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特朗普政府加深不平等的12大罪状

作者:艾比·维苏利斯(Abby Vesoulis)   来源:法意读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艾比·维苏利斯(Abby Vesoulis)

译者:江宛铮

法意导言

奥巴马在任时期美国社会有往前推进之趋势,包括健康保险制度的推出和LGBTQ权益的促进,但特朗普政府上任后似乎在走倒退路,保守派推出一系列加深少数族裔及其他弱势族群之不平等的政策,恐会造成多种族的美国社会对立更加激化,也会使此些族群更难在社会上立足和寻找机会。

《时代杂志》华盛顿办公室政治新闻记者艾比·维苏利斯(Abby Vesoulis)根据海莉·斯威兰特·爱德华兹(Haley Sweetland Edwards)和朱莉亚·佐蒂安德(Julia Zorthian)之报道,于2020年6月25日在《时代杂志》上发表《特朗普政府加深不平等的12种方式》一文,对于特朗普上任后关于少数族裔和其他弱势群体之政策冲击及不平等待遇进行分析说明,主张许多现有规则正在倒退,特朗普政府的种种攻击也只会更加伤害需要帮助的群体。

在行政命令和法院任命中,以及在美国庞大的监管国家机器中,总统政府对法律和联邦计划的结构、实施和执行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此些行政决定往往在不大张旗鼓的情况下生效,但它们决定了公共政策的实际运作方式。谁能得到好处,边缘化群体是否真正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都是由官僚之规则制定和下级法院强制令所决定。

几十年来,联邦行政国家的这些强有力的杠杆一直被用来压迫人们。即使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美国黑人在民权运动中发动并赢得了战斗,联邦规则也阻止他们获得白人公民所享有的相同福利;大萧条时期的一对旨在促进房屋所有权的联邦计划实施,有效地排除黑人获得贷款的机会。战后的美国军人权利法案(GI Bill)也走了类似的道路:虽然通过帮助数百万白人退伍军人上大学和买房,使他们进入中产阶级,但法律的实施方式实际上阻止了成千上万的黑人军人获得同样的福利。

特朗普政府的特点就是类似的脱节。特朗普声称自己为黑人社区所做的事情比任何人都多,列举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经济衰退前的黑人低失业率,以及减少联邦监狱刑期的两党法案《第一步法案》。但在幕后,政府已经悄悄地回退了现有的规则,并发布新的规则,其效果是消除对黑人、移民、美国原住民、变性人和其他边缘化群体的保护和机会。以下举出12个例子做说明。

01 削弱发薪日贷款人的保护

当坎迪丝·罗素(Candice Russell)在2014年需要进行一次意外的疗程时,她没办法支付。她最近和丈夫分居了,作为德州酒保的工资也不够用。于是她向发薪日贷款机构借了450美元。经过一年半的时间,以及随后的两次发薪日贷款,她希望最终能让她摆脱困境,她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1万美元的困境。

这是低收入美国人的共同经历:用一笔发薪日贷款为另一笔贷款服务的恶性循环。根据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Pew Charitable Trusts)2016年的一份资料表,每年有多达1200万美国人借发薪日贷款。平均数描述了一个借款人在一年内五个月当中的负债,并花费520美元的费用来重复进行相同的375美元贷款。根据皮尤信托基金会的数据,美国黑人特别容易受到伤害:因为他们不太可能拥有稳定的信用,他们寻求这些贷款的可能性比其他美国人高出105%。

奥巴马时期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发布了一项保护这些借款人的规则,要求发薪日贷款人在发放预付款之前确保人们能够偿还贷款。但特朗普政府在贷款行业的支持下,正试图废除这一规则,认为发薪日贷款人帮助那些需要获得紧急现金的美国人。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主任理查德·科德雷(Richard Cordray)说,废除规则会产生相反的效果,认为此行为是说明本届政府的重点放在如何保护金融公司,牺牲消费者的利益。

02 将变性人拒之门外

2019年5月,特朗普的住房和城市发展部(HUD)提出了一项新的规则,允许联邦资助的单一性别和性别隔离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以隐私、安全、实际考虑或宗教信仰为由拒绝变性人进入。该提案弱化了奥巴马时期的一项要求,即庇护所必须接纳变性人。避难所还可以利用尚未最终确定的特朗普规则,要求变性女性与男性共用浴室和寝室。

LGBTQ倡导者表示,根据全国变性人平等中心的数据,大约有五分之一的美国变性人有过无家可归的经历。黑人跨性别女性和跨性别法律中心的组织者凯拉·戈尔(Kayla Gore)也表示,黑人跨性别女性特别容易受到暴力侵害,特别是当生活在街头时。根据人权中心的数据,2019年,至少有19名黑人跨性别女性被暴力杀害。住房和城市发展部(HUD)的提案不容忽视,因为此提案向那些对黑人跨性别女性有恶意的人发出一个信息,即她们没有受到保护,且生命没有价值。

