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WEIBO
当前位置:首页>微博

警惕中美贸易战演变为金融战

作者:张国云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杂志社新浪微博  已有 23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来中美两国元首在G20大阪峰会上正式会晤,达成重启贸易谈判的共识,对贸易战转机是一个极好机会;加之,美国国内100名“中国通”联名发表文章,呼吁特朗普不要与中国为敌,对于缓和中美关系起着积极作用。


就在中美贸易磋商团队结束了第12轮谈判,双方已经声明磋商具有“建设性”之后,美国特朗普总统突然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对中国价值3000亿美元的输美商品加征10% 的“小关税”。一时舆论哗然。


加征关税似乎已成为美国政府的“贸易武器”。过去一年时间里,美国企业和消费者一直为加征的关税买单。而这次被加征关税的3000亿美元商品包括手机、玩具、服装等日常消费品。有研究机构表明,最新一轮的加征关税将让每个美国家庭平均损失200美元。


事实上,一年前特朗普签署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当天,美国、中国香港、中国内地股市总计暴跌损失10万亿人民币左右,全球其他股市还没有计算,腾讯两天就损失了市值5000亿港元。


这就是说,中美贸易战还未擦枪走火,全球的资本市场财富就损失如此惨重。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有意思的是,这段时间中国各类贸易战专家风起云涌,在谈论贸易战该如何打, 罕有人从金融角度提出思考。


所以,今天我要郑重提醒人们的是,全球股市损失上万亿美元, 你以为美国政府和基金都是傻子吗?这么一细究,应该隐隐约约看到这场贸易战背后,那些对冲基金的空头大佬们,在那天周末,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或许,他们早已蠢蠢欲动, 如何在全球“剪羊毛”。


记得那年,美国与俄罗斯进行石油战,俄罗斯损失惨重,美国石油公司也损失巨大,但是美国和中东的石油做空基金却大赚特赚,综合计算美国和中东的资本盈利减去实体损失获取了丰厚的盈利,当然中国、日本作为石油进口国也因为石油下跌沾了光。输家就是俄罗斯和其他没有对冲基金的石油大国和企业。


不知人们有否注意,2019年6 月24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称,3家中国大型银行拒绝执行美法院关于违反朝鲜制裁调查的传票,将面临被切断美元清算渠道的风险。随后3 家银行予以澄清,中国外交部予以回应。直到这时,人们方才恍然大悟,市场终于对中美贸易战转向金融战的预期发出了信号,不是吗? 


千万别以为美国人只是为了那把关税银子,他们敢挑起中美贸易摩擦事端,一定是有备而来——就是如何全球“剪羊毛”。我们必须警惕,中美贸易战可能仅是表象, 核心是美国全球的金融战。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美贸易摩擦有其真正的动因。


美国这个时候挑起中美贸易摩擦,说一千道一万,是美国经济结构长期失衡带来的恶果。


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就开始出现结构性贸易赤字。二战后,以美元为主导的全球货币金融体系建立。美国要保持主要储备货币国家的地位,美元要实现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流通支付,则需保持贸易赤字和一定财政赤字,以向外输出美元或债务。


这时,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在《黄金与美元危机》中提出一个观点:当一国货币被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时,会出现一个悖论,即为了保证国际支付的需求,该国的国际收支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经常项目赤字,而该国货币要保持国际货币的信用,又需要有经常项目的顺差作为支持。


依照“特里芬悖论”,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是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必然产物,与别国没有什么关系。时下特朗普既想保留美元霸权,又想消灭贸易逆差,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事实上,美国经济结构性失衡是国际分工、国内宏观环境、产业特征、居民消费习惯等众多因素影响叠加的结果。大敌当前,特别是在美国政府持续扩张的财政赤字和外债规模进一步恶化经济结构的情况下,是否能够通过双边贸易妥协加以改善,恐怕谁都心知肚明。问题是特朗普就是这么“一根筋”的人,使得中美贸易摩擦频发: 


