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十余位学者权威解读“2020年大选预判与美国对华政策变化”

作者:   来源: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读】:

北京时间10月27日,由中华美国学会、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与海国图智研究院共同组织举办的“2020年大选预判与美国对华政策变化”学术研讨会在线上进行。与会嘉宾就美国大选的可能结果和影响发表观点,对美国政治走向进行讨论,对中美关系进行了展望,并且就中国的应对提出了策略建议。

来自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和暨南大学等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十余位知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研讨会。会议讨论议题包括美国大选、美国政治、中美关系展望与中国的应对战略四大部分。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主任王栋,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秘书长祁昊天,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鞠海龙分别主持研讨会开幕、讨论和总结。

 

一、美国大选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中华美国学会会长、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倪峰

关于美国大选,倪峰认为2020大选是一次关键性选举,它是百年不遇的疫情和选情叠加在一起。这次选举将给美国的政治版图带来剧烈变化,对国际社会也可能产生影响。此外,大选结果也会影响到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向。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系教授龚炯

龚炯认为,特朗普想要连任,至少面临三个挑战。第一,特朗普很难拿下宾夕法尼亚州,但宾州对其连任很重要;第二,在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特朗普的民调落后;第三,特朗普想要赢得德克萨斯州也存在困难。从大势来看,特朗普连任的概率非常小。此外,如果在11月3日当天选举结果显示出特朗普大幅度落后,那么特朗普的支持者闹事的可能性会较低。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文莉

朱文莉认为,首先今年的美国大选与惯常的两人对决不同,事实上演变成围绕特朗普个人去留的公决。特朗普当然也认识到这样对自己不利,想方设法突破困局。他利用各种手段,凸显拜登的弱点甚至指摘其黑点,但效果不大。第二,特朗普作为一个民粹领导人在争取连任时,无法再用过去那种摧毁和反对一切的态度进行竞选,与世界各地的民粹领袖一样遇到连任难题。实际上,特朗普的经济成绩单在2018年年底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他对种族冲突、文化争议问题的处理又始终采取分裂态度,缺乏社会政绩。当然,今年处理公共卫生危机失败是他最大的减分项。第三,大选冲刺阶段的十月惊奇大多成了打击特朗普选情的变化。其中最具决定意义的当然是他感染新冠入院,使共和党“经济复原优先,抗疫让路”的主张失效。从现在的民调来看,民主党重建蓝墙的努力很有希望获得成功。而共和党传统上占优势的得州、佐治亚都出现摇摆,选情总体上处于被动。特朗普在最后时刻密集展开竞选活动,相当于比分落后的一方疯狂防守,但对他而言真正的胜利之窗正在迅速关闭。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王中原

王中原提出了一些选举预测方面的思考。第一,今年的提前投票,投票率很高,但以6400万提前投票的选民的投票情况去推测1亿5000万的整体,有很大风险;第二,竞选集会的现场不能作为选举预测的指标;第三,除非选区选民的结构情况及其意识形态分布跟全国或者州的情况一致,否则指示灯选区在统计学或因果识别上来说,是没有因果机制的;第四,有迹象表明人们会放大冲击事件的影响,但通过历史的对比,这些事件总体上来说并未改变民调的波动和趋势;第五,有选择性的去断章取义的问题,即以一些数据或资料来证实自己的观点。此外,义乌指数是按行业排的,在预测选举方面并不是一个可靠的指标。

二、美国政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刁大明

关于美国政治,刁大明认为这次大选让研究者更加深切更加具体地了解美国选举政治的相关制度条款,推进了对美国政治的相关研究,这次机会有助于观察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对选举、选民行为、政治偏好、政党归属的意义,也有助于判断邮寄选票在多大程度上有作用。

现在来看,参议院的选情对共和党不利,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连任,他将面对一个所谓的弱分立甚至强分立的状态。如果民主党再次失败,可能会向反建制化的方向发展,彻底改造民主党。如果拜登当选,此后民主党可能会陷入对权力分配的争夺。不过,拜登上台后,白宫会以较理性科学的态度去应对疫情。但无论谁胜出,以民怨情绪、认同撕裂、阶层不平等为主要特征的特朗普时代在美国内外政策上可能都不会结束。

三、中美关系展望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杰出教授、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时殷弘

展望中美关系,时殷弘认为,就美国对华行为言,特朗普新一届行政当局与拜登行政当局大概会有如下区别:

如果特朗普胜选连任,在特朗普新一届行政当局下:将有中美之间更为增长的、在西太平洋西部军事对抗甚或有限冲突的危险;为巨增美国对华出口而更蛮横地挤榨中国,同时维持甚或增加对中国对美出口征收的高关税;就香港、新疆、南海甚至西藏等问题对中国施加更多的法律制裁;进一步升级针对所称的中国在美颠覆、渗透和情报活动的“执法行动”;加剧高技术对华“脱钩”;继续增进对台湾的军事和“外交”支持,继续愈益严重地侵蚀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各届政府坚持的一个中国政策;中美之间几乎全不存在原则上的、关于全球治理和全球多边主义的合作; 对华从事几乎全系列的更激烈的军备竞争。

