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于洪君:中美关系的发展态势与双方的历史责任

作者:于洪君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编者按:6月30日,由美国卡特中心、《环球时报》社、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共同主办的“2020年第五届中美青年学者论坛”正式开幕。本文为于原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长于洪君在论坛开幕式上的讲话。】

尊敬的主持人、各位专家、学者:

大家好!

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同来自中美两国的知名专家和学者线上聚会,共同讨论《中美关系的现状、未来与青年角色》这样一个异常重要同时也极度敏感的话题。

我之所以说这个话题异常重要,是因为中美关系已经成为当前国际关系体系中影响巨大而深远的一对双边关系。中美两国发展需求紧密交织,人文交流广泛推进,安全利益彼此攸关。中美关系如何发展,不仅事关当今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自身前途和命运,同时会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事务中产生难以估量的连锁反应。近年来中美关系剧烈变化对地缘政治形态、国际力量对比和整个世界格局的牵动作用,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我这所以说这个话题极度敏感,是因为中美双方价值观和政治文化截然不同,社会制度和治理体系差异甚大,处理相互关系的方式方法,参与全球事务的的原则立场,常常尖锐对立。谈论中美关系稍有不慎,就可能触动某些人过于脆弱的神经,加重某些人对两国关系的误判,使本来就险象环生的中美关系,跌入我们不愿看到同时也难以想象的“修昔底德陷阱”之中。

近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美关系跌宕起伏,摩擦不断。双方历经数十年共同摸索打造出来的竞争合作相辅相成的大国关系新范式,正在被引向冷战时代意识形态对抗与大国战略角逐此生彼长的旧思维中。对于这种局面,如果要“问责”的话,奥巴马政府难辞其咎,特朗普政府尤为甚之。记得几年前,我和我的同事曾在华盛顿与董云棠女士开诚布公地讨论过这些问题。近两年,在中方机构和团体举办的研讨会上,我们与傅高义先生也多次交换过意见和看法。

当然,我们对世界上许多问题,包括对中美关系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但我们可能都已经不同程度地意识到,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正在面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从未有过的历史性大变局。而变动最大、变量最多、变幻最吊诡的,自然是非美国莫属。美国内部问题堆积如山,各种矛盾和冲突相互叠加,处理外部事务的能力今不如昔,国际影响力面临急剧下滑的严峻挑战。包括两大政党在内的全社会,为之焦虑和恐慌。国际社会则因美国焦虑失态、慌不择路而动荡不宁、全面失序。

特朗普先生入主白宫以来,高举“美国第一”的大旗,力图振兴和重建美国。对于美国的内政,国际社会自然无可厚非。但美国对现存世界秩序和国际关系准则发起全面冲击,将谋求全面复兴的中国作为最大战略竞争对手,试图在政治、经贸、金融、人文、科技、安全等所有领域,遏制中国的发展和崛起,令人根本无法理解和接受。

大家看到,近年来,美国先是重拳击倒了中国中兴公司,而后全面围剿中国华为公司,同时对中国发动规模空前的关税战,接连不断地宣布制裁中国的公司和机构。对于事关中国国家安全和主权的重大敏感问题,美国没有表现出任何政治理智和道义底线。譬如:白宫和国会越来越公开地鼓励和支持“台独”势力,明目张胆地把台湾当局与美国战争机器捆绑在一起;越来越露骨地插手香港事务,推动“反中”分子破坏中国的“一国两制”;越来越频繁地滥用“长臂管辖权”,接连不断地就涉疆等中国内政问题通过法案;在南海问题上,则肆无忌惮地制造紧张气氛,不仅大规模集结军力进行赤裸裸的武力威胁,同时加紧实施印太战略,拉拢某些国家拼凑明显针对中国的所谓防卫盟友和伙伴。

