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专访耶鲁黄艾琳:对华裔公开信质疑的回应

作者:卢骁奕,陈怡,张娟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后浪看中美”第九期
【编者按:
61日,在全美各地爆发“黑人的命也是命”大游行之际,华裔第二代、耶鲁大学本科生黄艾琳Eileen Huang同学向华裔社区发出了公开信: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这封信在华裔社区引发了强烈反响,褒贬不一。《中美印象》的学生记者卢骁奕近日和黄同学进行了一个专访,探讨了她写这封信的心路历程,以及她对某些批评声音的回应。】


  中美印象:虽然很多人都读了您的来信,但他们不一定认识您。那么,您能否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

  黄艾琳:我叫黄艾琳(Eileen),在新泽西长大,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生活。我目前是耶鲁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就要升大三了。在耶鲁大学,我参加了亚裔美国学生联盟,同时我也一直热衷于维护亚裔美国人社区的权益。许多黑人权益活动家对我启发良多。对于种族研究和种族批判理论的兴趣促使我写下了这一封信。

  中美印象:听起来您有很丰富的关于种族包容的经验,我的下一个问题是在写这封信之前,您是否征求过家人或朋友的意见?

  黄艾琳:是的,我确实问过他们。不过,我并不是向我的家人去征求同意,而是简简单单把这封信拿给他们看,并告诉他们我要在微信上发布这封信。

  我的家人知道后,对此非常支持,他们认为他们社交圈里的人需要去读一下这封信。在我发表这封信后,我和家人们的关系也变得更加亲密了,我们之间关于BLMBlack Lives Matter,意为“黑人的命也是命”,是一场美国维权运动)的沟通也变得更有成效。
  中美印象:他们的反应让您受到鼓舞吗?

  黄艾琳:当然,我想很多人对我的文章也都有类似于我父母的反应。虽然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但也有很多华裔社区的父母或孩子找到我,对我说:你的文章促成了我们家对种族主义和BLM进行了最有效的沟通和交流。听到这些反馈真的很鼓舞人心。

  中美印象:在信的开头,您说:“在我长大的过程中,曾听到亲戚、家人、朋友,甚至我的父母对黑人社区发表微妙甚至是明确的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评论。您能解释一下他们为什么发表那些种族主义评论,特别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

  黄艾琳:我认为(他们中)没有人会故意说一些带有种族歧视的话。很多时候,当人们对非裔社区或BLM运动发表一些刻板的或带有伤害性的评论时,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是种族主义者,而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所说观点是正确的。他们只是被误导了。例如,我在社区里听到很多亚裔美国人说BLM不是一项合法的运动,因为(他们相信)在美国社会中已经不再存在那种程度的种族主义了。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假设和观点。

  中美印象:您说人们只是被误导了,所以当您听到这些评论时,您的感觉是什么?

  黄艾琳:我想当我作为一个孩子,在这些声音中长大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言论是多么有害。但随着我的成长以及对于这个国家所存在的系统化种族主义的逐渐了解,我才开始意识到这些言论对黑人群体的进一步贬低和刻板化偏见,以及这其中的危害。

  我想很多时候您都能从华裔美国人,特别是那些从美国的财富中受益并在这里很成功的人听到这样(种族歧视)的评论。他们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他们接受了所谓“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即认为华裔美国人取得如此多的成就是因为努力工作。但我认为事实并非如此。我认为我们(华裔美国人)之所以能在这个国家是因为1965年的《移民法案》。人们需要明白所有的不公正并不是因为没有努力工作,而是因为种族主义的整体性结构所导致的对一些人尤其是非裔社区的系统性的不利状况。

  中美印象:与老一辈相比,您对美国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有不同的看法,这也与我的下一个问题有关。您和签署这封信的人决定站出来,对BLM运动表示支持。是什么让您和您的同伴学生与那些发表种族歧视评论的亚裔美国人不同呢?

  黄艾琳:(我发现)回应我的文章的读者群中存在着一种代沟分歧。很多持批判态度的人通常是年长的移民或像我父母一样的第一代亚裔美国人,而我这一代人的回馈更多是持积极态度的。

  这是因为大家对种族问题有着不同的理解。对于许多新移民而言,他们仍然相信英才制度的思想,认为你可以摆脱所有因为种族歧视而带来的创伤。我认为那些批评我的文章的人,他们也经历过种族主义,但老一辈人将种族主义内部化的方式是不同的。因此对于他们来说,更容易相信英才制度和美国梦,认为这(所经历的种族歧视)只是追逐美国梦所需要承受的一部分代价;我们必须妥善应对,保持低调,继续努力工作。

  然而,对于我们这一代出生在这里的人,尽管我们拥有公民身份,但我们仍然面临着种族歧视。因此,我们更加意识到种族主义在这个国家有多根深蒂固,所以我对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没有那么宽容,也更愿意对不公正的事情发声。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信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支持。我们这些华裔(年轻一代)对种族主义的容忍度很低,并对追求种族平等充满了动力。

  中美印象:在谈话中,我们主要谈论的是华裔美国人社会。同样,在您的来信中,您说:“我看到我周围的亚裔美国人也有同样的沉默。我尤其对华裔美国人社区感到特别失望,他们对谋杀美国黑人的沉默令人震惊。”为什么您对华裔美国人社区感到特别失望呢?

