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李巍:中美关系半年内能有较大改善吗?这三个方面或许是突破口

作者:李巍   来源:人大重阳  已有 45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2020年12月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智库理论与实践》承办的第三届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论坛暨第六届新型智库建设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巍出席分论坛一第一环节“中美危机管控中的智库责任”并作主题发言。以下为发言实录。

关于中美关系其实是很有挑战性的话题,我们最近关于中美关系的会议特别多。关于美国选举的研究报告,关于拜登团队的分析报告,也很多,基本上每一家智库包括很多证券公司的研究团队都在发布这样的报告。但是,这些报告基本上是大同小异。所以我们会感觉到,一方面媒体上各种各样信息的供给特别充分;另外我们又会感受到一些信息的不满意,特别是关键信息和分析的匮乏。我也做中美关系,特别是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一些研究,我觉得有两个大的基本问题,很少有系统的报告或者系统的研究讲清楚。这两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过去几年我们中国对美的决策:

第一个是金融利益集团,特别是华尔街和美国政府政策传递的机制,其实我们还不是特别清楚。对于华尔街金融复合体的作用,我们还缺乏系统的研究,这可能是美国政治中最为隐蔽的一个角落。很多信息都是似是而非。

包括特朗普刚刚上台,我一直很纠结的一个问题,特朗普的家就在华尔街,他肯定跟华尔街这些人很熟悉,他的财政部长是来自于高盛的总裁,而且任职非常稳定,他到底跟华尔街是什么样的关系?其实我们说不大清楚。他们到底是很密切的利益共同体?还是说他们是一个互相看不上的关系?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很成功的把希拉里描绘成一个华尔街的代言人,而把自己描述为产业工人的代言人,这导致了他的胜选,这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希拉里在高盛的演讲被公开出来之后,导致了铁锈地带很多选票的流失。特朗普自己很有钱,但是却把没有钱的希拉里描述成为有钱的代言人,而自己成为铁锈工人的代言人,这样的话语非常有意思。今天同样,拜登任命新的的技术官僚团队,到底和金融利益集团是什么样的关系?比如耶伦。我觉得我们需要做详细的梳理。最近我看到苏世民的传记,讲了很多他跟清华的关系,他跟特朗普本人的社交关系,特朗普委托他做的工作。但是苏世民在多大程度上能帮助特朗普整合金融集团的利益?包括现在拜登主要靠什么样的力量来加强他跟华尔街的关系?因为我们知道,华尔街是全球化最主要的推动力量。拜登政府是利用华尔街的力量还是抑制华尔街的力量?这个基本的方向是怎样的?其实我们很难判断。

第二个疑问是以ICT产业为核心的高科技利益集团。特别是硅谷这样的高科技力量,包括现在高科技产业逐渐向德州转移,德州从深红开始变成浅红,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加州的高科技逐渐向德州转移。这样一些高科技利益集团他们跟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又是怎么样传导的?这个是我们仍然是不大清楚的。而我们认为,美国力量的关键就是三个:一是军工;二是金融;三是高科技。所以这三个力量和华盛顿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说不清楚得话,就是很难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和对华经济政策做出一个比较准确的判断。

我想讲的第二个问题是对于拜登政府怎么看?

尽管有很多声音说我们不要有太多的幻想,包括拜登要重整大西洋联盟,可能在战略上对中国会更坏。我个人还是觉得,我们还是能够尽可能的在未来的半年之中争取中美关系有一个比较大的改善。因为我们看到拜登的简历会发现,在过去50当年来,美国人跟中国人打交道,我们没有遇到一个这么了解中国,或者这么深入的跟中国各个阶层打过交道的。这个在美国当选总统当中是很罕见的。而且我们看到他的团队,总体是相对比较专业和务实的,不是特别激情和极端的。国务卿和财政部长,这两个职位在美国是最有权力的,布林肯以前是常务副国务卿,那是很专业的,耶伦不用说,以前当过美联储的主席,学术素养和专业水平,或者说非政党的中立性很强,能够任用耶伦当美国的财政部长,意味着拜登政府的财政部长是比较专业的,至少和集团利益是保持一定的中立性的。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方向不会变化,但是技术上会有很不同于特朗普时期的调整。何况当下的美国还是有和中国比较强烈的合作需求,这种合作需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疫情。

拜登上任之后,如果不能用三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管控疫情得话,拜登的蜜月期将会很快过去。我们知道,这次特朗普是虽败尤荣,这个词可能不太合适,但是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会看到,没有疫情得话,特朗普肯定会连任。所以拜登必须用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全面控制住疫情,只有美国控制住了,全世界才能控制住。欧洲为什么不断的爆发?主要是看着美国,美国一放松他们有放松。在这种情况下,应对疫情所涉及到一些信息的共享,医疗的合作,特别是人员流动的管控,现在我们中国跟韩国、日本跨境的人员流动开始恢复,但是跟美国基本上完全没有恢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2、美国面临重启经济的强大压力。

这个重启经济包括美国面临的债务压力、通胀压力,甚至美国有可能会有系统性的金融风险。美国的无限量宽松政策,不靠经济增长来稀释得话,美国真的会有金融风险,在2021年或者2022年这个概率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一定会想到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中国帮了美国很大的忙。

3、清洁能源。

即便应对气候变化这个小问题,暂时不一定会有大的动作,除了重返《巴黎协定》之外,如果拜登未来的4年将要大规模重启经济得话,清洁能源的产业革命,或者说新能源的革命,或者说重演当年克林顿时期ICT的革命,对于拜登来说极其关键,否则拜登将会重演特朗普过去4年经济相对还可以,但是总体比较平庸的状态。我们从上海特斯拉的成功就可以感受到,在重启经济这个方面,中美恐怕有非常大的利益共同点。我觉得不可能在中美经济脱钩的背景之下双方的经济还能获得极大的繁荣,我觉得这个情况是很难出现的。

基于上述考虑,中美双方都积累了比较大的合作动力,哪怕这个动力是短期的。所以对于中国来说,恐怕我们需要在未来的三个月和半年,抓住这样一个比较重要的机会窗口,拿出我们合作的清单,摆到拜登白宫的桌上,让拜登明确的看到和中国合作会带来哪些利益,鼓励或者引导美国政府推动我们所希望的中美合作的第三个阶段。除了第一个阶段的911事件,第二个阶段是金融危机,2021年比较好的状态,如果能够迎来中美合作第三个阶段的话,我觉得对于全球经济来说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2日 来源时间:2021年01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