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伊萍:美国联邦政府成了帮川普赚钱的私有机器

作者:伊萍   来源:杭州伊萍  已有 24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我现在看美国新闻,基本上是只要一看到川普张口的镜头出现,就赶紧换频道,因为对我来讲,从川普口里吐出来的东西,就犹如人拉肚子拉出来的东西一样,我实在是不想听人拉肚子。不过,作为一个在美国亲历川普时代、又对政治有一定兴趣的人,时不时听到一些从川普嘴里吐出来的奇谈怪论不可避免。川普上星期去法国参加美、英、法、德、加拿大、日本、和意大利七国首脑高峰会时,利用身为美国总统的巨大便利。居然给自家公司做起了广告。在G7记者招待会上,川普建议,下一次G7高峰会应该去他私有的佛罗里达高尔夫俱乐部举行,该俱乐部生意一直不佳,让川普揪心。川普在记者会上热情地向大家推荐说:我们俱乐部“拥有一系列华丽的别墅式平房,每幢平房带有50到70间豪华房间,窗外景色壮观无比,我们还提供令人难以置信的会议室和令人难以忘怀的餐厅”,俱乐部里的“舞厅装修一新,是佛罗里达州最大最好的舞厅”。就这样,美国总统的地位被川普下降到了为私家生意作推销员的地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美国记者针对川普的广告做了犀利的还击,他们报道说,有顾客在川普佛罗里达高尔夫俱乐部住宿时,发现客房内的床上有臭虫,让我听了不禁发笑。川普给自家公司做广告之举再一次证明,川普没有能力从钱眼里钻出来,他的眼界和脑袋永远只能局限于为自己赚几个小钱而奋斗的境界里,美国右派的伟大导师哈耶克曾经幻想要建立一个连政府都资本主义化的理想王国,这种资本主义天堂国在川普领导下的美国终于快要实现了。
  不仅川普自己利用美国总统地位的便利来推销自家公司的生意,川普手下的政府高官们也在为老板的生意兴隆助上一臂之力。川普的亲密副手彭斯最近去位于爱尔兰岛东岸的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参加政府级会议时,住宿地点选在了距离会议场地290公里之遥的位于爱尔兰岛西海岸的敦贝格高尔夫俱乐部,彭斯及其庞大的助手和保镖队伍每天不远好几百里、坐飞机横穿爱尔兰岛、去都柏林参会。彭斯为何要选中一家这么远、这么不方便的地方住宿呢?因为这家高尔夫俱乐部是川普房产,该俱乐部与川普拥有的其他高尔夫俱乐部一样,生意极为清淡,一直亏钱,据爱尔兰人提供的数据,敦贝格高尔夫俱乐部从2014年到2017年,每年亏损额为一百多万美元。彭斯浪费纳税人的钱、替上司兴旺个人财富的腐败举动受到了美国记者的质问,彭斯无法给出任何正当理由,只能强辩说,能有机会住宿在川普高尔夫俱乐部是一种符合逻辑的选择。不少中国人经常使用中国式逻辑一词来描述中共政府不讲理的强盗逻辑,其实,强盗逻辑并非中国特产,任何一个国家里的人都有以强盗逻辑为逻辑的人,美国的优越之处是,强盗逻辑并不永远处于取胜地位,下一次选举就有可能将强盗逻辑选下台。记者在质疑彭斯访问爱尔兰时的行为时,追问他,去川普俱乐部住宿是否是应川普的要求而行?彭斯回答说,川普的要求并不是下令(command),而只是建议(suggest)。之前,我以为我对川普政府的评价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可是,听到彭斯说川普以美国总统的身份“建议”手下人去自家旅馆住宿,而且彭斯居然会奉从,让我再一次跌破了原先对川普政府底线有多低的估价,美国联邦政府最高公职官员们的品德已经下降到可以相互赤裸裸地进行上下级间金钱腐败交易的地步。
