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TikTok事件暴露美国对华战略短视

作者:DAVID E. SANGER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特朗普总统已宣布他在同中国的最新对抗中取得了胜利,称他通过迫使热门社交媒体应用TikTok把自己出售给一个由美国、欧洲和——尽管他没有这么说——中国所有者组成的联营集团,防止了一个迫在眉睫的国家安全威胁。

但从目前公布的细节来看,特朗普促成的这笔交易是否解决了TikTok更深层次的安全问题还远不清楚——这个问题与谁拥有这家公司没有多大关系,更重要的是由谁来写代码和提供算法。中国政府现在以自己的国家安全为由,说这些代码和算法是不能出口给外国对手的法宝。

这笔交易当然也没有解决华盛顿与北京之间不断扩大的技术战中更广泛的问题:美国政府应该如何应对这些外国应用,它们现在第一次牢牢地植入美国人的智能手机屏幕,从而植入到美国人的日常数码生活中。

TikTok事件阐明了这种新竞争所涉及的范围。美国想拥有一切。它试图从全球互联网中获得好处,同时又限制自己的公民只使用美国制造的产品,确保流经美国网络的数据是“干净的”。事实上,美国国务院已经开始了其所谓的“净网计划”,确保数据不被敌手污染,这个计划从中国开始。

“这是一个非常难解的问题,打击TikTok不是对华策略,”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和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哥利研究所(Freeman-Spogli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埃米·泽加特(Amy Zegart)说。“中国有一套在技术竞争中取胜的多管齐下战略,”她说。“中国投资美国技术,窃取知识产权,现在也开发进入美国的本国技术,”TikTok在短短两年内取得的巨大成功就是例证。

“我们不必猜测他们的意图,”她说。“他们已经把自己的意图写下来了,那就是《中国制造2025》,”中国的战略是在未来五年内,在所有主要技术领域成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竞争对手。“然而我们却认为可以通过禁用一款应用来应对这种竞争。森林已经着火了,而我们却在用浇花园的管子给一株灌木灭火。”

如果美国的政界人士在这个问题上似乎落后了,也许是因为技术进步再一次超过了政治辩论的速度。在国会山,让许多政界人士愤愤不平的中国问题仍然是廉价的中国商品,他们忽略了中国劳动力已不再廉价的事实。还有人呼吁打击知识产权盗窃,这是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 15年前曾试图在人民大会堂同中国元首一起解决的问题,也是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刚就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五年前宣布他们已经解决的问题。

他们显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将其黑客行动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小分队(美国司法部起诉了他们中的一些人)转移到了国家安全部。联邦调查局在最近几天警告说,美国校园内存在更广泛的监控和盗窃行动,很多黑客行动是针对新冠病毒疫苗而来的。

TikTok显露的是一个全新的问题,是美国大多数政策制定者以前从未考虑过的。

一款真正的中国应用——而不是美国或欧洲发明的仿制品——捕获了美国青少年和千禧一代的心,这是第一次。从某个层次来看,这款应用是无害的:TikTok上大都是一分钟的跳舞视频。从很多方面来看,它更多是一个父母教育子女的问题,而不是国家安全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它显然没有引起华盛顿的关注,就像关注中国核武库的扩张、或中国在南海的行动那样,后两个问题在有关中国的争论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然而,正如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所说,“这里有一个潜在的威胁。”微软曾与甲骨文(Oracle)竞争收购TikTok在美国的业务。为了让TikTok有吸引力,该公司收集了美国人观看习惯的大量数据。向你推荐下一个跳舞视频的同一个算法,在未来也可以为你挑选一个政治视频。(这款应用的内容中已经有不少政治内容的气息。)

和甲骨文一样,微软原本也会接管所有美国人数据的存储,将其保存在美国境内。(TikTok目前在弗吉尼亚州有一个主数据服务器,但备份数据存放在新加坡。)但微软想得到更多的东西:微软原打算从收购的第一天起就拥有源代码和算法,并在一年的时间里将软件开发工作完全转移到美国来,从事开发的工程师们需要接受“内部威胁”审查。

至少到目前为止,甲骨文还没有宣布它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特朗普总统在宣布交易时也未有所表示。(周一,特朗普表示,甲骨文将拥有对TikTok的控制权,并称若字节跳动没有完全交出控制权,将不会批准这笔交易——编注。)在他们做出表示之前,我们不可能知道特朗普是否已经实现了他的目标:阻止中国工程师——也许是在政府的影响下——以可能审查或控制美国用户可见内容的方式操纵代码。

“如果甲骨文只提供服务器托管,同时大部分软件工程和运营仍由字节跳动负责的话,这笔交易的唯一结果就是带来数十亿美元的云计算收入,”斯坦福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的负责人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说。“交易的细节真的很重要,而到目前为止,公众还未得到足够的信息,无法发表基于一定知识的意见。”

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很难弄清楚特朗普怎么能宣称安全问题已得到解决,更别提他怎么能说新的联营集团“将与中国毫无关系”了。

然而,更长远的问题是,将会有更多TikTok这样的应用,世界各地都有公司能开发出美国人喜欢的应用,或为美国人提供可提防本国政府的应用。许多美国人已经在使用Telegram等基于美国境外的加密应用,这样美国政府对这些应用上的内容发传票的难度更大。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呼吁对任何此类不能给美国政府提供合法“后门”的应用程序进行更严格的审查,或予以禁止。

似乎任何一届政府——无论是民主党的还是共和党的——都不太可能在禁止使用其认为可疑、或难以获得的代码的外国应用上真正取得成功。这种禁令会像禁酒令一样难以实行,禁酒令在存在了14年后,最终被一条宪法修正案废除。

但更大的问题是,禁止中国应用程序的运动——下一个目标是微信,这款应用本会于周日根据总统的行政命令被禁,但在一名联邦法官介入后,至少暂时未受影响——违背了互联网的初衷,那就是建立一个不受国界限制的全球通讯网络。

“在全球建立一个单一的、相互连接的网络,这样的愿景早已不复存在,”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Columbia University’s School for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高级研究学者、网络冲突专家杰森·希利(Jason Healey)说。“我们现在所能做的是,试图掌控方向,实现最优的分裂。”


David E. Sanger是时报国家安全记者。在为时报供职的36年报道生涯中,他曾三次作为团队成员获得普利策奖,最近一次是2017年的普利策国际报道奖。他最新出版了《The Perfect Weapon: War, Sabotage and Fear in the Cyber Age》一书。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