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密歇根州初选:桑德斯惨败与大选风向标

作者:朱信荣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关键词:2020大选,民主党初选,选民结构
  摘要:3月10日,美国有六州举行了民主党初选,在这一“小星期二”竞争中,桑德斯在密歇根州没能延续四年前的成绩。他的惨败源于多方面原因,主要是他在密歇根州的优势不再,多个选民群体的支持度均落后于拜登,而这一结果,也令民主党初选的方向进一步明朗化,拜登的优势得到了极大巩固,同时也可能预示着民主党将在未来与特朗普的大选竞争中具有新的优势。

  3月10日,美国民主党2020总统候选人初选在六个州展开。三月初的“超级星期二”过后,拜登逐渐确立了他在初选阶段的优势,而桑德斯则急需在其他州的竞选胜利来重新站稳脚跟,但截止美东时间3月11日凌晨,桑德斯在六个州的得票情况依然很不理想。虽然他在北达科他州以较大优势胜出,在华盛顿州的计票与拜登不相上下,但在其他州份他却未能成功。在2016年以较大优势胜出的爱达荷州,他没能延续成果,而在当日大选代表票最多的密歇根州(125席代表),桑德斯则遭遇了滑铁卢。
  密歇根州初选结果,拜登以超过二十万票的优势大胜桑德斯,基本验证了他之前民调预测中超过15%的优势,桑德斯获得的票数与2016年相差不大,但本届初选他不再是胜出的一方,且在州内所有县的得票,都落后于对手。
  四年前的民主党初选,正是在密歇根州,桑德斯以微弱的优势击败希拉里,成功在初选阶段扳回了声势,但最终没能在民主党大会上获得提名。密歇根部分选民对最终提名结果的不满,间接促成了11月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此地的胜利,也使得密歇根州的选举人团票,成为了他入主白宫的关键。那么,四年过去了,为什么桑德斯没有能够延续奇迹?他在密歇根的惨败,又将对接下来的大选意味着什么?
  桑德斯:没有进步,等于退步
  桑德斯四年前的胜利,对于当时民主党建制派是有着意外的,一方面,当时的民调都指出,希拉里在密歇根是有一定优势的,另一方面,建制派也没能料到,密歇根州广大的农村地区和城镇的蓝领工人,最后成为了桑德斯逆转获胜的关键支持力量。如今,四年过去了,桑德斯再度参加总统初选,但他当时所仰仗的主要票力却在逐渐流失,同时,他未能在族裔问题的论述上建立自己的优势,导致他在密歇根州失去了原有的竞争力。他此次初选惨败的原因,主要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桑德斯的一大票力支持来自于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但在此次初选中,相比于四年前他和希拉里之间在这个群体的激烈竞争,在本次初选中,他在这个群体并没有建立对于拜登的显著优势。
  对比2016和2020两届初选的出口民调数据,不难发现,在读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这两个占比较大的选民类别中,桑德斯在对阵希拉里时具有非常显著的优势,但四年之后面对拜登,在这两个类别他没能保持这一势头,甚至已经被拜登反超,使得按照教育程度统计的出口民调上,他全面落后于拜登。这对于桑德斯的竞选来说,足以构成极大的威胁。年轻人是桑德斯竞选活动的主要参与者,也是重要的基本盘,但这个基本盘如果不具备优势,得票状况势必受到极大影响。
  其二,桑德斯在2016年的胜利,一定程度上建立于蓝领工人与农村选民的投票逆转,这也是当时初选前的民调未能估计到的结果,但是四年过去,桑德斯2016年的光环也在这两个群体中逐渐褪色。
  四年前,桑德斯能够吸引到的选票,如果按照收入划分,他在不同阶层上有着极大的竞争力,但本次初选,他的优势弱化了不少,不仅在较高收入的阶层上落后于拜登,甚至在他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较低收入人群中,他的优势也不再如对阵希拉里时显著。按收入水平统计的出口民调没有倒向桑德斯而是倾向于拜登,这意味着蓝领工人并没有跟随四年前势头,继续广泛支持桑德斯的竞选。
