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阶级:美国的另一个身份认同差异

作者:拉娜•福鲁哈尔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75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种族往往是一个核心问题。但是,正如2020年总统大选向我们表明的那样,阶级是一个同等重要、甚至可能更重要的问题,至少就选票而言是如此。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数据显示,尽管共和党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了大多数小镇和农村地区,但他的民主党挑战者乔•拜登(Joe Biden)拿下了代表高达70%美国经济的社区。无论哪个地区的选民,只要他们生活在一个经济增长中心,就很可能会投票给拜登。

这告诉了我们一些关于美国的重要事情。第一,财富和权力集中在少数几个地方。当你看美国的选举地图时,会发现除了沿海地区和少数内陆城市外,绝大部分地区都是红色的(红色指支持共和党——译者注)。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美国逾三分之二的就业增长集中在25个城市和地区中心。与此同时,约7700万人口居住的低增长和农村地区的就业增长“持平或下降”,即使在从上一次金融危机中复苏之后也是如此。

这种向少数“超级明星城市”的集中是一种全球趋势。而且随着最有才华的年轻人被吸引到少数几个城市中心,该趋势还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从而推高房地产价格,让那些不是超级明星俱乐部成员的人更难攀登社会/经济阶梯。那些被抛在后面的人耿耿于怀,极易受到煽动者的蛊惑。难怪特朗普在美国城市化程度最低的县的领先优势达到35个百分点,高于2016年的32个百分点。

但如何解释拜登能够在锈带的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修复“蓝墙”(蓝色指支持民主党——译者注)呢?在这几个州,白人工人阶级男性投票支持民主党的比例从23%上升到2020年的28%,而白人工人阶级女性的投票支持比例也上升了两个百分点,达到36%。

答案很简单,拜登会说他们的语言。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犯的一个致命错误,就是她不屑一顾地把特朗普的支持者斥为“可悲的人”,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也曾称中西部工人阶级是一群“墨守枪支或宗教信仰”,“愤愤不平的”人。但拜登在这些地区表现出同理心和尊重,并巧妙地重塑其对手的形象。“我这辈子都在跟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人打交道……他们会因为我们没钱或者我们的父母没上过大学而看不起我们,”他在威斯康星州马尼托瓦克(Manitowoc)的一次演讲中说。“这些人一辈子得到的一切都是继承的,然后虚度一生。”

正如许多作家和学者最近所写的那样,话语很重要。如果精英阶层对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能少一点鄙视,说话更直白,秉持较为传统的家庭、性别角色或宗教观念,那将会大有帮助。这或许是开始弥合同理心鸿沟的一种方式,这条鸿沟至少把部分选民推向了特朗普。更具体地说,它将会帮助一些进步人士避免落入狂妄自大和政治专制主义的陷阱。

例如,无论你对堕胎——我郑重声明,我支持堕胎——或美国福音派基督教有何看法,在最近举行的对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埃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确认听证会上,都表现出了不止一点的沿海地区抱有的这种蔑视。用心理学家的话来说,我们都应该对差异“感到好奇,而不是愤怒”。

将资本、教育和网络推向农村地区,也将有助于弥合这种政治鸿沟。拜登提出的200亿美元农村宽带投资计划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他还提议给学生1万美元的贷款减免,这将超出比例地惠及主要经济中心以外的人。

改革中等和高等教育系统是另一个优先事项。与学生一样,许多高校的债务远远超出了它们的承受能力,它们很可能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而破产。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来升级高中的教学大纲(它们100年来没有重大变化),加入两年本质上是大学水平的学习。许多城市已经在地方层面这么做了。拜登可以在全国推广这种做法。

企业也可以尽一份力,不再把四年制学位当做招聘者将求职者简历放入“可能”名单的唯一凭据;在算法招聘的时代,这已经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相反,我们应该注重技能。许多《财富》(Fortune) 500强企业已经在这样做了,它们与Year Up和Markle Foundation等非营利组织合作,以其他方式量化个人能力。

当然,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强大的德国式学徒计划可以显著提高那些没有传统学历证书的人的收入。这并不需要做出某种基于阶级的取舍——比如在阅读经典著作与就业之间。肯塔基先进制造教育联盟(KY FAME)计划教授数学和机械加工,哲学和团队建设,该计划已被证明能将毕业生的工资提高近一倍。我们需要在美国内陆开展更多这样的计划。

对民主党人来说,这不仅关乎什么是正确的,还关乎政治。拜登的支持者可能拥有美国经济的70%,但除非改变选举人团的“赢者通吃”制度,否则农村地区的选票将继续具有举足轻重的份量。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7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