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动荡世界中的中美日安全关系辨析

作者:高洪 孙伶伶   来源:《东北亚学刊》2021年第3期  已有 2082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作者:高洪,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孙伶伶,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阻挡中国发展的脚步,不断将中国的疫情防控政治化。日本也违背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等与中国达成的政治承诺,迎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政策。2021年4月,美日两国首脑会谈并发表联合声明,日本发布《外交蓝皮书》,美日在安全事务上指向中国,强化同盟关系,声称对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至关重要,导致中美日安全关系更加复杂。今后,如果日本继续无视中日关系大局,沿着依傍美国霸权干涉中国内政的错误道路走下去,必然会打断近年来中日关系改善的进程,最终使自身的经济利益与国家安全目标双双落空。

关键词:中美日关系;安全关系;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日本《外交蓝皮书》

当今世界处在深刻变化之中,表现之一就是大国间安全关系复杂多变且日趋紧张、激化。通过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的中国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心,客观上挑战了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阻挡中国发展的脚步,不断将中国成功抗击疫情政治化。日本迎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政策,强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声称对亚太地区和平稳定至关重要,导致中美日安全关系更加复杂。

一、美日政权更迭与对华政策的变化

2020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仿佛是一场“大考”,检验着各国政府的国家治理能力和危机处理能力。在世界经济遭受重创、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迅速抬头的背景下,大国安全关系趋向紧张,并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中日关系也在经历了5年恢复发展【1】后遭遇新的挑战。

(一)中国成功抗击疫情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政治化

中国在疫情发生后,党和政府坚持人权首先是生存权、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政治理念与科学态度,武汉果断关闭通道,切断病毒的传播渠道,调集力量抢建方舱医院抗击疫情,及时调整产业布局推动复工复产,发挥制度优势和治国理政能力,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人间奇迹。然而,中国成功抗击疫情却引起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客的安全警惕。自顾不暇的西方政客攻击中国具有可怕的“战争动员力量”和“经济统制能力”,以及“借疫情开展强势外交、扩大国际霸权的影响力”,将中国为世界作出的贡献视为对国际社会安全体系的破坏和威胁。

(二)特朗普执政中后期的中美日安全关系

在迁怒、诋毁中国的西方政客中,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无疑是一个典型。尤其是执政中后期,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为阻挡中国的发展脚步,将中国的疫情防控政治化,挑拨其他国家与中国的关系。美国对华挑起贸易摩擦以来,加紧拉拢包括日本在内的盟友,一面通过多种制裁措施全面打压中国,一面要求日本跟上自己的步伐。

早在2017年2月,特朗普与访问美国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谈,双方表示将加强在安全领域的同盟关系,并深化双边经贸联系,发表联合声明重申美国致力于维护日本安全的态度。2017年10月,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在第48届众议院选举中获胜,特朗普立即致贺信并告知日本,为加强“反华阵线”,美国将通过打乱东亚地区安全局势迫使该地区国家寻求美国保护,要求日本向美国支付安全保障所需费用。2018年1月美国国防部发表的《国防战略报告》,突出体现了“美国优先”“视中俄为战略竞争对手”“聚焦印太地区”“以实力促和平”的国家安全战略方针,并接连打出“半岛牌”“台湾牌”和“南海牌”,不仅使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出现严重困难,更让中美两军关系出现了新的风险和挑战。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方针为日本提供了可资利用的机会。日本意识到中美关系的复杂较量,会使美国愈加期待日本等亚洲重要盟友在对华政策上与其共进退。安倍晋三乘机积极劝说其修改奥巴马时期的“亚太战略”,将其升级为美日共同主导的“印太战略”,以此获得遏制中国的效果。【2】事实证明,日本游说美国的确发挥了一定作用,但美日安全合作仍存在难以克服的内在矛盾。一方面,日本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日本攻击中国的力度;另一方面,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下,美国不断要求日本提高分担的驻日美军经费,使美日联手遏制中国的计划实施大打折扣。

