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瘟疫时期的选战:拜登“奇迹”还能延续吗?

作者:林至敏,王建伟   来源:澎湃新闻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超级星期二”戏剧性翻盘后,3月17日又在佛罗里达、伊利诺斯和亚利桑那的初选中以较大优势获胜。目前拜登得到1217代表票,领先桑德斯(914)303票。由于民主党初选采取按投票比例分配制(得票超过选票15%即可按比例获取相应代表票),桑德斯反超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民主党由拜登出线,同特朗普在今年11月争夺总统宝座已无大悬念。
  然而,拜登想要挑战特朗普并不容易。
  就民主党内部而言,拜登要过整合民主党内部势力、精准挑选副总统竞选搭档、加强自己竞选团队这三道关。
  第一道关是如何争取竞选对手桑德斯以及沃伦原来的支持者。拜登在这方面动作频频,由于疫情影响,他取消了竞选造势大会,选前或选后演说都采取视频方式。在演讲中,拜登向桑德斯的主要支持者尤其是年轻选民喊话,“我听到你们的呼声……我和桑德斯参议员的分歧是技术性的,我们的基本看法是一致的,如建立(民众)消费得起的医疗体系和应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生死攸关的挑战”。
  不过,桑德斯何时退选尚不清楚。由于疫情影响,民主党在其余各州的初选大多会推迟到6月。以其不肯放弃的个性和众多年轻选民的热情支持,估计桑德斯会选择继续参选,但把重心转移到向拜登施压上面,利用自己在民主党左翼中的地位和影响迫使拜登接受其政策主张,或至少是向这些主张靠拢。
  桑德斯的这番用心在3月11日的选后演说中,已经溢于言表。他罕见地承认自己在代表票数上落后,但随即话锋一转,称即使在拜登胜选的那些州,多数美国人还是“强烈支持”他的主张,如把全国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一小时,他们选拜登只是认为拜登更有实力击败特朗普。
  桑德斯进而向拜登提出七个问题:如何解决50万美国家庭因看病负债而破产的问题;是否会否决全民医疗计划;如何回应科学家关于我们只剩下8年时间来彻底改造我们的能源制度的论断;如何让所有年轻人能够上大学或专科学校而不用背上沉重的债务;如何改造大量关押犯人并充满种族歧视的司法制度和失败的移民政策;如何解决贫困问题。
  桑德斯的策略取得了一定效果。尽管拜登在一些民意分歧很大的问题,如建立全民医疗体系上继续保持他原来的主张,但对一些在年轻人中间很有号召力的主张,如公立大学和专科学校免学费,他已经表示赞同。这里有不少选前拉票的因素,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拜登在社会政策上正在朝左翼靠拢。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说过,“如果拜登出线,那些积极支持桑德斯的25岁以下的年轻选民可能会像2016年大选那样,选择弃票。这显然对拜登不利。这些弃票以及由于对拜登不满而转投共和党的选票如何填补?拜登相对温和中道的选举纲领和个人品质能否为其争取到独立选民的选票,那些不满特朗普极端政策和个人品质的共和党人是否会转投拜登?我们的初步判断是,这两者大致互相抵消。”我们的判断保持不变,但对拜登来说,尽可能多的争取年轻人的支持,同时增加在拉美裔中的支持度,在一些摇摆州,如亚利桑那州的选举中可能会起到“神助攻”的效果。
  民调显示,拜登在非裔和中老年选民中一直有很高的支持度。同时,他在城市和郊区人口、妇女尤其是有大学学历的妇女,以及蓝领工人中的支持度,也均高于桑德斯。他的弱点是“代沟”,不招年轻人待见,他在30岁以下的选民,不论白人还是非裔中的支持率都远远落后于桑德斯。
  所以对拜登来说,选情不容乐观,尤其是在中西部特朗普仍有胜算的几个关键州,他必须竭尽全力,缩小“代沟”。但他又口拙,演讲能力有限,不像特朗普那样,善于鼓动蛊惑人心,孤军奋战的话,很难赢得年轻人选民的心。
