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安梁:中国已无退路

作者:安梁   来源:江湖有眼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从上周五(5月29日)开始,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充满不确定的关键时期。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和HK事态,中美两大国的冲撞陡然加剧,不仅改变了中美的关系,也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安梁在5月20日发表的《新冷战已经打响?中美较量的八大战场》,指出中美已经在贸易、科技、金融、网络、外交、台海、HK和南海等八个主要战场展开较量。

过去半个月,我们看到,双方已在HK、科技两大战场正面交锋。5月30日,美国务院网站公布了取消中国“军民融合项目”约3000人的留学或工作签证;6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公开说,美已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结成应对HK问题的联盟。

紧接着,英首相约翰逊于6月3日公开说,英国不能对HK坐视不管。为应对HK的变局,英国将改变其签证制度,允许大约300万持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港人移民英国。加上拥有美加澳新等国双重国籍的近80万港人,也就是超过一半(400万)港人有选择移民的退路。这就为HK未来投入了最大变数。如果这批专业和财富精英流失,东方之珠恐难继续辉煌。

在此政经形势下,许多人对未来充满焦虑,担心退回计划经济老路。安梁以为,虽然未来三五年,中国将面临艰难的困境,但开放后的中国已没有关起门来自嗨的基础。因此,继续向前走,是别无选择的出路。安梁的判断,不仅基于感性的经验,更来自对我国现状的宏观认识。

一、以穷人为主体的中国经不起折腾

过去4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并没有带来共同富裕。根据北师大的研究,在中国,月收入5000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只有7182万人,约占总人口的5%。其中,1万元/月以上的人仅有1569万,仅为总人口的1.12%。而2000--5000元/月的所谓中产阶级,只有3.64亿人,占总人口的26%。也就是说在14亿中国人里,接近70%是在温饱线上下挣扎的穷人而已。

中国是个折叠的社会。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里,既有开着玛莎拉蒂,提着香奈儿包包的小粉红,高唱岁月静好,骂港人穷鬼,与欧美人斗富;也有为给孩子买罐奶粉铤而走险的失业工人。

5月28日,李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透露出“我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是1000元。”一句大实话,打破了许多人对“厉害国”的幻觉。

这才是中国人的底色。他们分布于全国各地,包括了65%的农村人口和20%的城镇人口。他们依靠务农、个体小生意或打工维持生计。正如李总理提到的那位50岁的失业农民工,一旦失业,全家就会没有了收入来源。加上户籍制度、养老、医疗和子女教育四座大山的重压,一场疾病、一次工伤或失业都可能会让他们陷入生活困境。

根据北师大研究,在这6亿人中,546万人没有任何收入,2.2亿人月收入在500元以下,4.2亿人月收入在800元以下。而月收入在1000至2000元的中低收入人口有3.64亿,即接近10亿中国人的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占总人口的70%。

而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和蚂蚁集团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由于新冠病毒疫情,今年2月以来,全国约有1亿家个体工商户受到严重冲击,营业额下降约50%,减少的商户数量达4800万家,受影响人数有1.1亿。

同时,由于失去国际订单,许多外贸工厂接连倒闭,也令2亿多外出打工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处于随时失业的危险境地。

让底层人有工作有收入,是目前中国最严峻的大事。这也是为什么李总理打破过去20年在城市里不断追求高大上的惯例,大胆力推“地摊经济”的最基本动因。

为城市小摊贩松绑的背后,是近10亿底层人口要吃饭的残酷现实。如果外面环境继续恶化,底层的生存危机会演变成为奔腾的地火,一旦爆发将不可收拾。

二、矿产资源离不开国际市场

矿产资源是经济、社会赖以发展的基石,我国约90%以上的能源、80%以上的工业原材料和70%以上的生产生活用水都来源于矿产资源。

2018年,中国矿产资源总产量占全球总量的31%,位居世界第一。同时,中国又是全球能源、钢铁、水泥、铜、铝等资源第一消费大国。大规模的资源开采,导致国内资源枯竭和自然环境大面积退化。

为了维持经济对资源快速增长的需求,过去20多年,中国对全球矿产的采购量大幅增长,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矿产的最大买家。2018年,即使有全球最大储量和产能的煤炭,当年产量高达35.46亿吨,占中国能源占消费总量的62%,但国内煤炭产能仍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还耗资246亿美元,进口了2.81亿吨高品质原煤。

石油和钢铁是中国的两大基础产业,也是国有企业的主力军。但这两大产业的原材料都严重依赖国际市场。

2011—2016年,中国的原油进口依存度从57.7%升至66%,年均增速8.2%;铁矿石进口比例由50.7%升至61.5%,年均增速8.4%。

2017年,我国原油进口量超过美国,首次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当年我国石油的消费量达到5.9亿吨;国内产量仅有1.92亿吨,而全年石油净进口量达到3.96亿吨,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升至67.4%。2018年,我国原油进口量再增长10.1%,达到4.62亿吨,对外依存度达到70.9%。

我国钢材产量从2008年的6亿吨增长至2018年的11亿吨,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但2018年中国自产铁矿石仅7.63亿吨,从国际市场进口10.38亿吨,对外依存度也达60%,而且逐年升高。