2017年8月,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对中国开展301调查。2018年3月,USTR发布了调查结果《301报告》,特朗普据此对中国发起了贸易摩擦。


2018年5月美方谈判代表团提交《平衡美利坚合众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贸易关系》,美方开出的要价清单包括加征关税、加大进口、知识产权保护,多次提及“Made in China 2025”。


7月6日起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8月8 日宣布,对华进口500亿美元商品中剩余的160亿美元加征关税于8月23 日实施。


9月18日美国政府宣布,从9 月24日起,对约2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税率为10%,并将在2019年1月1日起上升至25%。


10月1日,美加墨协定谈判成功,设置“毒丸条款”,规定美加墨三国都不得“擅自”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协定。同时,美国推动将该条款纳入同欧盟和日本的贸易协定。


2019年5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示对中美经贸磋商进度的不满,并提出将从5月10日开始对中国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 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并将在短期内对另外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


——中美贸易摩擦为何升级为科技战。


中美贸易战开战一年多,美国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强制技术转让等问题上的指责,已经暴露作为世界霸主的美国对于失去科技优势的担忧。


所以,这时美国利用贸易战, 更多是一个幌子,或者说是虚晃一枪。特朗普咄咄逼人的攻击,特别是对中国企业华为的围堵,揭开了“中美科技冷战”的冰山一角。


2018年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2018年7月2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暂时、部分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售令。中兴向美国支付4亿美元保证金。


6月11日起,美国主要针对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中国留学生重新收紧签证发放时长。并对中国“千人计划”以及华裔科学家在美国高科技企业和智库进行限制。


11月1日,美国财政部外国投资委员会依据6 月美国国会通过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正式加强对航空航天、生物医药、半导体等核心技术行业的外资投资审查,同时法案还规定美国商务部部长每两年向国会提交有关“中国企业实体对美直接投资”以及“国企对美交通行业投资”的报告。


11月20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公布拟制定的针对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体系并对公众征询意见,拟对生物技术、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等14类核心前沿技术进行出口管制。


2019年1月29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华为提出23项刑事诉讼,并将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华为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请求,在全球范围内打压华为持续升级。


2月7日,美国白宫发布未来工业发展计划,将专注于人工智能、先进制造业技术、量子信息和5G技术四项关键技术来推动美国繁荣和保护国家安全,与中国开展竞争。


5月16日,特朗普不惜代价签署总统令,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禁止美国企业与包括中国高科技旗舰企业华为公司在内的一切被控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公司进行商业交易,试图切断华为供应链。


彭博社等报道,美国正考虑将更多中国高科技企业纳入“不可靠实体清单”,扩大贸易管制范围。


——中美贸易摩擦有转向金融战的可能吗? 


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同时,科技战也持续发酵,而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也引发贸易战演变为金融战的猜测。


这里提醒人们,不可小觑的就是贸易战升级为金融战。正如中国财经金融评论家余丰慧分析认为, 人民币确实有贬值的内在诉求,适度贬值是应该的,有利于扭转出口不利的局面。


但如果从打贸易战角度观察,依然要慎重考虑。“一旦美元以及其他货币开始竞争性贬值的话,全球性汇率金融大战就会燃起。到时候,即使这么庞大的外储也将面临资本外逃特别是逃回美国的巨大压力”。


2019年5月20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盘微跌三个点,盘初汇价高开后一路震荡回落;中间价则大跌129点至近五个月新低。


6月24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称,3家中国大型银行拒绝执行美法院关于违反朝鲜制裁调查的传票,将面临被切断美元清算渠道的风险。


7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问道,《纽约时报》近日援引相关数据报道称,由于当前中美之间的争端,美国来自中国的投资暴跌了近90%, 并表示这数据体现了中美双方之间的“不信任”,中方能否证实相关数据?对此有何评论?华春莹回应称,“关于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具体数据,我不掌握。但我也注意到在《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中,美方肆意抹黑和无理打压中国的公司和企业,毫无疑问不仅已经影响中国投资者对美国政策和市场的信心, 也必将影响其他各国投资者对美国市场的信心。” 