如果拜登胜选,在拜登行政当局之下:将就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重新谈判:减少施加于中国的、过分巨大的美国对华出口量,使之多少符合中国的真实需求和真实履约能力;实质性地减少对中国对美出口施加的高关税征收的出口量和税率;很可能会发动主要旨在中国经济“结构性变更”的第二阶段中美贸易谈判,那是特朗普政府在4月往后反复表示意欲实际上放弃的;从事中美之间较高级别和较早的外交对话甚或谈判,旨在部分缓解中美之间的高度紧张;中美之间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将大为降低,因为在美国方面对华态势将较少黩武性,而且将有旨在危机防止和危机管控的更多沟通;逐步恢复原则上或辞语上的中美合作,就气候变化、民用网络安全和反恐等问题,虽然在具体的实践中具体的结果将颇为有限。

 

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达巍

达巍认为首先从短期来看,不管谁当选总统,中美两国面临的一个共同挑战是能不能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中美关系,停止中美关系下行的趋势;第二,美国在中美关系上面对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即要不要继续维护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并且包容一个政治经济与美国不同的中国的发展崛起;第三,从中长期来看,如果特朗普连任,延续了上一任期的政策,战略对抗有可能成为长期的主轴,如果拜登当选,中美关系则有可能会转向战略竞争的路径。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鞠海龙

鞠海龙认为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在南海和中国发生正面冲突的可能性存在,但不大;其次整个中国的外交秩序已经被中美关系全部给绑架了,中美关系对中国周边外交的影响非常大。但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是中国民众普遍对中国外交强度和硬度有越来越高的期待,这当中还包括着对某些战争胜利的期待;同样的,美国国内涉华舆论也类似中国现在的舆情发展,这两者相叠加可能会产生很多不利的因素。这些不利因素最后投射到未来,都不会在南海促成一个好的状况。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客座研究员赵明昊

赵明昊认为,不论谁当选,“特朗普对华政策遗产”都会有所延续。如特朗普连任,总体上将对中国继续展开可控的“极限施压”。其第二任期对华政策走向包括,一是紧抓疫情的“追责索赔”问题;二是打造多领域、多维度的遏华新国际架构,将美国对华施压的举措多边化,同时使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空洞化”;三是进一步推动中美经济和产业领域的“部分脱钩”,实施“供应链外交”,加大对华金融战和精准制裁的力度;四是以“攻防并举”策略深化对华技术竞争,通过“敏感技术多边行动”等机制强化对华技术封控;五是继续限制和削弱中国在美影响力,推动“文化脱钩”和意识形态对抗,在新疆、西藏等问题上加大对华施压。

国际关系学院讲师、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兼职副研究员孙冰岩

孙冰岩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华战略的转变不止是中美关系实力对比所造,更多的是因为特朗普本人。第一,特朗普不懂国际政治,也不懂中美关系的复杂性;第二,从当选第一天起,特朗普就在寻求连任,这种国内政治动因也影响到了中美关系;第三,特朗普在处理中美关系时,注重向选民塑造一个谈判大师的形象。中美关系的第一阶段是特朗普对华施压,并试图达成协议。第二阶段是疫情爆发以后,在此阶段中美关系加速恶化。疫情的爆发使得特朗普的经济成就荡然无存,应对疫情的失败也刺激了特朗普对中国的愤怒。而如果拜登胜选,拜登的对华政策会比特朗普的相对温和。第一,拜登在竞选后的对华政策可能不会像竞选中表现得那么强硬;第二,拜登政策团队的主张更为多元;第三,拜登的决策风格和个性较特朗普要好,民主党人在认识中国时通常更为包容开放;第四,拜登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展现的仍是美国对自由国际主义的信奉,只不过这一主义出现了问题,需要修补;第五,拜登的涉华言论、其外交顾问的文章以及民主党党纲与共和党相比都更为温和。

四、中国的应对战略

关于中国的应对战略,时殷弘指出,应当肯定,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关系趋势颇大程度上可由中国影响或塑造,因而中国方面的战略和政策与其适当的调整至关重要。

就中国而言,根本的至少是须:一、坚决、足够和较持久地实施战略/军事收缩,在南海、台湾和军备竞争方面,以此作为较经久地摆在桌面上的、促使美国未来新政府相应地收缩的基本谈判条件,谋求减抑中美各自战略前沿碰撞的危险,促成中美之间新的战略稳定,并且以此争取分化美国政界的对华态度;二、在一段时期里,总的来说坚决不整美英以外的其余发达国家和任何发展中大国,对其反华斥华行为一般坚毅地忍耐,以利战略集中,减少一二线对手,争取较多的中立者和同情者,特别是经足够和及时的彼此妥协和具体安排,切实地维持和发展与欧盟、东盟及韩国的合作互利关系。

达巍认为中国要主动作为,避免美国将其秩序缩小到排斥中国的程度,最后中美在一系列最危险的热点问题上还要实现有效的危机管理。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3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