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解密对台湾“六项保证”意义何在

作者:   来源:BBC等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BBC:美国解密对台湾“六项保证”中国担忧“提升美台实质关系”

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周一(8月31日)解密有关对台湾军售的电报,披露时任美国总统雷根(里根,Ronald Reagan)于1982年与中国协商《八一七公报》期间,针对台湾安全向时任台湾总统蒋经国作出的“六项保证”。

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周一在美台经济合作网络会议上发表演说,称美台关系并非是美中双边关系的一部分,美国与台湾的合作是基于两者自身的利益。他还称,美国正在与台湾建立新的双边经济对话。

史迪威将“六项保证”与美国长期奉行的《台湾关系法》和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并列,他强调,在美台关系中,“这些政策元素都很重要”。

此时正值美中关系急转直下,美国解密“六项保证”成为两国对峙的最新话题。一些美国防卫专家和前政府官员最近呼吁,改变传统对台“战略模糊”政策,认为华府应明确承诺,一旦北京武力犯台,美国将会驰援台湾。分析认为,这是美方决定解密“六项保证”的重要原因。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系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对BBC中文分析称,解密“六个保证”是美国对台湾“向更清晰的战略迈出的一步。”

高敬文说,“对台模糊战略不会完全消失,因为它带给美国更多的回旋余地和灵活性,但是鉴于解放军的恐吓和威胁越来越大,需要更加明确的战略。”

(817公报电文)

“六项保证”具体内容

根据美国在台协会的解密信息,“六项保证”的电报内容包括:美国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日期;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

美中双方签署的《八一七公报》则列明,“(美国)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最终得到解决”。不过,从事实来看,近40年来美国持续对台军售的关键,是根据雷根当时的“六项保证”。

同时解密的电报还包括美国对《八一七公报》的阐释,称美国“逐步减少对台军售的意愿,取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的持续承诺。当若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更为敌对的态度,则美国将增加对台军售。”

电报还强调,并未答应时任中共领导人邓小平逐步终止对台军售的要求。

解密“六项保证”意味着什么

史迪威说,美国对台湾的“六项保证”延续至今,当前并未改变对台政策,而是在“做一些非常重要的调整”,但仍在美国“一个中国”政策范围内。

美中双方自建交以来坚持“一个中国”。不过,北京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而华府对“一个中国”的承诺是基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以及《台湾关系法》,即一方面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合法政府,另一方面把台湾当作不同于中国大陆的独立政治实体。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美中两国在外交、科技、金融等领域展开竞争,甚至在某些方面呈对抗态势。许多中国专家认为,美中进入“新冷战”。在此背景下,台湾也成为两国之争的焦点之一。

近期美台交往频繁,在经贸领域,台湾政府宣布,自2021年起扩大美国猪牛肉进口,被认为有助美台进一步拉近经贸关系。在卫生领域,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 II)8月初到访台湾,并会晤总统蔡英文。在他访问期间,中国解放军的空军军机飞过台湾海峡中线,台湾军队出动空中侦巡战机驱离。

长期研究两岸政治的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特朗普政府早已不提‘一中政策’(the one China policy ) 而强调‘我们的一中政策’(our one China policy)。而美国政府的一中政策会往更加注重台湾安全,而不是向‘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种中国主张的方向发展。”

松田康博说认为,“如果美国决心与中国进行长期的战略竞争,就像20世纪的冷战初期,美方很可能会出现为了保护台湾而减少模糊空间的想法。”

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对BBC中文表示,美国解密“六个保证”的举动是在对台湾以及其他潜在盟友示好。其动机一是特朗普的连任考量;二是美国在因肺炎疫情导致国际形象大伤之际围堵中国的一个环节。

宋文笛说,“在战略上,台湾是蔡英文口中的中美冷战的前线阵地,也是连结太平洋和印度洋两大战略区域的第一岛链的重要枢纽。美国深化对台湾的安全保障,自然是增加美国同盟体系可信度和盟友向心力的试金石。”

美国对台“战略模糊”走向明确?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导,有两位美国官员透露,美国政府内部正在讨论对台“战略模糊”政策的未来。

