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政府首次对台军售案:品种单一规模不大,但四点动因需关注

作者:汪滨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62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8月4日,美国国防部国防合作安全局(DSCA)发布公告,称美国务院已批准并通知国会一项总价约7.5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案,包括40门M109A6型“帕拉丁”155毫米自行榴弹炮、20辆M992A2型野战炮兵弹药补给车、1698套M1156型155毫米口径炮弹简易精确制导套件(PGK)、1套先进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以及后勤维持等相关设备和服务,预计在2023年至2025年完成交付。这项军售案还要经过近一个月的国会审查流程。在目前形势下,军售案受阻挡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这将成为拜登政府上台后首次对台军售。

虽然这次军售的品种较为单一,规模也不大,但在台海形势更加复杂严峻的当下,无疑对中美关系再添负面影响。8月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此答记者问时表示,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并将根据形势发展坚决采取正当、必要反制措施。同日,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答记者问时也表示,坚决反对美国向中国台湾地区出售武器,并敦促美方不要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错误信号,不要危害台海和平稳定,不要损害两岸同胞福祉。8月6日,国防部发言人吴谦也表示,美方此举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危害台海地区安全稳定,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美国对台军售可谓其来有自,一直持续至今。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对台军售呈现出常态化迹象。拜登政府延续对台军售并不令人意外,只不过其首次军售就有些“不伦不类”,从项目品类、数量、时间点都难以产生实质性的影响,而这却可以使我们从侧面管窥拜登政府台海政策的走向。

拜登政府核准军售案的动因

美国这次对台军售是因应台军方在2020年编列的“锐霆专案”,包括M109A6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系统和“新型155毫米火炮精准弹药”,该案自2020年起分年度编列总共173亿85231000元新台币(约合40.43亿元人民币),用以购买40辆自行火炮及附属装备和弹药。

其实本次军售案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已由美方批准,不过其中最受台军方瞩目的M982“神剑”精确制导炮弹,由于涉及瑞典博福斯防务公司的专利而遭瑞方反对出售,加之台军方内部有意见认为应采购M109A7型自榴炮,或采购美军现役M109A6型,再提升性能,因此使得整个军售案延宕,即便是今年初美前总统特朗普卸任之际,美方都未公布相关信息。直至台军方选择了由阿连特防务系统公司研制、也便宜得多的M1156型155毫米口径炮弹简易精确制导套件(Precision Guidance Kit,PGK)后,整个军售案才出现转机,得以在拜登政府执政半年之后的8月初将前任批准的军售案兑现。

而拜登政府之所以现在核准M109A6型自榴炮系统军售案,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延续对台军售以安台当局之心。M109A6型自榴炮系统是美陆军炮兵部队现役的主力装备,虽然是1993年就已列装部队的武器系统,服役距今已近30年,但由于美陆军火炮支援系统更新的两个项目——XM2001“十字军战士”自行火炮项目和NLOS-C非直瞄加农炮系统先后下马,M109A6型自榴炮系统得以一直服役至今。台陆军则在20世纪90年代末就希望获得该款装备,意图将自身炮兵装备水平提升至美军现役水准。不过随着美军火炮系统研发与更新的延宕,台陆军“瞄准”的目标已经由A6型系统转变为A7型火炮及其配套的供弹车和M982“神剑”精确制导炮弹。

当然,在美国刚开始装备A7型火炮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向台出售顶格装备的,只会将逐渐裁汰的A6型火炮卖给台湾。即便如此,对于台陆军而言,售台的A6型火炮系统还是经过了一些信息化改装的,相对于现役火炮而言,仍属先进。不过,不论出售的是A6型还是A7型火炮,拜登政府核准军售案就表明,美国政府和国会两党对于延续对台军售仍保持高度“共识”,美台海政策中延续对台军售的“承诺”不变,既符合美国所界定的维持与台湾强有力非官方关系和支持台方强化“自卫”能力的政策基调,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台陆军机动火炮的数量和能力,安抚民进党当局之心。