  所以拜登要过的第二关,就是尽快选定一位能帮他补短板又有相当民意基础的副总统候选人搭档。在3月15日的电视辩论中,拜登公开说将选择一名女性做竞选搭档,想必他已有些腹稿。从目前的报道看,符合这一标准的有三位: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哈里斯、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克洛巴彻、南卡莱罗纳州前州长竞选人阿布拉姆。
  哈里斯和阿布拉姆是非裔,选她们做拍档有助于进一步巩固非裔的支持,突显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用人方面的区别。阿布拉姆虽然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惜败,但她在南部支持度不低。而且,她本人也早就表示有意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搭档。她的问题是无法改变所在的南卡莱罗纳州的“颜色”,该州在今年总统大选中“变蓝”的概率很低。换句话说,阿布拉姆无法替拜登拿到该州的选举人票。
  哈里斯在民主党初选前期人气不低,对年轻人也颇有吸引力。她在“超级星期二”前卖力为拜登站台,为后者加分不少。拜登当时就表示愿意让她担任任何她想担任的职位。并且,哈里斯能言善辩,有行政和立法经验,足以辅佐拜登执政。她的“缺陷”是来自民主党票仓——加州,同哈里斯一样,她无法替拜登直接拿到额外的选举人票。
  克洛巴彻是白人,政策主张和拜登接近,深受民主党内温和派的支持。她在参议院,尤其是几次关键听证会上表现靓丽。最为重要的是,她来自美国中西部,可以为拜登争取那里几个摇摆州的关键选票。
  如何挑选一位能为自己加分的拍档而又不引起太多争议和反弹,对拜登既是一大考验,也是一个机遇,有评论甚至认为这将是他在选战中“最为关键的决定”。不仅如此,何时宣布人选,在什么场合推出,以及如何对未上位的其他人选做出适当安排,对拜登来说都意义重大,必须精心筹划,否则好事也可能变坏事。
  拜登要过的第三关是强化竞选团队。不要说同特朗普相比,即便和民主党其他总统竞选人相比,拜登的竞选团队也相形见绌,不论领导能力、战略布局,还是文宣、筹款,都不行。好在不少原先的竞选对手已经转而支持拜登,如果能把他们各自的竞选组织和助选人员整合到一起,共同对付特朗普,则不仅可以弥补拜登团队的短板,还能大大扩展其竞选的广度和深度。
  所以拜登在“超级星期二”后做出的第一项决定便是充实竞选班子,由奥马利·迪伦担任竞选经理,负责竞选战略和对外联系。迪伦曾于2012年担任奥巴马的副竞选经理,她将与负责内部事务的舒尔茨一起领导拜登竞选活动。这一决定,加上之前任命安妮塔·顿为首席竞选战略家,使得拜登团队得到了明显加强,也获得了民主党内的普遍赞赏。
  除了上述三关,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大大增加了拜登选战的变数。毫不夸张地说,疫情从根本上改变了2020年美国大选的格局和形势,其影响之大足以推翻迄今对大选所有的假定、分析和推测。由于疫情发展和后果尚无法预计,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都必须根据形势的变化,且战且调整,谁也没有胜算的把握,关键在于谁能够更准确地把握瞬息变化的形势,把握选民的脉搏和意向。
  对拜登来说,目前新冠疫情带来的挑战主要集中在三方面:其一,美国经济遭到重创,今年一、二季度大衰退已成定局,后两个季度能否缓和尚难预料。
  有人也许要问:经济衰退、股市暴跌,首先打击的不是现任总统特朗普吗?的确如此,情况对特朗普很不利,他赖以吹嘘的经济和股市两面旗帜都倒了,加上之前对疫情严重性判断不足,无视专家意见,多次以政敌阴谋论攻击主张强化应对的人士,以致美国在疫情大爆发时准备不足,因应失当。