美国国防部主管战略与军力发展的前副助理部长柯尔比(Elbridge Colby)表示,台湾对美国在亚洲的利益至关重要,因此美国有必要在台湾议题上明确态度,不仅在军事行动上,而且“我们的信誉已经岌岌可危,最好低调但坚定地表明我们将有效捍卫台湾,也要让中国明白这一点。”

柯尔比是影响特朗普政府制定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关键人物,该报告首次把中国定义为美国的“头号竞争对手”。

高敬文认为,美国对台湾向战略清晰迈进的压力越来越大,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终结‘一中’政策。”他说,美国将继续按照《台湾关系法》与台湾保持“非官方但密切的关系”。

高敬文对美国是否会正式采取明确的战略持怀疑态度,他说,“美国的介入仍将取决于当下的状况、北京的行动以及台北的行为。”

松田康博也说,“美国还是不会绑住自己的手脚,应该会继续保留一定的模糊空间来确保自己的决定权。否则美国是否开战要取决于台湾或中国大陆,这与美国的传统战略思维不符。”

宋文笛也认为,此次解密文件“对政策实质影响有限,对台湾安全保证的增减也只是特朗普政府需要时收放自如的筹码”。

各方回应

台湾外交部在解密电报的同一天(8月31日)发表回应,表示“对美方展现对台湾安全的坚定承诺表达由衷感谢。”

回应还表示,“吁请中国正视其对和平解决台海问题的承诺,并阐明美方将持续致力助台湾维持防卫能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日(9月1日)回应称,美国《台湾关系法》和对台“六项保证”是美国单方面制定的,“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是完全错误和非法、无效的,中国政府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

华春莹敦促美国“停止提升美台实质关系”。她说,台湾问题“涉及中国核心利益,任何人都不能低估中方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定决心和意志”。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昨日也回应称,“美方所谓的‘六项保证’严重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方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承诺,是非法、无效的。我们对此坚决反对。民进党当局挟洋自重、倚美谋‘独’无异饮鸩止渴,必将自食恶果。”

VOA:美解密对台军售、六项保证电报

美国政府正式解密1982年里根总统在与中国发表《八一七联合公报》前涉及台湾的两个机密电报,一个是对八一七公报中关于对台军售内容的解释,另一个是关于给台湾的六项保证。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说,由于北京“有一个习惯扭曲它”,因此有必要经常去回顾并查阅这些事实。

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 星期一(8月31日)说,继去年美国将里根总统“六项保证”备忘录解密后,美国政府又将两个与台湾有关的机密电报解密,他鼓励大家到美国在台协会网站上去看这两个电报的内容。

史达伟在华盛顿传统基金会举办的美台经济合作网络会议上宣布这个消息,美国在台协会(AIT)当天已经在其网站上公布由白宫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今年7月20日解密的关于八一七公报及“六项保证”的机密电报。

史达伟说,去年美国已经公布里根总统1982年8月所写的备忘录,内容在于强调“美国同意减少对台军售的意愿,全然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诺持续和平解决与台湾的分歧为前提。此外,重要的是,美国对台提供武器的性能与数量完全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构成的威胁而定。”

(6项保证电文)

他说,回顾像这样的历史极为重要,“因为北京有一个习惯要扭曲(distort)它,因此我们应该尽可能经常回去查阅那些事实。”

“那些事实很清楚。美国长期以来维持一个中国政策,这不同于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中国共产党在一中原则下宣示对台湾的主权。美国对台湾的主权不持立场。”

史达伟表示, “美国的根本利益,是台湾问题(the Taiwan question)必须在不受胁迫并以台海两岸人民都能接受的方式下和平解决,如北京所承诺的”,与此同时,美国也和台北维持广泛、紧密和友善的非官方关系,包括依据《台湾关系法》承诺协助台湾自卫。

史达伟强调,美国完全没有改变长期以来的政策。美国正在做的,是在与台湾的交往上“做一些非常重要的更新,以更好地反映那些政策并对形势的变化作出回应。那些调整非常重要,不过仍然在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界线内。”

对于美国为何“被迫”(compelled)要更新对台政策,史达伟说,这是出于两个原因。

首先是北京对地区和平稳定与日俱增的威胁。他说,中国共产党对台湾的外交孤立、军事威胁、网络攻击和经济施压等,那些行动挑战西太平洋的和平稳定,而地区和平稳定是美国的重大利益:“让我们搞清楚,这些破坏稳定的行动是来自北京,不是台北或华盛顿。”