美国毫不掩饰地将中国称作战略竞争对手,并且给中国戴上“修正主义国家”的大帽子,实际上是要将中国描述成国际关系破坏者和国际秩序的挑战者,最大限度地牵制和阻遏中国与整个世界的深度交往与良性互动。面对中美关系正在走近的“准危机”状态,或者说已经初步形成“亚冷战”局面,中方表现出了极大的战略定力和政治耐心。中国坚定不移地继续恪守既反对强权政治又谋求平等合作的一贯原则和立场,同时将协调合作稳定确立为中美两国关系未来发展的总基调。因为中方确信,作为当今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作为对国际事务负有特殊责任的中美两国,只有彼此包容,相迎而行,加强协作,共同担责,才能更好地解决各自面临的国内矛盾和问题,更好地应对中美两个大国和整个世界面临的共同困难和挑战。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进步,才能真正由理想变为现实。

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既符合当今时代进步潮流、又切合双方根本利益的坚定信念和明智立场,中方在两国关系愈益复杂和紧张的背景下,与美方就两国贸易争端问题进行了十多轮艰苦谈判,最终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中方已经准备在认真落实此项协议的前提下,择机开展第二阶段谈判,推动两国关系回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健康发展轨道。中方对谈判解决两国关系中的所有问题抱着极大诚意,也满怀期望和信心。因为中方始终确信,在当今世界,特别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大国之间,任何矛盾和冲突都只能通过政治对话与平等协商加以解决。

然而,今年1月,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大规模暴发并蔓延全球,严重干扰了中美两国各自的国内发展进程,同时也极大地冲击了中美关系和整个国际关系。现已查明,世界卫生组织名之为“COVID—19”、中国卫健委暂时名之为“新冠肺炎”的这场瘟疫,去年很早就已经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地方悄然来袭。遗憾的是,国际社会当时对此几乎一无所知,因而没有引起足够的警觉。现在看来,新冠疫情对人类的攻击不分民族与种族,不分国别与疆域,也不论社会制度和发展水平。世界各国此次遭遇的,是危害甚大的共同性公共卫生危机;人类社会必须共同面对的,是要反复发作并且挥之不去的全球性浩劫。面对这一巨大威胁和挑战,中美两国理应捐弃前嫌,共克时艰,率先垂范地引领国际卫生合作,共同打好新冠疫情阻击战。

不幸的是,在这一重大历史关头,美国政府没有表现出它理应具有的国际责任和人文情怀。美国政府不仅无端指责中国抗击疫情的必要措施,恶意诋毁中国用巨大代价换来的抗疫成果,不遗余力地给中国戴上“疫源国”的帽子,不择手段地“污名化”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治理模式,同时还鼓动其他国家对中国进行“追责”“索赔”,力图把美国对华经济“脱钩”引向科技交流、金融合作、人员往来等所有领域,变本加厉地对中国进行所谓极限施压。此外,美国还无中生有地败坏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断绝与世卫组织的关系,给全球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投下一道长长的阴影。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为了阻断中国的经济发展与复兴,对冲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维护本国经济霸权和领袖地位,美国全然不顾联合国宪章精神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极力鼓动本国的和其他发达国家的企业退出中国,试图打造一条将中国排除在世界经贸格局之外的新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同时试图以扩大“七国集团”的方式,诱使某些新兴国家加入“富国俱乐部”,将中国孤立于美国主导的新的全球治理体系之外。凡此种种,国际社会有目共睹,这里没有必要全部例举!

不言而喻,由于美国政府的蓄意所为和刻意引导,中美关系目前正面临两国建交以来最紧张最复杂的局面。中美双方发生进一步冲突进而走向全面对抗的可能性持续增大。受此影响,中国与西方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加严峻。国际经贸格局与世界安全秩序变得更加支离破碎。本来就弱不禁风的全球治理体系,面临名存实亡,最终全面瓦解的现实危险。

