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拜登:锁闭深宅的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在忙什么

作者:陈佳骏 王晨岑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10期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3月的前两周,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在连续两周的党内初选中高歌猛进,占据新闻头条,并且迅速将党内温和派聚拢到他旗下,基本锁定该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全面暴发使他的这股势头戛然而止。善于与选民面对面交流的“零售政客”拜登不得不留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的家中自我隔离,他采取一切可用的“在线”方式同外界沟通,见缝插针地博取媒体关注,从而开启了一种现代美国政治中不曾有过的“与世隔绝”的竞选模式。

2020年2月29日,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赢得该党在南卡罗来纳州的初选。

  居家竞选不轻松

  为了尽可能多地与选民接触,居家竞选的拜登每天基本上在使用Zoom线上会议系统进行筹款和视频直播演讲,接受电视采访,还利用Facebook视频和Slack聊天群组同选民对话。对于一个77岁的老人来说,同时使用这么多网络在线新事物进行竞选,实在是难为他了。

  3月13日,拜登出师不利,首次通过视频直播的虚拟市民会议因技术问题导致很多人无法观看。接着,拜登几乎彻底“消失”在屏幕上。这时,同为民主党人的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在抗疫斗争中大出风头,他每天上午的疫情简报会吸引了极高的关注度,和特朗普每天下午的白宫疫情发布会“你方唱罢我登场”,几乎完全把拜登挤出了主流媒体的关注视线。“可见性”的一落千丈让拜登非常吃亏,坊间甚至出现了让科莫顶替拜登参选的呼声。推特上还出现了#WhereisJoe(“拜登哪里去了”)的嘲讽话题,不仅被特朗普竞选团队转发,也在拜登曾经的党内竞争对手、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粉丝群中扩散。

  拜登竞选团队不得不加大“可见性”投入。3月25日,拜登在自家地下室举行了第一次线上简报会,此后步伐明显加快。他在4月8日和15日先后举行了两场针对“战场州”(指两党候选人差距很小的州)一线工人的视频会议。4月20日,其竞选团队还针对年轻选民组织了一次线上圆桌会。拜登还会出现在一些电视台的深夜访谈和脱口秀节目中,比如吉米·基梅尔的“隔离独白”、吉米·法伦的“今夜秀”、詹姆斯·柯登的“深夜秀”。拜登在很大程度上正在寻求一种线上时代的“炉边谈话”模式,有意塑造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一样的“危机时刻”可靠老人形象,以同口无遮拦、前后不一的特朗普显示区别。当然,面对特朗普这样顽强且不可测的对手,拜登的“冷静”能否够奏效仍有待观察。另外,拜登30年前的参议院幕僚塔拉·雷德对他的性侵犯指控近来在媒体不断发酵,这对拜登的个人形象也会带来一定的打击。

  与特朗普隔空博弈喜忧参半

  自4月13日以来,拜登接连获得参议员桑德斯、前总统奥巴马、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国会众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等前竞争对手和党内大老的背书,进一步加强了其作为民主党“团结竞选人”的形象,也推升了民意支持。

  在最近公布的几项民调中,拜登不仅较大幅领先于特朗普,其在可确定选举结果的11个“战场州”也有稳定的优势。这说明,特朗普3月底借疫情危机带来的“聚旗效应”正在消退。迹象表明,拜登竞选团队正有意借特朗普的“抗疫”失误来凸显其与拜登在领导力方面的差距。拜登团队最近一份竞选备忘录显示,他们接下来要围绕“4个C”攻击特朗普,即“掩盖”(cover-up)、“混乱”(chaos)、“只关注企业”(corporate favoritism)和向游说者“屈服”(caving)。

  不过,拜登与特朗普隔空博弈的劣势也很明显。特朗普团队利用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数字媒体进行竞选的手段非常娴熟,而拜登团队还在为如何组建“数字团队”争论不休。目前,拜登的“数字团队”只有20多人,还不到特朗普团队的1/4.拜登团队中较年长的顾问们倾向于聘用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创立的政治大数据公司Hawkfish,但青壮派则担心,与布隆伯格走太近将使拜登失去左翼青年选民支持。

  民主党内部不团结依然是拜登的巨大掣肘。虽然拜登已经得到桑德斯、沃伦两位前竞争对手的支持,也得到“国会进步核心小组”两位共同主席普拉米拉·贾亚帕尔、马克·坡坎的认可,但他与党内左翼政客貌合神离的现实继续存在。为了推进自己的“进步议程”,桑德斯“退选不退票”,想要更多的党代表票来向即将于初夏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施压。最近纽约州选举委员会因该州疫情失控而取消州内初选,引发桑德斯团队强烈反弹,称这是“对美国民主的打击”,他们显然很在意纽约州此举将给桑德斯党代表票数带来的损失。已退出竞选的华裔政客杨安泽也就此起诉纽约州选举委员会。总之,只要民主党左翼在“革命”意图上不妥协,那么拜登对党内团结的维护和左翼选票的抓取就都很难取得突破。

  被迫跟风中国话题

  在美国部分政客的肆意炒作下,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迅速蔓延点燃了美国民众对中国的“愤怒”情绪,对华强硬似乎成了政客们在美国国内捞取政治好处的“良方”。大环境之下,拜登不得不对自己的竞选策略进行相应调整。

  4月12日,美国媒体Axios率先曝出特朗普竞选计划的部分信息,显示特朗普团队将拜登对华“软弱”作为主要攻击线之一。在该计划曝光前的4月9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就发布了一则攻击拜登的广告,指责他反对特朗普因疫情下达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称拜登是在“保护中国的感受”。这则广告还提到拜登之子亨特的“在华商业利益”。4月16日,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第一行动”又在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三州投放以“北京拜登”为主题的竞选广告。

  拜登迅速反击。4月17日、18日,支持拜登的“21世纪美国桥梁”和拜登竞选团队分别发布两则广告,指责特朗普在疫情初期“相信中国”和“倒向中国”。4月24日,“政治”网站欧洲版曝光了特朗普家族项目向中国银行借贷2.11亿美元的事情,拜登立即借此反击特朗普。特朗普团队随即在其竞选网站上发文,称是“拜登传播涉及中国银行的假消息”。你来我往之下,特朗普和拜登陷入了一场谁对中国更“软弱”更“媚骨”的论争。

  拜登与特朗普在“中国议题”上“秀下限”也给前者引来批评之声。一种说法是,拜登追随特朗普阵营把疫情“甩锅”中国,是在帮助共和党强化他们的话术,等于是在替特朗普开脱防疫失败的罪责。另一种说法引用2017年“民主基金选民研究小组”的一项研究称,特朗普的攻击广告主要针对的是“美国保护主义者”(American Preservationists),他们的政治立志由“一种关于美国身份的本土主义和民族文化观念”所主导,因而更倾向于把中国当成“替罪羊”,这群人已经被共和党牢牢控制,拜登的广告对争取这些选民来说无济于事。

  在全球疫情不断蔓延的背景下,作为特朗普对手的拜登追随前者加剧中美紧张关系是不负责任的,也不道德。近来有民主党人士建议拜登借鉴2018年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多数党地位的经验,不要与特朗普在“中国议题”上过多纠缠,而要主攻全民医保、“绿色新政”等议题,从而拉拢反精英和经济民粹主义中西部选民。

  作者:陈佳骏,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晨岑,上海建桥学院商学院讲师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9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