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戴峻:科学社会主义4.0初探

作者:戴峻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纪念列宁诞辰一百五十周年(1870/4/22 - 2020/4/22)

(同时亦缅怀邓小平赴欧学习一百周年1920-2020)

引言:邓小平将列宁新经济政策与苏维埃电气化上的科学社会主义发展成进步的强大引擎

一百年前,邓小平等怀有强国梦想的中国青少年赴法国勤工俭学群体,最初学着吃法国面包加红葡萄酒,没有菜,难以习惯。几年后邓小平来到莫斯科东方大学,享用苏联提供的猪牛肉蛋禽奶等非常丰富的食品,简直是贵族的待遇。如今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普通大众也都可时时吃得起猪肉牛肉海鲜及各种菜品齐全的火锅了,说明从邓小平到江总与胡总到习近平所领导的中国,生活水平极大地提高了,有时甚至可以说接近奢侈。

邓小平在欧洲的法国与苏俄,学习了作为科学社会主义1.0 版的马克思主义与巴黎公社革命史, 以及作为科学社会主义2.0版的列宁主义的原则性与灵活性。 邓小平回到中国后又经历了历次革命并领导中国社会主义进程,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本质上可以说是科学社会主义3.0版。而今天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科学社会主义正在走向4.0版。这四个版本,是不是大致对应于四次工业革命呢?本文尝试做一个初步的系统的探讨。并于其后,在响应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导,也是走向繁荣幸福健康的,每个人的也是全体人的“自由发展联合体(见1848年共产党宣言)”时代里,建议试试使用这个科学社会主义4.0版的思维与交流体系,来对西方各党派对症下药以达到捭阖纵横的效果。

一 .  邓小平与列宁主义在欧洲大战后

1920年10月,年仅16岁的邓希贤(邓小平)等中国学子们乘船来到法国勤工俭学。他亲历体验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普通市民生活的艰辛,也深刻感受到垄断资本主义剥削的严苛,从此,在周恩来赵世炎等人的带动下,开始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1923年,他参加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一生追寻社会主义革命的历程。

在之前的1917年,列宁从被迫旅居多年的欧洲西部回俄罗斯,带着他的国际工人运动的理想:他一直号召欧洲社会主义力量,用国内的社会主义革命,来替代各国之间的帝国主义战争,来反对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领袖们要求的“保卫祖国”,因为资产阶级主导的国家,不是工人阶级的祖国。他认为这样做才是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真髓。列宁回到俄国,领导发动了十月革命,胜利地建立了工农兵苏维埃政权,带领苏俄通过策略地签署布列斯特和约退出了野蛮的帝国主义世界大战。 紧接着,苏维埃俄罗斯经历了战时共产主义的艰难时期,并且在波兰与苏俄战争里体验了输出革命的困境,以及面临曾经支持布尔什维克的但逐渐不满的喀琅什塔得要塞水兵于1921年初的哗变。接着,列宁带领新生的苏俄红色政权灵活地转而采取新经济政策、以市场机制取代军事共产主义、引进欧美的先进技术与管理制度、提出未来的共产主义公式是"苏维埃政权+全国电气化"。

1926年初,邓小平来到莫斯科。正值五年以来,列宁生前倡导的新经济政策在莫斯科和整个苏联燎原般发展,国民经济全面开花结果,市场上商品丰富,品类繁多,商店、饭馆、咖啡馆随处可见。青年邓小平享受了莫斯科东方革命大学学员的高水准生活,全面系统严格地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精髓训练。

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青少年邓小平,与睿智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运动的导师列宁,他们所共同经历的是:第二次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是在市场需求的强烈推动下、爆发出科学技术革命的宏伟动力、使当时主要是制造业等近现代产业在技术革新的基础上突飞猛进,创造出史无前例的劳动生产率,和与之相适应的巨大社会财富。从而,包括科学社会主义在内的新思想,会相应地提出并且发展自己的社会变革主张。下面我们来极简地回顾各次工业革命,与它们各自对应的科学社会主义版本。

二 .  马克思主义即科学社会主义,一百七十多年来的发展简史:

