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华裔的再选择:有人后悔了,有人还在坚持(下)

作者:刘栋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40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分流

四年后,失望的李忠刚和康妮表示将不再支持特朗普。

就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前一天,康妮和丈夫刚刚把缺席选票填好寄回美国。和2016年一样, 她坦承今年选择拜登仍然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只是这一次,讨厌的对象变成了特朗普。

“2016年大选后没过多久,我就后悔了。这四年来我一直在反省,曾一度处于一种否认的状态,就像你犯了个错误,但是不想去面对这个事实,对我来说,就是选择不再看和美国政治相关的新闻。因为看了就知道自己错了 。”康妮说。

康妮坦承,对于特朗普态度的转变并不是一下子发生的,而是很多事情积累而成。“四年前我还看不出来他成为总统后会成为这个样子,所以抱有一丝希望。如今却是彻底的失望。”她说。

2020年1月3日,特朗普下令美军暗杀了在伊拉克的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这件事给康妮带来的冲击促使她最终坚定了想法——这个人需要下台。

而李忠刚的转变则是因为明显感受到美国华人的生存空间在受到挤压,被憎恶的程度正在增加。过去四年如此,过去一个月更是如此。

特朗普上台后不久,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华人群体成为受冲击最大的群体。新冠疫情暴发后,特朗普一再将中国作为“替罪羊”,高呼“中国病毒”。“在这种时候,已经不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华人本身的生存问题。”李忠刚说。

“真正触动我的,是我女儿的事情。新冠疫情期间,她的一个好朋友跟她们的伙伴说离我女儿远一点,因为她‘有病毒’。可我女儿这段时间从没到过中国。你想想,有那么多的人莫名其妙对你不好,这种还没有到犯法的攻击已经成多少倍地增长。总统为了自己的目的说话时,没有考虑华裔会受到多大的影响?”李忠刚说。

而特朗普政府一系列针对各国的“贸易战”、对于合法移民特别是高技术合法移民的限制以及国内减税但不同时限制支出导致政府赤字飞涨等违背共和党传统理念的举措也让李忠刚深感担忧。

“说实话,如今的共和党越来越不是我所认识的,我已经看不清楚如今的共和党在代表什么?”他说。

不仅像李忠刚这样的普通共和党人对特朗普有着深深的不满,众多党内大佬的公开反对在过去四年中也屡见不鲜,今年的共和党全国大会上,该党唯一在世前总统小布什、前副总统切尼、2012年总统提名人及现任参议员罗姆尼、前众议院议长瑞安、美国首位黑人国务卿鲍威尔等一众党内大佬名人均未现身。这一切都显示出共和党内部的深刻分裂。

李忠刚认为,特朗普上台前,美国政治总体偏向左翼;而特朗普的上台更加剧了这个趋势,因为特朗普支持民粹主义和另类右派(alternative right 美国右翼政治思想中反对主流保守主义的一个派别)的做法,使得很多反对的郊区中产阶级被迫推向了左边。真正的传统保守派力量和中间人士反而被大大削弱了。

“现在的美国的保守派政治越来越像一些经济不太发达的南美国家,它的民主是由社会中下阶级的白人蓝领工人发起的,因此很容易走向民粹化。而真正代表美国进步的中上产阶级的政治力量就大大受到了削弱。特朗普的高明之处——他让那些富豪赢了里子,通过减税讨他们的欢心;让中下层白人工人阶级赢了面子,让他们感觉舒服,得到心理的满足。但这种做法是很危险的。”李忠刚说。

当然,美国政治气候的变化并非都是在特朗普上任之后才发生的。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在2008年上任之初曾被寄予厚望,然而他的八年任期之后,无论是在种族议题、经济、医保改革、控枪和性别议题上,留下的都是一个空前分裂的国家。

特朗普上台后,非但没有任何减缓这种趋势的意图,而是“充分利用”了美国的分裂来为自己巩固政治基本盘的支持。随着社会经济状况变得糟糕,黑人和白人蓝领生活水平都在下降,两极分化更严重,这种社会分化体现在政治运作上就是“不共戴天的非理性情绪”越来越严重。

对美国未来的担忧使得康妮和李忠刚最终转向了反对特朗普。而曾在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的华人新移民孙建国告诉澎湃新闻,他现在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在今年大选中把特朗普“选下去”。

“我当时觉得特朗普这个人挺有意思的,说话不像政客都是官话,而是一个局外人。大家都期待一个局外人选上会不会对美国带来大刀阔斧的改变。”他说。然而四年来特朗普的所作所为让他大失所望。

“我们在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奥巴马的任上,包括共和党的小布什的时候,都没有担心过将来华人在美国的生存问题。但是如今我们真的开始担心了。”孙建国说。

和孙建国一样在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的周宁则更加后悔地表示,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特朗普。

