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社评: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而是谈判对手

作者:乔新生   来源:中评社  已有 39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9年7月3日美国着名的亚洲事务专家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题目是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主张与中国保持接触,并且把贸易问题和人权问题脱钩,无条件容纳中国融入国际秩序。这封公开信充分表达了美国外交界对中美两国关系的担忧。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之后,在处理中美两国关系问题上,采取一系列不负责任的做法,使中美两国关系的不确定性增加。中国希望与美国保持密切的联系,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已经把中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中美两国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基辛格的话)。
  美国为什么把中国作为他的对手?首先,这是美国的一贯做法。对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从来没有心慈手软。无论是昔日的战略盟友,还是重要的合作伙伴,美国对待第二大经济体总是赶尽杀绝。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为了削弱日本的经济实力,迫使日本签署着名的“广场协议”。不仅如此,针对日本半导体产业美国出台了惩罚性措施,向日本半导体产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与此同时,在东亚地区扶持韩国加快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步伐,从而使韩国一举成为东亚地区乃至整个亚洲最重要的半导体产品出口国。如今日本为了夺回在半导体领域的地位,依照日本国内的法律禁止日本企业向韩国出口生产半导体产品零部件原材料,从而使韩国半导体产业遭受沉重打击。虽然韩国政府竭尽全力试图通过经济外交等渠道表达自己的不满,迫使日本政府收回成命,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日本为了恢复在半导体领域的竞争能力,已经决定对韩国实施全面制裁。日本和韩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可能会因为美国的介入而有所缓和,但可以肯定,日本与韩国在半导体领域有可能会长期竞争。
  其次,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工业蒸蒸日上,美国越来越依赖中国的工业制成品,这是美国朝野各界感到十分担忧的事情。中国作为工业化国家,拥有最齐全的工业门类,不仅如此,中国依靠科技创新,在许多领域已经赶上并且超过美国。中国在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领域获得大量知识产权,美国国会在国防授权法案中专门针对中国第五代移动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公司增加制裁性条款。美国政府甚至动用美国的紧急状态法,对中国华为公司采取临时性制裁措施,禁止美国部分企业向中国华为公司出口产品。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美国社会各界已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焦虑,美国政府制定的对华政策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
  第三,中国是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公有制,坚持按劳分配,努力实现共同富裕。由于中国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中国的国有企业日益壮大,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能力越来越强。美国不希望看到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国的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所向披靡,因此,借口中国的国有企业接受政府补贴,试图把中国的国有企业从国际市场排挤出去。美国前任总统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针对国有企业设置特别条款,目标直接指向中国国有企业。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团在与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团谈判期间,多次对中国的国有企业无端指责,认为中国的国有企业和中国的国库直接相连,中国国有企业获得了政府的补贴,因此,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力。这种说法当然是无稽之谈。中国的国有企业都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市场主体,他们以自己的财产对外开展经济活动,并且以自己的财产对外承担法律责任。
  中国国有企业虽然是由政府投资设立的企业,但是,中国国有企业在竞争过程中必须尊重市场规律,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中国政府现在没有采用非常措施帮助国有企业开展不正当竞争,将来也不会帮助国有企业开展不正当竞争。中国正在进行国有企业监管机制改革,一方面设立投资公司,建立信托制度,让投资公司成为真正的委托人,委托国有企业从事经营活动。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把国有企业和国库区别开来,另一方面也可以明确投资者主体责任,让投资公司承担投资失败所造成的一切后果,让投资公司的负责人根据市场需要选择投资的项目,依法独立地开展经营活动。
