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郝志東:如何建構負責任的澳門經濟認同:澳門認同(下)

作者:郝志東   来源:澳門《訊報》   放大  缩小

【编者按:原載於澳門《訊報》2020年8月14日第六版,作者授权本站发布。延伸阅读:如何建構世界主義的澳門文化與族群認同:澳门認同(上)郝志東:如何構建民主的政治認同:澳門認同(中)

我們在上面兩篇文章裡討論了如何建立澳門的文化與族群認同以及澳門的政治認同。這篇文章討論澳門的經濟認同。我們還是先來簡單回顧一下澳門歷史上經濟發展的狀況,再來看一下現在經濟發展的問題,最後看澳門經濟需要往哪些方向發展,才能建立一個能夠讓澳門人感到有獨特性、歸屬感與自豪感,也即需要建立一個怎麼樣的澳門經濟認同。

澳門經濟發展的回顧

澳門在經濟上,不像文化/族群與政治在歷史上的發展那樣,沒有太多光榮傳統可以發揚光大。可以引以為傲或許有早期的大砲工業(1557-1623),使得明末的統治者都要到澳門來購炮募兵。16到17世紀的多邊貿易也是“獨步全球”(澳門-印度果阿-里斯本;澳門-日本長崎;澳門-馬尼拉-墨西哥;澳門-東帝汶)。不過葡萄牙人的貿易部分內容是不人道的。比如他們將非洲的黑人販賣到墨西哥,再將換來的銀子賣到中國,然後將中國買來的絲綢、瓷器等賣到歐洲。當然也有其他東西賣到中國,比如胡椒、象牙、檀香木等等。

在鴉片戰爭之後,由於貿易的中心被轉移到香港,澳門便以“偏門生意”為主了,包括鴉片貿易、苦力貿易以及後來的賭博生意。從1685年開始,大部分從印度和南海到中國的貨船都載有鴉片。從1729年開始,葡國人也開始通過澳門往中國販賣鴉片,澳門開始變為鴉片貿易的集散地。

葡萄牙人的人口販運開始於1443年,主要是販賣黑人到歐洲。1550年代他們到澳門之後,又開始販運中國人到印度。到1670年代,他們從其殖民地比如安哥拉販賣到巴西的黑人已達7,500人之多。之後是販賣苦力。從1856年到1873年,從澳門販運到古巴和秘魯的中國人苦力已經達到180,061人。中國苦力在被販運過程中由於被虐待等原因,其死亡率高達35.3%,故有如圖所示的苦力起義等事情發生。

由於中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的譴責,苦力貿易在1873年被禁止後轉入地下,當然貿易額就自然小了很多。但是賭博業卻隨之發展起來了。在“官無善政,商無善賣,工無善藝……市面蕭條,人情渙散”的情況下,“賭館娼寮”就興盛起來了。

當然賭博業的興盛,和“粵賭風之盛甲於天下”有關,和苦力貿易有關(的確有人是被誘入賭局,輸掉後賣身作苦力的情況)。不過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和香港都禁止賭博,於是給了澳門一個機會。於是賭博業在澳門便一發不可收拾,一直發展到今天的龍頭產業的地位。(關於上面對澳門經濟歷史的討論,見本人《澳門歷史與社會》書第三章。)

澳門經濟現存的問題

澳門經濟當然有很多成份,包括房地產、建築、零售、飲食等等。中央與澳門政府多年來也倡導產業多元化。最近政府甚至還要將高等教育作為一個產業來發展(這是一個陷阱,我們另文討論)。不過博彩業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都會是澳門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佔50%到80%不等,是澳門的主要產業,則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本文將集中討論博彩業的問題(見本人文章,“‘負責任博彩’?--澳門博彩業中政府和運營商的角色”)。這也是澳門經濟認同的主要問題,也是博彩運營商是否盡到企業社會責任的問題。

我們先看政府對博彩業的監管問題。政府向博彩企業收稅,同時監管賭博業的營運。總體來看,政府的監管還是有效的。博彩業發展基本順暢,澳門居民收入大增,博彩業的發展使得澳門的法律要和國際接軌,賭場借貸合法化。這些都是博彩業的正面影響。

但是問題還是有一些的。比如政府的決策是否透明的問題。2007年金沙旗下的金光飛航得到政府許可運作,結果何鴻燊等人出面抗議招標程序不透明。在土地使用、外勞配額等方面,梁安琪抱怨“同人唔同命”。

2002年政府頒發了三張賭牌,結果緊接著這三家又自行將賭牌拆分,其中兩家還從中贏利2.5億到9億美元不等。這顯然與法不合,本來是政府的錢卻到了私人的口袋裡。不過沒有人追究,事情也就過去了。

2016年,金沙集團因為涉嫌違反美國聯邦的《反海外賄賂法》,為了在中國和澳門的生意,向中國人行賄,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罰款900萬美元,約等於該集團兩天的利潤。隨後賠償了原金沙中國的行政總裁翟國成(Steve Jacobs)7,500萬美元(庭外和解的結果),因為翟狀告金沙向中國人行賄6,200萬美元。2017年,金沙集團被美國司法部罰款700萬美元,以終止調查金沙在獲取澳門賭牌時是否違反了聯邦的《反海外賄賂法》。

