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博尔顿若去职对东北亚意味着什么?

作者:王鹏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62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日前,有关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去职的传闻盛行于美国政策圈。此前,一度被认为对特朗普政府对外安全政策较有影响力的博尔顿被排除在6月30日于朝韩边境板门店举行的朝美首脑会晤之外。这一事件加速了有关博尔顿已被特朗普抛弃的传言。有消息人士认为现任美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的比根(Stephen Biegun)将接替博尔顿的职位。
  正如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托马斯莱特(Thomas Light)曾撰文所指出的,在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外交事务上,或许特朗普再也无法忍受坚持己见、桀骜不驯、与他“离心离德”、“渐行渐远”的博尔顿了——总统需要的是蓬佩奥那样高执行力的驯服工具,而不是睿智的谋臣,更不是固执己见的“西厅异己分子”(Dissenter at the West Wing)。对特朗普而言,忠诚永远比能力更重要。
  同样,也有分析指出,坚持己见以及将坚持数十年一以贯之的政治立场和战略主张(如敌视朝鲜、伊朗,极力主张政权更迭)视为个人荣誉、名节之根本的博尔顿,似乎也没有必要在失去主公信任和重用的前提下,继续尸位素餐地居于庙堂。故,综合特朗普与博尔顿两方面的情况来看,坊间有关此次白宫重大人士变更的传闻不像是空穴来风。
  如果假定上述传闻为真,那么接下来需要研判的就是博尔顿近期的去职,将会如何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对朝、对伊朗,以及对朝鲜邻国的态度。
  博尔顿的“初心”
  在当年博尔顿正式走马上任前,大约两个月前,他曾于耶鲁大学发表公开演讲,谈到他眼中对美国的两个“大威胁”——中国与俄罗斯,和两个“小威胁”——朝鲜与伊朗。这个观点并不新鲜,此前此后类似的表述都有公开见到。但当时他即将被特朗普“点将”的传闻已在华府传开,所以那次“潜邸演讲”颇有点“预就职演说”的意味。而他上任后,作为一个在“不忘初心”这一点上似乎并不亚于特朗普的人,也在不遗余力地鼓动特朗普政府打击他所认定的“威胁”。
  需要指出的是,相对于此前蓬佩奥对中国发起的“全球诋毁战”,博尔顿至少在公开场合似乎并没有对他曾多次强调的“两个大敌人”表示过多的敌意,或者要发起迫在眉睫的打击。相反,对他口中的“两个小敌人”则往往表现得非常强硬。他的强硬在伊朗问题和朝核问题上都可能和特朗普当下的主张与心境产生抵牾。
  就伊朗而言,博尔顿和特朗普态度原本都是一样强硬的。当然,也有区别:博尔顿是明确以伊朗政府政权更迭为目标,而特朗普及其内阁其他成员,至少没有公开认定这一目标。而从其实际行动来看,特朗普及其内阁主流的主张是对伊朗极限施压,小目标是通过经济封锁、引发内乱而彻底断绝伊朗的核武计划,大目标则是进一步削弱德黑兰政权。然而,是否一定如博尔顿一样坚决要更迭其政权,也许特朗普政府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以其商人的算计来看,如果要实现这个目标,那一定是美国本国所支付的成本非常有限,美国自身所冒的风险绝对可控。
  上述推理可以从几周前的“伊朗击落美无人机事件”得到一定确证。此前美方咄咄逼人,包括直指伊朗用鱼雷攻击穿越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的,大有山雨欲来之势。当时,国际社会的观察者们已经将美伊之间何时、以何种方式爆发战争提上议事日程。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戏剧性的转机出现了——伊朗直接击落了一架价值连城的美国无人机。对此,满以为美伊战争必打无疑的国际社会大跌眼镜:特朗普首先是矢口否定此事。在伊朗人不依不饶打捞无人机残骸以证明确实是他们击落了之后,特朗普突然摆出一副人道主义的面孔,称因为这只是一架无人机,美军并无人伤亡,而如果报复伊朗,恐怕会伤及当地平民云云……国际舆论一片哗然。这样的推特,也太不特朗普了。
  对此,一种比较流行的解释是,特朗普并未准备好此刻对伊朗开战。甚至也有传闻说,有军方的沙盘推演指明,如果美军现在要发起一场旨在推翻德黑兰政权的战争,其死亡人数很可能是此前小布什伊拉克战争所遭受的数十上百倍。而这,显然是谋求“美国第一”、“振兴实业”的特朗普所不能承受的。
