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赵梅:种族主义为何在美国死灰复燃

作者:赵梅   来源:《人民论坛》2018年12月下  已有 51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发生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的种族骚乱已经过去多时,但流血冲突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当看到电视屏幕上出现清一色的白人男性,高举火把,情绪激昂,齐声高喊:“犹太人,他们无法取代我们!”,不禁使人想起一个世纪前的那个3K党活动猖獗,在夜里蒙面出没、对犹太人和黑人处以私刑的黑暗年代。这一幕发生在民权运动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的美国,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一、李将军雕像去留引发的争议
  冲突的起因是2017年4月,夏洛茨维尔市议会以3比2的表决结果通过一项决议,移除市中心一尊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将军罗伯特·李的雕像。这成为此次暴力事件的导火索。
  罗伯特·李(1807—1870)是美国军事家、教育家,出生于弗吉尼亚。在美国内战时期,南方蓄奴州脱离联邦,成立邦联,李将军是邦联军统帅。1865年,当看到邦联大势已去,他向联邦军总司令格兰特将军投降,避免了更大伤亡,从而结束内战。战后,他积极从事教育事业,任华盛顿大学(现华盛顿与李大学)校长。1870年病逝,葬在弗吉尼亚州列克星敦。李将军生前拒绝人们为他建立雕像,他希望国家能够从内战的阴霾中走出来。
  然而,在李将军去世后,一些政客们开始为南部邦联输掉内战找理由,他们争辩说打内战不是为了保存奴隶制,而是为了扞卫南方的生活方式,李将军被当作扞卫这一价值观的代表。20世纪20年代,一方面,亲历美国内战的一代人逐渐凋零,美国人希望能保存这段历史记忆;另一方面,一度衰落的3K党运动再度复兴,《种族隔离法》在南部一些州通过。一座座李的雕像及象征南部邦联的雕像被竖立起来。
  伴随着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这类雕像开始受到质疑,雕像所在地也成为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和民权运动者的集会地。坐落在夏洛茨维尔的李将军雕像于1924年完工,1997年被列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这座雕像底座曾在2015年被人喷上“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标语。在“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推动下,夏洛茨维尔市议会2017年4月投票同意移除雕像,6月,市议会还决定将这座雕像所在的“李公园”改名为“解放公园”。
  李将军的雕像去留引发巨大争议。在法律层面,早在1902年,弗吉尼亚州即立法保护所有战争纪念碑。但反对意见认为,李将军雕像由慈善家捐赠,并非为纪念南北战争而立,因此不适用于上述法律。在象征意义层面,支持拆除李雕像的人认为,李将军象征了美国南方的白人种族主义霸权;反对拆除雕像的人认为,这是对白人身份和历史的抹杀,拆除雕像触犯了“美国白人的文化和尊严”。
  夏洛茨维尔市不是唯一拥有南方邦联人物雕像或纪念碑的城市,这类雕像遍布全美各地。夏洛茨维尔市流血冲突之后,美国一些城市也开始计划移除邦联人物纪念碑和雕像。在新奥尔良,四座内战纪念碑已经被拆除,包括一座李将军的雕像。圣路易斯、奥斯汀、奥兰多等城已经开始拆除邦联雕像。巴尔的摩、莱克星顿、里士满、波士顿、旧金山和伯克利也在计划进行反邦联历史的行动。
  围绕李将军雕像去留问题,美国社会掀起了一场大辩论。如今,拆除邦联雕像的行动在继续,争议也在不断升温。
  二、难以弥合的种族主义伤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夏洛茨维尔流血事件,折射出难以弥合的美国种族之殇。
  奥巴马是美国首位黑人总统,他的胜选曾被很多人视为是美国梦的实现。然而,在奥巴马执政八年后,美国种族冲突加剧,忘掉肤色之分、历史恩怨的“后种族时代”并没有来临。美国国内接连发生警察对黑人公民施行过度暴力事件。
