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历史上最棘手的问题是怎样解决的?

作者:硅谷维立   来源:硅谷生活家  已有 97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今天的美国社会有许多棘手问题。贫富悬殊、种族矛盾、堕胎、控枪、移民、气候,每一个问题都让人头痛。

但所有这些问题在根深蒂固上,在撕裂性上,在影响上,都无法跟19世纪上半叶的奴隶制问题相比:

奴隶制在美国建国之前就在这片土地上存在;

美国宪法在确定每一个国会议员代表的人数时,将不自由的人视为3/5个自由人的条款,间接地确认了奴隶制的合法性;

美国南方的经济完全建立在奴隶制的基础之上;

反对奴隶制的人认为它邪恶无比,赞成奴隶制的人觉得它天经地义。

奴隶制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和无数人的财富和生计息息相关的经济问题;既是明显的错误,又被宪法所认可。这个问题要解决,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林肯在1861年到1865年的美国南北战争中解决了这个问题。但你知道林肯在内战打响前一个月的就职典礼中曾强调自己不打算“干预美国现存的奴隶制。我不相信我有这个合法权利,也没有这样做的意愿”吗?

你知道内战的直接起因是1861年4月南方叛军向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港的萨姆特堡开火吗?

你知道著名的解放黑奴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是内战打响一年半之后才于1862年9月由林肯发布、1863年1月才生效吗?

废除奴隶制是一个艰难而曲折的过程,但林肯这个伟大的政治家以超人的决心、勇气、智慧做到了。他的一句话发人深省:“我走得很慢,但我不会倒退。”(I a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

今天我们简略地聊一聊这段复杂而精彩的历史,主要回答三个问题:

林肯对奴隶制到底是什么态度?

内战是怎么打起来的?

内战怎样变成了一场解放黑奴之战?

以此来仰慕一个了不起的政治家成就的伟业。

1. 林肯对奴隶制到底是什么态度?

林肯出身贫寒,在印第安纳州的边境地区长大。他靠自学成为律师,在1840年代做过一任国会议员。 但他走上全国性的政治舞台,是因为在1858年代表共和党竞选伊利诺的联邦参议员时,和来自民主党的对手斯蒂芬·道格拉斯进行的七场辩论。

道格拉斯是竞选连任的参议员,已经有十多年议龄,立法成绩显著,赫赫有名。相对来说林肯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两人外表差别也很大。如果这不是真实的历史事件而是电影,观众一定会以为导演费尽心力才找来这两个演员增强喜剧效果。道格拉斯身宽体胖,林肯则瘦瘦高高;道格拉斯永远停不下来,在讲台上走来走去,大喊大叫,比手划脚,而林肯静如处子,说话深思熟虑;道格拉斯穿着华丽的最时髦的衣服,而林肯即使是穿一身好衣服,看上去也显得皱巴巴的。

但两人尽管有这些差别,却都思维敏捷,辩才无碍。这七场辩论是当时轰动一时的媒体事件,很多人蜂拥而至前来观战。

这一系列辩论的中心议题正是奴隶制,这也是当时美国社会的主要话题。林肯对奴隶制的态度很鲜明:“我天生就反对奴隶制。如果奴隶制没错,那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是错的。”("I am naturally anti-slavery. If slavery is not wrong, nothing is wrong。")

但林肯并不是废奴主义者(abolitionist)。林肯坚信国会必须制止奴隶制的蔓延,但他承认并接受宪法允许奴隶制在蓄奴州存在的现状。在当时反对奴隶制的人当中,他属于态度温和的那一派。

这也是共和党当时对奴隶制的主流立场。他们和拥护奴隶制的民主党在立法上的交锋,主要是关于如何处置逃到北方自由州的奴隶,以及新加入美国的西部各州是否可以有奴隶制。

在林肯和道格拉斯进行他们的著名辩论前不久就有两个这样的例子,一个是1854年的《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Kansas Nebraska Act),另一个是1857年的德雷德·斯科特案(Dred Scott Decision)。