  川普自从于2017年1月登上美国总统席位以来,与美国司法部门争战不断,他于2017年5月解雇了不愿意为他个人效劳的FBI局长科米,对自己上台后亲手提拔的第一任美国司法部长塞逊,他也极度不满。塞逊是川普2016年总统竞选班子的一名要员,他在意识形态信念上是一名狂热的极右分子,主张以不人道方式对待来美国寻求移民机会的人,以阻止美国非白人移民数量的增长。但是,塞逊是一个复杂的人,他既有恶的一面,也有不太坏的一面。塞逊上任后不久,便因曾经是川普竞选班子的一员,回避了所有美国司法部关于俄国干涉美国2016年大选的调查案,所有相关案件被交给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负责处理,因为按照美国司法规定,与调查案有利益冲突者不得插手相关案件。塞逊虽然信奉极端的意识形态理念,但他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尊重司法规则。这让不讲规则的川普无法忍受。川普习惯的是私营企业文化,一切都为私营企业老板服务,他登上公众领袖席位后,由于缺乏学习新知识的能力,头脑仍然停留在私营式理念上,将公有的美国司法部门看成是为他私人服务的私有机器,要求美国司法部长和FBI局长效忠于他个人。像塞逊这种主张推行不人道政策的司法部长,按照正常的现代文明标准,已经够恶了,可是依照川普的标准,他还不够恶,2018年底,塞逊被川普解职,2019年2月,道德底线比塞逊更低的巴尔经川普提名成为新一任美国司法部长。巴尔上任后仅一个月,美国司法部对俄国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和川普阻扰美国司法正常程序的特别调查便迅速被终结,调查组解散前发表的《穆勒报告》被巴尔故意先压着不送交国会,他自己抢先写了一份误导人的小结发表,谎称穆勒调查未发现川普阻扰司法,以混搅舆论。事实上,穆勒报告列举了大量川普阻扰司法的具体证据,但是,穆勒遵循美国司法部门不起诉在任总统的不成文美国政治习惯,没有在报告中写下川普阻扰了美国司法程序的正式结论,而是将下定论的权力交给了国会。据说,巴尔是智商很高的人,不会看不懂穆勒报告,他有意误导完全是出于为他心中某种政治目标服务的目的。巴尔效忠于川普还表现在他为了拍川普的马屁,最近在川普拥有的DC旅馆预订了一场花费三万美元的节日盛会,给川普公司的兴隆亲自做出了一份贡献,巴尔对此也毫不掩饰,公开炫耀此举,好似在向政治对手示威,表明,我们可以胡来,你们又能拿我们怎么样?与彭斯在爱尔兰花公款替川普旺财不同,巴尔举办节日盛会掏的是巴尔自己的腰包,不过,根据美国政府反腐规定,美国政府中的下级不得给上级送十美元以上的礼物,所以,巴尔自掏腰包也属于违法的腐败行为,只可惜,这一类违法行为极少会被美国司法部门追究,原因是,第一,美国司法部门不可能做到有法必究,否则美国警力对付不过来,第二,既然警力有限,司法部门便依据某种标准进行选择性执法,美国的传统标准是对街上的低级罪犯容忍度低、对办公室里的高级罪犯容忍度高,巴尔作为资深司法人士应该非常熟悉这一点,所以敢于违法后还故做炫耀。
  此外,自川普上台后,彭斯在川普旅馆住宿了二十多次,彭斯领导的彭斯委员会在川普DC旅馆的总花销至今已高达二十二万五千美元,美国商业部长罗斯也在川普旅馆住宿了二十多次之多,目前供职于国会山的53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中,至少有26位参议员在川普DC旅馆订过房间,相比之下,在川普上台前,从未有美国参议员住过川普的DC旅馆。美国民间监督组织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不断地揭露报道美国联邦政府高级官员自川普上台后纷纷涌向川普旅馆的现象,只是,川普政府身上的虱子实在太多,美国政府高官通过住宿川普旅馆来拍川普马屁的事已经不足以在美国掀起多大的波澜。
  彭斯在爱尔兰住宿川普私家俱乐部的事被揭露出来后,美国记者们赶紧搜索挖掘其他有关川普国际财产的信息,发现,自2017年10月起,美国空军运输机从美国去科威特的来回飞行旅途中,经常绕远道去苏格兰岛,在苏格兰岛的普雷斯迪克机场做中途停留,飞机在该机场加油,飞行人员在当地住宿过夜。美国军用飞机过去从美国飞往中东地区时,一般只在位于欧洲大陆的几个美国军用机场停留,飞机加油时也只在美军机场里加油,以节约费用,为何2017年后美军运输机会绕道去苏格兰岛停留、并在当地民用机场加更昂贵的商业油呢?原因是,苏格兰普雷斯迪克机场是通往川普在苏格兰拥有的豪华水边度假村的必经之道,该机场近年来几次濒临破产的边缘,给川普生意的维持带来了严重威胁,过去两年来,美军飞机在普雷斯迪克机场共加了一千一百万美元的商业油,可以说该机场是依靠着美国军费的支撑生存了下来。为此,普雷斯迪克机场为美军飞行人员提供在川普度假村住宿的折价票和免费高尔夫球票。川普度假村中的住宿和餐饮价格都极为昂贵,不仅浪费军费,而且造成飞行人员抱怨说,部队分配给他们的日用餐饮费不够填饱肚子。美军的慷慨相助极大地振兴了川普原本惨淡的生意,川普在苏格兰的这一度假村2017年亏损额为4百五十万美元,但是,2018年,该度假村的收入增加了3百万美元。
