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丁咚:塔利班重掌政权,怎么看美国失败论?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135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随着塔利班武装力量在8月15日兵不血刃地长驱直入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总统加尼逃亡邻国,宣告了美国及其盟友支持下的阿富汗民选政权的终结。

在一片混乱中,美国第59届总统拜登迎来了黯淡时刻,暴风雨般的批评涌向他领导下的政府。

前总统及其国务卿蓬佩奥和现总统团队互相攻讦,并将造成当前局面的起因甩锅于对方,美国政界一些大佬的情绪近于崩溃。

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成员本·萨斯发表一份声明指出,美国将“后悔”其行动,美国的外交关系也将因此受到影响,“彻底的灾难发生在阿富汗,可耻的、西贡式的抛弃发生在喀布尔,这是特朗普和拜登的软弱主义的可预见的结果”。

众议员里兹·切尼沉痛地说,美国的做法不是在结束战争,恰恰相反,实际上会让美国的子孙后代继续以更高的代价来打这场战争。

美国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愤怒地抨击拜登政府的撤军“缺乏明确的计划”,而且基本上是搞砸了,并质问,未来几周,美国人在国内是否还安全呢?

英国首相也含蓄地批评拜登政府,“公平地说,美国的撤军决定加速了事态发展”。

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担忧美国撤军后的战略后果是,会导致很多问题,特别是阿富汗重新成为恐怖分子的温床,因为基地组织很可能会卷土重来。

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承认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的进展“比我们预想的要快”,但同时在前所未有的危机中竭力为总统辩护称,那种认为美军可以维持阿富汗现状的想法“完全错误”,当务之急是让所有美国人安全撤离,拜登政府没有向塔利班提出任何要求允许美国安全撤离的承诺,但明确告诉塔利班,如果这一过程受到干扰,势必受到美国迅速而果敢的反应。

布林肯否认美军撤离喀布尔是“西贡时刻”,美国已经完成了20年前来阿富汗的任务,就是解决在9.11中袭击美国的人。

那么,在阿富汗的一切,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塔利班重新掌权后,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至关重要的是,从特朗普到拜登坚持从阿富汗撤军,特别是停止在军事上全面支持阿富汗民选政府的主要原因是,美国政府为因应对外战略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为主的需要,从全球各个地区战略收缩和退却,以集中优势力量包括军事资源,与主要对手竞争和对抗,甚至预应可能的战争。

从战略上来说,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对其意图“心领神会”的拜登,是一致的,并按部就班地执行其既定计划。因此,美军从阿富汗的“撤离”是美国自身的必要步骤,迟早都要完成。

第二点,在战术上,显然拜登政府“失算”了,塔利班挺进全国、控制全局的能力超过了拜登当局的预计,从而使美国的撤离行动变得仓皇失措,损害了美国的形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今后美国的外交政策产生影响。

正因如此,才会出现美国人在混乱中被紧急疏散到喀布尔国际机场,而拜登急调数千美军“重返”阿富汗,保护美国人撤离的情形,对此,拜登当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三点,拜登政府对塔利班重掌政权,是否没有进行正确的评估,并制订预案?

很显然,它是有很强的心理准备的,最大的问题在于对塔利班控制局面的速度,预计不足。

所以,在麦卡锡攻击拜登时,布林肯对此辩解说,他不能在非保密电话中给出“答案”,但会在安全线路上跟进。

这句话意味着,拜登政府对美国撤军后阿富汗将出现何种局面,是有预先的评估并制订了预案的,但除非在保密的情况下,否则不能向议员阐明。

美国人乐观地估计,由其一手武装起来的30多万阿富汗军队高度现代化,足以支撑局面3个月,而欧盟也认为,至少可以维持到美国及其盟国撤军的最后期限——8月底。

拜登的盲目乐观不止于此,他对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达成的和平协定,没有进行重新认定,并与塔利班谈妥条件,而是草率地几乎毫无预兆地快速撤军,而且拒绝了军方提供的更周全完备的撤军方案,以求快速摆脱在阿富汗的“战略包袱”。

由此亦可见出,拜登政府认为,应对当前的主要挑战,是美国迫在眉睫的任务,必须抓紧时间推进全球战略收缩。

拜登在阿富汗的真正“失败”,可能是“美国的失败”。

从小布什以来的历届美国政府都在执行一项政策,就是对阿富汗进行全面的美国式的民主化改造,并以“武装到牙齿”及与美国比肩的现代化的规格重建阿富汗军队,但到头来,无论是民选的加尼政府还是阿富汗军队都未能承担起职责:总统加尼及其亲信缺乏担当,临阵脱逃,放弃领导和指挥。

而阿军在缺乏美军空中支援——而这是前特朗普政府造成的——的情况下,不战自溃,加尼当局中断对其补给,停发薪水,导致人心涣散,更加剧了阿富汗军队的迅速失败。

美式民主在阿富汗“水土不服”,可见美国政府没有像对日本那样有效的研究,其移植的制度无法取得像在日本那样的成功。

塔利班重组政府看来不可阻挡,它已经公开宣称,将会直接接管政权,而不打算遵从前总统卡尔扎伊的意愿,成立临时过渡政府。根据其发言人所称,阿富汗新政权的类型和形式将很快得到明确。

世界各国需要适应一个不同于前20年的阿富汗政权。

可能连塔利班领导层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如此快速地掌握政权,但显而易见的是,它已为此做好了准备,包括大幅改变20年前的执政方式。

塔利班已经通过发言人对外宣布了新的政权将按照伊斯兰教教法尊重妇女和少数民族的权利和言论自由。塔利班希望与各国建立和平关系,并热衷于发展与外国建立的多种沟通渠道,“我们请求所有国家和实体与我们一起解决任何问题。”

阿富汗发言人纳伊姆还保证,外交机构或其总部并非塔利班针对的目标,塔利班将为外国公民和外交使团提供安全保障,“我们准备与所有阿富汗人进行对话,并将保证它们得到必要的保护”。

这位发言人强调,塔利班将采取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以换取外国不干涉阿富汗。

塔利班的本质难以改变,但从中可以看出,20年过去,如果不说是脱胎换骨的话,那么也可以说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已经不是在1996—2001年间曾执政的塔利班了。

他们更懂政治,也更讲外交手腕了。

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政府不可能不在和平协定中,或通过其他沟通渠道告诉塔利班必须确保美国利益不受侵犯,一切都已完成约定。虽然喀布尔的政治局势混乱,但我们没有得到美国人受到为难甚至危害的消息,就是证明。

美国决定放弃阿富汗,一定是认为这样做比继续留在阿富汗更好,更有利于维护和实现其利益。

而且它必然准备好了应对一个塔利班掌权的地缘政治结构。

除了塔利班政权,显然现在看不到“成功者”,但声言美国失败,还言之过早。

随着塔利班入主总统府,意味着中亚地区新的游戏开始了,大国均要参与其中。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9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