8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一定幅度贬值,主要是全球经济形势变化和贸易摩擦加剧背景下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是由市场力量推动和决定的。但8月6日, 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中方对此深表遗憾。这一标签不符合美财政部自己制定的所谓“汇率操纵国”的量化标准,是任性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行为, 严重破坏国际规则,将对全球经济金融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实施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在机制上人民币汇率就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不存在“汇率操纵”的问题。


随之而来,一旦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就必须要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还有,如果美方将部分中国金融机构从美国金融体系中切断;如果使用长臂管辖权,对部分中国金融机构开出巨额“罚单”;如果要求中国开放金融体系、投资限制、资本账户,包括短期资本账户,以方便冲击中国金融市场;如果利用基础设施优势,切断美元交易、SWIFT;如果下调中国主权及中资企业评级, 提高融资成本;如果禁止中国企业赴美上市融资,做空中概股…… 


当面对中美贸易战——升级科技战——滑向金融战的可能时,国内甚至有观点认为,贸易战、技术战之下,不妨发动金融战,如人民币大幅贬值,抛售美元国债等,这样全面开战、多管齐下才能速战速决。


其实, 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或许,这正中了班农的隔离中美资本市场的图谋。虽说中国拥有1 . 1 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但大举抛售并不现实;汇率政策亦很难作为应对武器。何况,中美金融市场有着深度和广度的差距,美方可以利用美元霸权,让中国金融企业、国际化企业和在美上市的中国高科技企业承压。


这时我们倒应责问美国的是, 你们口口声声美国是百分之百市场经济的强国,现在为什么反倒成了百分之百反市场经济的斗士? 


“劳动生产力上最大的增进, 以及运用劳动时所表现更大的熟练、技巧和判断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结果。”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国富论》开篇对“分工”的定义,奠定了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经济学的基石。如同一些美国知名学者所言,如果说美国的发展是一个奇迹,那么奇迹的源泉之一就是这部著作。


时至今日,美国的一些政客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来路,或者明知世界经济发展的正道,却为一己之私利不顾一切要挡住别人的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正在被华盛顿那双“霸道的手”束缚。


显然,这是美国利用其超级大国的优势地位,将霸凌主义演绎得淋漓尽致,美国总统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更是露骨地说,“由于美国拥有远远大于其他国家的实力, 其他国家不敢(对美国)采取报复性措施”。


现在中美贸易摩擦,是良民遇见刁民。说穿了,美方的战略意图和底牌,绝不是缩减贸易逆差那么简单。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是美国打着贸易问题的旗号,剑指中国经济崛起和产业升级,尤其是对中国高科技领域的战略遏制和“围堵”,随着从贸易摩擦到科技战、金融战的升级,中美贸易、科技、金融“脱钩”的风险上升。


我们必须丢掉幻想,充分认识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性和严峻性。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在科技创新、高端制造、金融服务、大学教育、关键核心技术、军事实力等领域与美国的巨大差距;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在减少投资限制、降低关税、保护产权、国企改革等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更加清醒地认识到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及中美产业间关系逐渐从互补走向竞争,中美关系从合作共赢走向竞争合作甚至战略遏制;更加坚定不移地推动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保持战略定力。


同时,我们还要清醒认识到, 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和优势, 新一轮改革开放将释放巨大红利, 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中国有全球最大的统一市场,有全球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距离发达国家仍有20个百分点的空间,潜力大;中国的劳动力资源近9亿人,就业人员7亿多,受过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高素质人才有1.7亿,每年大学毕业生有800多万, 人口红利转向人才红利;中国的新经济迅速崛起,“独角兽”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中国GDP增速6%以上,是美国的2—3倍。新一轮改革开放将开启新周期,释放巨大活力。