  从公开资料看,似乎没有证据表明博尔顿在这件事情上和特朗普离心离德。只能凭借博尔顿此前公开表述过的坚决立场,对照特朗普政府的行为,进行猜测:二人在这一事件上产生抵牾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而可以从公开信息确证的是,该事件后不久,特朗普出席大阪G20峰会。在会上,他别出心裁地公开称,愿意借道韩国,到“三八线”与朝鲜最高领导人见面。美朝官员此前是否(借助青瓦台渠道)沟通、确认,我们无从得知。但至少从这场公开看起来充满了戏剧性、赚足了全球眼球的“特金三会”来看,有一个人是无比失落的,那就是一直主张对朝强硬的博尔顿。那么,接下来的追问就触及到问题的核心了:对朝政策的分歧,是压垮/挤走博尔顿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特朗普的“初心”
  过去,商人总统特朗普在半岛问题上没有发表过独立的见解。所以,若要窥探其他在这个问题上的“初心”,恐怕需要审慎选取截面。2018年3月7日他在意外收到朝鲜最高领导人亲笔信后,在未经过智囊团、行政机构处理的情况下,完全仰赖其自身的知识存量、交易偏好、性格特征行动。所以,这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可以供外界在无确切内幕消息而仅凭开源情报对特朗普朝核认知、半岛初心进行研判的关键玻片,值得深入分析。
  在该事件发生后,笔者第一时间在FT中文网发表文章(《美朝直接会晤,中朝行将反目?》),认为不能排除“美国有以承认朝鲜为‘合法拥核国’来换取朝鲜某种意义上‘投靠’”的可能性。具体地,非建制派出身的特朗普可能不按常理出牌,而是要求朝鲜必须以“完全、可核查、不可逆的方式”(CVID)消除能够对美国本土构成实际威胁的远程导弹和洲际导弹(ICBM);作为交换条件,他将允许朝鲜保留最低限度的核武器,以及少量不对美国本土构成威胁的中短程弹道导弹。
  从此后一年多的美朝反复博弈来看,有几个基本事实可以确认。第一,特朗普不按常理处理朝鲜问题的“初心”可能一直存在。第二,但在从初心演变为实际政策的过程中,特朗普政府遭遇来自共和党、民主党建制派,以及国务院、军方官僚系统的集体阻击和持续规训,迫使他不得不在对朝根本性问题上做出过于出格、反常规的操作。第三,上述两种力量一直在博弈和消长变化中。第四,在2018年3月中下旬开始打响的中美贸易战后,美朝矛盾被美中矛盾所掩盖,同时随着中朝关系在此后迅速、戏剧性的转圜,特朗普可能发现,在中朝关系起变化后,在无中方全力配合制裁的背景下,美方无论是重新抡起“怒与火”的大棒以武力相威胁,还是进一步强化“极限施压”,恐怕都难以迫使朝鲜就范。第五,最近以及在未来一年时间内,摆在特朗普议事日程第一位的既不是中国,也不是朝鲜,而是连任选举。为了这个最大的目标,特朗普在对华经贸战陷入僵局、“三个月打垮中国”迷梦破碎,对进攻伊朗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朝鲜同样陷入停滞的背景下,迫切需要找到一个外交上的突破口,为连任选举赢分。
  在明确了上述中长期和近期的主要趋势和时局要素后,我们就不难判断,此刻的博尔顿——不愿放弃“初心”的博尔顿,在同样不愿放弃“初心”的特朗普总统面前,可能是非常的多余,甚至有害。联想到一周前新加坡《联合早报》刊载的一条消息《传美国拟承认朝鲜为拥核国》,上述猜测在两条重要消息的相互确证中得到强化。
  那么,进一步追问:博尔顿的去职,对东北亚和伊朗局势会有何影响?第一,阻止特朗普对半岛打“反常牌”(以承认其为拥核国为条件,换取其他战略收益,且不排除牺牲邻国的利益)的力量遭到削弱。第二,博尔顿对伊朗强硬,他的去职会降低美伊发生冲突以及冲突升级的可能性。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两种影响还有细微的区别。就朝核问题而言,如果我们的猜测属实——博尔顿坚持朝鲜彻底去核(甚至还包括政权更迭)的立场与特朗普有条件承认朝鲜为拥核国的立场,两者是完全矛盾的。而后者,在伊朗问题上,博尔顿与特朗普的分歧则不是方向性的冲突,而仅仅是程度上的差异——两人都敌视伊朗,只是一个坚持政权更迭的初心,另一个考虑到现实要素的限制而主张现阶段只推行“极限施压”。两者的这一微妙区别提醒观察者们,导致这次博尔顿去职(如果最后这个传闻被确证)的首要原因是朝核问题,而非伊核问题。
  如果上述推理成立,那么我们可以进一步得到结论,博尔顿去之后,美国半岛政策可能会发生一些戏剧性变化。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排除还有其他建制派力量和官僚集团阻止特朗普打“反常牌”,所以变数依然存在。更本质意义上讲,其实博尔顿的去职本身对特朗普政府的朝核、伊核政策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冲击——因为这些变化已经且还在发生。而他的去职不过是一个外显的指标,以确认这些微妙的变化,以及特朗普可能更加坚定的“半岛初心”。
  常言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于朝鲜的重要邻国而言,现在最保险的做法不是去对赌,赌美国对朝政策是否会发生戏剧性变化。而是做好两手准备,对“不变”和“会变”两种情况都做好充分的准备,不是看似成竹在胸的“以不变应万变”,而是务实审慎的分头准备、以变制变。

  (注: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0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