1、1848年2月,马克思与恩格斯在英国完成“共产党宣言”,提供给第一国际(工人国际)使用,系统地形成了马克思主义。此时西方各国在进行第一次工业革命,也就是蒸汽机时代。马克思写书,点煤气灯。在欧美产业劳动大军中,当时以蓝领劳工大众为主,工程科技人员比例很少。

1880年马克思为恩格斯的著作“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作法文版序言,他们二人都强调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准则。马克思于1883年逝世后,恩格斯一边整理出版马克思的著作“资本论”,一边于1889年建立了第二国际(社会国际)。五年之后恩格斯也逝世。

这时应是:科学社会主义1.0版。显然对应于工业革命1.0版。

2、1903到1917年,列宁在与后来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所占据的第二国际进行斗争的同时,完成了“国家与革命”与“帝国主义论”,指出第二国际各党背叛了国际无产阶级的利益,变成为各国资产阶级的附庸。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们支持帝国主义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欺骗和驱使各国工人大众去战场送死。列宁呼吁无产阶级开展世界革命,把帝国主义战争,转变成各国的国内革命战争。由此,列宁主义开始形成了。俄罗斯十月革命成功,列宁领导建立第三国际(共产国际),此时欧美各国在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也就是柴油汽油内燃机时代。此时列宁撰写著作,用的是电灯。在欧美产业劳动大军中,仍然以蓝领劳工大众为主,但工程科技人员比例明显逐渐增多。

邓小平于此时到发达的资本主义法国勤工俭学。众所周知,法国是巴黎公社(马克思恩格斯称之为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的诞生地,是国际歌首先唱响的地方。五年后,邓小平又到俄罗斯的苏联首都莫斯科学习一年,见证了列宁主义的新发展方向:新经济政策与苏维埃电气化大目标。

这时应是:科学社会主义2.0版。显然对应于工业革命2.0版。

3、邓小平在中国改革开放中,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人员知识人材都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此时世界先进各国在进行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就是电脑计算机时代,邓小平发表的讲话,通过卫星转播的电视给全民观看。在生产劳动大军中,蓝领劳工大众仍然队伍庞大,同时工程科技人员(包括当年本文作者)逐渐成为提升生产质量与数量的关键人群,而且人数比例相当可观。

这时应是:科学社会主义3.0版。显然对应于工业革命3.0版。

中国改革开放,是在中央计划经济与国有制或者集体所有制主导的经济缺乏经济活力,导致僵化的斯大林式经济体制停滞落后,甚至导致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这种形势下艰难发展起来的。至此,欧洲社会民主党多早已脱离了科学社会主义思维体系,苏联东欧共产党也没有将科学社会主义推向胜利,而是把它变成了一种缺少市场竞争活力的僵化计划经济的行政社会主义。而中国改革开放则不同,它象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列宁投入实践科学社会主义时一样,既有激情,也有智慧,发展出胜利的方法与道路。

而旧时的欧洲社会民主党高层,缺乏激情,而且小聪明过头,注重向资产富豪集团退让甚至献媚,以求分红,虽然一时使欧洲社会福利提升,但最终还是与资本集团沆瀣一气,令资本攫取超额利润。而那时的苏联东欧共产党,激情过度,而缺乏大智慧,没能灵活机动地驾驭市场、资金、企业,导致技术落后而败给美英大资本集团。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通过改革开放,灵活地宏观调控驾驭了市场、资金、企业,从而促进了科学技术与西方一样快速提升,又通过全面脱贫,建设小康社会,扩大了市场与社会福利的强劲需求,更加刺激了生产力与科学技术这个生产力中的最革命最活跃的强大力量,使它成为社会进步的先锋推动力与强劲引擎。

4、如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值世界发达与新兴各国在进行第四次工业革命,也正是全球互通互联各业走向全面自动化时代,而白领工程科技人员将成为产业劳动大军的主力。中国领导人在国内,或与世界各国领导层,各国际组织,经常使用卫星网络视频,举行国际会议。这是工业革命前三版时期难以相象的,也无法享用的。