“ 我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只是觉得美国的政治体系需要打破完全被职业政客垄断的局面,但我没有想到特朗普会这么令人讨厌。他只会推卸责任。新冠疫情将他的无能和失职彻底暴露出来。他最后把责任归咎于中国,但没有成功。他让很多曾对他寄予希望的人失望。他的经济政策只是通过印钞票在股票市场上制造了一个海市蜃楼。”周宁对澎湃新闻说。

在孙建国的朋友圈里,像他们一样转变心意和仍然支持特朗普的人大约一半一半。他表示,仍有许多人坚定地支持着特朗普。

对决

9月的一个周末,于伟和四五十个特朗普支持者开车举行了支持特朗普的游行。他所在的宾州被认为是可能决定今年大选结果的最关键州之一。

“一路上很多白人对我们表示支持,我们很受鼓舞。今年从接触的路人反应看,情况比四年前要好很多。”于伟说。

另一个主要的特朗普华人支持者团体——硅谷华人协会(SVCA)的创始人之一贺全也向澎湃新闻表达了对特朗普的看好。他表示,SVCA的会员目前大部分都支持特朗普连任,并未动摇。

许柏祥也相信特朗普今年依然能赢。9月份,他在一个有四五百人的全美华人群中做过匿名调查,90%的人表示会投特朗普。在他居住的以民主党选民为主的社区里,他做了匿名统计,70%的华人表示会投特朗普。“这就是我相信他会继续赢,而且是大赢的原因。”他说。

不过许柏祥的个人统计数据和美国主流媒体给出的更大范围的民调结果并不一致。截止到10月中旬,在全国民调中,拜登以超过10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特朗普。而在更重要的关键摇摆州民调中,拜登也普遍以4到8个百分点暂时领先。

许柏祥认为,媒体给出的民调不可信。“我被很多美国媒体采访过,他们把我支持特朗普的内容都删掉了,所以我再也不愿意和他们说了,我会在民调的时候故意说反对特朗普误导他们。”他说。

特朗普“沉默的支持者”是否会再度发力是今年大选最大不确定因素之一。7月,由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与调查和数据分析公司YouGov对2000名美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2%的美国人表示“当下的政治气候会使得自己说出相信的事情”。这一比例在共和党人中更高达77%。

值得注意的是,回顾2016年选情,在早期民调中未决定的选民很大一部分在最后都投给了特朗普,而这种情况在2020年可能不再存在。目前几乎所有民调显示支持和反对特朗普的人群都已相对稳定,未决定的选民比例和4年前比已少了很多。

和4年前相比,今年选情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疫情将如何和多大程度上影响选民的立场和此次大选的投票过程,或将是关键。

对美国政界有着深刻认识和丰富经历的李忠刚对今年美国选情的“温度”有着自己的观察。

“如果说2016年是惊涛骇浪,那么今年的情况无疑更加复杂。2020年有反特朗普情绪的人势力很大,这是2016年没有的。但是同时特朗普这边的力量也加强了,今年共和党内部整合要比2016年强得多。今年的选举不是特朗普对拜登,而是爱特朗普和恨特朗普的(两派)进行对决。”李忠刚说。

总体来看,华裔美国人群体中今年支持特朗普的声浪要弱于2016年。身处关键摇摆州之一佛州的李忠刚介绍,据他观察,目前特朗普暂时处于下风,这也是他为何大病初愈就急于重返各地举行线下竞选活动的原因。

曾经长期从事民调和电子政务工作的李忠刚认为,目前的民调只能作为一个参考,2016年的教训已经证明了旧的民调方式不再能准确地反映出越来越复杂的选情。

“民调变得越来越不准的原因在于,过去大多数人都是听三大电视网的人说什么,自己没有声音。现在每个人都有比过去更强的政治意愿,而且已经不受某个人意愿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旧的民调方式对每个人政治意愿的度量已经不准确了,这样民调出来的结果必然是不准确的。”李忠刚分析。

“比如说,有人说我选拜登。但是他恨特朗普的程度和他爱拜登的意愿分别有多强,最终是否会促使他去投票,这是现有民调表现不出来的。”李忠刚进一步解释道。最终,双方支持者的投票率将决定一切。

对于今年的大选,特朗普和美国媒体已经不断发出“警告”——认为大量的邮寄选票可能会导致选举结果的不公正。对美国选举制度熟悉的李忠刚表示的这些担忧的可能性的确存在。

“邮寄投票确实有很多漏洞,如果最后结果很接近,重蹈2000年大选戈尔和小布什的一幕,(当年两人在佛州选票过于接近而争执到最高法院最终裁定)那将会是一场民主灾难,甚至可能出现动荡,因为今天的美国社会环境完全不一样了。”他说。

李忠刚回忆2016年,当时特朗普团队完全没想到会获胜,连特朗普自己也没想到。“而这一次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没有退路。连任对于特朗普来说是背水一战,只要有一线机会他就一定要赢;而拜登后面的民主党人也不会同意输。今年所有人的选票都重要。”

“在美国历史上,很少见到国家的未来走向受到领导人的影响如此之大,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年的大选将是最关键的。”李忠刚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孙建国为化名)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0大选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