  第四,美国进入后工业化时代之后,竞争力大不如从前。发生在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让国际投资者纷纷撤出资金,美国投资银行实际上已经变成无米之炊。更重要的是,由于美国过分倚重金融服务业和少数军工企业,就业岗位迅速减少,越来越多青年难以找到足够的就业岗位。虽然美国政府通过发展服务产业,吸纳一些就业人口,但是,由于美国的经济结构已经发生变化,美国的就业岗位日渐减少,美国在工业制成品领域竞争力越来越弱。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金融服务业吸纳高层次人才,而传统农业现代化释放出越来越多的剩余劳动人口。当那些来自西部农业地区的剩余劳动人口在城市无法找到工作岗位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把自己的愤怒和不安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出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之所以能当选美国总统,其中重要原因就在于,竞选期间许诺在中西部地区设立更多的工厂,增加更多的就业岗位,解决农产品的销售问题。
  不过现在看来,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本无法兑现自己的承诺。中西部地区的失业工人缺乏必要的劳动技能,他们在现代化大都市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中西部地区农业企业生产出越来越多的农作物,可是,由于美国总统决定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中国减少购买美国的农产品,从而使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农业生产企业农作物无法出口,农业生产企业处境艰难。美国总统决定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本来是为了迫使中国增加进口美国农产品,可是由于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争缺乏正当性,中国理直气壮地实施反击措施,拒绝进口美国的农产品,美国农民怨声载道。
  美国试图通过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工业制成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保护美国国内的市场,从而使美国振兴制造业的计划得以实现。不过现在看来,美国在工业领域缺乏足够的竞争力。虽然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军事工业体系,但是,美国最先进的军事工业体系主要用来生产武器装备,即使生产大型客机,由于市场容量有限,很难成为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美国波音公司是美国乃至世界最大的飞机制造企业,近些年来由于波音公司管理不善,产品质量出现严重问题,印度尼西亚和埃塞俄比亚飞机失事之后,许多国家不愿意购买美国波音公司的飞机,美国波音公司处境尴尬。
  美国克林顿时代已经意识到美国军事工业发展所产生的挤出效应。克林顿总统审时度势,决定把美国在军事工业领域积累的技术转化为民用技术。把美国军方传输数据的“因特网”改造成为国际互联网络,以此带动美国新经济的发展。事实证明,这种做法促进了美国经济的发展,实现了美国财政收支平衡并且略有盈余。克林顿时期把军事技术用于发展经济,一箭双雕,一方面为美国军工企业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另一方面催生了互联网络产业,美国的操作系统、芯片、路由器等生产企业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军事工业领域先进技术民用化,那么,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非常遗憾的是,美国军方并不愿意把军事秘密技术公开。近些年来,美国在军事工业发展领域过分强调集成创新,把已有的先进技术用于军事装备制造,从而生产出越来越复杂的航空母舰、战斗机,美国的军事工业已经误入歧途。如果美国总统不采取措施调整美国的经济结构,将美国军事工业尽可能地拓展到民用领域,那么,美国要想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特别是要实现制造业的振兴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五,美国总统特朗普过于迷恋自己的谈判能力,认为只要通过双边谈判就一定能够获取更多的利益。这位美国总统曾经雇用记者撰写了《交易的艺术》,洋洋自得地吹嘘自己的谈判技巧。不过现在看来,把商业谈判技巧用于国家谈判领域往往适得其反。
  特朗普的谈判技巧概括起来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采用咄咄逼人的谈判策略,迫使对手乖乖就范。对那些中小商人来说,特朗普谈判策略可能会产生一定的作用,但是,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如果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反而会弄巧成拙。美国总统对朝鲜发出军事威胁,在朝鲜半岛附近部署航空母舰,试图迫使朝鲜领导人乖乖就范。朝鲜领导人非但没有被吓倒,反而频繁的发射导弹,从而迫使美国总统不得不无条件谈判,朝鲜领导人与美国总统在新加坡和越南河内分别举行会谈。美国总统担心在自己竞选连任期间,朝鲜进行核试验,访问韩国期间提出与朝鲜领导人在板门店会见。朝鲜领导人为了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坦然接受美国总统的邀请,并且让美国总统跨过板门店军事分界线。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这是一个好大喜功的美国总统,同时也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美国领导人。