这将应是、也正在走向的:科学社会主义4.0版。显然对应于工业革命4.0版。

科学社会主义4.0在中国的踏实发展,也具有历史文明的优势。华夏文明是人类最初文明曙光之一,有着人类最初独创文字与考试选拔文官的文明传统,文化延绵至今,唯一没有断绝。自古以来为人类社会的进步,贡献过无法替代的关键性的数个伟大发明。同时,抵抗了历史上几乎无法克服的游牧猎战民族的无数次入侵,奇迹般地幸存下来,也恢复兴盛。在近现代帝国主义扩展、与被压迫人民与民族争取解放的时代,由于有三千年“天道民本主义”的周公思想的传统与孔子儒家为突出代表的理性集体主义文化,中华民族顺理成章地正确地引进了科学社会主义即马克思列宁主义,实现了民族独立与社会进步。改革开放以来,又在实践中,发展了列宁新经济政策与苏维埃电气化理想,提出了具有独创性的系统的市场经济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在经济、科技与社会发展方面都获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包括全面脱贫、即将建成的小康社会,对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都有互相借鉴与促进的意义。

可以设想,欧洲社会民主党,前苏联前东欧共产党,世界各地社会主义政党,包括南亚非洲与拉丁美洲的左派共产党,都将逐渐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即现代化高技术的科学社会主义4.0所彻底折服。高技术的科学社会主义中国,将向世界提供和平发展合作、技术与物资、市场与机会、信心与智慧、稳定与繁荣。甚至有可能包括抗击新冠病毒的先进疫苗技术。这是大势所趋,无法回绝的。

这个时代与进程,会有更多的革新与革命,是一个更加复杂更加庞大的社会进步。下面将进一步讲述论说。

三.  科学社会主义与各时期的对手与队友

在马克思恩格斯时代,各种工人运动中的思潮,都有可能是科学社会主义(1.0)的竞争对手或同路人与队友。但是正如共产党宣言中指出的,只有科学社会主义始终代表运动的整体利益与最长远的战略。

在列宁时代,第二国际的社会主义政党,倾向于转变成为“民主”社会主义,在议会道路中,与本国大资产阶级特殊利益集团来分享政权,对外逐渐有社会帝国主义的倾向。而科学社会主义(2.0)主张工人阶级与劳动人民独享领导权,对外实行国际主义原则,不进行帝国主义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证明:欧洲封建贵族与垄断大资产阶级帝国以及堕落成为他们附庸的第二国际许多政党,是无能的,野蛮的,残暴的,它们把欧洲变成了鲜血浸透的战场,让欧洲劳动人民尸横遍野。

然而,新生的社会主义苏俄,在科技上需要学习先进的西方,刚刚开始尝试市场经济新政策,提出社会主义远景是苏维埃政权加电气化,还需要时间来加强科技实力,以争取领先地位。

但列宁逝世后,众所周知,苏联的社会主义逐步放弃了市场新经济政策,并形成了中央计划经济。国防军事需求仍然刺激出强大的军事科技,包括至今仍然领先的航天宇航科技。而市场代表的民用需求则没有机会彰显出来,因此无法刺激民用生产方面的科学与高技术,无法在劳动生产率上超过西方。以此,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理论,这个“新”社会无法赢得对旧社会的胜利。恩格斯指出过:社会需求比十所大学更能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而在1930年代以后的苏联时期,对科学技术的需求,主要来自军事工业。导致这个国家的社会军国主义的倾向似乎明显多于科学社会主义的性质。从而没有赢得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国际竞赛。

与此同时,西方的民主社会主义大多数主流党派,参与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帮助建立的自由“民主”选举基础上的议会政治。对于选民大众来说,获得了旧时代所缺乏的通过感受自身生活的好坏那种感性来投票的权利,从而间接参加了社会政治。然而,在生产与分配较为平稳的时期,西方普通人民无法了解各种大小资本的特殊利益集团如何攫取公共利益,也无法通过复杂的代议制宪政政体,以及复杂而不简明的司法体系,来有效监督各种利益集团。

因此,当时的苏联与东欧阵营认为自己才是"人民民主"阵营,而西方也自称是"自由"阵营。如:东德自称"民主德国";西德在自称"联邦德国"的同时,也时不时自诩为"自由世界的"德国。