第二,美国有意向世人展示在台湾问题上仍具主导权。自特朗普政府以来,美国台海政策的重点就在于强化台当局的“自我防卫”能力,这一方面可以让美国规避在台海与中国爆发冲突的风险,处于进退有余的主动地位;另一方面也可以持续向台湾出售军事装备,维持既得政经利益。拜登政府执政以来,既延续了上届政府的策略,又进一步强调维持“一个中国”政策不变,不支持台湾独立,但在深化并扩大美台非官方关系的名义下拓展与台当局在政治、安全和经济领域“灰色地带”上的互动与联系,并且试图借维持亚太地区秩序的名义将台湾问题国际化,形塑美国仍然在台海具有主导权。因此拜登政府在此时核准对台军售案,明显是想告诉外界,美国仍然是台海形势变化的主导者。台湾当局也将此视为美国对台安全保护的延续。可见,拜登政府对台军售政治意味十足,远远大过该军售案本身的军事意义。

第三,拜登政府认为该军售案政治敏感性较低,是对华博弈的策略。虽然M109A6型自榴炮系统仍是美陆军现役装备,但美国军方已开始着手更换由BAE系统公司研发的M109A7型自榴炮系统以及配套的精确弹药,虽然A7型火炮只是在更先进的M1299自行榴弹炮正式列装前的一个过渡性装备,但A6型系统被逐步汰除已成为既定事实,这就意味着美方可以对外大规模出售该型火炮。

此外M109A6型火炮虽在美军中承担师、旅两级部队所需的非直瞄火力支援任务,但由于美空军具有达成战场空中优势的能力,以至于对其炮兵射程的需求并不高。因此,该型火炮的最大射程理论值仅为23.5公里,使用增程弹最大可达30公里,若使用M982“神剑”卫星精确制导炮弹则可达40公里。这种射程相对于世界上众多先进火炮系统而言只能敬陪末座,加之其最大理论射程也远远低于台湾海峡最窄130公里和平均230公里的宽度,因此拜登政府认为该军售案的政治敏感度非常低,并不足以引发中国大陆的强烈反应和反制,甚至可作为一种策略,达成“一石三鸟”的目的——既兑现了对台的安全承诺,告诉台方美国延续既定对台政策,维持政策稳定性和既得利益;又可在不会引发冲突的情况下试探中国大陆的反应底线,向世人展示美国在台湾问题和台海形势上的主导地位和战略优势;还可配合美国对华政策的其他策略,形塑拜登政府在对华关系中不妥协不退让的形象。

第四,拜登政府不愿因涉台的“小事”与国内相关利益方为敌。拜登自去年赢得大选上台以来,民主党的执政优势并不大,特别是共和党在国会两院中虽然居于少数党地位,但拜登政府想要通过重大拨款案或法案都需要得到共和党的支持。加之美国国内结构性矛盾没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国内疫情重起,货币超发引发通货膨胀形势严峻,种族冲突与矛盾仍未根本性改变,地区间和代际间的差异进一步扩大化,社会和政治撕裂情况不断恶化。

在对外政策中,强化对华战略竞争与博弈态势,难以做出让步选择,这使得拜登政府在涉华问题上也不会去得罪国内建制派和保守派。在此局面下,拜登政府批准对台军售恰恰被视为美国内部各方政治势力都能接受的结果,是一种“政治正确”的表现,其自然没有阻挡军售案过关的道理,甚至可以据此向国内保守势力展示其对华不妥协的姿态。这仅在军售获利问题上就可见一斑。对台军售在美国不仅仅具有政治和安全意味,还存在切实的经济收益,这条利益链上养活了大量的军火商和掮客,也使得一些政客可以稳定地从中获益。

