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谈一谈支持川普的华裔

作者:Eric   来源:纽约时间  已有 84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首先介绍一下选情进展。我们上周提到川普在上周五邀请了密执根州的共和党人去白宫内部开会。这个会议的内容是完全保密的,新闻界至今没有得到消息。但关于这个会议是否能够说服共和党议员 “大选存在舞弊,结果不能被认证”,这个有比较明确的结果。

密执根州参众两院议长联合发布公告:“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可能改变大选结果的信息,我们将遵循正常的认证程序,选出我们的选举人”。

另外,川普律师团周日突然发布声明。一直宣扬 Dominion 计票系统有阴谋的 Sidney Powell,突然被川普律师团声明,“她不是我们律师团的成员,而是独立行动的律师。” 这非常耐人寻味,因为川普在 11 月14 日的推特里明确表示 Powell 和他的私人律师 Giuliani 是团队的组员。新闻界分析,这可能是因为 Powell 的指控过于荒谬,她不但开始声称所谓美军突袭了德国法兰克福某电脑公司,缴获了一台 Dominion服务器,这台服务器目前就在她手上。甚至公开指责佐治亚州州长,川普的长期支持者Brian Kemp,说他收取了 100 万美元好处,也参与了大选舞弊,所以才导致佐治亚重新计票的结果和第一次计票结果相同。这就有点玩过头了。也许川普律师团考虑应该和这个疯女人保持距离了。

虽然川普败选的事实是如此明显,但是很少看到共和党人站出来公开承认这一点。一位新闻评论员对此的解释看上去很有说服力。最重要的原因是,在佐治亚州还有两位参议员的选举,共和党必须保证至少赢得一个席位,才能保持在参议院的多数地位,那么这个时候,公开承认大选结果,就会得罪川普的支持者,这是他们首先要考虑的。另外,他们很可能也会担心美国的安全。对,你没有看错,是美国的安全。因为川普是一个高度不稳定的人,如果把他逼到墙角,你很难预测他会做出怎样的行为。如此说来,相信美国的制度一定能带来权力制衡,是过于乐观了。事实上,如果了解美国历史的话,应该可以发现,白宫的权力是在逐步增大的。在三权分立的美国,政府的行政权占很大的优势。一旦脱缰,就可能造成严重后果。没有一个制度是绝对安全的,这就为什么保持政治常态 norm,选择领导人时要考虑他们的道德自律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但今天我想聊的却是华裔中的一些现象。

首先我需要澄清一个事实。华裔是否大多数支持川普?这是一个缺乏统计资料的问题。全美国来看,亚裔支持拜登的比例是 63%,而在加州,亚裔对拜登的支持率高达 76%。从对拜登的民调支持率来看,华裔实际上还高于越南裔和菲律宾裔美国人,大约 56% 支持拜登,顺便说一下,对拜登支持率最高的是印度裔和日裔美国人。另外,华裔并不是一个整体,我们内部的分歧也很大。正如佛罗里达的拉丁裔大多数支持川普,而亚利桑那的拉丁裔则大多数拜登。

但如果你登录神州的微信平台,你却会发现大量的川普的支持者。而且有趣的是,他们中间大多数自认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他们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反对极权。但是他们中间大多数却非常虔诚地支持川普,是的,我想我可以用“虔诚”这个词,这意味着无论在他们面前放任何不利于川普的事实,他们都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释来原谅他。但我们知道,川普在西方普遍受到指责就正是他的极权倾向。请注意,这是整个西方的主流态度,而不是美国的左派态度。川普在英国的认可率是 26%,在法国的认可率是24%,加拿大在本次美国大选中支持川普的只有 16%,甚至在日本这样的传统东方国家,川普的认可率也只有 30%。对此,神州的自由主义者们给出的答案是:你们西方左得过头了。

神州自由主义者的这个反常态度甚至引起了西方学者的注意,因报道神州而获得普利策奖的著名记者 Ian Johnson 日前在纽约时报上也探讨了这一问题,他的题目叫 “为什么神州的自由主义者会拥抱美国的保守主义者?”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在英语环境中,自由主义者 Liberals 和保守主义者 Conservatives 是针锋相对的。一个是左派,一个是右派。