在“自由世界”,虽然理论上人人都有享有基本的自由,但是有钱的特殊利益集团始终享受难以想象的更大自由,而失业的无家可归者,则“享受”非常有限的自由,远远没有达到小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全部四大基本自由。而低收入工薪阶层,甚至一些号称中产阶级的阶层,其享有的自由,也无法与极为富有群体享有的自由相提并论。财富集团才有真正的更多自由。普通人民只有极为有限的自由。多党政治恰恰正好能够帮助特殊利益集团有效地从公众利益中攫得最大蛋糕份额,普通人完全无法对抗大集团所编织的政治经济人脉的密实网络。

苏联东欧当时的“人民民主”制度,理论上说应该能够克服西方政治弊病。然而,实际上,其缺乏科学高效的上下沟通,造成了僵化性质,并没有带来真正的上下流动与人民民主。

当时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与现在正在澎湃发展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给社会带来了新的通信与传播工具。如果有效地进行组织构建,是能够帮助汲取社会中的智慧成份来协助政府提高生产效率、增多社会进步。也能够深入了解民怨的真实来源与细节,从而化危为机,把负能量转化为正能量。

在“自由民主”的西方,其历史上来自各层武士阶层的多重封建传统,因此,其现代政治里,实际上也是各种利益集团通过感性票选来进行博弈,常常缺乏理性的长期发展眼光与部署。在过去四十年里,它们无可置疑地输给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建设进程。

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上是顺应并抓住了工业革命从3.0向4.0的进步潮流,在有宏观调控的合理的有活力的市场竞争刺激高科技发展的基础上,科学社会主义从3.0版向4.0版的进步,着眼于既高效率地做大“蛋糕”,也合理地分好“蛋糕”。而西方的“民主”社会(福利)主义与自由(特殊利益大集团)资本主义二大势力的轮流执政,则主要致力于争夺“蛋糕”,导致其资本出走以谋求利润最大化,造成了本国产业空洞化,而缺少高效率地做大“蛋糕”的机制。

然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在发展道路上,在进步中。目前来自西方的批评与非难,有合理的也有无理的,都是对改进体制提供的刺激与压力。可以对其分析加以采纳改之或者加勉、或者拒绝。西方这种时而情绪化时而咄咄逼人的对手,也起到了某种极其难得的鞭策促进作用。这也正是中国睿智古训所说的“敌存灭祸,敌去召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正符合科学社会主义经典的历史辩证法吧。

未来,经过中西方竞争合作,若实现马克思曾经分析与期盼的未来社会达到物质极大丰富,社会成员们将进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境地。这样的优裕社会,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各种高科技,例如,无人驾驶汽车等,将来应可实现。西方的自由“民主”社会,将会在左右互斗的分裂与纷争中,拖拖拉拉、摇摇摆摆地,也进入理想境地。而高技术现代化的科学社会主义社会,则极有可能直线高速进入理想优裕社会。

新中国开国伟人曾经提出:争取形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这显然是一大美好境界。今后,机器学习等高技术,应会帮助普通人提高表达政见,提升专业意见与建议,进行高境界的深入讨论与高品质升级;顺畅发出不满意与冤屈,及时汇总民意,实现更进一步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东西方文明都追求更高的美好未来。西方与中国这两种不同国情的社会,很可能在在高科技建设中不断趋同,从而相继进入人类高级社会:自由发展联合体。青少年马克思曾经指出:面对那些为人类理想而思想而奋斗的志士仁人的骨灰,未来高尚的人们将流下热泪。

四.  用科学社会主义4.0 为西方各派对症下药以达到捭阖纵横

我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时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持续升级的高级阶段,因此,具有与西方政治光谱中,从左到右,对各个政治派别、政治板块开展合作对话的优势。