  而如果对比区域分布状况,桑德斯的退步就更加明显,在与希拉里竞争时收获的农村与城郊地区选票,如今不再是他的优势盘,拜登不仅如同四年前的希拉里一样轻松拿下东南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甚至更进一步,在底特律(Detroit)、大急流城(Grand Rapids)等主要城市的边缘地区,以及密歇根西部与北部的广大农村区域收获大量支持,全面击败桑德斯,如此,按县份统计得票,拜登甚至都没有给桑德斯留下一点机会,彻底翻转了四年前的投票分布。
  但桑德斯在密歇根的广大城郊、乡村地区和蓝领工人中的惨败,绝不仅仅是因为他自身的优势丧失或是拜登作为温和派候选人所吸引的广泛支持,2016年初选的特别因素也是不可忽略的一点。桑德斯在密歇根州凭借这些票力的逆转,来源于这些选民在当时对希拉里的厌恶,换句话说,给桑德斯投下一票,也就等于给希拉里投下反对票,这就是希拉里在密歇根先后败给桑德斯和特朗普的重要原因。
  然而,如今身后同样集结民主党建制派力量的拜登,则根本没有希拉里身上的这一舆论包袱,作为奥巴马副手的他,有着希拉里所没有的选民光环,也相较于希拉里更能够获得最广大光谱的选民支持。桑德斯身后的左翼动员力量,错估了密歇根选民的忠诚度,以为四年过去,曾经支持桑德斯的广大蓝领工人还会继续为他投票,结果,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其三,桑德斯在竞选中的老问题,是在族裔关系和特定群体上的处理,特别是关乎非裔选民的问题上,相当多的时候桑德斯的声音较弱,这构成了他的巨大劣势,特别是在面对拜登这位能够吸引广泛非裔选民支持的竞争对手上。桑德斯的选举论述更强调美国社会的族裔问题是经济分配问题的结果,而没有当成一个独立的重点社会议题进行处理,这种论述有一定合理性,但将大大削弱对特定选民的吸引力。在密歇根州,非裔选民也是最终取胜的一大助力,东南部的第一大城市底特律,是全美主要城市中非裔居民比例最高的,达到人口的八成以上,这成为了拜登在初选中的天然优势。
  当然,桑德斯在这四年间绝非毫无收获,他在西裔选民中享有很高的支持度,这使得他至少在特定的少数族裔上能够收获不少选票。在“超级星期二”以及之前的初选中,正是西裔选民的投票帮助桑德斯一举拿下内华达、犹他等西部州份,在初选中至少保有一定的竞争力。此外,根据一些分析,桑德斯在该州的阿拉伯裔选民中也颇受欢迎,然而,西裔人口、包括其他少数族裔在密歇根的有限分布,导致他的这些优势无法折现为足够多的选票。于是,桑德斯在族裔问题上的尴尬局面,进一步拉大了和对手的差距。
  此外,明州参议员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和麻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相继退选后,民主党初选中不再有女性候选人,仅剩下两位男性,于是桑德斯在密歇根努力争取支持沃伦的女性选民。但最终结果远远没能达到预期,沃伦的支持者并没有因为参选立场相近,同属进步派阵营,而将选票转向桑德斯,他所收获的女性选民支持远比不上他的竞争对手拜登。
  反观竞争对手,克洛布彻退选后,和早先退选的加州参议员哈莉丝(Kamala Harris)共同背书拜登,拜登在建制派的支持力量在这两位女性参议员的参与下进一步稳固,而他在女性选民中较大的优势也逐步确立下来。桑德斯在密歇根的拉票,最终并没有改变沃伦退选后其支持者的分布局面。
  总结而言,密歇根的初选中桑德斯也极力调动他的竞选资源,集中在他与团队认为的优势群体上,但结果是在他往常依赖的选民群体中根本没有获得足够多的支持,四年前的逆转取胜没有再度上演,相比于拜登,桑德斯吸引广泛群体支持的能力在密歇根初选后,进一步暴露了竞选中的缺陷。而如今桑德斯面临的更大问题是,四年过去,他在密歇根的选民基础并没有进步,然而当这一点如果要等到初选结果出炉才能意识到,恐怕为时已晚。没有进步,对于他来说,就是巨大的退步,也意味着溃败成为了必然。
  密歇根的风向标:该往何处去?