(三)拜登拉拢盟国遏华,菅义伟顺势逢迎

对进入2020年以后的中美日安全关系来讲,一个新的重大变量是美国大选及政权更迭产生的外溢效应。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政治极化、社会撕裂,不仅使其国内政治和国际地位严重受损,也牵动包括日本在内的盟友被动调整本国的安全战略。

2020年夏季,随着邮寄选票活动的展开,美国大选进入白热化阶段。几乎在同一时间日本政局也出现突变,时任首相的安倍晋三于8月28日突然宣布辞职,9月16日前内阁官房长官、自民党新总裁菅义伟接任新一届首相。虽然自民党内部的权力交接使新政权在内政与外交上只能走一条“萧规曹随”的既定路线,但从大国安全博弈视角观察,美日两国双双更迭政权,必然使特朗普与安倍时期推行的美日同盟关系及印太战略合作,在操作路径与实施细节上面临新的调适。

拜登政府建立后,仍将中国定义为美国“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但在手法上一改特朗普独断专行的政策,要求日本在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和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等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日本投桃报李,在2021年3月12日举行的美日澳印四国首脑视频会议上,积极参与讨论“来自中国的挑战”,但同时对与中国针锋相对会给两国经济往来造成负面影响亦有所顾忌。【3】然而,2021年3月16日美日在东京举行外交与防务“2+2”会谈之时,双方就“地区安全形势”“美日安全合作”“驻日美军部署”三项要点达成多项“共识”。【4】美日外交和防务高官在会谈中直言,“中国行为与现行国际秩序不符,反对中国在东海与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重申“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再次强调“台海和平”,并对香港、新疆问题表达“重大关切”。

日本从曲意逢迎到主动迎合美国亚太地区战略安排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中日固有的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中国的快速和平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日本,使抱有以邻为壑观念的民族保守主义政治势力产生了抵制中国的强烈愿望;二是要借美国需要日本帮助其实现亚太战略目标之机,在与美国的相互利用中获取更大利益。

2021年4月2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审议通过了旨在对抗中国的“2021战略竞争法案”。该法案将印太地区的安全援助列为美国国际战略中的“优先要务”,建议在2022-2026年为印太海上安全倡议和相关项目提供资金4.5亿美元,为印太地区提供外国军事援助资金6.55亿美元。不难预见,该法案将会促使日美在印太地区的军事整合与协调进一步加深。

美日紧锣密鼓地加大印太地区军事合作是双方的战略需求,得到日本多家智库的支持和肯定。按照日本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柯隆的分析,“拜登政权建立后,在很大程度上修正了特朗普的东亚政策,但对中国的遏制政策不会停歇”。“经济规模第一的美国已经无法单独面对位居第二的中国的崛起,日本可以在日趋明显的‘新冷战’结构中谋得自己的地位和价值”。【5】2021年4月菅义伟访美,美日两国首脑发表联合声明,把针对中国海洋政策、干涉中国台湾等国内事务从部长级别提高到两国首脑层面。人们由此警惕菅义伟领导的自民党政府究竟要将中日关系引向何方,思考中美日安全关系面临的新问题。

二、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引发新的紧张态势

2021年4月15日至18日,菅义伟首相访美成为拜登就任总统后会见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

(一)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违背中日达成的政治承诺

2021年4月16日,美日首脑会谈后发表了题为《新时代的美日全球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还以联合声明附件的形式发表了合作文件《美日有竞争力和弹性的伙伴关系》和《美日气候伙伴关系》。美日联合声明的要点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构建致力于“打造印太的美日同盟”,强调共享自由开放的共同价值观;通过紧密防务合作,加强两国间网络安全、信息保护,以及保护两国技术优势;利用印太框架遏制中国海洋活动,增强与印、澳、东盟、韩的合作。二是构建致力于“新时代的同盟关系”,在数字经济、新兴技术、气候变化、新冠疫苗及防控等领域拓展同盟合作内容。三是声明中包括涉华内容,公开指责中方行为“不符合国际秩序”;美国再次确认《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对中国香港、新疆人权状况表示“严重关切”;对台湾问题表示“严重关切”,要求两岸“和平解决”;反对中国在东海的“任何单方面改变现状行为”,以及在南海的“非法海洋权益主张和活动”。【6】

