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拜登和喀布尔,哪一方的状况会恶化得更快?

作者:杨大巍 薛倩   来源:印象与逻辑  已有 118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并且比人们所预料的要发生的更快,更严重。

拜登总统在三月份曾向公众保证,如果美国从阿富汗撤军,那将会是“安全有序的”。

八月十六日,塔利班以摧枯拉朽之势进入喀布尔,占领了总统府。十天之后,八月二十六日,喀布尔机场外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13名美军士兵死亡,至少18人受伤,遇难者包括1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两名陆军士兵和一名海军医务人员。这是美军10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而死亡的阿富汗平民则已达169人。

这黯淡而沉痛的一天,让人们情不自禁地对那些亡去的军人及其家属怀有深切的同情和惋惜。当这些军人终于在二十年之后,清晰地看到了战争之外的曙光,想象着即将得到的种种家庭温暖之际,却永远地止步在了这片血色黎明之中。还有什么比这更使得他们的家人绝望?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为这些军人而感到痛惜?

如果这一时刻还在为拜登开脱,称拜登只是为履行前任撤军之协议,那么这不是有意回避事实,便是缺乏常识和逻辑。不过至今,我们依然看到拜登继续在以川普的撤军协议为推脱,而他的白宫发言人居然还敢于宣称,撤退是成功的。这正如评论所言:“拜登把船弄沉了,现在他在吹嘘救生艇的数量。”这是美国战后最大规模的空运撤退,而在这次撤退中,我们不幸地看到有人淹死了。

暂且不说美军从阿富汗疯狂而混乱的撤离,以及塔利班不费吹灰之力进驻喀布尔已经使得美国尽失颜面(我们深信,无论如何,日后总需对此进行问责和反思),在那一切发生之后,对美国政府来说,需要解决的问题只剩下安全地离去。然而在这过去的十天里,我们很难发现拜登政府对此采取了什么有效的措施,直到八月二十六日,恐怖袭击的发生。

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披露,喀布尔的美国官员给了塔利班一份美国公民、绿卡持有者和阿富汗盟友的名单,让他们进入武装人员控制的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围。我们尚不能判断此举与随后发生的爆炸是否具有关联,但将名单交给塔利班,无疑拱手送给了塔利班一批人质。而怎样对待名单上的人员,只能取决于塔利班的喜怒哀乐。我们仿佛已经看到1979年德黑兰时刻正在酝酿之中。

让人难以理解的做法,其原因正如拜登政府所做的表示:将依赖塔利班的帮助和保护。软弱无力的回答,几近于乞求而让人无地自容。从塔利班方面来说,如果不能在这场赌局中获利,又凭什么要去帮助拜登政府,保护美国人呢?按照套路,大概只能是用钱来买通道路。

阿富汗中央银行有近100亿美元的储备,其大部分资金都在纽约。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以后,美国冻结了阿富汗在美国的储备资金。塔利班的头领现在应该看到了一个大好时机。他们此刻正手握一张王牌,这张王牌很有可能可以帮助他们获得这笔巨额资金。这一幕如若果真发生,美国所受到的耻辱,将会是其近代最为丢脸的一次。在这之前,美国或者直捣本拉登的藏身之处,或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端掉索马里海盗,再或者,将某个恐怖主义者直接铲除。总而言之,美国国家之威严不容置疑已经久矣。

共和党的议员目前正纷纷要求拜登辞职或要将他弹劾。前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Nikki Haley)要求拜登辞职,不过让她更为担忧的是让副总统哈里斯在此刻承担重任。黑利认为拜登处理阿富汗问题严重失职,确实应该被免职,然而如果让哈里斯负责,情况则会糟糕十倍。

密苏里州参议员乔什·霍利为许多美国人在喀布尔失去生命一事感到愤怒。他认为拜登需对此负责。拜登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进行领导。他必须辞职。

南卡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在推特上写道,“我几天来一直主张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应该重新开放,因为喀布尔机场很难防御,而且是唯一的疏散出口。我们有能力重建我们在巴格拉姆的存在,继续疏散美国公民和我们的阿富汗盟友。这次灾难中最大的错误是放弃巴格拉姆。”