就这次军售而言,台方预算近174亿元新台币,而美国人的售价就达到7.5亿美元,约合208亿元新台币,其间差价高达34亿元新台币,这之中有多少是佣金,就不足为外人道了。而自蔡英文执政5年来,台湾地区对美军购高达183亿美元,去年已成为美国军火最大采购方,甚至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前处长郦英杰都将此作为政绩而加以炫耀。由此可见,仅就对台军售一项,美国国内就存在着一批既得利益集团和个人,而这也不是拜登政府能够和愿意撼动的。

军售案势必再次掀波澜

拜登政府的首笔军售案在中美关系不佳的战略背景下,势必将在台湾问题上再掀波澜。

第一,中美围绕台湾问题的矛盾进一步深化。不论拜登政府台海政策为何,其对台军售的行为无疑加剧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矛盾,即便在其看来军售内容有所“克制”,并未触碰其所理解的中方“红线”,但在我国已经进入第二个百年新征程的当下,美国企图依旧护持其所界定的台海现状,强化在台湾问题上的主导权和优势,甚至不惜“拉帮结派”,鼓励西方大国和同盟国家介入台湾问题和台海局势,这势必加剧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冲突风险。军售虽然只是其中一点,却折射出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矛盾的本质性。

第二,中国不会接受美国对华策略与行为中的美式规则。拜登政府执政以来在很多方面对华采取强硬立场,充满了以美为主的意味,这次对台军售便是如此。尽管在美方看来,本次军售有助于弥合国内反对声音,也不至于把中美关系搞砸,还可寻求国会支持其通过重大法案,或依据以往的经验,美方会在挑衅后寻求对华妥协,甚至有美国学者认为这是为未来中美接触或会面,事先排除不利条件。然而,这些无不是站在美国立场的解读,在中国看来,拜登团队为了一己私利是可以不惜牺牲中国的利益,高兴的时候哄哄,不高兴就任意而为,美方在中美关系中以我为主的行事模式,无助于中美关系的稳定与缓和。

第三,美国对台予取予求不得人心。台当局对美策略的转变自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始,其中包藏着借中美冲突来实现渐进式“台独”的意图。随着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开始,蔡英文当局将中美战略矛盾深化视为谋求台独的机会,借此“顺势”改变台当局在大陆和美方之间的“平衡”策略,转而向美“一边倒”,不承认“九二共识”,破坏两岸关系发展的政治基础,希望和大陆拉开距离,甚至还协助和配合美方对中国大陆开展竞争。为此,蔡英文当局向美国进行大量经济让利,开放莱猪莱牛(编注:指含莱克多巴胺即“瘦肉精”的猪肉牛肉)进口,大肆对美军购,仅特朗普政府任内就多达11次,金额高达183亿美元,且不论这些开支是不是“冤大头军购”,要付出更多的成本,仅采购费用本身无疑都将转嫁到台湾民众身上,成为长期负担,激化台民对美的不满情绪。

第四,M109A6型自榴炮未必就没有威胁。从一般性资料来看,M109A6型自榴炮的确属于“老旧”装备,在美军中已服役近30年,也已成为汰换对象。不过就在去年8月底,美陆军和海军在新墨西哥州白沙导弹靶场联合举行了一场试验,成功地由M109A6型自榴炮发射超高速炮弹拦截用以模拟俄罗斯亚音速巡航导弹的BQM-157无人靶机。美军的试验对自身来说,意义有限,但对于台军而言具有重大意义。未来台军会继续向美采购M109A6型自榴炮,而倘若美方向台出售类似超高速炮弹,则势必增强台军抵御巡航导弹的能力,加剧两岸间的紧张气氛。

总体而言,拜登政府首次对台军售,无疑释放出多方面的信号,宣示了美国在台湾问题和台海局势上护持主导权的意味;展现了继续对台军售的“决心”,对其国内有所交代;安抚了台当局;却也再次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加剧了中美间的互不信任,危害了台海的和平与稳定,再次证明美国是台海局势和两岸关系的“麻烦制造者”。

(汪滨,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