  密州是2016年大选的关键州,它造就了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的声势,也造成了民主党在11月大选的败北。2020大选,它可能再度成为风向标,为观测接下来的大选进程提供一些启示。
  2016年共和党声势随着特朗普参选而向好的局面,在2018年逐渐终结,当年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夺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温和派候选人重新占据民主党内的主导地位,而这其中,密歇根州的变化也是一大重要看点。
  密歇根州作为“铁锈带(Rust Belt)”地区之一,历来是选举中的兵家必争之地,民主党在东南部城镇地区的优势与共和党在广大西部、北部农村地区的优势是密州政治版图的基本结构。2014与2016两个竞选周期,民主党人在密州处于不利地位,共和党籍州长Snyder在2014选举中连任成功,两届众议院选举,密州的14个席位中共和党都成功掌握9席。到了2018年,特朗普执政对美国国内社会的撕裂,让民主党在密州找到了机会,中期选举的密州民主党收获颇丰,众议院选举成功挑落两个共和党席位,两党席次变为7比7;州长选举,民主党候选人Whitmer以较大优势战胜对手;参议员Stabenow连任,保持密州参议员全取的局面。
  对于今年的势头而言,密州2018年的选举结果,与现在的初选结果,至少指向两个意义。一方面,密州2016年对于民主党不利的局面正在转变,民主党可能重新在联邦选举层面上掌握优势,这对于11月的大选具有指标意义;另一方面,民主党2018年在密州成功胜出的候选人属于温和派别,加上这一次桑德斯的失败,意味着密州这一阶段更加欢迎温和、能够整合广泛选民的民主党人,这一局面对拜登相当有利。
  同时,民调也显示,密州的选民目前对于民主党是有信心的,不论拜登或者桑德斯,他们与特朗普对比时的支持度都有一定优势,这对于当下的初选来说,无疑是个比较好的消息。
  然而,对于桑德斯来说,坏消息就比较多了。密州是他全力要争取打下的一仗,如今彻底失败,接下来的竞选路程只会更加艰难。如果在作为“铁锈带”一部分的密州表现都如此不佳,那么17号在俄亥俄州(也是关键州之一)、伊利诺伊州的初选,也就更难有足以翻身的表现,而在佛罗里达州的初选,桑德斯阵营也将面临更困苦的局面。
  密歇根州的初选,毫无疑问指向的是更加清晰的,由拜登领跑的局面。在朝向获得全国大会上1991名代表支持票的路程中,现在拜登已经处在上风。虽然当前新冠肺炎在美国蔓延的疫情,有可能会给选举进程带来一些变数,比如竞选集会的取消,本周日的电视辩论不安排现场观众等等,但就基本盘而言,密歇根一役,初选的路途已经明朗了起来。
  参考文献:
  Michigan Exit Polls – CNNPolitics Election Center. CNN. Retrieved March 10, 2020, https://edition.cnn.com/election/2020/entrance-and-exit-polls/michigan/democratic
  Michigan Exit Polls – Election2016. CNN. Retrieved March 10, 2020. https://edition.cnn.com/election/2016/primaries/polls/mi/Dem
  Live Results and Coverage:Michigan Presidential Primary 2020.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March10, 2020.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3/10/us/elections/results-michigan-president-democrat-primary-election.html
  Michigan General Election Polls.RealClear Politics. Retrieved March 11, 2020.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epolls/2020/president/Michigan.html
  Michigan Was Once Bernie’sResurrection. Now It Could Be His Burial. Politico. March 9, 2020. https://www.politico.com/news/magazine/2020/03/09/michigan-bernie-sanders-primary-unfriendly-123898
  Bernie’s Whole Campaign WasBased On a Misreading of the 2016 Election. The New York Magazine.Retrieved March 11, 2020. https://nymag.com/intelligencer/2020/03/bernies-tragic-misreading-of-16-has-finally-been-dispelled.html
  How The Rest Of The PrimaryCalendar Looks For Biden And Sanders. FiveThirtyEight. March 9, 2020.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how-the-rest-of-the-primary-calendar-looks-for-biden-and-sanders/
  Where Sanders Is Falling Short.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9,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9/us/politics/bernie-sanders-black-voters.html
  Biden ready for big wins onTuesday. The Hill. March 10, 2020. https://thehill.com/homenews/campaign/486735-biden-ready-for-big-wins-on-tuesday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