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刘胜军:拜登,您好!

作者:刘胜军   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01 这还是美国吗?

正如特朗普侄女玛丽那本书的名字所言:特朗普是这个世界最危险的人。他不仅在摧毁美国,也在将世界带入危险水域。在二战结束后 75 年后的今天,特朗普成为第一位令人联想起希特勒的美国总统。

在特朗普的“谎言治国”影响下,越来越多美国民众出现“认知紊乱”。对帝国而言,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下面这幅漫画,虽然是幽默,蕴含的道理却至为深刻。

以坚持讲真话成为“美国偶像”的美国“战疫队长”福奇痛心疾首:

我、我的家人、我的女儿、我的妻子都受到了严重威胁。讲真,这还是美利坚合众国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 2020 年大选。如果特朗普连任,美国将坠入万劫不复之境;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则再次显现自己的“纠错能力”。正因为如此,拜登将 11 月大选定义为“美国的灵魂之战”。

02 不战而胜的拜登

美国大选总是一波三折。

在民主党初选中,拜登最初表现平平,一度被视为即将“打包回家”。不料,他在超级星期二上演“大逆转”,将人气王桑德斯、沃伦掀翻在地。


拜登的胜出,不在于他的纲领,而在于他其实没有纲领。桑德斯、沃伦激进的“社会主义纲领”吓坏了选民,拜登自动成为赢家。

如今,拜登气势如虹压倒特朗普,同样是不战而胜。皮尤中心最新调查证明了这一点:拜登和特朗普不是比谁更好,而是比谁“更差”:

• 只有 9% 的选民认为特朗普是一位处于平均线的总统;37% 的人认为他是一个优秀或伟大的总统;53% 认为他较差或糟糕,其中 42% 认为他是一个极糟的总统。

• 认为拜登将是一个好总统或伟大总统的选民(28%)少于特朗普。但是,更多的人认为拜登只是个处于平均线的总统(29%)。当然,43% 的人认为拜登会较差或糟糕,这比对特朗普持负面看法的比例低了 10 个百分点。

• 美国六个摇摆州的民调显示,在决定支持拜登的选民中,只有 33% 是出于对拜登对拥戴,高达 67% 是因为受够了特朗普。

03 特朗普打败特朗普

真正打倒特朗普的,不是拜登,是特朗普自己。看着身边人一个个确诊甚至去世,美国人民终于开始醒悟:特朗普是美国人民的“催命符”:

• 美国著名节目主持人查克·沃来利 7 月 14 日在推特发文力挺特朗普所谓全美学校秋季开学的主张。他称:“最骇人听闻的谎言,就是那些关于新冠肺炎的谎言。每个人都在说谎。疾控中心、媒体、民主党、我们的医生,这些我们被要求去信任的人,绝大多数都在说谎”。沃来利说完大话的第二天,他的儿子确诊感染。随即,沃来利改口称:“病毒确实存在,且就在我们身边”。

• 美国一男子参加“新冠派对”后确诊并死亡。住院期间,他跟医生说:“我想我做错了。我以为这是个骗局,但并不是”。

默克尔说得一针见血,“你不能靠谎言战胜疫情”!确诊超过 400 万、死亡 14 万,在和平时期史无前例的灾难面前,特朗普依旧选择逃避,美国有医生愤怒地指责特朗普“朽木不可雕”(unteachable)。

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被特朗普谎言骗的千千万万美国人,终于开始醒悟过来。这种醒悟,成为推动拜登选情上涨的重要动力。大选倒计时 100 天的民调显示:

• 只有 37% 的选民赞同特朗普应对疫情的方式,反对者高达 59% 。

换言之,当美国人民决心抛弃特朗普时,拜登成了唯一选择,所以拜登再次“不战而胜”:

• 自 1976 年以来,在距离选举日仅剩 110 天的时间点上,拜登目前领先特朗普 15% 的明显优势,超越了现代美国史上的大部分候选人──只比里根和克林顿这两位当年享有高人气的候选人略逊一筹。2016 年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在同一时间点的民调中领先特朗普 1.1 个百分点。

15% 的领先意味着什么?在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下,每个州的选票是“赢家通吃”,因此一个赢得明显多数选民支持的候选人,有可能取得压倒性胜利:

• 1972 年尼克松在连任大选中赢得 50 个州中的 49 个。

• 1984 年里根在连任大选中赢得 50 个州中的 49 个。

这次拜登有可能创造新的历史:首次以“非在任总统”身份赢得类似于尼克松和里根的压倒性胜利。一些信号已经预示了这一可能性的到来:

•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特朗普治理美国四年后,近 90% 的美国人表示对国家现状不满,只有 17% 的美国人表示美国让他们“骄傲”,71% 的美国人称感到愤怒,66% 感到担心。仅有12%的美国人表示对国家发展方向感到满意,有 87% 的人表示不满意。

最危险的信号是,特朗普的“死忠粉”正在抛弃特朗普:

• 2016 年大选中,特朗普因为赢得了佛罗里达、“锈带州”(威斯康辛、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北卡六个摇摆州,成功入住白宫。如今,在这六个州,拜登的支持率全面超越特朗普。

是时候说一声“拜登,您好”了。

04 对逆转的逆转

在很多方面,拜登都是特朗普的“反义词”,就像特朗普之于奥巴马。因此,拜登当选,将是一次“对逆转的逆转”。拜登被广泛认为是奥巴马路线的“恢复者”(restorationist)。

4 月份,拜登发表文章“我若当选总统,将让美国重新领导世界”指出:

• 下一任美国总统将不得不应对 2021 年 1 月的世界,收拾残局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已经没有时间可浪费了。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再执政 4 年,我们的影响力受到的损害将难以再修复。

拜登将如何收拾特朗普的残局?他宣布:

• 在我总统任期的第一天,我将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

•我将在拜登政府上任的第一天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然后召开一次世界主要碳排放国峰会。

•在我就任第一年,美国将组织主办一次全球民主峰会,以重振自由世界各国精神和共同愿景。

• 作为总统,我将果断采取措施振兴核心价值观。我将立即扭转特朗普政府在边境将父母和孩子分开的残酷且愚蠢的政策;终止特朗普有害的庇护政策;终止旅行禁令。

• 加大在基础设施领域——宽带、高速公路、铁路、能源网络、智慧城市——以及教育领域的投资。

• 我信奉公平贸易。要取消作茧自缚的贸易壁垒,抵制全球滑向保护主义的危险局面。这就是一个世纪前,一战后发生的事情——它加剧了大萧条,并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特朗普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鲁莽”而且“有政治动机”,它惩罚了美国工人,激怒了我们的盟友,使我们的对手受益。

• 美国必须领导世界应对我们面临的气候变化的生存威胁。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其余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 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将使美国重新回到谈判桌前,与盟国和伙伴合作,动员集体行动,应对全球威胁——世界不会自我组织起来。

• 如若当选总统,我将把外交提升为美国对外政策的首选工具。我将重建被本届政府掏空的外交使团,把美国外交返还到真正的专业人士手中。

• 美国将重新加入伊朗核协定

• 拜登政府将毫不犹豫地保护美国人民,包括在必要时使用武力。在美国总统必须扮演的所有角色中,没有哪个比总司令更重要了。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作为总统,我将作必要的投资,确保我们的军队能够应付本世纪而不是最后一个世纪的挑战。但武力应该是终极手段,而不是首要手段

• 美国应该将绝大多数军队从阿富汗战争和中东战争中撤回,把我们的使命准确地定为击败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ISIS)。

• 结束‘美国优先’的做法只是今后工作的开始。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面对今天的世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简单地渴望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我们必须为了新的时代彻底改造它。

概括而言,拜登的政策思想是:

