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
当前位置:首页>弹劾特朗普

《中美印象》:吹哨人“对证公堂”?

作者:张涓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58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电话门”事件追踪报道(二)

《中美印象》:特朗普“在劫难逃”?(跟踪报道一)

编者按:”电话门“爆发以后事态进展很快,尽管国会将于下周进入两周休会,众议院参与对特朗普弹劾调查的几个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都会加班加点推进调查,先后被传唤或被要求提供相关文件的包括国务卿蓬皮奥、情报系统监察官阿特金森、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刚刚辞职的美国乌克兰事务特使及特朗普的私人律师等。今天,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施夫告诉媒体,如果需要的话,吹哨人本人也同意”对证公堂“。特朗普身边的顾问和国会共和党大佬也”四处出击“,为特朗普鸣冤叫屈。比如特朗普的移民问题顾问米勒(Stephen Miller)对福克斯电视台的华莱士(Chris Wallace)说,特朗普要求乌克兰调查美国前任高官的腐败情况是为了捍卫美国的国家利益,真正的吹哨人是特朗普,而不是这个隐姓埋名的、为民主党充当打手的告状人。有一些专家认为,尽管众议院议长宣布对特朗普展开弹劾调查,但并没有就此事投票,说明占多数的民主党人并非铁板一块。另一种解读是,不少民主党议员来自特朗普2016年胜选的选区,他们支持弹劾特朗普可能会造成他们在2020年选举中失败。一些专家认为,因为大选在即,众议院是否会弹劾特朗普应该在年底之前做出决定。本文是《中美印象》对”电话门“时间所作跟踪报道的第二篇。
  这两天“电话门”的主角是吹哨人。

  9月26日,吹哨人的举报信连夜被统领美国16个不同情报组织(包括中情局)的情报总监办公室解密,就在情报总监马奎尔要开始在国会作证前的几分钟,情报总监办公室向外界公布了举报信的原文。

  下午,《纽约时报》开始报道吹哨人的信息:吹哨人是一位男性,是中情局被轮值调到白宫工作的情报官员。通常,来自美国军事、情报和执法部门的情报员和官员会在白宫轮值工作,他们隶属国家安全委员会,一般在白宫的战情室(Situation Room)工作,协助管理安全的通信,例如总统和外国领导人之间的通话。

  傍晚,在中情局工作了33年之久、官至代理局长的莫雷尔在接受哥伦比亚电视台采访时说:他很担心这位吹哨人的安全,因为 “用不了多久,他的身份就会被挖出来”。他读了举报信之后,猜测这个人应该是中情局轮流到国安委员会工作的官员。又因为国安委员会的人就那么几个,从吹哨人列举的时间段来看,他认为白宫应该对于吹哨人的身份已经有目标了。

  就在同一天,特朗普在对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工作人员讲话时指出:“我想知道是谁向吹哨人提供信息的,因为这几乎就是间谍”。“你们知道我们过去如何对待间谍和叛徒吧?过去的处理方式与现在有所不同”。美国过去对间谍和叛徒的处罚是死刑,因此媒体普遍特朗普的讲话看作是对吹哨人和向吹哨人提供信息的白宫官员的一种威胁。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施夫
  《纽约时报》和其他美国主要媒体从举报信的内容和书写方式判定,吹哨人是一位水平相当高的中情局情报分析人员。他在信中不仅显示出对乌克兰政治的深刻了解,还引用了相关法律作为对他的举报的支撑。不仅如此,吹哨人的举报信还像是一份调查报告。他本人在四个多月的时间里,询问了多个相关人士,把新闻报道里的公开新闻以及政府里的内部消息编织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因为举报信写得异常严谨,这让白宫除了攻击他得举报内容皆来自二手资料之外没有任何的把柄。吹哨人走的也是一条情报系统规定的正式的途径。他没有向媒体泄漏信息,而是每一步都遵循法律规定的程序。目前,华盛顿有三位律师免费为这位吹哨人提供法律服务。

  正因为这些,莫雷尔称他的这位同事是“一个正直的人”。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实夫指出,举报信是弹劾调查的一个“路线图”。《纽约时报》的编辑称举报信是弹劾调查的起点。