美国真正的问题不是中国,而是自己,如何解决民粹主义、过度消费模式、贫富差距太大、美元特里芬难题等。上世纪80年代美国成功遏制日本崛起,不是因为日美贸易战,而是里根供给侧改革和沃尔克遏制通胀的成功。


中国真正的问题也不是美国, 而是自己,只要做好改革开放,只要勤修内政,没什么了不起的,别被他人牵着走。贸易战本质上是改革战,面对内外部形势,我们最好的应对是以更大力度更大决心推动改革开放,建设高水平市场经济和开放体制,大幅放活服务业、大规模减税降费、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国企民企外企公平竞争的环境,激发民间投资积极性。


也许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欣慰的是,在中美经贸摩擦持续一年多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的活力和韧性备受世界关注。国家统计局7 月15日发布的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 显示出中国经济总体平稳、经济高质量发展取得新进展的良好态势,为世界经济注入信心因素。有国际舆论评价称:中国经济数据与市场预期相符,全球市场因此得到提振。


反之,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出口、就业、通胀等均带来负面冲击,进一步加剧美国经济不均衡的问题。北京时间6月20日凌晨,美联储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2.25%-2.5%不变,下调通胀预期。美联储议息会议释放降息信号。所以,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为2008年12 月来首次降息。这暗示中美贸易摩擦短期内可能有望缓和,也降低美方继续发起金融战的可能性。


这次,在人民币汇率上,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无疑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国一直以来致力于维护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这一努力在国际社会众所周知。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数据,2005 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升值38%,实际有效汇率升值47%,是二十国集团经济体中最强势的货币,在全球范围内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货币之一。在刚刚结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的第四条款磋商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人民币汇率大体符合基本面。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 0 0 8 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一直承诺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有力地支持了国际金融市场稳定和全球经济复苏。2018 年以来, 美国不断升级贸易争端,中国始终坚持不搞竞争性贬值,中国没有也不会将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


美方不顾事实,无理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是损人又害己的行为,中方对此坚决反对。这不仅会严重破坏国际金融秩序,引发金融市场动荡,还将大大阻碍国际贸易和全球经济复苏,最终会自食其果。美国这一单边主义行为还破坏了全球关于汇率问题的多边共识,会对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运行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中国将继续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所以,从长期来看,无论美方是否挑起金融战,中国都应当继续深化对内对外金融市场体制机制改革。习近平主席说得好:“中国不觊觎他国权益,不嫉妒他国发展,但决不放弃我们的正当权益。中国人民不信邪也不怕邪,不惹事也不怕事。”我们要未雨绸缪,在危与机之间,应主动出击,不能等上帝来造化。具体说—— 


有“乱云飞渡仍从容”的自信,加强高科技规划布局。中兴事件、华为事件给国人极大的警醒:科技兴国、科技救国绝非空话!对世界未来科技核心技术,由国家提前布局、重点投入研究开发。


有“千磨万击还坚劲”的韧性,加大人才培养与开发。实施国际化金融资本人才培养战略工程, 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的金融教育培训基地。加大人才引进, 培养立足中国本土的投融资专家以及新资本运作高手(CCP)。


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定力,国际贸易逐步去美元化。双边贸易大力推广货币互换,掌握结算货币主动权与汇率市场定价权。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提高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投融资结算的比例。


有“笑看人间沉浮事”的淡然,建设抗打击的金融平台。增资亚投行,注册资本逐步超过世界银行,成为真正的“世界银行”。充分利用“国家外汇储备+黄金储备+美债”,作为反击围堵封锁的工具。


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的豁达,提升对外投资并购技能。充分利用国家外汇储备和国内外金融资源支持中国企业开拓海外业务。优先扶持本土投融资中介机构发展, 成立“中国企业全球并购基金”, 全力扶助中国企业海外并购。


没错,美国霸凌主义吓不倒中国。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 大海依旧在那儿!经历了5000多年的艰难困苦,中国依旧在这儿!面向未来,中国将永远在这儿!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6日 来源时间:2019年08月16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