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王辉耀:中美迈出消除分歧重要一步 阿拉斯加会晤会对中美关系产生深刻影响

作者:王辉耀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已有 81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1年3月18日,“霍瑞西斯美国议题特别会议:重建信任(Horasis Extraordinary Meeting on the USA, Rebuilding Trust)”论坛在线上举办。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应邀参与了题为“中美关系:从贸易战到技术战(US-China Relations: From Trade War to Tech War)”的讨论。会议讨论了中美在经济贸易上的对抗和其对科技行业发展的影响,并探讨了缓和两国关系、及时止损的办法。参加此议题讨论的还有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总裁Rob Atkinson,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Yukon Huang,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常务副院长潘庆中,美国海投全球首席执行官王金龙。会议由美国迈阿密大学商学院院长John Quelch主持。

以下为王辉耀博士发言全文:

在中美的利益冲突中,我认为中方是愿意进行沟通的。中国现在已经意识到了数据流等技术在当代有了更高的标准。如果华为、抖音、腾讯都被视为数据公司,或许我们应该拥有一个互惠的协定,让谷歌、脸书、推特等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在科技方面,中美合作有着巨大的机会和空间。我认为中美“脱钩”对美国的公司是百害而无一利的。美国商会的报告指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导致美国损失了近1%的国民生产总值和许多工作机会。还有报道声明目前没有多少企业想要倒退到过去,因为他们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中国的数字经济在飞速发展,全中国现有十亿智能手机用户,在这方面中美应加大合作。中国显然对双方进行对话是有着强烈意愿的,所以希望谈判能够真正的达成。现在商业已经恢复了一些,中国经济在疫情期间表现良好,对华投资也在逐渐复苏,中国数字经济更是达到了国民生产总值的38%、北上广等大城市经济总量的50%。这对美国的电子科技公司应该是巨大的机遇。所以为了两国的经济发展,我们应该积极寻找解决分歧的办法,而不是任由中美关系恶化。Rob会长作为硅谷的领袖应该非常清楚这一点。中国现在对双方的贸易谈判是持开放态度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领导人屡次访问美国——上次是在夏威夷,这次是在阿拉斯加。在前总统特朗普就职后,习近平主席曾不远万里乘飞机前往弗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和他进行会谈,以表达中方对中美高级领导人对话的重视。

我认为阿拉斯加的会晤会对中美交流产生较为深刻的影响,这是双方为消除分歧迈出的重要一步。中方的态度现在有较为明显的变化的一点是,就像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上说的那样,中国现在承认竞争的存在——这是中国在从前韬光养晦时期没有过的表达。拜登政府认为中美是有竞争也是有合作的,中国认同这一观点。这种表达是我们寻求合作、进行公平竞争的重要基础。第二点,就像潘教授所说,为了世界贸易组织改革,各国更应该遵守国际秩序。在中欧的联合反对下,美方候选人在竞选中提前出局,而拜登政府最终也认可了新一届世贸组织总干事的任命。同时,在由美国为了更高水平的贸易和科技交流建立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中,信息和数据得到了高速的流通,变革也在不断发生。中国非常愿意加入到这一协定中去。中美应该就此展开谈判,为高水平的合作打下基础。推动世界发展是所有国家的责任,我们要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带来的繁荣的基础上添砖加瓦,或许建立一个更适合当代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

中国其实已经做出了不少让步。拜登总统刚上任时中国就伸出了橄榄枝,美国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克里曾说美国回归气候变化框架离不开习近平主席的努力。在去年11月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中国曾给出过一个实践主义的提案。在新的“十四五”计划中,气候变化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事实表明,特斯拉等和气候变化相关的公司也在中国开发了广阔的市场。这就是我所说的,中国在不断做出努力的根据所在。美国总统拜登表示将在地球日(4月22日)主持气候峰会,我认为习近平主席也会参加,届时他们将会再次有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而中国加入CPTPP会意味着更多的信息交流、更高效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劳工、环境标准。中国去年颁布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也是希望能够进行更规范的国际贸易。在金融方面,中国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中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20亿美元援助,而拜登总统也承诺提供二十亿美元的援助。中美之间需要友好合作的氛围,阿拉斯加会晤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双方应该先关注多边问题,然后再关注双边问题。中国可以在很多领域寻求和美国的合作,反之亦然。尤其是商业,在科技领域中美有很多共同利益。中美的纷争只会让企业受损,比如美国的半导体行业。

中美应该实事求是,脚踏实地。我认为竞争是必然存在的,但是合作才是双方应该采取的第一步行动。中国现在已经意识到不会光有合作,而是与竞争并存。但竞争不是对立——拜登总统用的词是竞争而不是对立。因此我希望双方能回到正确的轨道上,积极对话。

贸易战给中美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中国政府实际上非常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并且正在为之不断努力。中国现在有着世界第一的专利申请量,所以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也逐渐成为中国企业重视的话题。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中明确规定了对违反知识产权保护的惩罚。翻阅中国的知识产权纠纷卷宗,八成的案件是跨国企业胜诉。这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另一件事是国有企业。中国政府提到了竞争中立。为了更公平的国际市场,中美应该开诚布公地讨论这个问题。最后,中美应该在基础建设方面寻求一些合作。美国两党如今都已经在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上达成了共识,而中国在这一方面取得了革命性的成就。在接下来的75年里,世界需要一场基础设施建设的变革,或许我们可以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升级为世界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样各国就有了合作的平台,为共同利益做出共同努力,促进共同发展,而不是囿于地区和意识形态差异。我们需要合作来做更多对世界有益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