这封长达七页的举报信包括四部分:7月25日的总统电话;(白宫)掩藏电话记录的努力;目前的担忧;7月25日总统电话发生之前的一系列情况。

  吹哨人开门见山地写道,“在执行公务期间,我从多位美国政府官员那里获悉,美国总统正在利用总统的权力来让外国干涉2020年美国的大选。 这种干预包括,除了其它以外,迫使外国调查总统的一个主要国内政治竞争对手。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是这个努力的一个核心人物。司法部长巴尔也有可能参与其中”。短短的几句话,涵盖了好几条重要信息。

美国代理情报总监马奎尔
  从时间跨度上说,这封信从3月下半月开始写起,一直写到8月初。整个故事的一个高潮是七月中旬白宫不顾五角大楼的支持,出乎意料地冻结了给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大约十天之后,特朗普拨通了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得电话。电话之后,朱利安尼和其他美国官员对电话的内容进行了跟进,确保总统在电话中提到的内容得到落实。朱利安尼的名字在举报信中被提及31次,这也说明他的涉入之深。

  举报信写道,三月晚些时候,美国一个著名的政治刊物《国会山》连续发表了好几篇关于乌克兰官员的文章,指责乌克兰的官员如何和美国驻乌克兰使馆以及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官员串通,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一直想“推出”乌克兰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证据,撇清他的“通俄门”,希望“证明”穆勒调查是建立在虚假信息的基础上进行的调查)。这一系列的文章是7月电话的源头,也是一个“宏伟”计划的开始。

  举报信的另外一个重要信息是白宫在事发之后展开的掩盖行动。最初,白宫的工作人员认为这是一个与外国领导人的普通电话,大约有十几个政策制定人士和白宫战情室的官员旁听这次通话。不过很快,白宫意识到这个电话“非同寻常”,旋即把电话记录归入一个存储绝密信息的服务器,不再对外开放。通常,总统和外国领导人的电话会被事后整理成文在内阁级别的官员之间传阅。

美国情报系统监察官阿特金森
  这封信投寄的举报接受方是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主席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主席。

  吹哨人严格按照情报系统吹哨法规定行事,把写给国会两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举报信先交给了情报总监办公室的监察长。根据法律,监察长必须在14天内决定信息是否可信和是否需要紧急关注。如果可信和紧急,就必须把这封信转给国会。但作为特朗普任命的官员、情报总督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直接把信转给国会,而是节外生枝询问白宫和司法部该如何处理这一举报信。这也是他令国会议员异常愤怒的原因之一。

  这封信撰写的时间是8月12日。特朗普的代理情报总监、退休的三星海军上将马奎尔于8月16日上任,第二天,吹哨人就递交了这封举报信。马奎尔称这封信所涉及的内容和吹哨人所举报的对象均是“史无前例”,他解释自己不清楚总统是否在这个问题上享有总统特权。于是,他通知了司法部,也就是特朗普的内阁。司法部和白宫让马奎尔不要把这封信转交给国会。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就举报信向媒体通风报信,而媒体则开始了“狂轰滥炸“。迫于压力,特朗普授权白宫公布了编辑版的电话记录。紧接着,举报信经过处理也被公诸于众。

”电话门“主角之一、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
  在国会作证时,马奎尔说,保护吹哨人是他办公室的头等大事。
“我们必须保护那些勇于报告涉嫌不法行为的人,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工作场所。”他补充说,他不知道吹哨人的身份。他还说,如果他知道举报信会发生,他根本就不会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的工作了。

  美国情报界内部的举报行为通常会引发行政部门和立法机构的对峙。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希望把持机密信息;另一方面,立法决策者也就是国会议员希望控制政府机关过度保护机密信息。

国会于1998年通过了《情报系统吹哨人保护法》,并于2010年和2014年对其进行了修订。该法律建立了一个特殊程序,允许情报系统工作人员向国会提供信息,同时保护他们免受报复或威胁。按照该程序,他们将对议员的投诉提交给情报部门的监察长。这也是“电话门”举报人遵循的程序,只是,情报系统的监察长是总统任命的,他的上司情报总督也是总统任命的。

  周末,吹哨人已经通过自己的律师表示他愿意到国会作证,但国会还在就作证的细节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进行沟通。吹哨人到国会作证仅仅是个时间问题。

  在隐姓埋名和众所周知之间,吹哨人选择了后者。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30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弹劾特朗普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