  黄艾琳:主要是因为我对这个社区的情况比较有发言权,并且我这些话主要是对这一代日益壮大的保守派华裔美国人所说的——他们不相信诸如平权措施之类的事情,并且在BLM上基本保持沉默。总而言之,我说这些话主要是因为华裔美国人社区是一个我亲身经历并可以将其概括化的社区。

  我也收到了很多批评,说我是属于华裔美国人中生活优越的一群人,不能代表整个华裔美国社区发声。我认为这种批评的观点是正确的,华裔美国人确实并不只是那些符合“模范少数族裔”刻板形象的人。但我正如我所说,我写这封信主要针对的是那些受益于阶级特权、但在他人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却不参与政治的人。我还想强调的是,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这一问题上,如果你保持沉默,那就意味着你认为黑人的生命不重要,而“黑人的生命不重要”是一个非常暴力的观点。保持沉默或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实际上就是站在白人至上和种族主义一边。

  中美印象:亚裔美国人同样也是有色人种,我个人也受到过种族主义言论的影响。在您的信中,您描述了您最近被称为“吃蝙蝠的人”的经历。那么亚裔美国人应采取什么措施来防止这种歧视再次发生?可以通过加入BLM运动吗?

  黄艾琳: 是的,绝对是这样的。很多人在针对我的公开信的质疑中,指责我仅仅为黑人社区发声,而对亚裔社区不管不问。首先,我想说的是,我的兴趣是种族研究。在谈论种族问题时,我就是在为亚裔美国人的权益倡导和行动谋利益。

  其次,谈论黑人解放与亚裔美国人解放不是互相排斥的,实际上,它们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不支持“黑人的生命也是命”,但又期望对亚裔美国人的公平对待。因为“黑人的生命也是命”与亚裔美国人的维权行动息息相关,都是致力于反抗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消除白人至上主义。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入并支持BLM运动。因为我们的很多社区都会受到影响,而且不支持BLM也是非常粗暴的。此外,还必须看到,BLM的最终目标与亚裔社区是一致的。

  中美印象: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一些亚裔美国人用“暴徒”、“暴民”、“抢劫者”来形容抗议者。此外,在您的信中,您批评了一些华裔美国人,因为他们使用了这些词。然而,在BLM运动中,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暴力。在纽约,我看到纽约警察局的车的挡风玻璃被打碎了,到处都是喷漆。在亚特兰大,我过去常去的购物中心被洗劫了。那么,对于这种暴力,你是否仍然认为一些华裔美国人用“暴徒”、“暴民”、“抢劫者”来形容抗议者是不合适的?

  黄艾琳:是的,我认为这是不恰当的。因为人们指出这些暴力事件并不是真正关心这些被摧毁的企业。它通常是被那些诋毁BLM的人所利用的。我认为令人担忧的是,人们更关心对没有生命的财产的破坏,而不是关心在我们周围经常发生的骚扰非裔美国人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暴徒”,“暴民”,“抢劫者”的语言是非常种族化的。这些词经常被用来为国家对抗议者的暴力做辩护。我们看到白人在抗议新冠疫情的限制令时,用枪支威胁执法人员,但他们没有被叫做“骚乱者,而是叫抗议者。这类语言也被用来描述民权运动。当时,大多数美国人对民权运动持负面看法,许多媒体用这些词来形容黑人活动家和抗议者。所以,我认为这种语言是非常种族化的,它被用来诋毁BLM运动和其他黑人行动主义。

  最后,我认为很多人试图反对BLM,说它是一场暴力运动。这是不对的,因为“黑人的命也是命”组织的定位是非暴力的,而且他们也致力于达成此目标。然而,我们如今看到的很多“暴动”都是对国家暴力的回应,这种暴力已经使黑人遭受了400年的惨痛折磨。即使在今天,警察仍殴打并使用催泪瓦斯驱散抗议者。人们不再谈论这些国家暴力行为,而是把抗议者当作暴力的肇事者,这忽视了抗议者自身所面临的暴力。

  中美印象:让我们继续下一个关于平权措施的问题。在您的信中,您说:“我拒绝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来为我们自己的社区争取种族公正。”但在华裔美国人中有这样一种说法,即有时黑人会以牺牲亚洲人的利益为代价来获得好处。一个常用的论点是关于大学录取。根据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在SAT考试中考1000分的黑人学生与考1310分的白人学生和考1450分的亚裔美国学生的入学机会均等。”您如何回应这种言论?