这里应当特别指出的是,今年时逢美国大选。美国将新冠疫情“政治化”,为左右选情而大打“疫情牌”,自身也深受其害。如今的美国,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灾难深重的“疫情超级大国”。美国政府在抗疫防疫中的表现,已经给世界和历史留下许多笑柄。由于某些政治家极不负责任,在防疫抗疫问题上玩乎职守,公共卫生危机演变为经济社会危机,进而演变为深刻的国际关系危机,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深感愤慨和痛心。美国政府也应当对此深刻反省和自责。

目前的中美关系,似乎已成脱缰野马,完全失去了牵引和控制,前景十分悲观和可怕。但我深信,历史上大国全面对抗最终导致大规模冲突、双方两败俱伤并且还殃及整个世界的历史悲剧不应重演,也不会重演。当然,有些事情有的时候会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在中美关系经纬万端、曲折发展的历史性博弈中,美国将长时间地处于矛盾的主要方面。这一方面是因为,在综合国力对比方面,美国拥有历史形成的某种优势,并且有多种形态的同盟体系作为后援。另一方面,更重要的还在于,美国政治文化中的冷战思维根深蒂固,中美之间的摩擦与冲突,总是由美方挑起,美方责任更大。

对于这种情况,中方的认识是全面而清醒的。中国社会在处理对美关系问题上,再次形成“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的共识,意味着中国不会长期与美国进行“见招拆招”、甚至是“进一步退两步”的简单周旋,不会消极无为地开展战略上的被动抗御,以退让妥协、牺牲政治原则和根本利益换取暂时的和解与合作。中国将本着原则坚定性与策略灵活性高度统一、政治决断与民情民意相得益彰的外交理念,更加坚定地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同时更富建设性地开展交流沟通与对话谈判,努力争取以和平与合作的互利共赢方式解决双方的矛盾和冲突。

这里还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当前,全球范围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孤立主义、保守主义的政治思潮与社会运动相互叠加,中美两国民众中的不信任情绪与不友好行为可能被推向极至。双方对此都就有所警惕。如果美国的政治家们将中国社会,特别是网民们反对美国霸权的激进语言和愤怒表达当成中华民族的集体意志,当成中国处理对美关系的政策基础,那就过于简单和幼稚了。

无庸置疑的是,无论中美关系当前和今后面临多大困难和挑战,中方将继续推动美方与中国相向而行,期望美方能够与中方共同努力,逐步激活并有效利用双方已经搭建的各种对话机制与平台。双方应当本着既对各自国家负责也对国际社会负责,既对当今时代负责也对未来历史负责的建设性态度,共同营造彼此尊重、相互包容、求同存异、共谋安全的新型大国关系框架。对于两国关系中存在重大分歧和蕴含危机的那些领域,双方必须建立行之有效的管控机制,尽一切可能防止两国关系跌入预言家们反复提示我们的“修昔底德陷阱”!

中美两国的结构性矛盾是广泛而深刻的。双方围绕社会制度、道路选择、价值观体系、地缘政治和全球事务的摩擦与冲突,显然将长期存在。因此,构建协调合作稳定的中美关系,不能单纯地以经贸关系为基石,而应置于经贸合作、人文交流、安全对话三大基础之上。我想,不管未来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不管谁将成为下届美国总统,中美双方对此都要有更加清楚的认识,都要朝这个方向共同努力。

令人欣慰和鼓舞的是,尽管当前中美关系风诡云谲,习近平主席仍与特朗普总统多次通话,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中方维护两国关系稳定发展的坚定决心和真诚意愿。中国外事委员会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进行了“夏威夷对话”。双方有关部门和机构在抗疫防疫方面,还是保持了某种建设性的接触与合作。

时间终将证明,中美两国在战略竞争与务实合作同时并存、相互影响与彼此防范的复杂进程中,必须学会相互尊重,彼此包容,必须做到共谋安全,共图发展。这是历史提供给中美两国的唯一选择,也是国际社会对中美两国的共同期待,更是中美双方必须承担的最大历史责任。否则,非但中美关系没有前途,中美两国的各自发展没有前途,就连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人类的进步与发展,也不会有光明的未来和前途。

谢谢大家!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