如果从中日关系角度分析,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的突出要害是日本对中国的“背信弃义”。因为,尽管日美间有同盟关系,但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的《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方郑重承诺“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而且,中日间还缔结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日本对“双方应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各项原则”同样有履行条约的义务。日本政治家今天的行为违背了两国建交时的政治承诺,违反了至今仍具有法律效力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正在破坏老一辈政治家为两国建立的信任关系。

(二)强化同盟难掩美日两国安全利益分歧

当然,我们也应看到美日间战略利益并不是完全重合的,美国与日本对联合声明的内容在理解上存在差异。恰如杨伯江研究员所指出的,“面对中国的全面、快速和平崛起,美日表现出一致的遏华姿态,但在实施的具体层面,美日间‘协调合作’还有很多需要‘协商磨合’的地方。这是由于美日各怀心腹事,利益诉求不可能完全重叠。但不可否认的是,美日联手遏制、打压中国的战略风险在升高,不能排除其触犯中国核心利益底线的危险性,这将给东亚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带来不利影响。”【7】毋宁说,貌似一致的联合声明的纸面背后不过是美日间安全领域上的交易。细细研读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的内容,不难发现美国重申对日本的保护义务,强调“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甚至还特别指出要用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全部能力来保卫日本的安全是有交换条件的。即根据《美日安保条约》第六条规定,为有助于日本与远东的和平及安全,美国获准使用其陆、海、空军在日本的设施和区域。而日本也肩负着保护美国的责任与义务,需要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国防能力。【8】

毫无疑问,日本与美国合作必然带有自己的小算盘,日本并非像五眼联盟【9】中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那样如影随形地跟从美国。但是,日本今天在与美国战略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的情况下,仍要加强与美国相互勾结围堵中国,其缘由在于多年来的政治惯性和对华认知恶化的社会政治基础。一方面,菅义伟政权今天的表现来自对安倍对华两面手法的继承,所不同的只是因应美国要求和自己对中国“崛起”的焦虑愈深,比起合作面,对抗面表现得更加直白。另一方面,在今天的日本政界与外交领域中持“美国把中国视为最大挑战对日本是好事”的观点的大有人在。早在菅义伟访美启程前,外务省就释放出菅首相访美可能谈及刺激中国的信息。日本前驻美大使加藤良三更是迫不及待地发表题为《具有真正实效的同盟本质》的文章,直言“2015年以前日本比美国更敏锐地将中国视为国家安全方面的最大课题。现在拜登政权安保相关部门的官员和亲信中似乎有很多都是对日本十分了解的‘专家’,这是件令人鼓舞的事情。如今美国和日本对中国的认识比以前更加相近。日本在美国对华政策中的重要程度极高,反之亦然。所以,日本就可以放心了”。【10】显然,加藤良三是在向公众散布信息,替日本政府宣传日美在安全领域联手制衡中国已“水到渠成”了。

(三)中国政府和民间的警告与批驳

对于日本政坛上出现的战略误判苗头,中国方面早有察觉。2021年4月5日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电话,主张“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中日作为长久的近邻和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理应顺应时代潮流和国际大势,相互尊重、彼此信任,互利合作,共同为本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事业发挥积极作用”,还特别提醒日方应“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和精神”,“希望日本作为独立自主国家,客观、理性看待中国的发展,而不是被一些对中国持有偏见的国家‘带节奏’”。【11】

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发表后,中国政府针对声明中的涉华问题阐明严正立场:“世界上只有一个体系,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只有一套规则,就是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美日不代表国际社会,没有资格定义国际秩序,更没有资格将自身标准强加于人。”【12】