  但美国社会有个特点,也可以说是传统,越是危机当前,越是要“团结在国旗周围”,搁置党派政见之争,团结在现政府的领导之下,一致对“敌”。这就是为什么在疫情急剧恶化,政府对策有效性普遍受人诟病之际,特朗普的民调认可率不降反升——在若干主流媒体的最新民调中,特朗普的执政认可率首次超过一半,为三年来所罕见。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对特朗普的批评若稍不注意,便会落下利用国家之难谋求政治好处的口实。换句话说,他在今后几个月甚至被提名后,都不能毫无顾忌地对特朗普火力全开。对拜登来说,如何既根据疫情的实际发展和民众的感受,有理有据地抨击特朗普治疫的失误之处,提出正面的和接地气的对策主张,同时又不让人觉得他是在利用疫情操弄政治,是考验其政治智慧的试金石。
  其二,疫情之下,公众对总统大选的关注度大不如以往。以往大选年,从春天两党初选一直到11月全国投票,选情一定占据着美国国内新闻的头条。两党候选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受到媒体的全方位、全天候的追逐。而今年新冠疫情的出现和蔓延,使得总统选举的“行情”一落千丈。3月中以来,有关民主党初选或特朗普选战的报道都没有上过主流媒体的头条。
  总的来说,这种情况对执政党有利。特朗普作为总统拥有极大的行政资源,白宫基本上掌握着对舆论关注点的话语权。特朗普每天在白宫战情室主持疫情记者吹风会,开始几天只做个简单开场白,由专家们解答问题,最近几天几乎从头至尾,把记者会办成了个人秀。
  美国政治历来重视所谓“能见度”(visibility),抛头露面对总统候选人而言,至为重要。较之特朗普,拜登的媒体关注度显然不在一个档次上,明显缺少展示自己、表达观点、影响事态的平台。这对不那么能言善辩的拜登来说,或许不是一件坏事,但长此以往,他也可能会被忽略甚至是遗忘了。
  而要挑战特朗普,拜登必须加深选民印象,突出自己不同的执政理念、政策主张和个人特质。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言,“特朗普天天在白宫吹风会上表现自己,给拜登带来一个严峻的挑战,即如何在数字化竞选中提高自身的地位和能见度”。
  其三,随着疫情的蔓延,各种“社交疏离”(social distancing)及限行措施也相继出台,这些旅行和集会限制对不同候选人的影响是不同的。特朗普的基本选票相对固定,不少支持者只看一个电视台或听一个广播电台,受新闻事件的影响较少,与共和党基层组织的活动频率或范围关联度也不大。民主党的选民则相对分散和不稳定,初选前期民主党候选人人数众多、主张各异,又加剧了这种分散和不稳定。拜登要整合民主党选民,激励他们出来投票或捐款,更依赖与选民直接接触,以及聚集性的造势活动。
  根据最近的一个调查,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所谓“支持热度”(intensity in enthusiasm)上要远远超过拜登的支持者。拜登要想提高支持者的热情度,必须更经常地,更亲密地和支持者互动。疫情在这一方面对拜登的挑战,大于对特朗普的挑战。
  当然,拜登阵营也不是一点好消息都没有。由于不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他可以相对从容地去完成从“与桑德斯竞争”到“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大位”的转变;在特朗普疲于应付日益严重的疫情的时候,他可以集中精力确定疫情下的选举策略,完善内外政策主张,整合团队力量,筹集更多竞选资金,网罗更多的支持者。有民调显示,特朗普应对疫情的言论和做法正随着美国疫情的恶化而饱受批评,而拜登的低调表现并没有对他在全国民调中和特朗普单挑情况下的领先地位产生负面影响。
  当然,拜登自己也明白,他在民主党初选的征途上能走到今天已经是个奇迹,日后想要在与特朗普的对垒中重复这一奇迹,除了要有过三关斩六将的实力,还需要运气的持续加持。

  林至敏:美国Valparaiso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
  王建伟: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教授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4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