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祁冬涛: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战略升级

作者:祁冬涛   来源:联合早报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两国在台湾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上,都曾长期坚持“底线清晰,目标模糊”的战略。底线清晰让双方都不敢轻易挑战对方底线,限制了双方的矛盾无限升级为武力冲突;目标模糊为双方都创造了不少操纵空间,尤其对于暂时处于战略劣势的一方来说,可以在不挑战对方底线的情况下,运用各种政策来逐渐增加自己的战略资本,期待着当自己具有压倒性战略优势时,可以改变底线,迫使对方接受新底线。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历经长期内部动荡后正在崛起的大国,无论在台湾问题还是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曾长期处于非常严重的战略劣势,所以“底线清晰,目标模糊”的战略对于中国来讲更为重要。

在对外关系,尤其是对美关系上,邓小平曾用更隐晦的“韬光养晦”来表达“目标模糊”这一概念,意思同样是以模糊的目标换稳定的发展环境来积累战略资本,逐步、低调改善对外战略态势。但过去十年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的发展,见证了中美都逐渐将战略目标清晰化,导致各自的底线提高,最终使长期被双方掩盖的深层矛盾公开化,加深了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

中美互相指责对方要为矛盾冲突的升级负责,都说自己是为回应对方升高的威胁才被迫反抗。换句话说,美国认为中国挑战美国霸权的战略目标越来越清晰,而中国也认为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目标越来越清晰,所以双方都被迫升高冲突等级,谁也不想在事关国运的战略对抗中妥协。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是观察中美两国这种恶性循环式战略对抗的窗口,也是有可能把两国引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危险议题。

大陆对台战略升级

在台湾问题上,大陆“反独”的底线非常清晰,甚至用《反分裂国家法》明确规定:大陆将以非和平方式和其他必要措施打击三种“台独”情形。但长期以来,大陆“促统”的目标比较模糊。这不是说大陆没有统一台湾的目标,而是说何时统一、如何统一的问题长期没有明确答案。大陆一直主张用和平方式统一,只在无法和平统一时才用非和平方式统一。

但如果没有明确的统一时间表,只要台湾不主动独立,大陆就不得不一直尝试用和平方式促统,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有和平无统一。大家都理解大陆领导人长期采取“目标模糊”战略,是因为它有利于大陆经济发展这更高的战略目标,而且大陆的军事实力,长期以来无法保证在美国介入的情况下,能够成功武统台湾。

模糊的统一目标为大陆提供了发展经济和军事等重要战略资本的时间和机会,台湾的资金和人才利用大陆所提供的机会,积极参与大陆早期的改革开放事业,同时减轻了对台湾和美国的压力,只要台湾当局没有严重的台独行径,中美台之间就相安无事。

随着大陆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快速上升,台湾对于大陆的经济价值急速下降,但对于大陆民族复兴这一新时代战略目标的意义越来越大,因为统一台湾是民族复兴的应有之义。

中共十八大以来,大陆明显加强了促统的步伐,反复强调统一不能一代代拖下去,2049年成为统一台湾的最晚期限;不少迹象表明,当前领导人不想把统一拖到那么晚。所以,统一目标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但随着2016年蔡英文上台,两岸关系从合作变为对抗,大陆促统面临台湾的强烈反抗。2018年国民党政治新星韩国瑜出人意料地当选高雄市长,在全台掀起对大陆有利的“韩流”。大陆领导人抓住机会,在2019年1月发表重要对台讲话,期望台湾接受重新诠释过的“九二共识”,与大陆一起促统,并提出“两制台湾方案”作为统一后台湾的治理模式,把统一目标进一步清晰化。

不料2019年6月香港爆发持续半年的激烈社会反抗,民进党利用这个机会,在台湾成功发动起“反中”情绪,最终击败“韩流”,蔡英文高票连任。随后两岸以至全球进入冠病疫情,美台关系进一步提升,与大陆的关系相应更加恶化。简单讲,大陆的统一目标逐渐清晰,促统力度逐渐加大,但自2016年蔡英文和特朗普上台后,促统遇到很大困难,进展非常有限,唯有坚守“反独”底线。

美国对台战略升级

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底线长期以来也很清楚:大陆和台湾须要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台湾问题,反对任何一方发起或引起武力冲突,即一方面反对大陆主动武统,另一方面也反对台湾独立,因为那会导致大陆动武。这种“要和平,不要战争”的底线,曾长期符合大陆和台湾的期望,成为中美台三方相安无事的重要基础。

但在台湾问题的一些关键目标上,美国一直持模糊立场。首先,美国并没有明确接受大陆认为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一个中国原则”,而是根据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以及与台湾断交时国会通过的《台湾关系法》,提出非常模糊的“一个中国政策”与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相区别。

“一个中国政策”的核心是对台湾和大陆现在和未来,是否属于同一个中国进行模糊化处理,并不明确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实质上秉持台湾地位未定论;美国对两岸关系的未来目标也模糊化处理,并不认为统一是两岸未来唯一的选项;对美台关系的未来也模糊化处理,虽然不会与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仍然保留了巨大的模糊空间,可以和台湾发展各种具有实质意义的关系。

其次,为了吓阻大陆武统,同时又不鼓励台湾独立,美国在是否会出兵阻止大陆武统一事上,一直持模糊立场,让大陆感觉美国会出兵干预武统,也让台湾感觉如果是自己引起的武统,美国不一定会出兵帮助自己。

最后,美国对于什么属于台独行为和中国有很多分歧,事实上是对台独行为的定义进行模糊化处理。所以当中国惩罚自己眼中的台独行为时,美国经常指责中国制造台海矛盾,认为那些台独行为属于台湾的正当权利。

美国一方面以清晰的底线来促进台海和平,另一方面又利用各种模糊立场制造出大量空间,来灵活处理与台湾的关系。当中美之间以合作为主、竞争为辅时,因为美国不会利用这些模糊空间,大力发展与台湾的关系来挑战中国,中美台三方相安无事,美国使用“自动驾驶”模式来处理台海关系,并不会投入太多精力。

陈水扁时期因为其激进的台独政策造成两岸关系动荡,有可能连累美国,再加上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把全球反恐作为要务,须要中国配合,所以本来相当反华挺台湾的小布什政府,竟然和中国合作一起“共管阿扁”,美台之间本来就不密切的关系变得更加疏远。马英九时期因为接受“九二共识”而与大陆开启官方合作之旅,因为奉行“不统、不独、不武”而符合美方立场,也一直受到美国赞扬,中美台关系进入历史最融洽时期。

但随着2016年蔡英文和特朗普上台,台湾拒绝接受“九二共识”,美国政界掀起一致反华的浪潮,中美之间由战略竞合关系快速恶化为战略对抗关系,台湾对于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价值大大提升,美国开始史无前例地利用自己的各种模糊立场,大力发展与台湾的关系:通过一系列挺台法案、支持台湾参与国际事务、加强与台湾的各种互访、交流及合作、在遏制中国的“印太战略”中把台湾视为重要战略伙伴、武器售台升级并力图常规化、军舰军机频繁在台海出没等等,美台关系上升至断交后最好时期。

另一方面,美国指责北京要为台海关系紧张负责、公开表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不同于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等等,中美关系则进入建交以来最困难时期。面对美台联手,北京虽有常规性反制,但基本无法影响美台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促统工作更是遭遇困境。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