中国学术界也发出强烈批判的声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胡继平在《日本表现出再次战略误判的苗头》一文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已经看到国际秩序变动带来的挑战和机遇,抓住机遇成为国际战略博弈场主要玩家的冲动明显,并为此积极进行战略谋划。在印太战略、台海等问题上,日本的作为显然不只是一个追随者。”而“日方摇摆不定、屡屡试探中方战略底线甚至将中国视为假想敌的举动,令人担忧其战略文化能否与时俱进、适应当今合作共赢的世界潮流,能否避免再次出现战略误判和‘暴走’”。【13】

三、日本战略误判或将导致中日关系全面倒退

一般认为,美日再次将同盟关系定位为“印太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基石”的底层逻辑,是两国达成了“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战略共识。那么,日本很可能在这一延长线上为迎合美国而采取进一步的对华遏制政策,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日本今后在台湾问题上的小动作。

(一)日本在台湾问题上背信弃义,打断中日关系改善的进程

仅从经济层面看,资源匮乏的日本把台湾海峡视为其获取外来能源的“生命线”,并因此不愿意看到两岸的统一。《新时代的美日全球伙伴关系》中提及台湾,这是自1969年尼克松与佐藤荣作会谈以来,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中首次写入有关台湾的内容。人们不禁诘问日本会否联手美国参与“防卫”台湾的军事行动。尽管日本政府及菅义伟首相本人对此闪烁其词,但日本研究战略问题的专家学者都是心知肚明的。声明发表后,日本明海大学的小谷哲男教授撰文,称“本次日美联合声明,为应对台湾有事制定日美共同作战计划提供了一个前提”【14】,直白地道出了日本政府的真实目的。更有美日学者在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举行的“美日峰会与自由开放印太”线上研讨会上,解读和分析美日在台海安全问题上的真实细节。美国的日本问题专家史密斯表示,此次菅义伟和拜登没有使用新的词语,也没有确定新的目标,而是使用了长期以来美日间贯用的口径。“发送信号只是美国拼图中的一块,还有更深层的台海应急计划和准备”,并直言“日本盟友将继续参与这个(针对中国的)协商过程”。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的细谷雄一教授则从另一方面来解释,指出“日本政府内部对是否干预台海危机有不同的立场,但是这份联合声明非常谨慎,试图避免来自中国政府的激进批评,从而为未来与中国的合作留下空间”。【15】

美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的发表,表明日本在台湾问题上违背了中日建交时的联合声明以及此后同中国达成的政治承诺,也不符合2014年两国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更与其后两国关系走上正轨并朝着行稳致远的努力形成反向作用,其结果将引发两国政治关系倒退,打断过去几年持续改善关系的历史进程。

(二)日本“政经分离”的“平衡外交”难以为继

长期以来,日本自民党政府在对华外交上一直使用军事安全上倚靠美国与中国较量、经济上与中国合作并从中国市场获取良好收益的“政经分离”政策,自认为这是一种具有“平衡外交”特色的有效方式。菅义伟政权建立后的对华外交政策也大抵如此。2021年1月18日,菅义伟在第204届例行国会上发表施政演说,宣称“虽然日中之间存在各种悬而未决的问题,但希望运用高层次交流的机会,坚持我们的主张,强烈要求采取具体行动。在此基础上,携手解决共同面对的诸课题”。【16】

显然,菅义伟首相很看重中国对日本经济复苏的重要性和中国市场的巨大吸引力。【17】基于同样原因,近期日本在安全问题上与中国对抗的同时仍在推进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区经济合作安排。2月24日,日本内阁会议批准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审议程序,表示力争在春季通常国会完成审批过程。4月28日,日本参议院继众议院之后通过了RCEP的审议。不过,假如日本在安全上继续追随美国,作为中日关系“压舱石”的经济合作能否有效发挥稳定政治关系的作用是难以预料的。

