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博明——“对华冷战的设计师”?

作者:蔡何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326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翻译系列(三)
  《中美印象》第192期

  继九月中旬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突然离职之后,白宫对其国际安全事务专家团队重新洗牌。很明显特朗普政府试图寻找一位更温顺的人来接替常常固执己见的博尔顿的职位。尽管相对而言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C. O’Brien)稍显经验不足,但他却是最适合的人选。
  奥布莱恩曾在洛杉矶做律师,也曾是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尽管他在国际事务上持一种零和思维,但却又不像博尔顿那样持有毫不掩饰的鹰派观点与极端的政策立场——这曾是白宫众多厌恶与分歧的根源。在被任命为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之前,奥布莱恩仅出任过人质事务(Hostage Affairs)的特别代表,此外他从未以任何官方身份介入亚洲事务。
  鉴于奥布莱恩在亚洲政策和中美关系上有限的职业经验,此次国家安全事务团队重组最有意思的并不在奥布莱恩,而是其副手:博明(Matthew Pottinger)。
  01  从记者到海军陆战队军官
  在接受国家安全事务副顾问的任命之前,博明在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出任亚洲事务高级顾问,这一职位在美国制定亚洲政策时发挥着关键作用,该职位之前曾由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和康达(Daniel Krittenbrink)担任过,前者是老练的外交官,曾在多个美国驻亚洲国家使馆任职,后者则是中国通,目前是美国驻越南大使。尽管博明是由臭名昭着的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提携进入国安会的,但是他本人却是备受尊重的智囊。有媒体报道说,正是博明将审慎的保守主义外交政策带回了特朗普政府。
  博明毕业于马萨诸塞大学,专业是中国研究,毕业后他进入了新闻行业。由于精通中文,博明曾先后担任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的驻华记者。在长达七年的驻华记者期间,他报道的范围非常广泛,上至中国的腐败问题,下至河南人的生活习性。博明在一次采访中曾与中国国安人员发生过冲突。这次冲突或许使得博明更加认同美国的价值观,最终促使他投身美国海军陆战队。
  在他的一篇2005年发表于《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博明解释了他离开新闻行业而投身海军陆战队的原因。他写到:“我在中国的经历让我体验到一个非民主国家是如何对待他的公民的”。博明详述了他与中国政府官员发生冲突的经历,他被拘留,不得不把自己的采访投入马桶,还挨了国安一巴掌。
  然而,博明的在华经历并非改变他职业生涯方向的唯一因素。他在文章中写道,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视频也促使他离开新闻行业并从军,这个视频的内容是一个美国人在伊拉克被恐怖分子处以死刑。他在另一篇文章中说,2002年博明的同事——丹尼尔·珀尔(Daniel Pearl)——被巴基斯坦恐怖分子处以死刑,这件事进一步推动了他的告别记者生涯。不管怎样,博明的职业变化不仅反映了他对美国自由价值观的认同,也反映了他认为美国军队正在全球发挥积极作用。在一篇2005年他发表于《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博明认为在2004年的印度洋海啸中,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救灾工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是“强于笔杆子的”。
  博明在32岁的时候从海军陆战队军官预选班毕业,随后被分到海军陆战队情报部门工作,并先后三次被派到伊拉克和阿富汗参战。在此期间,博明因功被授予美军的青铜勋章(the Bronze Star)。之后,博明“转业”离开了部队。2010-2011年,他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担任爱德华R.默罗新闻研究员(Edward R. Murrow Press Fellow),其后到一家投资管理公司任职。博明的一位高中同学这样评价博明对于美军和美国特殊论的看法:“他从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爱国者,他是一个头脑清晰的冷眼旁观者。他从来不会在墙上挂一张兰博(译者注:电影《第一滴血》的男主角)的海报,他更可能会贴一张迈尔斯·戴维斯(译者注:美国爵士乐音乐家)。

