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为何澳大利亚押注与美国“共命运”对抗中国

作者:DAMIEN CAVE, 储百亮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58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澳大利亚悉尼——三年前刚刚担任澳大利亚总理时,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曾坚称,澳大利亚可以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保持密切关系,同时与其主要的安全盟友美国合作。

“澳大利亚不必做出选择,”他在一次早期的外交政策讲话中说。

周四,澳大利亚实际上做出了选择。在与北京的关系几年来急剧恶化之后,澳大利亚宣布了一项新的防务协议,让美国和英国帮助其部署核动力潜艇,这将对澳大利亚军事力量起重要推进作用。

通过获得重型武器和绝密技术的做法,澳大利亚已决心在未来世代与美国共命运——用莫里森的话说是“永远的伙伴关系”。该协议将为深化两国军事关系开辟道路,提高人们对澳大利亚会加入到与北京的任何军事冲突中来的预期。

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赌注,即认为美国将在与中国的大国竞争中获胜,并继续作为太平洋地区的主导力量和稳定力量,尽管代价在增长。

“这确实是一个转折点,对澳大利亚以及它对自己在印太地区未来的思考方式来说,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澳大利亚前安全官员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说,他现在是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

“这确实代表了莫里森政府内部对该地区日益恶化的安全环境、中国军力的增强,以及中国有意愿用胁迫手法追求国家利益的巨大担忧,”他说。

显然,美国也做出了选择:建立一个牢固联盟来对抗北京的需要如此迫切,以至于它暂时不考虑长期以来对分享敏感核技术的保留。澳大利亚将成为第二个(之前是英国在1958年)获得美国核动力潜艇技术的国家,这种技术使更长距离的更隐秘活动成为可能。

据中国共产党控制的《环球时报》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潜艇协议将“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

“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径,”赵立坚说。

对美国来说,支持一个亲密的亚太盟友的决定,代表着它应对中国军事快速增长努力的具体升级。美国国防部在提交给国会的最新报告中指出,按船只数量衡量,中国目前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海军,截至2019年,中国海军舰队已拥有约有350艘军舰,其中包括十多艘核动力潜艇。

相比之下,美国海军大约有293艘军舰。虽然美国的军舰常常更大,但中国航空母舰的数量正在赶上来,并且在更小、更灵活的军舰数量上已超过美国。

与此同时,中国已积极行动起来,以确保前哨基地和导弹部署占据有利位置,它在南中国海修建了人工岛,以此来加强自己在那里的存在。安全分析人士认为,澳大利亚可能会使用核动力潜艇对南中国海的重要航道进行巡逻,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也声称对该海域拥有主权。分析人士说,选择核动力潜艇传递了一个明确无误的信息。

“对中国来说,没有什么比核这种东西和潜艇这种东西更具挑衅性了,”奥丽娅娜·斯凯拉·马斯特罗(Oriana Skylar Mastro)说,她是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Freeman Spogli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和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研究员。“与其他能力相比,中国反潜战的能力非常薄弱。”

经常访问澳大利亚的马斯特罗说,“在我看来,这表明澳大利亚愿意在两国关系上冒下一些真正的风险来对抗中国。”

为了消除对核扩散的担忧,美国和澳大利亚官员强调这些潜艇的动力来自核能,但与核武器毫无关系。在承诺让美国提供八艘潜艇的同时,澳大利亚取消了12艘法国设计的常规潜艇的合同,这些潜艇已推迟交货,而且超出了预算。法国官员对此做出愤怒反应,称放弃合同是背信弃义。

莫里森周四说,与美国和英国加强安全联盟,反映了亚太地区更危险互动的需要,安全联盟还包括在人工智能和其他新兴技术方面的合作。

“我们在本地区享受了几十年的相对良好环境已成为过去,”他说,但没有直接提到中国。“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澳大利亚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们都面临着新的挑战。”

一些安全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最近对澳大利亚强硬路线的报复——大幅度消减煤炭、葡萄酒、牛肉、龙虾和大麦的进口,拘留了至少两名华裔澳大利亚公民——似乎将澳大利亚推向了美国。作为回应,中国可能会扩大经济制裁。澳大利亚的计算似乎是,北京对改善两国关系没有多少兴趣。

“我认为,仅在三四年前,甚至也许是两年前,对这样做的担忧会明显得多,”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说,他是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驻新加坡的亚太安全分析师。“但一旦两国的关系都是关于惩罚和辱骂,坦白说,那种担忧已经不值得考虑。中国没有恐惧和愤怒的杠杆可用,因为它一直在愤怒。”

批评澳大利亚对美国保持坚定信心的人说,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华盛顿是否会达到预期的要求。自奥巴马总统2011年在澳大利亚议会发表讲话时宣布“重返亚洲”以来,美国的盟友们一直在等待美国在资源和注意力上做出决定性的转移。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失望了。

格雷厄姆说,核动力潜艇交易将缓和一些这样的批评。对像日本和韩国这样的其他盟友来说,“这回答了美国仍在世界这个地区保持其同盟网络的问题,”他说。

尽管如此,协议并没有消除人们对美国在这个远离华盛顿、离北京近得多的复杂地区抵制中国、捍卫自己主导地位的承诺的所有怀疑。

位于悉尼的研究中心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国际安全项目主任山姆·罗格文(Sam Roggeveen)说,从长远来看,美国也许会认为与中国竞争代价太高,迫使它做出某种分享权力、减少影响力的决定。

“美国在历史上从未面对过像中国这么大的大国,”他说。“它从未把这样的挑战者压下去过。”

另一种风险是,美国对中国的抵制会失控变成一场冲突,而澳大利亚由于加强了与美国的伙伴关系从而无法避免卷入这场冲突。这两个超级大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台湾目前处于自治状态,北京称其为中国领土。美国对使用武力来决定台湾的命运表示“严重关切”,这为军事干预留下了可能性。

“随着美中竞争升级,美国将期望澳大利亚有更多的行动,”曾任澳大利亚军官的休·怀特(Hugh White)说,他现在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国防分析师。

“如果美国允许澳大利亚获得自己的核技术,”他补充说,“那是因为美国期望澳大利亚会将自己的军队投入到一场与中国可能发生的战争中去。”

就目前而言,澳大利亚政府似乎认为就连这种风险也值得承担。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研究澳大利亚外交关系的历史学家詹姆斯·柯兰(James Curran)把对美国加倍下注的决定称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的战略赌博”。

“澳大利亚正在把全部赌注押在美国的决心和意志上,”他说。

Sui-Lee Wee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Damien Cave是澳大利亚悉尼分社社长。他此前曾在墨西哥城、哈瓦那、贝鲁特和巴格达报道新闻。自2004年加入《纽约时报》以来,他还担任过国内新闻副主编、迈阿密分社社长和纽约市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damiencave。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首席中国记者。他成长于澳大利亚悉尼,在过去30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居住在中国。在2012年加入《纽约时报》之前,他是路透社的一名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ChuBailiang。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2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