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反特勇士系列”之萨默斯

作者:刘胜军   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  已有 35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遇到特朗普这样的 “施虐受虐狂” 其实是中国的幸运。
——萨默斯

01
超人萨默斯
  特朗普奇葩的执政风格和理念,令世人无不侧目。人间正道是沧桑,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士正在勇敢地揭开特朗普“皇帝的新衣”。
  本号“反特勇士系列”继普利策奖得主托马斯·弗里德曼 (《特朗普算计的对与错》)、诺奖得主克鲁格曼 (《“Twitter统帅”鏖战“经济学黑嘴”》) 之后,今日隆重推出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

▲ 弗里德曼

▲ 克鲁格曼
  萨默斯在美国属于重量级人物,白宫现任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相比之下要 low 得太多了。先看看萨默斯的光环:
  • 克林顿时期担任第 71 任美国财政部部长
  • 奥巴马时期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
  • 曾任哈佛大学校长。28 岁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
  • 1991 年出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师
  • 荣获被誉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前站”的“克拉克奖”
  • 他的叔叔萨缪尔森和舅舅阿罗都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 首位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夺得沃特曼奖的社会科学家
02
特朗普是美国的“毒药”
  早在特朗普当选之前,萨默斯就严厉警告:
  • 特朗普可能当选当总统是目前美国繁荣和安全的最大威胁。当一个像特朗普那样蛊惑民心、有政治纲领的政客窜上总统的高位,控制了国家安全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内税收署,他会做些什么?他会对法治作什么承诺?特朗普已经提出,在他集会上出现的抗议者“应该受点折磨”。

▲特朗普果然炒了 FBI 局长
  • 没错,美国政治舞台上出现过特朗普这样的先例——比如约瑟夫·麦卡锡、乔治·华莱士和休伊·朗。就像特朗普一样,他们都挖掘了美国社会表层下隐藏的深刻偏见、偏执和过度民粹。不过,他们及时在任期最高的时候也没有迹象会成为美国总统。设想一下“休伊·朗总统”在大萧条时期、“约瑟夫·麦卡锡”在冷战时期或者“乔治·华莱士”在动荡的 1960 年代末可能采取的政策,都会让人不寒而栗。
  • 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认为,威廉·詹宁斯·布赖恩是特朗普的前身。这样的比较对于布赖恩似乎是不公平的:布赖恩是一位进步的民粹主义者,但不是暴徒,他最终成为威尔逊政府国务卿的事实就是证明。特朗普当选将威胁我们的民主体制。

▲自由男神
  怒斥特朗普的“狗头军师”
  • 纳瓦罗(白宫贸易顾问)和罗斯(商务部长)一起撰写的文章远超“巫术经济学”,文章的逻辑远远偏离任何主流经济学原理,等同于经济学里的神创论(creationism)。如果根据这篇论文来指导美国经济的国策,这篇文章的想法完全超出任何政府奉行的宗旨。

▲彭斯、罗斯、纳瓦罗
  萨默斯呼吁企业家要勇于抵制“特朗普主义”:
  • 企业领袖,尤其是跨国企业的领袖,会对美国所代表的开放的全球性的体系,对开放和自由的价值,对基于事实进行决策的美国政府感兴趣。但是以上这些价值最近都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我很遗憾并没有看到更多的企业领袖站出来说话,表达他们的观点。如果雇佣成百上千个员工的 CEO 们都不对权力讲真话的话,还有谁能够对权力讲真话呢?
  • 所有企业 CEO 都应该退出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为特朗普谋划愧对子孙。特朗普一再诋毁国际合作、政府诚信等美国的价值观。他认为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哪位致力于美国两党政府传统的顾问可能认为,自己会发挥作用。所有人都应该为做特朗普言行的同谋而羞耻。有时会好奇,他们要怎样面对子女。

▲苹果 CEO 库克
  • 攻击美联储是将美国变成香蕉共和国的总统战略的又一步。接下来是什么?关税?对个别公司的攻击?为朋友大幅减税?妖魔化移民?总统专机华丽的装饰?由将军组成的政府?将执法政治化?让第一家庭富裕的经济政策?
  • 总统将太多不属于他的经济功劳归于自己。当经济衰退来临时,他将受到格外多的责备。
03
特朗普“贸易战”是一连串的错误
  特朗普连基本的事实都搞不清楚
  • 他在很大程度上弄错了事实。例如,中国对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顺差——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检验标准——已经从 7 年前的数千亿美元降到今天的几乎为零。
  • 没错,美国从中国进口很多,而且有时候确实取代了一些美国就业,但中国对美出口(更多),并不是因为中国采取了非法贸易手段,而是因为中国有能力发展经济,中国经济更有成效更有竞争力。
  “关税人”的关税战后果