03 努力阻止获得节育服务

避孕药可以治疗卵巢囊肿等医学问题,并降低意外怀孕的风险。某些类型如宫内节育器,植入费用可高达1300美元。2011年,奥巴马政府发布指导意见,要求保险公司覆盖避孕药具,但特朗普政府推动的规则将扩大以宗教或道德理由反对的雇主之豁免范围。如果特朗普在即将到来的最高法院裁决中获胜,超过10万名妇女可能会失去避孕的机会。

04 为移民建构新的障碍

获得绿卡可能越来越难—尤其是对来自贫穷国家的人。今年1月,最高法院的分歧允许特朗普政府执行一项新规则,该规则赋予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USCIS)官员更大的权力,拒绝某些经济资源有限的绿卡和签证申请人。

自1999年以来,“主要依赖”政府赞助其收入或支付其福利机构照顾费用的个人被视为“公共费用”。联邦官员在决定是否允许他们在美国生活时,会考虑这种依赖性,但特朗普政府将这一规则变得更加严格,扩大公共收费的定义,包括申请人在36个月内依赖医疗补助、食品券或住房援助等某些福利组合超过12个月,甚至包括表明他们是未来可能需要援助之人的情况。

许多在2020年2月24日之后申请绿卡的移民,将根据他们的英语、教育程度、健康状况和收入进行打分。医疗状况等因素可能会对申请人不利,而收入至少为贫困线的250%则会对家庭有利。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将不受该准则约束,但围绕规则变化的混乱导致一些移民完全回避政府服务。专家说,这可能导致移民得不到必要的新冠肺炎治疗。

这一政策变化似乎给了移民官广泛的自由裁量权,决定谁能和谁不能在美国合法生活。现在判断有多少移民会因为这些新标准而被拒发绿卡还为时过早,但移民政策研究所(MPI)预测,这条规则将对那些来自拉丁裔人口为主的贫穷国家之移民产生巨大影响。虽然只有27%来自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近期绿卡持有者会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负面因素,但60%来自中美洲和墨西哥的近期绿卡持有者会有同样多的负面因素。

05 限制获得食品券的机会

在这场迄今已夺去12万美国人生命和4500万美国人工作岗位的大流行中,美国农业部(USDA)正在加倍努力实施一项规则修改,将68.8万人踢出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也就是食品券的政策。

自1996年以来,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限制大多数没有受抚养人的健全成年人在三年内只能领取三个月的食品券,除非他们有工作或正在参加工作培训计划。但对于失业率较高的地区,早就有个变通的办法:各州可以给予地区性豁免,使人们免受工作规则的限制。在过去的22年里,除了特拉华州之外,每个州都用这些豁免来保证居民的温饱。但在12月,特朗普政府最终确定了更严格的豁免标准,要求一个地区前24个月的平均失业率至少达到6%,并且至少比全国平均水平高20%,才有资格获得豁免。法官以新冠肺炎为由,阻止此一改变,但美国农业部在5月提出上诉。如果美国农业部获胜,更严格的规则将不会开始,直到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结束—但这可能是在经济反弹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

06 力求减少获得未来福利的机会

一个四口之家的联邦贫困线是26200美元,但在2019年,特朗普的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发布通知,它正在考虑改变通货膨胀的计算方式之衡量标准。根据预算和政策优先中心的数据,其中一项建议的改变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减缓联邦贫困线的增长,在10年内剥夺数百万低收入的美国人,包括老年人和残疾人的福利,如医疗补助和处方药基金。

07 试图将获得基本保健服务与工作挂钩

斯蒂娜·莱恩(Styna Lane)患有慢性疾病,容易发生关节脱位、晕厥和过敏反应。这名来自俄亥俄州的29岁女子需要胸下导管植入,依靠医疗补助来支付她的处方和治疗费用,每月总费用超过4000美元。但从明年开始,她可能会失去医疗补助的保障。

特朗普政府邀请各州申请豁免,允许他们将保险与工作要求挂钩,包括俄亥俄州在内的十多个州已经这样做了。虽然残疾人应该被豁免,但一些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处于灰色地带。

