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特朗普正失去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的支持

作者: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期译者:侯青成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柯曼琪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Why Donald Trump is losing support from whites without college degrees

来源:经济学人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特朗普2016年采取了分裂策略,在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中支持率较高,而这部分人多为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较严重。现在特朗普故技重施,但效果已不明显,甚至支持率下降。而其对手拜登在这部分人中的支持率正在上升。

有些人可能认为,特朗普当上总统后,会放弃他在2016年采取的种族分裂的竞选策略。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更加坚定地推行自己的策略。今年7月,特朗普称“黑人的命也是命”是“仇恨的象征”。几天后,他在拉什莫尔山演讲时,把想要拆除南部邦联纪念碑的做法描述成“一场抹去我们历史的无情运动”,而许多人认为南方邦联纪念碑是白人至上的象征。警察枪杀了手无寸铁的黑人雅各布•布莱克,引发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的抗议和骚乱后,特朗普警告称,如果他不能连任,美国郊区将“充斥”着“抢劫者”、低收入住房项目“泛滥”(暗指住在那里的人)。提案使其他与会代表深感担忧,但他们只是在会场外的走廊提出来,回到正式会谈时,大多数仍然选择沉默,只有日本和美国公开反对。

过去,类似的言论曾帮助特朗普赢得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选票。 根据《经济学人》对加州大学慈善机构“洛杉矶和民主基金”民调数据的分析,教育程度低的白人群体往往不太容忍少数群体(例如,他们不太可能承认奴隶制和歧视对黑人家庭经济命运的影响)。这种态度可以高度预测投票行为。在种族问题上排名最高的25%的选民,社会学上可能会称为种族“仇恨”者,我们估计这些人里有89%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 在排名最靠后的25%的选民中,只有5%支持了特朗普。

但这个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最种族主义的群体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在下降。一项名为“国家景观”的调查在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期间对30多万名选民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自2016年以来,总统在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中选票优势下降了一半,从27个百分点降至仅13个百分点。这给现任总统提出了一个不太舒服的问题:鉴于他目前利用种族分裂的策略,他怎么会在他最具种族仇恨的选民中失去支持?

至少有两种可能的解释。首先,根据“国家景观”的调查,美国人在过去一年里种族仇恨情绪明显减少(《经济学人》计算的种族态度平均分数从0.45下降到0.41,范围从0到1)。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白人种族仇恨也出现了类似的下降趋势。特朗普的一个主要卖点影响力可能因此削弱。事实上,“国家景观”的调查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种族仇恨程度与对特朗普的支持之间的关系几乎没有变化;如果有的话,它已变得更加紧密。但是,随着高度仇恨者的人数减少,总统的选票份额也减少了。

性别歧视提供了另一个线索。这项全国性民调还询问了受访者对女性的看法,比如女性是否能像男性一样理性思考。这些反应也预示着特朗普在2016年与希拉里竞选时的支持率。数据显示,在性别歧视最严重的前25%的选民中,71%的人投了特朗普的票,而在性别歧视最轻的25%的选民中,只有25%的人支持特朗普。这次,性别歧视扮演的角色似乎没那么重要了。特朗普在最具性别歧视的选民中的支持率下降了四个百分点,而他在最不具性别歧视的选民中的支持率却没有改变。

特朗普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国家景观”调查显示,尽管对许多美国人来说,种族态度仍然很突出,但今年有种族仇恨情绪的选民比2016年要少。今年夏天,反对警察暴行和更广泛的种族不平等的抗议活动在全国蔓延,影响了“觉醒”的选民和没有大学文凭的白人。不去吸引中立的温和派,而想煽动这一群体,这一策略可能行不通。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民主党对手拜登,成功拉高了他在更具性别歧视、当年不愿投票给希拉里的选民中的支持率。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