• 核心思想可以概括为“美国将再次领导世界”。

• 反对“美国孤立”,回归“多边主义”

• 在美国漫长的“自由主义”与“现实主义”拉锯战中,拜登再度向自由主义倾斜

• 认同政治仍将是重要的历史叙事,但内涵大不相同:特朗普忙着在国内区分“我们”与“他们”;拜登则带领美国在全球区分“我们”与“他们”

• 反对单打独斗,回到谈判桌前

• 高度重视环保

• 高度重视民主意识形态

05 拜登的中国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理舒适区”,特朗普的心理舒适区就是“交易的艺术”。对78 岁的拜登而言,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谈判和沟通。这是其经历决定的:

• 在他超过长达 41 年从政生涯中,拜登 30 岁就当选参议员;他是一个外交天才,曾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并与多国政要有广泛的个人联系。历史上没有哪个总统候选人比拜登的从政经验更多。

△拜登于 2014 年痛失 46 岁的爱子

毫无疑问,如何处理中美关系已经成为美国的头号议题,拜登也不可能回避这一点。拜登说:

• 中国可谓是一个特殊的挑战。我与中国的领导人有过长时间的接触,理解美国所面临的挑战。通过扩大全球影响力、推广其政治模式并投资未来技术,中国正进行着一场长期的博弈。

• 美国的确需要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建立一个美国及其盟友的统一战线,是应对这一挑战的最有效的方法,即便我们在气候变化、不扩散和全球卫生安全等中美利益一致的问题上仍然力争与中国合作。

美国有人担心拜登会对中国太软弱。《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 Hugh Hewitt 对拜登上台的前景忧心忡忡:

• 核心问题:谁最适合与中国打交道:特朗普还是拜登?特朗普被指控对中国既太硬又太软,而拜登则心不在焉或者易于妥协。如果过去是个序幕,拜登将服务于我们的对手,就像卡特总统对苏联那样:幼稚而瘫痪。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 2014 年写道,拜登“在过去的 16 年中,几乎在每个重大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问题上都是错误的。”

△拜登访华

其实,这是误读。拜登的对华策略,仍将延续“遏制”这个关键词。虽然方向不变,但拜登与特朗普在“风格”上有着巨大的差异。

笔者认为,拜登时代的中美博弈将呈现出新的特征:

• 特朗普认为中国应该被遏制,而拜登则更多强调要让美国的发展重新进入快车道,以此来更好地与中国进行竞争。这意味着:美国更加注重自身在一些关键产业的进步,而非一味打压中国企业。

• 特朗普主要采取“极限施压”方式迫使中国改变,拜登将主要采取谈判和“联欧制华”的统一战线策略来向中国施压。

• 特朗普主要聚焦经济利益(例如贸易顺差),而拜登更关注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

• 由于对环保等问题的高度关注(解决这些问题离不开中国的配合),拜登时期的中美将有更多的“交集”,而非一味的对抗。

虽然拜登不会对中国友好、中美之间的敌对状态也不会改变,但这种“博弈风格”的切换对中国依然是很有利的:

• 多边主义和谈判,将大大减少双方的误判,从而降低中美发生战争的风险。

• 与特朗普急风骤雨式打法相比,拜登路线将为中国发展和转型创造更多的“时间窗口”。

• 拜登的谈判路线,更有利于促进中国的改革开放,实现“以压力倒逼改革”。

事物都有两面性。对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我们也要警惕:

• 美国联合欧盟进一步“孤立中国”的风险。

• 美国与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冲突加剧走向冷战的风险。

• 从长期来看,特朗普分裂路线会加速美国的衰落;拜登路线则会延缓美国衰落的历史进程。

• 拜登上任时将已是 79 岁高龄,健康和判断力也会成为他总统任期的挑战。

拜登上台,对于美国、中国和世界而言,都将是一个福音。为了人类的未来,美国人民不能再给特朗普第二个任期。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