這些疑似行賄受賄事宜都是在澳門政府眼皮底下發生的,澳門甚至有官員介入,但是也是因為無人再追究,事情也就過去了。但這畢竟是問題吧。

下面我們再來看在賭場發生的問題。由於篇幅問題,我們只談高利貸和問題賭博。2017年澳門司法警察局全年立案的12,629個案件中,4,714宗與賭博有關,其中包括428宗嚴重高利貸案件,464宗非法禁錮案件。其實沒有立案的也會有很多。我們研究中的一個被訪者告訴我們,他們的賭場8個小時一班,每班都會轟走約200個“貴利佬”。這是一家大賭場。那麼全澳門大小40多間賭場,貴利佬至少應該有幾千人。有的貴利佬組織良好,還有自己的宣傳單、客戶服務等等。賭場多數對此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政府似乎也無暇顧及所有這些問題,只能抓大放小。

另外澳門賭博上癮成為問題的人數量其實不少。如果按照2013年問題博彩流行率的2.8%來算,全澳問題賭博人士應該有約14,000人。但是在社會工作局登記的則只有不到150人。大部分人有問題但是沒有求助。於是因為賭博問題跳樓、跳海、自縊身亡、被殺等等事情時有發生。還有偷盜籌碼、騙人錢財等等也層出不窮。

如何建立負責任博彩與負責任旅遊與休閒的認同

目前的所謂負責任博彩,主要是政府和賭場要求賭博的人自己負起責任來。但是如果一個人賭博成癮,那麼他/她就是一個病人,你怎麼能夠要求一個病人給自己治病呢?所以更重要的負責任博彩,是政府要負起監管的責任,博彩營運商要負起自己的企業社會責任。那麼他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比如,他們可以給每一個進入賭場的人發一個防止問題賭博的小冊子,裡面包括免費撥打的求助電話,不光是澳門與香港的求助電話。由於賭客大多來自大陸,大陸也應該、必須有類似的求助電話以及相應的求助機構。各種遊戲桌旁邊都應該放置上面的求助活頁。

還應該在各處放置各種小冊子,包括各種遊戲的賠率的資訊、人們如何控制自己不要染上毒癮的資訊,以及如何識別“貴利佬”並防止掉入高利貸陷阱的資訊。這種宣傳單在前往賭場的輪渡、大巴上都要發放,在賓館的電視屏幕上也要做例行、頻繁的宣傳。老虎機上面也應該有各種提示,比如像墨爾本的皇冠賭場那樣的提示:“設立一個花錢的上限,不要越線”、“控制自己”、“最後贏的是機器”、“不要想把輸掉的錢再贏回來,回家吧”等等。

金沙有一個“負責任博彩大使”計劃,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但是這是一個好的開端。澳門政府自我隔離計劃效果也不是很好。還有一個應該做的事情是在各個賭場裡面設立“負責任博彩諮詢/救助中心”。賭場需要訓練如何發現問題賭徒,並且一經發現,就將其介紹到中心來,獲得專業人員的免費幫助,並介紹其到其他機構,接受長期的幫助。

作為旅遊休閒中心,除了賭博之外,除了現有的項目之外,澳門政府還可以推進其他一些旅遊項目,尤其是博物館和旅遊路線,比如一個反映我們在這幾篇文章中所講的澳門歷史與文化的博物館;一個博彩博物館,包括博彩歷史、玩法、各種玩法的賠率、賭場如何賺錢、賭客如何防止成為問題賭徒、賭博上癮導致傾家蕩產的故事、各種與博彩有關的犯罪的故事、負責任博彩的最佳實踐等等內容;澳門街名認識旅遊路線,介紹各種街名的來歷,比如殷皇子大馬路、燒灰爐街、草堆街、福隆新街、關閘拱門、關前正街、得勝大馬路等等;宗教遊路線,介紹中國宗教和西洋宗教的來龍去脈、之間如何和睦相處等等。

和文化與政治不同,澳門歷史上的經濟發展可以讓人引以為傲的東西不太多。但是只要做到上面這些,只要澳門政府與業者都負起自己的責任來,澳門就有可能將一個聲色犬馬的、某種程度上的“罪惡之都”變成一個“文化之都”。這是擺在澳門政府與人民面前的一個重大挑戰。但是如果做不到這些,澳門人很難對現在的經濟有一個可以引以為傲的認同。

總之,只有建立起一個世界主義的澳門文化與族群認同、一個民主的政治認同、一個負責任的澳門經濟認同,澳門人才能有對澳門的自豪感與歸屬感。這三個方面的獨特性是澳門認同的組成部分,是我們有可能建立起來的。

歐錦新議員出了一個題目,我寫了一篇有三個部分的作文。循序漸進、日拱一卒,構建澳門認同,任重道遠,大家共同努力吧!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