澳大利亚和巴西是中国进口铁矿石的主要渠道,2018年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铁矿石高达7.24亿吨,约为同期中国铁矿石进口总量的7成;从巴西进口的铁矿石约为2.05亿吨,占比约19%。

2019年,我国仅进口铁矿石和石油两项矿产资源就耗资2678亿美元。如果没有国际市场的原料支持,这两大产业至少萎缩60%,连带着其下游产业的衰退,以及钢材、石化产品的大幅涨价,进而连累众多行业,导致经济大面积坍塌。

三、“中国制造”离不开国际市场

中国在2009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2015年中国制造业总产值占全球27%。2018年中国制造业新增产值40027亿美元,接近2017年美国、日本和德国的总和(40130亿美元)。

在联合国产业分类: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之中,中国是唯一拥有所有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能够自主生产从服装鞋袜到航空航天、从原料矿产到工业母机的一切工业产品,可以满足民生、军事、基建和科研等一切领域的需要。

但是,中国只是一个庞大的加工厂,包括芯片、精密仪器、工业机床、发动机等高科技产品,仍需要大量进口或掌握在外国公司手里。电子、汽车和精密机电等领域的高科技企业,多数是外资企业,其产品也主要是为出口服务,它们是中国的“世界工厂”主力。

2019年,中国商品零售364928亿元,而同期美国商品零售54675.8亿美元。按同期汇率计算,中国市场比美国还少2500亿美元。而2019年的美国人口只有3.28亿,中国则超过14亿。因此,中国的国内市场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

2019年,中国出口商品总金额为24984亿美元,接近国内商品零售市场规模一半。也就是说,中国制造产能有三分之一是为出口服务的。

以中国最具竞争力的电子工业而言,它在2018年的收入规模为10.6万亿元,占当年中国GDP的12%,出口金额达8000亿美元,同占中国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但这个产业的“心脏”却是从美国、韩国、台湾和日本进口的芯片。2018年,中国进口芯片总值高达3120亿美元,如果没有进口芯片,中国电子工业会瞬间坍塌。

如果中国关上国门,至少会直接导致1亿人失业,间接影响3亿人的收入,也就是说中国接近一半的劳动力会因此而失去或减少收入来源。

四、精英不会愿意放弃好日子

北师大的研究发现,中国精英阶层约为1569万人,其中有70万人月收入在3万元以上。这一群体仅为中国总人口的1.12%。招商银行最近公布的客户存款分布图显示,其1.8%金葵花卡(含钻石卡)客户拥有80%存款,而另外98.2%客户只有20%存款。这两组数据大致匹配,说明1%左右的精英可能拥有全国约80%财富。

这一群体主要是中高级官员、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企业中高级管理人员或私营企业主,专业及娱乐界人士等等。其主体是1950年至1979年出生的人,年龄介乎41至69岁,既是政治、经济、科技和社会领域的掌权者,也是现体制的具体执行者。

这些人出生后经历了中国从计划经济到改革开放的变化过程,对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和生活改善有强烈对比感受。其中许多人实现了跨阶层的向上流动,对现体制有较大认同和支持心态,是决定未来10年中国政治和经济走向的主导力量。

但这个群体的最大软肋,就是他们多为独生子女的父母,其决策和心态受到子女前途的强烈牵制。为了子女,他们会在关键时刻做出更现实的选择。出于各种安全原因,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已完成了身份的国际转换。有人移民西方发达国家,有子女在海外留学或定居,无论是家庭成员抑或个人财富,都已安排了安全退路。

如果中国选择与世界脱钩,或者逐渐关上国门,这些人拥有的财富会大量向外转移。随着财富流失,中国货币汇率必然大幅暴跌,并带来灾难性的经济后果。因此,在关键时刻,这一群体不会配合保守势力关上国门。

五、前方的路在哪里?

最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发文指出:“亚洲之所以繁荣,是因为二战结束以来一直维持着的“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提供的有利战略环境”,并对中国目前的挑战表示深切忧虑。

中美两国冲撞最强烈的地方是如何对待HK。香港证交所总裁李小加最近发表的网志强调了HK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对中国的好处。但他又说:“‘一国’是中国信任HK的前提,‘两制’是世界认可HK的基础”。如果没有世界的认可,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必将受到动摇。

保持开放可能是渡过目前危机的最好途径。李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强调:“中国坚定不移地推进对外开放,这不会也不可能改变。我们会继续扩大与世界的合作,自主出台更多扩大开放措施。开放对各国如同空气对人一样,须臾不可离,否则就窒息了。我们在开放当中还要维护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当年邓小平说过,所谓开放首先是对美国的开放,赢得美国的信任,才能释除西方国家和亚洲邻国对中国行为的忧虑。因为美国不仅是中国外贸的最大客户和外贸顺差的最重要来源地,而且是在亚洲拥有重大利益的常驻大国。

美国的全球战略盟友不仅有在HK问题上联手叫板中国的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所谓“五眼联盟”,以及欧洲的军事组织北约,还有在亚太地区的最坚定盟友——日本和韩国,以及长期合作伙伴新加坡。如果没有美国及其重要盟友的信任与支持,所谓的开放就没有任何意义。

因此,正如李显龙总理强调的那样:亚洲国家要创造一个更安全、更繁荣的区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中两国能否战胜分歧,建立互信,为维护稳定与和平的国际秩序做出建设性的努力。”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