  黄艾琳:一些华裔美国人反对平权措施,就像他们将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视为孤立事件一样,认为这并不代表着对非裔社区的野蛮政策。他们同样还利用孤立事件来反对平权措施,没有考虑到阻止有色人种进入高等教育的(歧视性)系统。

  这些反对平权措施的论点都是基于英才制度的理念,也就是认为你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进入大学。这绝对是错误的。例如,我不认为我在SAT考试中取得了一个较好的成绩是我自身的智力使然,相反,是因为我参加了一些SAT的预备班,而且我能够花时间离开学校去听这些课程。有研究表明,SAT分数与财富的关系比与智商的关系更大。为了证明英才制是错误的,哈佛大学最近将SAT列为可选科目,因为许多研究表明,SAT并不代表成绩,而是代表财富和获得考试资源的途径。

  同样,那些把黑人和少数族裔学生当作替罪羊的人不会特别提到白人学生。在哈佛,有传言说,那些和学校很有关系的学生,即使他们不符合录取标准,也可以在间隔一年之后进入顶尖大学。这些传承学生(Legacy Student,指的是家中前辈有毕业于此学校的学生)占了学生总数的很大一部分。例如,在耶鲁大学,有11%是传承学生。

  中美印象:您提到您仍然需要准备SAT课程。一些亚裔美国人认为,对于学生而言,在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取得好成绩之后,由于平权法案政策,他们仍然无法进入好大学。您对这个论点有什么反应?

  黄艾琳:亚裔美国人意识到有色人种入学是不利的。然而,他们经常把目标对准黑人、棕色人种、比例很低的低收入家庭学生,并因此指责他们,却没有考虑到这些大学一直以富裕的白人精英成员为主这个事实。我希望看到更多关于为什么学校是排他性的并且不利于低收入学生、黑人和棕色人种学生的问题;为什么亚裔美国人将这些人视为问题?我不认为他们是问题所在,大学的排他性做法才是问题所在。

  中美印象:我接下来的问题是,您说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SAT和财富有关,所以如果您能做出改变,您希望大学申请流程如何运作?大学应该如何提高入学率?

  黄艾琳:我认为最公平的录取不能用什么标准来衡量。SATAP分数这些看门关卡系统地阻止低收入的少数族裔学生上学。我认为最公平的高等教育模式应该是最容易被人们所获得的。我认为哈佛这些学校正在采取积极的行动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让SAT成为可选课程。

  中美印象:那如果学校取消了标准化考试,大学应该如何挑选学生?这些学校会寻求何种资质?

  黄艾琳:通过在耶鲁上学,我意识到这所学校拥有巨大的财富和资源,但同时它只被非常少的一部分人所获取。我想问的是,为什么富人精英的子女能够获得这些知识和资源而不是普通大众?我们不应该再问这些学校应该招收什么样的学生,因为那种只有一部分人可以获得这些资源的想法是有问题的。我们必须质疑,为什么大多数公众都无法获得这些资源,尤其是那些低收入、少数族裔、弱势群体、在经济或制度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

  中美印象:我的一个朋友是西班牙裔美国人。从BLM运动一开始,他就对我说:“我既不是白人也不是黑人。我想我是黄种人,所以在这个运动中我应该站在什么位置”?我认为这个问题可能也适用于亚裔美国人,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这场运动是非裔美国人和白人之间的冲突。您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什么?

  黄艾琳:我想这正是我在文章中所反对的,即BLM并不是一个排他性的运动。它不仅限于“美国黑人和美国白人之间的冲突”。事实上,所有的有色人种都牵涉其中,我们不能因为你支持白人至上和种族主义就对BLM运动坐视不理。

  其次,我们的生命也同样岌岌可危。对于那些反对我的文章并认为平权措施对他们不利的亚裔美国人而言,他们也会谈论由于新冠疫情而遭受的种族主义言论和仇外情绪的经历。也正是这种种族主义导致了针对非裔社区的政策暴行。不存在针对不同种族群体的不同种族主义。这都是白人至上主义总体架构中针对有色人种的一部分。只有我们决定不再对其坐视不理,所有的这些事情才不会继续发生在黑人和有色人种身上。

【本采访是中美印象的原创作品。转发或者引用请注明来源。】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0.08.05用户名:游客

评论:黄艾琳是一个制度定罪着,发现了自己认为的不公,找不到解决方法,简单地利用黑人命也是命的运动进行造反!其实目前的指导不完善是真的,是当前最好的也是正确的!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