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拜登敲定胜选,“战队”集结!拖仨娃助选的女汉子,从“小广告商”变最大赢家?

作者:冯璐 郭集   来源:环球人物  已有 268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尘埃落定,“当选总统”拜登扶正。

当地时间23日,美国联邦总务署正式确认拜登赢下总统大选。一直手握白宫权力交接钥匙却选择沉默的署长艾米丽·墨菲亲自给拜登去信,表示拜登过渡团队可以正式开始交接工作,并得到相应的资源,包括700多万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的联邦资金。CNN称, 这意味着“拜登胜利”这一结论正式被签字盖章。

随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我们的诉讼还在继续,我们会继续不懈努力。我相信我们会胜利!”但他随后又表示,为了国家的最大利益,他正在建议墨菲“做一些有关初始协议的事情”

 

对于特朗普的表态,法新社解读称,他不再反对行政部门协助拜登的过渡团队,这是“他迄今为止发表过的、最接近承认自己输掉美国大选的表态”。

与此同时,拜登、哈里斯团队公布了第一批内阁成员提名名单,主要涉及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包括安东尼·布林肯任国务卿,马约卡斯任国土安全部部长,艾薇儿·海恩斯任国家情报总监,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杰克·沙利文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前国务卿约翰·克里任总统气候特使。

 

·拜登“政府过渡网站”已经挂出几位被提名的内阁成员名单。

“战队”已经集结,拜登入主白宫箭在弦上。

其实,在“胜选”消息获得确认之前,拜登早已开始紧锣密鼓为自己的领导班子铺路。10日,拜登“政府过渡网站”公布了一份近500人的名单。一周后,他宣布提名59岁的民主党老将、自己长期的亲密搭档罗恩·克莱恩为白宫办公厅主任,也就是俗称的“总统幕僚长”,竞选经理詹·奥马利·狄龙为副幕僚长。

 

詹·奥马利·狄龙

在一众政坛大拿中,此前毫无从政经验的竞选经理狄龙的上位,似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拜登竞选中“居功至伟”的她,值得一份回馈。

44岁的狄龙一头金发,戴黑框眼镜。她是谋划竞选的专才,参加过7次总统竞选活动,还曾担任奥巴马连任竞选中的副竞选经理。在拜登竞选过程中,她拖着两岁奶娃和一对双胞胎上阵,投入巨额资金发动针对对手的攻势,成为团队中不折不扣的“功臣”。 

1、女汉子“至暗时刻”出山

狄龙接管拜登竞选团队的时候,正是这位78岁老人参选后的“至暗时刻”。

作为冲击总统宝座的挑战者,拜登组建的团队实际上有两个部分。一是准备接管政权的政策研究团队,有二十来个工作组,网罗了克林顿、奥巴马执政时期的众多政府精英。另一部分则是以竞选经理为首的竞选工作团队,唯一的任务是打赢选战。

团队里有各种专业人员,比如管信息传播及媒体互动的传播总监,管竞选集会的现场总监,管志愿者的现场组织者,管筹款的财务总监,监督捐款使用的司库,还有民意测验员、演讲撰稿人、日程调度等等。此外,还会特聘各种政治顾问,比如熟悉潜在捐款人的筹款顾问,熟悉特定媒体的媒体顾问等。到某个州打选战,往往也会聘请当地政界大佬当顾问。

今年3月的一天,拜登在团队会议上“隆重推出”了新经理狄龙。

尴尬的是,他在费城的竞选总部次日就要关门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需要,所有人转入远程办公。狄龙要在她位于马里兰州的家中三楼工作。

像所有在家办公的妈妈一样,她还有仨娃要管,两个七岁的双胞胎女儿,一个两岁的儿子。上二年级的女儿们笑她们的母亲是“阁楼里的幽灵”。

狄龙出镜为拜登拉选票。

好在,管娃和管选举对于“女汉子”狄龙来说,都不算啥难事。

她出生于“管娃之家”,母亲常年执教小学低年级,父亲当过公立学校校长。从塔夫茨大学毕业后,狄龙早在2000年就投入竞选活动,先后加入时任参议员爱德华兹和时任副总统戈尔的竞选团队。那时,她还是最基层的现场组织者。那段经历让她练就了从招募志愿者到向选民游说的基本功。

2008年,她加入奥巴马竞选团队,4年后又成为奥巴马的竞选副经理。她挺着大肚子打选战,奥巴马胜选后一周,她生下了双胞胎女儿。她还和几个合伙人办了家营销公司,主打政治活动的营销。美国常年选举不断,她的生意也很兴隆。2018年中期选举,她就为不少民主党政要提供了服务。