其次,就是美国只是要反映美台日渐深化的关系,“我们与台湾的关系不是我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双边关系的附属。我们与台湾的友谊与合作是独自一体的,源自于对彼此的共享价值、文化好感、商业和经济关系。”

关于两个解密的电报,第一个是与八一七公报有关的“台湾军售”(Taiwan Arms Sales)电报,这是1982年7月10日由时任国务院副国务卿(Under Secretary)劳伦斯·伊戈伯格(Lawrence Eagleburger)“在白宫战情室”(The Situation Room)单位名称下发给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李洁明(James Lilley)的电文,内容是关于美中两国将在当年8月17日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有关美国在对台军售立场上的细节。

电文说,这是里根总统对美国对台军售政策的决定,以及对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回应。邓小平给里根的信息是透过5月访问中国的副总统布什带回美国,里根的回应则已指示美国驻中国大使恒安石(Arthur Hummel),连同美国对联合公报内容的提案转达给邓小平。

电文明白指出,里根批准的关于对台军售的做法“没有超越美国以往的立场,也没有同意邓小平要美国做出承诺,在一定时间内终止军售的要求。”

伊戈伯格要李洁明尽快安排其与台湾总统蒋经国会面,并为他提供与蒋经国会面时的“谈话要点”(talking points),包括美台军事审批会议举行的时间、现行对台军售项目照常进行、美国在与北京发表的联合公报中的立场,以及六项保证的内容。

根据“谈话要点”,李洁明可向蒋经国表明的美国立场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求(demanded)我们承诺,在一定的时期以内(TSAI I TING TE SHIH CHI I NEI)终止所有对台军售。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来没有敦促我们对台湾施压去与他们谈判。我们可以向你保证,我们绝对不会这么做。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中国人的问题,必须由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通过他们自己的自由选择来解决。我们已经公开和私下对北京清楚表明这个立场。我们唯一的关切就是这个事情的解决必须是和平的。”

此外,美国愿意在联合公报中说,美国对台军售在质和量方面将不超过自美中建交后近年来军售的水平,“这是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持续谋求和平解决台湾议题的前提”,“如果我们与北京在这个基础上达成协议,我们预期将在联合公报中公开这些条件。”

美国的上述立场“远远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要求,北京当局也有可能拒绝这些提议。在那种情况下,我们预期双边关系将会有所降级。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它也意味着美台关系会持续僵持。因此我们正在做这个进一步的努力来达成协议,同时也考虑到台湾的利益。”

最后,谈话要点说,李洁明可以向蒋经国提出“一个最终的保证:美国对台军售将会持续。”

第2个解密的电报,是关于里根给台湾的“六项保证”(Six Assurances),发函机构是国务院,这是1982年8月17日由美国国务卿舒尔兹(George Shultz)发给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李洁明的电报,主题是“对台湾的保证”(Assurances for Taiwan),这是对台湾要求公开里根“六项保证”的回应。

这份电报正是当初李洁明对蒋经国口头转述里根总统六项保证的内容。电报还要李洁明告诉陪同他会见蒋经国的台湾外交部长钱复,在宣布六项保证时只能在公开声明中说,“根据从适当管道得到的信息,他们理解到…”而“不能有任何与里根总统的联系。”

根据美国在台协会的中文版本,“六项保证”是美国:

--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

--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

--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

--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

--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

--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美国在台协会说,关于《八一七联合各公报》的电报是在解释,美国“逐步减少对台军售的意愿,取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的持续承诺。当若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更为敌对的态度,则美国将增加对台军售。”

“这个立场表明,美国的主要关切为维持两岸的和平,因此,对台军售的性能和数量将完全取决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带来的威胁。”文件并以“最后一项保证:美国将持续对台军售”作结。

中国政府一向反对美国售台武器,一贯宣称对台军售违反美中联合公报原则。

8月17日,在台湾正式签订向美国采购66架F-16V战机合同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八·一七’公报规定,严重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他说,中方敦促美方认清售台武器的严重危害性,停止售台武器和美台军事联系,以免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