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王伟男:“病毒源头”纠纷影响美国对华民意

作者:王伟男   来源:联合早报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当今年1月15日中美两国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国际社会因此松一口气时,应该没有人会想到仅仅不足两个月后,两国又因为新冠病毒(COVID-19)的源头问题引发激烈的外交纠纷。无论签署什么样的经贸协议,经贸问题本身都属于有买有卖、互惠互利的范畴,只是谁利多谁利少的问题。

但病毒源头问题可谓兹事体大,无论这个锅落到谁的身上,都有无法承受之重。所以我们看到,两国关于病毒源头问题的外交纠纷,在两国国内都引发了激烈的反应。虽然目前因双方高层都释放了善意而有所缓和,但这场纠纷对两国民间舆论、特别是美国舆论的影响,可能是重大而又深远的。

中国民间的反美情绪这些年来本就处于上升阶段,经贸问题、南海问题、台湾问题等,都为这种上升势头提供了燃料。现在又出了个病毒源头之争,无疑于火上浇油。虽然两国官方暂时休战,但民间的猜疑和愤慨情绪一旦被调动起来,不可能说停就停。在确凿的科学证据出现之前,这种情绪还会继续发展,不知伊于胡底。

在美国方面,近年来对中国不友好的声音主要来自精英阶层。共和、民主两党在许多内政外交问题上争得不可开交,但在对华强硬的战略取向上则存在高度一致。其实,美国智库和学术界也是如此,之前的许多亲华派、知华派学者,最近几年也画风突变。如果说两党和学界的对华态度还有分歧,那么这些分歧更多地体现在策略层面。

(图片说明:美国副总统彭斯是“美国抗疫领导小组”组长。随着美国疫情的加重和民间问责呼声的高涨,寻找替罪羊的工作也大张旗鼓地开始了。昨天,彭斯试图把美国应对疫情失利的“锅”甩给美国疾控中心和中国。)

美国民间在对华态度上的一致性要低很多。那些与中国存在悠久交往史或商业关系的产业(如农业)或地方(如加利福尼亚州)就不主张对华强硬,而是希望继续同中国打交道,以沟通和谈判的方式解决双方的纠纷。还有许多民间组织也希望两国社会能通过接触和交流来增进相互了解,而不是因高阶政治上的冲突而相互隔离。此前有许多民调数据都显示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情绪并非主流。

但这次疫情爆发以来,美国民间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向负面移动的迹象。美国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于3月17-20日对2006位美国成年人进行了民意调查,所问的题目为:以下哪个选项对这次疫情的扩散负有“很大”(very)或“或多或少”(somewhat)的责任?所列选项有:一、中国,二、到处乱跑的个人,三、美国疾控中心,四、特朗普总统,五、联邦和地方政府,六、(具体负责抗疫事务的)彭斯副总统。

这是一个多选题,受访者可以选择一个或多个选项。调查结果显示,在这2006位受访者中,选择“中国”者比例为73%,选择“到处乱跑的个人”者比例为65%。选择其余四项的受访者比例分别为45%、43%、42%和34%。从交叉分析来看,在民主党支持者、共和党支持者和独立人士这三组受访者中,认为中国应当负责的比例都是最高的,分别为73%、77%和68%。如果美国的疫情继续恶化,并对美国经济和社会造成严重冲击,对中国的这种负面认知就可能演变成广泛的敌意。事实上,我们在网络平台上已经看到若干起发生在美国社会的与疫情有关的排华案例。

(图片说明:图表题目是“美国成人大多认为中国是美国疫情日益加重的原因”。)

在美国政界和学界都主张对华强硬的情况下,期待中美关系还有转圜余地的人们,本来寄希望于美国民意能对其高层的对华决策施加一些积极影响,但受到疫情冲击后,这股对华友好的民意还能持续多久?力量还会有多大?如果他们的切身利益在这次疫情中遭受严重损失,他们还会不会保持之前的理性?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

中美关系走到如今这个境地,实在出人意料。美国上一任总统奥巴马虽然曾提出过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但现在回顾其实施过程,其实是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大力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让中方感到一阵紧张外,在战略部署方面并没有实质性进展。特朗普上任后首先推翻的就是TPP,这让中方大大松了一口气,以致于有乐观的学者曾预期,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打交道会更容易些。直到两国陷入贸易战的深渊,并波及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后,人们才惊呼中美要滑向新冷战了。

经过多轮艰难的谈判和波折,两国终于在今年初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这个结果又让本来担心两国关系失控的各方松了一口气。但这次缓和气氛仅仅维持了一周多,就爆发了新冠疫情。在中方宣布武汉封城后,美国率先宣布对来自中国的航班和旅客进行限制。从那时起中方就颇有微词,中国民间新一轮的反美情绪开始集结。在美方因自己的轻忽而导致疫情在美国蔓延后,双方高层的相互指责终于引发负面民意加速集结。如果未来美国民间友华声音大大弱化,肯定是中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目前各国的疫情还在发展中。笔者宁愿相信,人类的医药科技已今非昔比,完全控制并消除疫情只是时间问题。这个过程中要付出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代价也是毫无疑问的。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各方需要开始关注美国民意对中国的态度如何演变,甚至更广泛地说,整个西方社会对中国的态度如何演变,对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至于病毒源头问题,两国民间的阴谋论可以休矣,还是交给科学家(或许还有政治家)去解决吧。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原文首发于新加坡《联合早报》2020年4月2日言论版。)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4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