完没了地「去中华民国化」,如何能教中共「正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

问中共。中共主张「一中原则」,但始终未敢对台湾明言「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张亚中主张将「一中原则」转移为「上位概念的完整中国」,这对中共当然是一个难题。再者,张的和平方案主张「分治而不分裂」,在「完整的中国」下,「尊重对方为宪政秩序主体」,此处的潜台词应是建议中共转移「中华民国已经灭亡论」。

迄至目前,大陆官方的发声系统未对张亚中的言论有何反应,但已有网评指其为两国论,妄想恢复中华民国。

张亚中落选,终究不能将他的两岸方案从书桌搬到真实的政治舞台。但他提出的问题,却是两岸必须面对但迄今无人有胆识处理的问题。

张亚中如果有错,只是错在他把问题挖得太深了,深到大家不敢且没有能力处理的深度。

所以,不必用唐吉诃德之类的名号来称呼张亚中。因为,唐吉诃德面对的是风车的幻影,但两岸面对的僵局却是无比凶恶的现实,不能视若无睹。

希望张亚中这条鲇鱼激起的不是旋生旋灭的水花,而是唤醒红绿蓝三方皆能认真地省思与面对。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