(三)日本继续沿错误道路走下去可能引发中日安全对冲

有分析指出,综观今天的日本安全政策,显示出以日美同盟对抗东北亚安全合作的特性。【18】近年来,美日安全保障协商委员会会议(日美“2+2”会议)的总趋向是加强双边多边安全合作,构筑“印太构想”的新格局。显然,日本越来越积极地扮演“矛”的角色,将对地区安全稳定带来不确定因素,势必会引起周边国家的高度警惕。按照军事科学院江新凤研究员【19】的分析,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日本对提升日美同盟威慑力着力尤甚。

2021年4月27日日本外务省发布2021年版《外交蓝皮书》,再次对中国军力、海洋活动以及涉港涉疆等内政“表示关切”。这份长达322页的新版《外交蓝皮书》提及“中国”一词多达数百次,在第一章“2020年国际局势与日本外交展望”中首次使用了“中国在东海、南海等的海洋行动,已成为包括日本在内的地区和国际社会在安全保障上的强烈关切”的提法。在第二章“不同地域的外交”中更是直言不讳地称,“中国执法船在尖阁诸岛的活动违反国际法,日本将以坚定的决心保护日本的领土、领海和领空,冷静而坚决地应对”。【20】对此,中国外交部立即做出回应,中国领土和内政不容干涉。

或许是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反制压力,希望找一点“平衡”的缘故,2021年4月下旬访美回国的菅义伟首相在国会接受议员质询时又改口表示,虽然日美联合声明中谈到台海,但是日本不会以军事方式介入。然而,声明中暗含着针对台海局势给中国划出的“红线”,言外之意美日还是有可能会采用非和平的手段介入。

另据共同社2021年4月30日报道,当天日本航空自卫队13架F-5战斗机、2架F-2战斗机与美国空军2架B-52战略轰炸机在东海和日本海举行编队飞行与迎战敌机的联合训练,此举对中国的指向性鲜明。共同社同一天的报道还披露,美军刚刚就任的印度太平洋司令官海军上将阿奎利诺将于5月中下旬访问日本,同防卫大臣岸信夫、自卫队统合幕僚长山崎幸二会谈,就台湾局势和对华威慑措施展开磋商。日方还将安排阿奎利诺与菅义伟首相会谈,就钓鱼岛周边中国公务船驶入“日本领海”以及朝鲜核武器和导弹等问题展开对话,确认日美继续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而携手合作。【21】这些动向与日本政府声称“期待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提法相矛盾。

四、结语

事实上,中美关系并非只有对抗一个维度。美国政治家和战略家在阻挠中国发展的同时,也在考虑与中国进行多角度国际合作意义上的良性竞争。2021年4月28日,拜登总统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明确表示,“美国将与中国‘竞争’,但不会寻求与中国冲突。”【2】2当然,这里的“竞争”仍旧是打压、遏制中国的代名词,但“不寻求冲突”也是美国较为明智的选择。

至于中日关系本身,中国历来主张正视历史、睦邻友好、面向未来。日本则企图利用美国进行军事上的相互捆绑。如果日本无视中日关系大局,在日美两国战略利益并不完全重合的情况下,继续沿着借助美国霸权干涉中国内政的错误道路走下去,必然会打断近年来持续改善中日关系的历史进程,其结果将使日本的经济利益与国家安全目标双双落空。

注释

1本文所称中日关系5年恢复发展过程,是指2014年11月中日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到2020年1月新冠疫情发生初期,这段中日由重回正轨到逐步升温的大约5年时间的历程。

2据《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9月26日报道,安倍晋三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早在2016年11月起就开始向当时尚未就任的特朗普提议,重视日美同盟关系,两国要共同应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快速崛起。其后又通过正式与非正式的会谈,19次游说特朗普接受“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