  记得以前在中国听人评论政治时,经常听见人们将皇帝恶的原因归罪于皇帝的手下人,认为皇帝周围的人给皇帝出馊主意或者是对皇帝溜须拍马是造成恶皇帝的根源,在我看来,事实应该是恰恰相反,有什么样的坏皇帝就会有什么样的奸臣,换句更现代的话讲是,有什么样的上级就有什么样的下级,上级越卑鄙,他吸引来的下级也越卑鄙,因为人群中总是从好到坏什么样的人都有,是好人得志还是坏人得志取决于权力提升什么样的人,上级有多低下,被他选中的下级就有多低下,川普时代美国联邦政府高级官员素质普遍低下、政府腐败达到空前恶劣的地步就是明证。而且,有了恶上级的领导,下级的行为会比在正常情况下更恶化,因为这些下属们明白,自己的行为越低下,才能越得到上级的青睐,否则,太高尚了,反而有可能在上级眼里失宠,像塞逊那样已经是够恶的人了,但仅仅因为在某些方面保持了高尚的一面,被川普当面背后骂得够呛,塞逊忍气吞声地经受了一年多来自老板的无数公开的和私下的羞辱,最后官位还是没能保住。
  穆勒特别调查组发表的调查报告被巴尔压了大约一个月后被提交给国会,不久后又以《穆勒报告》一书的形式向公众发布,书中有许多被涂黑的段落,以保密目前仍在进行中的其他司法调查案件细节以及一些当事人的个人隐私/。该报告最让我失望的地方是,报告中只字未提对川普金钱的调查。穆勒调查刚开始时,许多人认为,穆勒的调查会“跟着金钱走”。可惜,美国司法部门一贯以来对白领罪常常有法不执的宽容态度在此次特别调查中再次显露出来。川普及其下属们的腐败程度按照美国正常标准衡量,应该说是达到了胆大包天的地步,法律却至少到目前为止无法对他们起到任何惩罚和制约的作用,可见,被一些中国人极度崇拜的法治并没有多大的神力。法律毕竟掌握在不完美的人的手中,法律会如何行动取决于执法人的观念,当执法者坚信自己没有权力起诉总统或者不愿意起诉总统时,法律就无力约束总统,当执法者崇拜资本主义时,白领罪就得不到应有的惩罚。而且,虽然美国司法拥有一定的独立性,但是,美国的司法独立并非百分之百,美国总统有权决定谁当司法部长和FBI局长,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人选须由总统提名并经国会同意,所以,司法的好坏与其他权力的好坏不可分割。也许有人会问,那为什么人类不设计出一个司法完全独立的制度呢?我认为,这或许不可能,因为人类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制度、只能将就于一个更不坏的制度。我们想要在一个更不坏的制度下建立起一个相对比较好的社会,需要依靠的是正确的理念,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人们认清把好统治者人品关的重要性,如果人民在投票时不看重候选人的道德品格、把会赚钱或个性有气势等特点放在道德品格之上,就会选出一个腐败的政府,进而导致司法部门和军队的腐败,最后吃亏的是人民自己,人民上交的税钱会被政府官员大量地浪费、贪污,司法的公正性也会出现恶化。当然,川普当选也得益于美国选举制度存在着不够民主的缺陷,我希望美国总统选举中使用的选举人团制度有一天能够被废除,美国总统的职位应该属于得到最多美国人民选票的候选人。
  据报道,对以上提到的几宗腐败事件,美国国会正在进行调查,也许会成为弹劾总统的依据之一,不过,得不到共和党议员支持的国会,到底能做些什么,让我不敢报太高的期望,要将川普之流赶出白宫看来还是要靠人民的选票。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7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