没必要总是把整个西方政治人群当作一个与中国对立的铁板一块的团体。而要为西方各派对症下药以达到捭阖纵横的效果。

我们应当明确支持西方左派稍显“激进的”“民主社会主义”理想代表人物如桑德斯,支持他给以贫困人民的同情与允诺,同时表示西方穷人、低收入劳动者,应当得到他提出的福利待遇。中国人民的产能是支持他们的,中国自己在国内大规模地实现了脱贫。中国人是西方左派社会福利理想的朋友。当然,西方主要通过议会分肥来实现这个理想,而中国人民通过合理搞活市场、积极发展生产、与就业,来实现脱贫致富提高社会福利。但这个区别,正好说明中西方经济的互补性。

根据同样的道理,我国可大力支持西方中左派的社会民主主义,进步主义,也是合情合理的。中国可以与他们这些主流作好朋友。如美国前总统卡特、克林顿、奥巴马,等。

根据类似的道理,我国可大力支持西方中右派的经济自由与保守主义,各种稳健主义,也合情合理。中国在保持合理的市场经济方面,有许多经验与心得,可以与他们交流并且互相促进,来跟这些偏右的政治主流作朋友,如尼克松、基辛格、老、小布什。

中国当然反对西方极右势力,但可以向他们说明:只有等到中国稳步发展了全球人类繁荣共同体,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稳定繁荣,西方的移民头痛才可以治愈。所以,中国实际上向西方的极右势力提供了一套长效应的良方。对某位操弄民粹主义的大咖统领以及其背后的种族主义三K党势力,要说透这个道理,让我国充分帮助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贫穷的发展中地区与国家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也符合他们极右派的长远利益。

中国可以分别与他们和解,团结,也可以把他们召集起来进行调解,尤其在需要他们多数同意购买中国的商品服务与高科技的重要关头与持续保持时。

科学社会主义4.0,是与西方左翼思想有亲友师生关系的政治哲学,也是在中国智慧上提高的具有普遍性的高品质的政治思维。

利用它对西方各派进行对症下药的商谈,然后适当地让他们分别各自与中方团结起来合作互助,以便让他们各取所需,将会是一种伟大的巧妙的战略运作。

美国America这个词,在美国国内大部分场合是褒义词,个别场合也可以是贬义词。例如,奥巴马的精神导师、也是基督教牧师,曾经大声疾呼上帝惩罚America。在欧洲,这个词常常不是褒义词,奥巴马助力申请奥运会,多次用America这个词,但欧洲委员们并不买账,与在美国国内大不相同。

同样,我们若自我检视,也会发现,经过西方霸权媒体五百多年的卖力工作,Chinese 这个词在西方语言里,基本上是贬义词。这暂时是比较无奈的事情。而在我国国内,中国、中华,是个相当高大上的褒义词。在我国境内,她具有无比的号召力与凝聚力,为我国的进步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力量与坚定的自信心。但是,即使在港台,一部分人被西方媒体洗脑后,也把中国与 Chinese一样当作贬义词来使用。

而具有市场活力现代化高技术版的科学社会主义4.0版,在西方公共的语境里,可以具有较多褒义词成分,不妨多多试验使用。应可令紫红的纯左派来同情,粉红的中左主流来同意,浅蓝色的中右主流来产生多些的敬畏与合作意念,黑色极右势力哑言也许也有敬畏。

而第三世界发展中地区与国家,与中国互利互惠,是天然盟友与合作伙伴。中国与他们共同发展,与他们内部派别开展类似上述的合作,是双方的需求与幸运,必然相得益彰。

结语

列宁开启的(2.0版),邓小平设计的(3.0版),江总、胡总与习近平大力高效发展的(3.0+至4.0版),具有市场经济活力的崭新的现代化高技术科学社会主义,是全球人类进步的强大引擎。

它能够真正实现马克思恩格斯在1848年"共产党宣言" (科学社会主义1.0版) 中提出的如下人类自由联合(共同)体: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这也正好是习近平新时代我国现代化高技术的科学社会主义力量能够支持创建并加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07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2020.06.30用户名:游客

评论:在这个方向上,还将有一系列探讨,希望能焕发出科学社会主义的无穷青春伟力,来与西方半社会福利半利益集群的体制,进行强有力的合作竞争,互促共进,争取逐步走向并实现全球繁荣发展进步健康幸福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