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美国没资格居高临下!从讲话超时到取消外交会餐,背后有哪些含义

作者:   来源:百度-排头博览  已有 180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谈及外交,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身着西装和礼服的外交官们,在庄重的谈判桌或优雅的酒会中,以非凡的谈吐进行游刃有余的对话,仿佛所有人都是那样的风度翩翩。然而,外交的内涵与外延可没有这么简单。我们常说,当战争爆发之时,也是两个国家外交失败之时。其实从广义定义来看,血淋淋的战争也属于外交方式的一种,只不过其是效率最低且代价最大的外交手段。如此一来我们不妨进行反推,谁说没有动真刀真枪的外交场合就不是战争?其实一场虽然没有硝烟,但同样激烈无比且充斥着你死我活的交战……

中美高层对话正在进行中,从对话举行前的安排和当前已经披露的一些消息中,我们不妨透过现象看本质,尝试解读一下美国方面的一些心理和目的,从而了解一下外交层面的相关知识。

一般来说,主动开启外交对话的一方通常都有着更加强烈的目的性,至于目的和心态,则往往会通过双方人员会面的地点而有所体现。举个例子,回想清朝末期,西方列强“主动找上门来”与清政府“开启外交”,那是为了和平外交吗?并非如此。它们不惜把坚船利炮开到中国近海,以所谓的“炮舰外交”打开他国国门,然后那些身着燕尾服的外交官们在中国的领土上要求会见清政府的代表……

显然,这是属于“上门提要求”的态度,在己方的实力居于绝对优势地位时,表现出的霸权、强权乃至“强盗悍匪”式外交作风。

当然,主动跑到他国进行外交对话也并非全都是以强硬态度提要求,有时也是有求于对方的表现。只不过既然是有求于对方,那么己方要么是实力或地位上明显低于对方,要么就是真的遇到了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在这种外交场合,寻求帮助的一方不仅要放低姿态,甚至可能还要接受“主人家”的一些“摆布”。总而言之,己方的底气肯定多少有些不足……

回想2013年2月,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访问美国,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会晤。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政府对安倍晋三的到访进行了明显的“低调处理”。安倍访美期间,美方没有按照常规举行大规模的联合记者会,为安倍举行的重要官方活动也只有区区一场,那就是与奥巴马的一场会谈和午餐,而且那顿午餐还不是国宴或其他层次的宴会,而是一次时间有限且规格很低的外交工作餐。

从两国首脑会谈后的联合声明与吹风会来看,奥巴马政府只是老调重弹了“美日联盟是确保亚太安全和每日合作的关键基础”一类的论调。对于日本方面期待的钓鱼岛与日美安保条约等问题,奥巴马都只字未提,显然说明当时的美政府并不打算深度介入钓鱼岛一事,故选择以“低规格外交”的方式给日方泼了一盆冷水。当然,老道的安倍晋三与其他日本官员也很明白美国人这种“不明说”的外交手段所包含的意思……

至于邀请他国人员赴本国出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带有合作意向,或是表达对被邀请国的友好与尊重。最生动的例子就是2015年9月3日举行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中方邀请了几十个国家和政府的首脑与高级别代表,以及多个重要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与前政要。凡是收到邀请的,无不说明其在中方心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更是良好关系的一种体现。

不过也有少数情况,那就是己方地位高高在上且实力居于绝对优势,宛如古代的皇帝“召大臣进宫”一样,对其提出一些要求或下达某些指示。

回过头来看此次中美高层会晤,邀请是美方发出的,而对话地点选在了美国的阿拉斯加州。我们知道,阿拉斯加虽属于美国本土,但却与美国领土的主要部分分离且相隔遥远。从距离上看,中美两国人员若分别从北京和华盛顿奔赴阿拉斯加的话,其实路程方面相差不多,很难体现出谁主动、谁被动,以及谁强势,谁弱势。

显然不论美国人愿意与否,其都在避免让中方在心理层面上出现“自己是被美政府叫过去的”的感受。但是美国人也不会允许自己放下外交姿态,在主动开启对话的同时,还要主动跑到北京,那就显得太弱势了一些,故将对话地点选定了在两国首都相对居中的位置阿拉斯加州,这种外交地位与气势方面的考量,看似有些随意,实则内涵颇深,也是“看不见的较量”的一种体现。

说完了双方人员会面地点的讲究,再来谈谈外交利益。从当前披露的中美外交对话信息来看,美方在致开场白时严重超时;还以“中方发言时长过长”为由,要求补充发言;按照外交礼仪,中方同样应该进行补充发言时,美方人员却强行要求现场记者离开,不打算给中方机会。可以说,美方人员以上种种操作是明显违背了外交常识和礼节,而背后表现出的是试图刻意制造双方地位的不平等。

国家无论大小,在外交场合都应享有平等的权利,受到相同的尊重,更何况是两个大国。在外交对话场合,双方出席人员的数量、发言时长、各自发言时面对的媒体数量和国旗的大小与旗杆的高低等都应该完全一致。甚至于两国外交人员所坐的座椅是否高度一致、话筒与饮用水的数量是否一致、话筒音量设置是否相同等,种种细节之处无不体现出一方是不是真的打算与另一方以“平等”的姿态进行对话。

在发言中,一方不应该拥有比对方更长的发言时长,如果确实超出了事先商定好的时间,那按照外交礼节,应该给对方相同的补充发言时间和公开机会。至于在对方补充发言期间将媒体赶出会场,这赤裸裸地表现出“只许我说话,你必须闭嘴”的霸道无礼,是极不礼貌的做法。

对于在国际政治领域摸爬滚打数百年的美国来说,相关外交礼节和道理自然是“心里门清”,而今做出这种事情显然是故意的,只不过中方人员也没有惯着美国人的这种“臭毛病”。

另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从前方媒体记者发回的消息来看,中美外交人员在对话过程中,并未按照一般的外交惯用流程共进午餐,此事被认为是“双方取消了共进外交餐”。其实平心而论,这个结论下得有点早。外交事务经常出现时间延长或被其他事情延误的状况,相关安排出现临时调整的可能性绝非为零,“未能共进外交餐”也并不等于100%的“取消会餐”。

提到外交会餐,也不妨再多说两句。通常来说,按照外交礼节和双方人员身份和等级之分,会餐形式包括国宴、正式宴会、便宴或冷餐宴、家宴和工作餐等。上面提到的安倍晋三到访美国时,与奥巴马共进工作餐,就是其中的一种,工作餐也是餐品规格较低且外交等级较低的一种会餐形式。

至于国宴和正式宴会,往往是两国最高首脑或相关官员的重要会餐,在这种场合说出来的话也具有这相当程度的分量,甚至算是“对话桌之外的正式会谈”,此时一方做出的承诺也往往都是“一言九鼎”的。举例来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于1972年访华,开启了美国总统的第一次访华之旅。在访华结束的前一天,中方举行了答谢宴会,期间周总理就向尼克松夫人提出了中方可向美方赠送大熊猫一事。

至于一些相对低规格的外交会餐,或是类似家宴一类的“闭门会餐”,往往就只是普通的交谈和交换意见,不会轻易做出什么重要决议和承诺。

总体看来,外交场合的方方面面都有着相当程度的讲究,细节和礼仪之中无不在对外传达着重要信息。对于今天的美国来说,其应该在正视他国的同时,也看清楚自己的能耐,早已没资格居高临下地说话。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9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