  • 美国工人将失去工作,收入下降,我们将陷入与中国的对抗,而这最终将需要我们在军事上投入更多,最终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并最终使中国减少对我们的依赖。我们在这方面犯了严重错误,影响远远超出经济范畴
  • 当你采取加征关税的手段时,每“挽救”一个就业岗位,要付出每年超过一百万美元的代价。而到最后,把所有因素考虑进去后很可能会发现,损失的就业比新增的就业还要多。发动贸易战的人只看到了损失而没有看到收益。
  • 他的战略前提是我们可以让一种“施虐-受虐”的循环持续下去,而且我们对中国的施虐程度将以某种方式超过我们本国经济的受虐程度。
  不应把中国当成替罪羊

  • 仅仅将美国经济发展失败的首要原因归结于中国是不准确的,“中国冲击”并不能完全解释美国经济的缓慢发展。“中国冲击”的说法考虑到了额外的进口,但是他们没能考虑额外的出口,也没有考虑低价进口的好处,更没有考虑较低的利率和相关的经济刺激效果……
  众叛亲离
  • 我们这样做基本上是众叛亲离,疏远了我们所有的潜在盟友。我们反复无常,没有人会答应我们的要求,因为他们觉得我们会马上变卦。我们已经放弃了太多威胁,无论是北约扩张,还是其他许多事情,因此没有人会相信我们的威胁,甚至在最近股市下跌之后也是如此。
  特朗普不会赢
  • 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果我们争取到了盟友,如果我们确实说到做到,如果我们达成了协议就遵守协议,那么我们就可以占据优势。但作为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人,作为没有兑现威胁的人,我认为我们没有发挥自身的优势。因此,我们不会赢,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对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 当意识到特朗普是如何用华盛顿所有的一切打击中国,还同时伤害着美国时,“施虐受虐狂”是最合适不过的形容词了。
  • 我觉得现在是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最危险的时刻。从美国股市和债券市场的表现以及企业信心指数来看,我们很可能比金融危机以来的任何一个时候都更接近下一次经济衰退,而造成这一局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经贸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如果中美贸易摩擦持续,美国的下一轮经济衰退周期可能提前到来。
  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 中国在过去几年干预外汇市场是为了支撑人民币的价值,而不是使其贬值。因此,人民币破7不是人为的,完全是外汇市场对美国加征新关税的自然反应。将中国标为“汇率操纵国”是姆努钦对特朗普政策的自然反应。这一行为损害了他自己和财政部的信誉。一旦未来金融市场出现困难,市场参与者将很难再相信美国财政部的相关言论。
 04
特朗普是中国的幸运
  • 在过去两年中,中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幸运的,因为美国外交政策并不是十分明智的。美国与其传统的大西洋和太平洋盟友之间产生了分裂,为中国与这些国家合作创造了机会。若这种裂痕不存在,那么对中国的孤立将是全球性的。我认为中国此时应该重新调整其外交政策,这是符合中国利益的。中国不应该低估美国的力量,就像丘吉尔曾说“在用尽其他选项之后,美国总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 事实上,我认为如果当时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成功,那么她的上任后的对华政策可能会比特朗普总统的政策更加大胆。
  • 二十一世纪很可能是一场悲剧,而这场悲剧很可能充满了中国快速腾飞的同时带来的冲突和矛盾。根据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提出的修斯底德陷阱,现在这场世界危机是难以消除的。
  • 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并且我认为这个改变并非世界各国认为的那样,只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才产生的。
  • 在美国,一直以来最主要的对华友好群体是商人和企业家。然而,在这个群体中一直以来也存在大量的对华不满的情绪。因为他们感到在对华出口业务上受到了不公待遇,这种不公待遇在他们对华投资和合作时体现得更加明显。这种不满情绪近年来在美国不断扩大,他们认为尽管中国的经济在不断增长,但是它不仅没有更加开放,甚至开放意愿还减弱了。而且从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态度来看,他们也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更加高涨,包容性则下降了。
  • 中国要非常谨慎地思考它到底想要什么。这对一个正在崛起的力量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中国不应该被限定在某一个既定边界内,中国也应该在国际机制和其制定中占有一席之位,更应该参与决定未来全球经济的走向,而不是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成员去适应别人制定的国际秩序。但是,这不意味着中国能够继续像以前一样不遵守规则。因为中国经济已经不再是几十年前的状态了,这种宽容的经济政策也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了。技术征用、贸易补贴和倾销为中国带来的经济发展不意味中国能够继续游离于国际规则之外并获得指定规则的权力。中国希望成为世界领先的国家与中国想要代替其他大国的位置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3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8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