得知喀布尔机场恐怖袭击以后,格雷厄姆说,拜登政府对阿富汗局势的错误处理是“失职”,足以构成弹劾的理由。

我们可以设想这一切发生如若在川普身上。如果川普总统向塔利班赠送了黑鹰直升机和悍马,让数千名盟友遭受最恶劣的命运,让美国军方和外交官在全世界面前成为笑柄,媒体和民主党人将如何义正词严地呼吁弹劾并诉其以叛国罪行。如果川普将副总统和将军混为一谈,或者在记者招待会上手足无措地摆弄提示牌;或者像拜登在接受采访,被问及有人从飞机上掉下来时,既冷漠又错误地说到“那是四天前,五天前!”媒体和民主党人不知会显得如何地痛心疾首。事实上,全世界都看到了拜登的无能。而在这个耻辱的时刻,面对集体沉默的民主党,人们禁不住会高声疑问:佩洛西在哪里?充满正义感的民主党人在哪里?为女性争取权益的那些女权主义者在哪里?

川普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不完全是出于理念或正义感,而是出于他强烈而自负的个性,川普总统绝不能容忍敌人对美国的羞辱。

纵观拜登上台前后的表现,多数人恐怕会越来越倾向于认为,拜登的失职更多的是出于他的身体和智力状况。其语焉不详,每每需要提示板提醒,简单的提问都需借助纸条来作回答,在多种场合下奇怪地下跪…正常思维的人,无法不对此感到不适或困惑。支持拜登者,即使是选择无视或者假装看不见,其实也很难消除心中的不安。

保守派评论员本·夏皮若(Ben Shapiro)写道:精力充沛的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时曾说:她想知道在国家危机的时刻,谁能在凌晨3点时去接电话。而对于今天的拜登来说,不是凌晨三点,而是下午三点就没有人接电话。据说拜登一般在下午三点钟离开白宫。

拜登在答记者会上的表现,最是令人堪忧。拜登不仅没有能力正确或体面地答复提问,更没有精力和内在的气质来面对危机。他的老迈和颓唐,在稍微尖锐一点的提问前,几乎窘迫落泪的场景,使人们多少失去了谴责的愿望,而更怜悯地希望他能够回归家庭去含饴弄孙。在恐袭案发生之后召开的记者会上,拜登取出他惯常携带的卡片说道:我被指示的第一个提问的人是…当真是一言惊爆世界,更惹得人们纷纷询问指示拜登的那个人是谁。拜登的精神及身体状况,已经完全无法胜任三军总司令的职责。

不过即使我们试图以同情和仁慈为由来帮助拜登摆脱窘境,我们仍然无法回避拜登在阿富汗事件上的严重过失。因为拜登的无能更体现在他的傲慢上。作为总统,拜登不顾国务院、五角大楼和情报部门的警告,坚持迅速撤军,然后一再否认他收到过警告。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甚至承认,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需要撤离,以此喀布尔机场才上演了难以形容的悲剧。拜登一方面否认事实,一方面推脱责任,连在2020年选举中为他掩饰软弱并从那时起保护他的媒体都开始反水。CNN和BBC现在正在调查他们的救世主。周六晚上,美国广播公司的乔纳森·卡尔直言不讳地说,拜登所说的 “根本不符合现实” 。

阿富汗的事件还远远没有完结,实际上,这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难以预料在今后的岁月里,恐怖主义将会发展到何种地步。而一个失去处理及行动功能的政府,对当前的美国来说是,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处在国家危机之中的美国,迫切需要的,是一个处理国家紧急事务的部门,带领美国及这个世界,走出这一场大的灾难。

在福克斯主持人汉尼第主持的节目中人们评论说:拜登在灯光下像一只鹿,完全无能为力。而汉尼第则说: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外交政策灾难,是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耻辱。最可悲的是,这一切是可以预防的。

是的,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2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