政府表示,工作要求将改善受助者的健康状况,帮助他们“摆脱贫困和对政府的依赖”。但来自凯撒家庭基金会的研究表明,医疗补助中大多数能工作的人已经在工作了:19岁至64岁的医疗补助领取者中有63%的人有工作。另外有12%是照顾者,11%是残疾人,7%是学生。在大多数情况下,不属于这些类别的人在找工作时面临着巨大的障碍,例如缺乏交通、教育或互联网接入。从2018年到2020年,法院已经在四个州阻止了医疗补助之工作要求。一些法院裁定,这违背了医疗补助的主要立法目的,即为最贫困的美国人提供医疗保险。大多数州已经搁置了工作要求,等待多场法庭争斗的结果。

08 将额外的负担转嫁给强奸幸存者

根据政府资助的2014-15学年的一项研究,大约21%的女性报告在大学期间受到性侵犯。但今年春天,即使新冠肺炎关闭校园,教育部长贝琪·戴弗斯(Betsy DeVos)最终确定可能导致更少幸存者向学校报告攻击者的规定。根据更新的第9编管理规则,机构对校园攻击和骚扰的法律责任较少,并将被要求允许案件双方在现场听证会上接受交叉质询。

09 阻止变性人参军

特朗普在2017年的三条推文中宣布,他要撤销奥巴马时期允许美国变性人公开服兵役的政策。特朗普写道,武装部队“不能承受巨大的医疗费用和干扰”。

但实施新政策的过程,结果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更复杂。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禁止此改变的法院命令,但政府当局还是推进了这项工作,并获得最高法院的批准,可临时进行。现在,凡是已经医学转型或目前正在转型的人,都被取消了入伍资格。目前在军队服役,但在2019年4月后被诊断出性别焦虑症的个人必须以他们出生时的性别服役,寻求一系列复杂的豁免或离开。(该政策豁免了在规则生效前过渡的现有军人)。

众议院民主党人对该规则提出了质疑—公众舆论也是如此:根据盖洛普的数据,现在有71%的成年人支持公开的变性人服役权利。

10 减少印第安人的土地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一直站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一边,而不是环境和美国原住民的利益。2017年12月,他支持当地共和党官员,并将犹他州一块土地纪念碑的面积削减了85%,用于耕种休闲,但多个土著部落声称扎根于这片土地。同年,总统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撤销部落咨询委员会在影响白令海部分地区的决策中之权力。美国原住民权利基金的娜塔莉·兰德雷斯(Natalie Landreth)表示,“此信息可见,美国原住民的优先事项并不重要。”

11 阻止来自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旅行者

法官阻止了特朗普前两次对穆斯林人口众多的国家实施广泛的旅行限制,裁定总统的举动可能违反联邦移民法规。但在2018年6月,最高法院以5比4的比分裁定支持特朗普的第三次尝试,允许他对来自7个国家的个人实施旅行限制,其中5个国家的穆斯林占多数。

从那时起,美国国务院已经全部停止向来自利比亚、伊朗、索马里、叙利亚和也门的人发放签证。(该禁令还适用于朝鲜人,他们大多无法前往美国,以及少数委内瑞拉官员及其家属)。特朗普政府表示,这些旅行限制是为了保障美国边境安全所必需的。

但批评者说,此举旨在将穆斯林描绘成一个独特的威胁,在这个国家,自9/11袭击以来,右翼恐怖分子的死亡人数比圣战分子更多。美国与伊斯兰关系委员会的罗伯特·麦考(Robert McCaw)说,新的限制也影响了伊斯兰信仰的社区方面。其表示当孩子们无法与祖父母,阿姨和叔叔联系时,有许多代际家庭被破坏,而这是对美国穆斯林家庭结构的攻击。

12 阻碍堕胎

虽然美国正在等待最高法院的裁决(预计今年夏天),该裁决将决定路易斯安那州对堕胎提供者施加严格限制是否合法,但社会保守派已经有一些值得庆祝的事情。2月,美国上诉法院裁定支持特朗普政府的一项新规定,禁止接受联邦资助的计划生育中心转诊孕妇进行堕胎。这项名为第10编的资助项目为患者提供了负担得起的节育、HIV检测和癌症筛查的机会。

由于政策变化,数十家诊所表示不加入第10编规则以示抗议。批评者认为,新规则对依赖该计划的患者设置了官僚障碍,其中22%是黑人,33%是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全国妇女法律中心的格蕾琴·波特尔特(Gretchen Borchelt)表示此政策下,获得生殖保健的机会取决于邮政编码,取决于收入,取决于一系列无法控制的因素,而特朗普政府的攻击只是让情况变得更糟。

翻译文章:

Abby Vesoulis (With reporting by Haley Sweetland Edwards and Julia Zorthian), 12 Ways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s Deepened Inequality, TIME, July 06. 2020 Issue.

网络链接:

https://time.com/5859209/donald-trump-administration-inequality/

译者介绍

江宛铮,北京大学2018级法律硕士,现为法意读书编译组成员。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8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