《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正是道格拉斯提出来的。该法案提议,在堪萨斯和内布拉斯加这两个地区建立新州时,新州边境内是否允许奴隶制,由该州定居者投票决定。

这个说法看起来无伤大雅,似乎还很有道理,但要知道早在1820年,当密苏里加入美国时,国会在激烈争斗之后达成了《密苏里妥协》:密苏里可以是奴隶州,但在其他36°30′平行线以北的州不可以有奴隶制。《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等于是否定了该法案中“36°30′平行线以北的州不可以有奴隶制”那一部分。

林肯对该法案是谴责的,他认为该法案赋予了奴隶制新的生命。

德雷德·斯科特案的起因是一个叫德雷德·斯科特的奴隶跟主人在自由州居住四年之后,向法院提出诉讼,主张自己可以获得自由。他的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以7比2作出裁定,认为斯科特在奴隶州以外的临时居住并不能导致他在《密苏里州妥协》下获得解放,因为这将“不恰当地剥夺斯科特的拥有者的合法财产”。

林肯对此很警惕,认为这会导致奴隶制的扩张和泛滥。他警告说,下一步大概是“最高法院的另一项决定,宣布美国宪法不允许一个州将奴隶制排除在外。”

但跟当时的绝大多数白人一样,林肯并不认为黑人和白人完全平等。在被道格拉斯指责为废奴主义者和被“我们的有色弟兄”迷惑的平等主义者时,他为自己辩解说,“我从来没有赞成以任何方式实现白人和黑人种族的社会和政治平等。”

这是一场竞争激烈、结果相近的选举。林肯输了,但这场选举让他在全国获得了声望。1859年,他被推举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民主党则推举了老对手道格拉斯。但因为道格拉斯支持奴隶制的立场在南方民主党人看来还远远不够坚定,另一部分民主党人又推举了两名总统候选人。

在这场四方大战中,林肯赢得了选举。但他之所以当选并不是因为三个对手分散了选票。即使三个对手的选票加在一起,林肯仍然会赢。他赢了几乎所有自由州,这些州给了他足够的选举人票。

但直到他宣誓就职,他都不是一个废奴主义者,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就职演说中仍然强调他不打算“干预美国现存的奴隶制”。

结论:林肯反对奴隶制,但他不是废奴主义者。在反奴隶制的共和党内,他是一个温和派。

2. 内战是怎么打起来的?

那么内战是怎么打起来的呢?

内战之前,自由的工业化的北方和蓄奴的农业化的南方之间的矛盾已经相当尖锐。除了在是否允许新加入美国的西部各州拥有奴隶制这个议题上争锋相对之外,对于州与联邦之间的关系,对于关税,双方也有不同的看法。简单地说,与北方相比,南方更认为联邦无权干涉各州事务。关税主要是保护北方制造业,南方因为关税在购买工业品时要付更高的价钱,因此双方的态度也不一样。

主要出于这些原因,以及其他这里可能没提到的、历史学家们争论了100多年一直在不断修正和完善的各种复杂原因,在1860年11月林肯以反奴隶制的平台获得大选胜利后,南方有些州产生了脱离联邦的想法。

但南方也不是铁板一块。一个佐治亚州前国会议员就质问他的更激进的同事:“林肯到底做了什么,足以让我们有正当理由分裂国家?他难道没有答应要尊重奴隶制的存在吗?”他警告说:“开始革命容易,控制革命就难多了。” “如果我们留在联邦当中,奴隶制反而更安全。”

分裂主义者则强调拖延的危险。 佐治亚州前州长说,林肯和他的政党声称平等的原则也适用于黑人,而且林肯在选举中没有从南方得到一张选举人票,这意味着南方对他没有任何制约。为什么要坐等废奴主义者发动进攻呢?他不认为林肯会发动战争。美国这个联邦是自愿的契约,林肯不能强迫南方人留在里面。万一北方人发动进攻,精悍的南方人也可以以一当十,打他们个落花流水。