3《美日澳印四国峰会鬼鬼祟祟:开会大谈中国,联合声明却只字不提中国》,《环球时报》2021年4月14日。

4新一轮美日外交安保“2+2”会谈在两国既往的“战略与政策紧密连接”“全方位、跨领域与太空新领域合作”“加强同盟快速反应能力”的三条延长线上,调整了广泛开展双边、多边军事演习安排,依照新的需求加速推进驻日美军整编和普天间基地搬迁,双方还约定延长驻日美军费用负担谈判一年。

5[日]柯隆:「バイデン政権の対中政策と米中関係の行方―貿易摩擦から価値観対立による新冷戦へ―」、東京財団政策研究所、2021年3月16日。https://www.tkfd.or.jp/research/detail.php?id=3714&utm_source=mailmaga_20210318&utm_medium=email.

6「日米首脳共同声明『新たな時代における日米グローバル·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外務省ホームページ、2021年4月16日。https://www.mofa.go.jp/mofaj/na/na1/us/page1_000948.html.

7杨伯江:《美日领导人会谈——遏制中国发展的一致与分歧》,《中国报道》2021年4月20日。http://www.chinareports.org.cn/rdgc/2021/0420/21071.html.

8「日米首脳共同声明『新たな時代における日米グローバル·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外務省ホームページ、2021年4月16日。https://www.mofa.go.jp/mofaj/na/na1/us/page1_000948.html.

9五眼联盟,又称“五只眼睛”,是指二战后美英多项秘密协议催生的多国监听组织“UKUSA”。该机构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组成。这五个国家组成的情报间谍联盟内部实现互联互通情报信息,窃取来的他国商业数据在这些国家的政府部门和公司企业之间共享。

10「真に実効性がある同盟の本質」、産経ニュース、2021年4月5日。https://special.sankei.com/f/seiron/article/20210405/0001.html.

11《王毅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电话》,新华网,2021年4月5日。http://m.xinhuanet.com/2021-04/05/c_1127295822.htm.

12《外交部:“强迫劳动”这顶帽子是美国自己的》,环球网,2021年4月19日。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42mialzHDrX.

13胡继平:《日本表现出再次战略误判的苗头》,《环球时报》2021年4月13日。

14「日本『受け身外交』転換を日米首脳会談」、『朝日新聞』2021年4月18日。

15《美日联合声明后将联手干预台海?》,中评网,2021年4月27日。http://www.crntt.com/doc/1060/6/9/9/106069935_4.html?coluid=93&kindid=7950&docid=106069935&mdate=0427031711.

16「菅首相施政方針演説」、NHKニュース、2021年1月18日。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10118/k10012820521000.html.

17据《日本经济新闻》2021年4月20日报道,日本财务省19日发布的2020年度贸易统计速报反映出日本经济对于对华出口的依赖程度正在不断上升的现实。对华出口已占到日本总出口额的22.9%,创10年来新高。

18宋宁而:《被构建的东北亚安全困境》,《亚太安全安与海洋研究》2021年第1期。

19江新凤:《新冠疫情下的日本军事安全发展动向》,中华日本学会2021年年会论文集《新冠疫情下的日本与东亚区域形势》,2021年4月24日,第168-174页。

20『令和3年版外交青書』、2021年4月版、第19-20、49-51頁、外務省ホームページ。https://www.mofa.go.jp/mofaj/files/100181433.pdf.

21「空自、米戦略爆撃機と共同訓練東シナ海と日本海」、共同通信社、2021年4月30日。ttps://www.47news.jp/news/6188397.html.「米軍の新司令官、5月来日へ台湾情勢、対中抑止策を協議」、共同通信社、2021年4月30日。https://this.kiji.is/760076753757650944c=39546741839462401.

22据报道,拜登总统在这次国会上的讲话中4次提及中国,其中既说“美国将坚定地维护自身利益,直面不公平贸易行为,在印太地区保持强大军事存在,捍卫人权和自由”,也说“我与习近平主席通话时表示,美国欢迎竞争,但不寻求与中国冲突”。可见,面对新冠疫情、气候变化等事关人类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美国也无法完全抛开中国独自面对。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1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6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