Johnson 认为,这主要是来自于神州的自由主义者们非常欣赏川普敢于和神州政府硬怼,而不是像他的前任们那样试图通过把神州纳入世界体系来寻求共存。这种态度来自于古老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的认识。但持这种观点的人显然忽略了川普执政下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一个根本的趋势,那就是全球性的收缩政策。“美国第一”和“美国孤立”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川普实际上无意和 CP 作对,但来自神州的自由主义者们似乎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刚刚得到的消息,沙特同意将部分原油交易用人民币结算,这使得人民币国际化又向前迈进了一步,蚕食了美元的统治地位。川普遏制了神州吗?没有。因为他根本不懂该如何去做。

这只是他们喜欢川普的一个现实原因。我认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汉族华裔的文化和西方自由主义者的文化出现了越来越大的鸿沟。有趣的是,在过去,是那些保守的汉族古典文化爱好者来批评西方文化太过强调个人自由(比如辜鸿铭);而现在,则是那些看上去进步得多的神州自由主义者,他们成了西方的古典文化爱好者,反过来批评现代的西方文化太过强调公平和宽容。

在他们普遍反对的“政治正确”理念中,他们认为这是妨碍了言论的自由。但这一观念在西方的自由主义者看来则是为了避免弱势群体受到伤害。公平 fair 这个观念在汉族文化中并不被强调,事实上必须指出的是,在大多数汉族人看来,世界本来就是有优劣高下之分的,某些人称为牺牲品必然有他们自身的原因。这被称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和汉族文化有关,也和神州近代的历史有关。在过分强调一大二公之后,神州迅速拥抱了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充分解放了个人的能力。这一进一出,导致现代种国人,普遍相信社会达尔文主义,我行我上,能者多劳,优胜劣汰,按劳分配。他们认为社会福利和向社会弱势人群倾斜的财富分配是某种新版的 “打土豪分田地” 和 “均贫富”。这一点上和西方的左派观点也相去甚远。

那么在去除了 “公平扶弱” 的理念之后,“政治正确” 显然就只剩下“限制言论” 的罪名了。碰巧,川普是一个非常反对政治正确的人,这一点上,引起了神州和美国华裔的自由主义者们的共鸣。

Johnson 提到一名神州的法学教授 Qianfan Zhang 先生。张先生表示说,“中国自由派对自由市场过于痴迷,以至于他们错误地认为所有美国右翼都是自由的捍卫者。这一错误理解不仅会让我们付出失去反极权的同盟军的代价,而且在自由派内部产生了价值观混乱,甚至可能改变‘自由派’ 的定义。”

另外两点需要提出的是,华裔文化中,有强烈的性保守主义和历史上形成的对毒品的恐惧。这使得他们对西方自由主义者更为开放的性态度,对性少数者的保护,以及对大麻这样的低成瘾性毒品的宽容态度深恶痛绝。另外一点和第一代华裔移民的受教育经历有关。他们绝大多数是在神州接受的早期教育。而神州的教育中,科学思维习惯的培养和人文科学的教育,极度缺乏。这导致第一代华裔普遍缺乏科学思维方式,也不理解现代西方的平等和多元化的价值观。

我在种国微信群里结识的一位研究西方的学者,Yanling Du 先生。他是一位非常罕见的对西方政治文明有深入理解的人。他和其他从事西方研究的中国知识分子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知识界虽然了解西方的思想史,但他们依然采用种国式的思维方式。杜先生却能具有现代西方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这一点让我诧异。我知道的真正具有西方思维的种国知识分子只有两位:方舟子先生具有西方的科学思维方式,而杜先生则具有西方的人文价值观。非常难得。

杜先生有自己的公众号 “思想言说者”,最近他也发表了一篇关于很多华人为何喜欢川普的分析文章,更为专业和深入,希望大家阅读。

最新消息:密执根州以 3-0 的投票结果,宣布了最终认证大选投票结果。这意味着拜登正式赢得该州的 16 张选举人票,也意味着上周五的闭门会议中,川普没有说服密执根的共和党议员大选存在舞弊。那么,如果他有证据,怎么可能说不服自己的同志们呢?

而宾州绝大部分县已经开始了认证过程。最有可能本周三完成认证。川普律师团于周日已向第三巡回法庭提起上诉,他们将用尽全部的努力来阻止宾州认证自己的大选结果,因为这是他们的最后机会了。在宾州,拜登得票超过川普 8 万余张。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4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