2009年8月,博明在阿富汗与当地
人聊天。
  02  通向白宫之路
  在担任亚洲事务高级顾问之前,博明从未在任何决策岗位上任职。在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该职的博明的前任2017年在《纽约时报》上撰文称:“博明是一位非常高效的行政官员,这可能是因为此前他从未参与过政策制定。”从一位军事情报员到美国亚洲政策制定这样的抢手岗位上,博明流星般的晋升之路是史无前例的。仔细观察他第二次去阿富汗参战,不难发现,博明与退役陆军中将、特朗普密友及第一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林(因涉在通俄门调查中向联邦调查局作伪证被判有罪)之间的关系是他走进政府核心圈的入场券。
  2010年,弗林与博明共同撰写了一份报告,这表明他们二人在博明第二次到阿富汗参战就已经相互结识(博明是2009年开始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那时的弗林正担任国际安全援助部队主管情报工作的副参谋长,而博明则是与弗林关系密切的参谋。弗林和博明通过在阿富汗当地的采访发现,美国情报部门几乎毫无作为。这一结论得益于博明在新闻行业中培养出的敏锐与专业能力。因为这份报告揭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的无能,惹怒了五角大楼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不少人担心他们二位会被解雇。
  博明于2010年从军队退役,关于他此后的平民生活我们所知有限。在大选前,他在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中两面下注。网络杂志《政客》(Politico )报道称,在大选之后,弗林邀请博明加入特朗普政府。这一邀请是有几分出人意料的。一些华盛顿的评论家认为,“让一个从未在文职政府工作过的、也没有美国亚洲政策制定经验的人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是令人侧目的”。尽管相对而言博明缺乏从政经验,但是前白宫首席战略家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认为,博明是“美国政府中最重要的几个人之一”。
2018年9月27日,博明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参加中国国庆招待会。左一为崔天凯大使。
  03  博明的中国观
  尽管博明在外交政策上的从政经历有限,但是一旦事涉中国政府,如果以此就将他视为毫无经验则是不明智的。与常常自吹自己是国际问题专家的班农不同,博明在本科学习中文,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以记者身份在中国生活了近十年,对中国政府进行过大量的报道。对博明来说,在中国的生活是他重要的经历。很明显,他对中国的强硬政策与他在中国的记者生涯密不可分。
  此外,尽管有些人认为博明是对华鹰派,但是他与班农和博尔顿截然不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格雷厄姆·艾莉森(Graham Allison)认为,博明聪明、睿智、好学而不教条。其他人也认为他性格沉稳,且能力突出。也就是说,博明从未效仿过特朗普总统在其竞选集会上和推特上发表的那些鲁莽言论。然而,博明相对温和并不意味着他是中国的朋友,事实恰恰相反。
  与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不同,博明在过去十年间从未发表过任何与中美关系有关的文章。作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的高级顾问,博明参与起草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份报告由行政部门起草,阐述了国家安全的主要问题,以及政府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由于博明参与了该报告的撰写,因此这份报告最能反映博明目前对中美关系的看法。该报告由特朗普总统作序,序言提到他的“美国优先”的战略(国家安全战略是其组成部分之一)。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一个“修正主义”国家,认为中国正试图“塑造一个与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相悖的世界体系”。
  鉴于中美两国当下在诸多领域里的竞争,无论是在经贸方面还是人工智能领域,博明认为中美合作必须让位于美国军队在军事上的对华威慑,也必须让位于作为经济杠杆的贸易冲突。很明显的是,博明更倾向于通过强势而不是外交途径来解决问题,他在对朝无核化谈判中担当重要角色。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当博明向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他可能是历史上美朝关系外交中最重要的人物——介绍朝鲜半岛的协商时,他向卡特总统转达了特朗普总统的要求,请不要在朝核问题上说任何话,做任何事。
  04  新副手,新战略?
  满怀期冀的中国观察家们或许会认为,约翰·博尔顿的离职意味着中美关系即将回暖。但是博明的任命给这些乐观主义者泼了一盆冷水。
  每一届政府及其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会决定着副国安顾问的角色定位。这一职位所具有的权威与责任要高于博明之前的职位(亚洲事务高级顾问),博明将继续担任本届政府对华政策的重要推手。奥布莱恩在亚洲政策上的经验不足,预示着博明很可能将成为本届政府对华政策的实际掌舵人。
  与博尔顿不同,博明并不是一个明显的对华鹰派,他更喜欢待在幕后,但他确实是将当代中美关系描述为冷战时期相互竞争状态的核心设计师。美国和世界最终会发现,当前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不会因为博尔顿的离开而变更。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3日 来源时间:2019年10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