狄龙(左二)和她所创办的营销公司员工在一起。

2、让拜登继续戴好口罩

对狄龙来说,帮资金、人气、人手都不足的拜登走进白宫是最大也最难的生意。

大选开始后,民主党长期混战,参议员桑德斯等人一度领先,直到今年3月初的“超级星期二”选举,拜登才基本锁定党内胜局,随之而来的是党内群雄的资源重整,昔日对手的人马纷纷投奔到他麾下。

狄龙也是那一波东风吹来的。此前,她为另一位民主党政要效力。

与拜登并不熟悉的她,取代了拜登的老部下舒尔茨。后者也是老资格,2008年就在俄亥俄州为希拉里助选,帮她与奥巴马争夺党内提名。到2012年奥巴马竞选连任时,舒尔茨转投他的旗下。2013年,他成为时任副总统拜登的高级顾问,干了4年。拜登去年宣布参选后,就让舒尔茨当竞选经理。

但拜登选情一直不温不火,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又因自身属于高龄人士,加上民主党采取了偏重防疫的政策立场,拜登早早地戴上了黑色口罩,谨慎地避免外出。一段时间内,美国媒体称他为最没有存在感的候选人,甚至追问“拜登在哪里”。

狄龙接手后,并没有安排拜登“动起来”,而是让他继续保持冷静、谨慎的形象,戴好口罩。

拜登的口罩屡遭特朗普嘲笑,他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口罩”,称拜登“离最近的人有100码(约合91米)还戴口罩”。但拜登团队都坚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

今年5月,极少外出的拜登现身特拉华纪念桥老兵纪念公园。

与此同时,狄龙投入上千万美元的费用,发出“十万个裹尸袋的美国国旗”“纽约时报头版的一百名死者照片”等攻击特朗普的广告,抨击他大搞竞选集会等做法“对生命造成威胁”。除此之外,她还采访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受害家庭,从弱者视角入手,控诉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放任政策,引起很多人的同情。

狄龙深知,在美国高度极化的政治氛围下,两党支持者在从堕胎到移民、从税收到枪支管制各种问题上立场差异极大,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新冠肺炎疫情是一个特殊变量。当疫情加重时,民主党可将此解释为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挖走选票。

所以,选战越激烈,拜登显得越“淡定”。

特朗普积极出席拉票集会、大秀自己“无惧病毒”,拜登则请出前总统奥巴马代自己参加集会、发表演讲。

10月14日,拜登团队两名工作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一个是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的传播总监。狄龙宣布两人与拜登、哈里斯没有接触,又立刻安排哈里斯取消一周的竞选行程。这种看似“过度谨慎”的操作,强化着拜登团队“严肃看待疫情”的人设。

拜登多次在公开场合号召大家戴好口罩。

当然,到了选情真正“拼刺刀”的时候,“谨慎”也可以缓行。

拜登团队一直声称挨家挨户动员选民的做法“不安全”。但在一些关键的摇摆州,民主党的志愿者们又开始敲选民家大门了。狄龙的说法是,这是为了动员那些“很难用电话联系上的选民”。 

3、进入白宫能否堪当大任?

这种前期以退为进、后期突击发力的竞选模式到底有没有用?彼时,选民们的选票流向还不确定,不过至少,钞票已经流向拜登。

10月15日,狄龙宣布拜登阵营仅仅9月份就筹到了3.83亿美元,创下了单月筹款的历史纪录。此时,拜登团队已手握4.32亿美元现金,这一现状比起狄龙就任之初的情况堪称“鸟枪换炮”。

狄龙说:“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拿出5美元、10美元捐给我们,因为他们相信团结高于分裂,真理高于谎言,希望高于恐惧。”

“我们不能自满。他(特朗普)还是有机会赢。我们掌握的情况表明,这场战斗会打到最后。”狄龙瞟了一眼民调数据——老板拜登的赢面在加大。但她马上收住了嘴角刚泛起的笑意。“这场战斗远比推特和电视上那些乐观的评论更残酷。我们有多少优势?大概只是从脖子到肩膀那么点距离吧!”

这是10月的一场面向草根选民的网络会议。说这番话时,狄龙双手撑在髋部,头微微前倾。她深知,美国的选举就像一场难测的赌局,赌客即便抓了手烂牌,也能摆出稳操胜券的模样唬住对手。 

只不过,不到最后一刻,一切皆有可能。

1个月后,狄龙松了一口气——她的老板选举人票远高于对手,可以接过总统权力了。

特朗普一直讽刺狄龙是“小广告商人”,但她并未跳脚,也不回应,只是暗自蓄力,不动声色地投放一波又一波反种族歧视的广告,暗讽特朗普的治国不力。最终,被嘲讽的狄龙协助拜登一路抵达总统之位,也给自己的仕途开启了新的篇章。

从助力竞选到出任幕僚,狄龙的上位路线很经典。不过,选战需要的是打动选民,进了白宫则要处理复杂的政务。从全面掌控选战的高手到白宫办公厅的“二把手”,“70后”狄龙能否堪当大任续写“奇迹”,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4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0大选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