  现在美国在波斯湾地区部署大量的部队,美国作出一副随时对伊朗动用武力的样子,试图迫使伊朗屈服接受美国的条件。伊朗领导人没有被美国军事部署所吓倒,反而号召全体伊朗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对付美国的炮舰政策。英国作为美国的马前卒,在直布罗陀扣押装载伊朗石油的轮船,伊朗如法炮制,扣押两艘英国油轮,英国偷鸡不成蚀把米。
  现在美国政府骑虎难下,一方面在波斯湾附近部署大量的军队,每天需要花费大量的军费;另一方面却患得患失,不敢发动全面战争。虽然以色列火上浇油,在叙利亚地区对伊朗的军事顾问以及军事物资所在地发动空中袭击,试图干扰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伊朗军事顾问仍然在叙利亚活动。不排除伊朗在关键时刻配合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帮助叙利亚收复戈兰高地。以色列之所以敢于在叙利亚对伊朗的军事目标发动袭击,却不敢直接对伊朗国内的战略目标发动空袭,就是因为叙利亚政府没有还手之力,而俄罗斯态度暧昧,不愿意帮助伊朗驻叙利亚的军事顾问躲避以色列的空中袭击。如果以色列敢于向伊朗发动进攻,那么,伊朗有可能会对以色列发动全面战争,到那个时候,以色列将会陷入火海之中。
  中国不愿意成为美国的敌人,但美国国防部需要敌人。美国国防部在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中“高射炮打蚊子”缺乏效率,因此,把中国作为战略对手,将自己的军事装备部署在亚洲地区,把中国作为假想敌。美国这样做实际上是唐吉呵德大战风车。中国过去不会把美国作为敌人,将来也不会把美国作为敌人。
  中国把美国作为可敬的战略对手,学习美国科技创新经验,并且争取和美国建立正常的贸易关系。如果美国对中国关闭大门,中国也不会签订城下之盟。中国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一定会要求美国尊重中国的利益关切,以平等的姿态对待中国。如果中美两国不能达成权利义务对等的协议,那么,中国宁可没有协议。美国之所以焦急,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总统有竞选连任的政治压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负作用越来越大,美国国内经济受到严重影响,美国消费者深受其害。如果美国继续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向中国出口美国剩余产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受到损害的是美国的消费者和美国国内企业,中国当然也会因此而遭受损失。
  中国国家领导人高瞻远瞩,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着力开辟新的市场。中国对西亚、东欧出口增长迅速,中国与非洲国家关系日益密切。中国可以失去美国这个重要的消费市场,但是,美国却无法失去中国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消费市场。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将会是斗争合作关系。中美两国是谈判对手,但是,美国必须尊重自己的谈判对手,如果居高临下,试图对中国发号司令,那么,最终必然会自食其果。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内存在一股强大的反华势力,他们试图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为了获取更多的经费,他们极力迎合美国国内的右翼势力,希望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政策。特朗普制定对华政策一定会受到各方面的影响,作为一个缺乏历史感和战略眼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可能会根据美国少数游说集团提交的报告,头脑发热,作出错误的决定。这对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极为不利。
  美国总统应当意识到,如果在处理中美两国关系问题上,受到某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影响,不是从中美两国关系发展的大局出发,而是根据一时情况变化作出决定,那么,必然会导致中美两国关系大起大落。美国总统在处理中美两国贸易关系问题上所采取的不明智做法,已经给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带来许多变数。美国总统声称要对中国出口美国产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直接违反日本大阪会议期间对中国领导人作出的承诺,尽管中美两国贸易代表团牵头人仍然保持电话联系,但是,实质性谈判仍然没有开启。这说明中国对美国是否有诚意签订对等的谈判协议感到疑虑。如果美国总统不能采取实际行动稳定中美两国的贸易关系,动辄威胁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那么,中美两国关系一定会继续恶化。中国不希望看到中美两国怒目相向,但是,中国也不惧怕美国图穷匕首见。中国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如果美国改变对华政策,把中国作为合作伙伴或者谈判对手,那么,中美两国就通过谈判达成协议。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3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