尽管有种种差异,在捍卫奴隶制上南方白人是意见一致的。南卡罗来纳州行动最迅速,于1860年12月20日宣布脱离联邦,佐治亚州、佛罗里达州、阿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德克萨斯州随后效仿。1861年2月,七州代表在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会面,创建了美利坚同盟国(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密西西比州参议员杰斐逊·戴维斯(Jefferson Davis)成为总统。

在这其间,林肯一直呆在伊利诺家中没有表态,一直到1861年3月4日的就职典礼。林肯的就职演说的语调是温和的,他宣称自己“没有合法权利”干涉奴隶制的存在,而且“没有意愿这样做”。但他对分裂联邦的行为不能容忍。 他说联邦是“永恒的”,分裂是“无政府状态”,“在法律上无效”。

查尔斯顿港口的萨姆特堡成了内战的直接导火线。该堡垒当时由联邦政府占领,上面飘扬着美国国旗。这一点让南方恨之入骨。他们希望联邦军队撤离,但林肯决定守住这块阵地。

1861年4月上旬,林肯授权向该堡垒和平地运送一些急需的物资,但并不提供军事增援。他知道这一行为有挑起战争的危险。但他在就职宣言中承诺要捍卫联邦土地,而且不会打响战争的第一枪,这一行为是对该承诺的兑现。事实上,这一举动是将战争或和平的决定权交到了南方总统戴维斯的手上。

果然,戴维斯命令南方军队在增援物资到达之前就占领这座堡垒。4月12日和13日,南方炮火轰炸萨姆特堡33小时,把它变成了一片瓦砾。4月14日,堡垒的联邦军队投降并降下了美国国旗。

南方这一行为让北方人义愤填膺。当林肯于4月15日号召75,000名民兵服役90天以平息叛乱时,数倍于这个数字的人报了名。北方民主党人也坚决支持向南方开战。刚刚在大选中被林肯击败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道格拉斯说:“这场战争中没有中立者,只有爱国者或叛徒。”

本来还在骑墙的与北方交界的八个奴隶制份额较小的奴隶州这时也表了态,其中四个州加入叛逆的南方,四个州投票留在美国。在11个南部州和其余的美国之间的南北战争,正式拉开了序幕。

结论:美国内战因林肯而起,却不是林肯发动的。林肯没有打响内战的第一枪。对于叛乱的南方,林肯以静制动,但他捍卫联邦的坚决态度从来没有动摇过。

3. 内战是怎样变成解放黑奴之战的?

内战就这样打起来。林肯虽然反对奴隶制,但他认为宪法没有赋予自己废除南方各州已经存在的奴隶制的权利。这既是他当时的真实想法,也恰好是一个务实的、精明的政治家在这个历史关头应有的态度。

在当时的美国,即使是在自由的北方,解放黑奴也不是一件民心所向的事情。相反,很多人对此很恐惧。北方的民主党,比如前文提到的道格拉斯,在反对南方各州叛乱时是和林肯的共和党坚定地站在一起的。但如果这是一场解放黑奴的战争,只会招致北方民主党的强烈反对。

抛开党派之争,很多北方的白人虽然不喜欢奴隶制,也不愿冒着生命危险去废奴。当时就有人打着条幅说,“我们不会为解放黑鬼而战。”他们中很多人也担心,如果黑奴被解放,大批黑人会涌入北方,进入白人社区,与白人抢工作,并跟白人的儿女们杂处,造成在他们眼里的可怕的混乱。

但正如我们今天经常看见的,林肯对奴隶制的相对温和的立场,也招致了党内对奴隶制立场更激进者的不满。著名的黑人活动家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就指责他沦为了“叛徒和叛乱者的悲惨工具”。

1862年8月,在回答一个愤怒的废奴主义者时,林肯说:

我在这场战争中的首要目标是拯救联邦,而不是拯救或摧毁奴隶制。如果我可以在不释放任何奴隶的情况下保存联邦,我会这么做;如果我可以在释放所有奴隶的情况下保存联邦,我会这么做;如果我可以释放一些奴隶而让其他人继续做奴隶来保存联邦,我也会这么做。

