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储建国:政治力、经济能与文明波----中美冲突的不同性质

作者:储建国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人类演化的进程是人与人之间的竞生与共生的过程。可知的历史描述了人类在不同地域相对封闭地发展,以不同性状的群体生存于世,相遇的群体之间比群体内部呈现出更强烈的为生存而竞争的关系。这种竞争通常在政治、经济和文明三个层面展开,也就形成了三个相互区别而又相互交织的三个领域。

政治领域的基本要素是政治力,群体之间的政治力主要来源于有组织的暴力,这也是称之为“国家”的政治体的核心特征。

经济领域的基本要素是经济能,它源于财富的影响,当说一个“有势”的人时,这种势常常是其财富所具有的潜在影响,也就是一种势能。对于国家这种政治体来说,其结构性的财富总量就是经济能,之所以说“结构性”,意味着不同性质的财富及其组合所产生的能量是不一样的,单纯的GDP不足以衡量。

文明领域的基本要素是文明波,它主要由价值粒子构成,或者说是由观念粒子运动所呈现的精神波像。就冲突的特征来说,观念粒子中更基本的是价值粒子

中美关系现在更多地呈现出冲突的特征,其冲突的性质可通过上述三个层面来理解。

当两个异质(最先血缘,其后地缘)的群体相遇时,因生存压力而发生暴力冲突是常见的,也构成人类历史中的一条主要叙事线索。生存压力有诸多因素,最主要的还是土地等生存资源的稀缺,人类群体继承了具有强烈领土观念的动物群体的冲突行为模式。现代政治非但没有弱化这一特征,反而更具组织化和技术化。导致世界大战的“生存空间”因素也是导致朝鲜战争的因素。美国通过参加二战而实现了让希特勒羡慕的梦想,将自己的生存空间拓展到全球,其“大领土”界线位于国境线之外。中国则从“天下体系”退缩,将“自保性”领土观念装入“民族国家”的躯壳之中。所以冷战时期,中美冲突主要表现为美国扩张性政治力和中国自保性政治力之间的较量。中国的强大陆军和两弹一星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这种较量的产物。不过,由于当时对美国扩张性生存空间的最大威胁是苏联,所以美国利用中苏矛盾,把中国作为异质的合作力量纳入其生存空间范围,自此弱化了以有组织暴力为主要手段的双方竞生性。中国以此为契机开启了改革开放的融入性生存时代。

这个时代的主旋律是“共生”,中美竞生性冲突依然存在,但更多地在经济领域表现出来。由于改革开放前半程,中美经济领域势差很大,互补明显,因此,互惠互利的共生性掩盖了更多潜在的竞生性。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增大,互补性减弱,竞生性特征越来越凸显出来。中国不仅作为一个巨大的经济能体让美国人感受到不安,而且中国在结构性能级上的跃升更让美国人感受到具体的威胁,无论是精英还是大众,都有很大一部分人感到经济能量的转移。其自身利益的受损感因这种能量转移而更加强烈。世界经济体系就如一原子结构,低能级的电子很难跃升至高能级,一旦发生个别电子的跃级事件,就会产生剧烈性的震荡,体系的性质可能会发生重大变化。中国一直强调自己是发展中国家,尽可能降低这种跃升而带来的不安和不适,而美国则强调中国已是发达国家,以彰显这种跃升的焦虑和恐惧。世界体系中经济能级的改变已成为中美冲突的主导性因素,正朝着日益激烈的方向发展。决定高能级特征的金融体系和科创体系成为双方冲突的主战场。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核心含义就是这种能级跃升而导致的类原子结构的剧变。其激烈的程度和最终的结果现在还很难以描述,也许到下一个百年才能见分晓。

无论是政治力,还是经济能,都是在一个文明框架下发挥作用的。这里的文明指的是一些观念要素组成的精神体系,其对政治力和经济能起着一个定向的作用,相当于矢量和能向。因此,观念要素中最核心的是价值要素,人们大脑中分解出的一个个价值要素相当于精神粒子,在广义的“與论场”中运动起来,形成引导行为方向的光波。常说的“文明之光”让人看到希望,确切地说就是这些价值粒子运动的结果。文明的差异主要是由价值粒子的性质给出的。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其最基本的价值粒子就是“自由”,这种粒子被西方近代历史释放出来后,便产生了具有很强的穿透性和扩展性的文明光波。在其强烈照射下,其他文明光波大都暗淡下去,甚至趋于消失。以“自由”粒子构成的文明光波的行为导向作用在当代世界是如此之大,以致一切政治力和经济能的运行都要在它的照射下而获得确定性的理由。在众多的异质文明中,唯有中国文明的光波在暗淡一段时间之后,重新放射出强烈的竞争性光彩。其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文明光波在保存自身的基本价值粒子的同时,成功吸收、改造、组合了西方文明的价值粒子,在传统文明和现代文明光波之间正实现着更具适应性的混合和变异,并越来越预示着未来文明的方向。然而,这样一种特征不为众多的西方人和中国人所看见,他们看见的是两种文明波的性质和色彩迥异,其所代表的方向加剧了政治力和经济能所带来的恐惧感。在很多西方人那里,文明波的差异是恐惧感的主要原因,因为政治力和经济能本身是中性的,只有在这种光波的作用下才会产生威胁其生存的方向。

如果这种观点真实地主导了众多西方人的心里,那么在中美冲突中,相对于政治力和经济能来说,要更加重视文明波的作用。文明的对话与交流要在中美关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实现双方基本价值粒子的更好融合,从而将政治力和经济能引导到非冲突的方向。

从文明波的角度看,美苏冲突是西方文明内部不同光波的冲突,或者说是“自由”这种价值粒子的不同性状的冲突。而中美冲突才是两大异质文明之间的冲突,其内核是性质不同的价值粒子的冲突。然而,这种冲突不宜被夸大,亨廷顿就是夸大者之一。其共存和融合的一面要为更多的西方人和中国人所认识。那些想在中美关系中切断人文交流的人是非常危险的,是违背人类文明演进规律的狂妄之徒。(作者为储建国 武汉大学教授 比较政治中心主任)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