乍一看,林肯似乎重申了他的旧立场,即拯救联邦是内战的唯一目的。但林肯宣布了奴隶制并非不可动摇,与他以前保证不会废除奴隶制相比前进了一步。

事情确实在朝这个方向发展。战争的现实让解放奴隶变成了北方各州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当时有不少南方的奴隶逃到了北方。他们现在自由了吗?还是他们仍然是奴隶?是不是要根据逃亡奴隶法将他们送还给主人?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北方军官确实将逃跑奴隶遣送回原籍。但是联邦军队需要劳力,因此,有些军官将这些逃亡奴隶划归为战争中没收的对方财产,让他们为自己的军队工作。

国会也在推动相关立法。内战开始几个月后,国会在1861年8月通过了第一部没收法,宣布将所有被南方叛军雇佣的奴隶没收;1862年7月,国会又通过了第二部没收法,宣布所有参与叛乱的军人的奴隶都可以永久摆脱奴役。从理论上来说。这些法案已经释放了大多数奴隶。

林肯比共和党主持的国会慢一拍,但到了1862年7月,他也开始相信,解放奴隶成了一种军事上的必要。南方军队依靠奴隶建造防御工事,运送补给品。奴隶们种植粮食,供士兵和平民食用,奴隶们也在炼铁厂和造船厂工作。南方的军事组织乃至整个南方都是由奴隶制支撑起来的。他渐渐和联邦军事指挥官和国会达成了共识:要击败南方叛军,北方就必须摧毁奴隶制。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走得很慢,但我不会倒退。”

1862年9月,林肯发布了奴隶解放宣言,承诺于1863年1月释放所有仍处于叛乱状态的州的奴隶。该宣言没有包括四个忠于北方的南北边界州的奴隶,以及那些联邦已经占领的地区的奴隶,以至于伦敦的泰晤士报嘲笑说,林肯先生只在他管不着的地方给黑人自由。但林肯的逻辑也是无懈可击的:他无权释放联邦境内的奴隶。但那些叛乱州已经脱离了联邦,便不再受到宪法的保护。

通过强调解放奴隶是一种军事上的必要,可以剥夺南方叛军宝贵的奴隶工,缩短战争,挽救生命,林肯赢得了更多的支持。但毫无意外地,奴隶解放宣言也遭到了民主党的激烈反对。他们迅速提出一项决议,声称奴隶解放宣言违宪。但因为共和党在国会两院中都保持多数席位,才击败了这条议案。

1863年1月1日,奴隶解放宣言正式生效。但奴隶解放宣言只是总统的行政命令,把它写入法律才是奴隶制永久的解决办法。1865年1月31日,废除奴隶制的美国宪法第13修正案由国会通过。1865年5月,内战结束。1865年年底,当时的36个州中有27个州批准了该修正案,达到了必需的通过标准,奴隶制正式被宪法废除。

结论:林肯尊重宪法,没有操之过急,只是水到渠成时才提出解放黑奴,因此成功地废除了奴隶制。相比之下,南方各州为保护奴隶制而脱离联邦,反而更快地失去了奴隶制。

后话

即使在内战结束之前,重建南方就已经是林肯和共和党考虑的一个大问题。在南方重建比如如何处置叛军、如何对待获得自由的黑奴这些问题上,林肯的态度也是比较温和的,远不如共和党内一些国会议员态度激烈。但他的看法也不是一成不变。比如他刚开始不主张给黑人投票权,后来却认为至少应该给黑人中的一部份人投票权。

1865年4月,林肯遇刺身亡,没能领导南方重建。十多年各方势力的交锋之后,南方重建以失败而告终。虽然黑人不再是奴隶,却没有得到平等的权利。这一事实为美国社会埋下的隐患,一直到今天还在发酵。

如果林肯没有遇刺,他对南方重建的看法会不会像他对废奴的看法一样一步一步地演变,南方重建将会是怎样的结果,今天的美国社会会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我们不得而知。这是历史给我们留下的永远的遗憾。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