  黑人民权运动创造了奥巴马成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的政治条件,然而,黑人总统治下并不意味着美国种族问题的解决。在弗格森、巴尔的摩骚乱发生后,甚至有人抱怨说,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时间里,身为黑人总统的奥巴马反而不敢为黑人的权利发声,导致种族问题愈演愈烈。
  虽然自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许多法律规定“严格禁止各种种族歧视”,并且出台许多确保黑人受到平等对待的措施,但在社会和心理层面,种族偏见仍然深深地根植在美国的社会生活中。
  三、极右翼势力卷土重来
  夏洛茨维尔的种族冲突是极端右翼势力抬头的鲜明写照。极端右翼组织成员多为中下层白人男性。随着冷战后经济全球化步伐加快,美国制造业向海外转移。与此同时,美国工业自动化发展加速,大量流水线操作工被机器替代,加上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等因素,美国白人劳工阶层的境遇更是雪上加霜。近年来,美国出版的多部着作对这一现象进行分析和综合研究。多项研究结果均显示,美国中下层白人的陷落在过去15年间加速了。
  日益恶化的生活状况使美国白人劳工深感沮丧,他们感到自己是被民主共和两党遗忘、不被“政治正确”“肯定性行动计划”保护的一群人。民主党为少数族裔、弱势群体伸张正义,共和党主张小政府,而在“政治正确”的准则下,似乎“任何冒犯白人男性的话都可以说”。面对就业前景暗淡、加薪无望、教育费用上涨的残酷现实,他们心灰意冷、满腹怨恨,一些人开始寄希望于极端右翼组织。
  经济焦虑、反移民情绪和对美国政治的不满,导致美国极右翼势力抬头。这就是为什么在夏洛茨维尔冲突中有人喊出“白人的命也是命”。这些白人的愤怒源自自身日益恶化的社会经济地位,以及面对大量非法移民涌入所带来的社会问题的焦虑。
  四、极化的美国政治
  特朗普总统在夏洛茨维尔冲突发生后表态,既谴责“另类右翼”和新纳粹,也批评“极左”组织。夏洛茨维尔居民则表示,他们既不要极左也不要极右。极右翼势力固然不可取,但是极左行为同样很危险。
  尽管特朗普各打五十大板的表态招致诸多批评,但无论特朗普还是夏洛茨维尔居民,都道出了当前美国社会的残酷现实,即分裂的美国社会和极化的美国政治。
  近年来,美国政治极化愈演愈烈。政治极化意味着两个政治阵营内部越来越同质化,同时,两者之间越来越异质化。不少研究和民调都显示,近年来美国政治极化趋势愈演愈烈,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支持者在近年都有政治极化的趋向,导致他们的立场与对手越走越远、政策主张大相径庭。特别是2016年大选后,很多美国人的政治态度从分歧走向对立,在越来越多的议题上,美国人的立场与观点开始走极端。
  美国政治极化最主要的原因是贫富差距加大。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经济快速发展,进入社会各阶层共同富裕的“丰裕时代”。然而,在后冷战的全球化时代,制造业向新兴国家转移,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发展,导致美国地区差异、阶层差异加大,“铁锈带”蓝领工人失业严重。这导致近年来美国红蓝州、城乡对立、种族、阶层对立加剧。美国进入“权贵资本主义”时代。
  社会阶层固化是导致美国政治极化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考察一个社会是否充满活力,向上的社会流动性是一个重要指标。研究显示,在过去50年间,黑人向上的社会流动比率远低于白人,长期的经济不平等造成的恶性循环很难轻易消除。黑人之所以受到歧视,是因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在经济上仍然处于低下水平,黑人失业率高、犯罪率高、单亲家庭多,他们想要进入主流社会的路仍然十分漫长。白人蓝领是在美国社会结构中不断陷落的一个群体。虽然美国逐渐走出金融危机阴影,就业形势好转,但美国中下层民众并没有享受到整体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红利。
  面对长期难以解决社会痼疾和不断出现的新问题,不少有识之士为美国开药方,美国政府也为此做出了很多的努力。特朗普政府的“美国第一”“把工作带回美国”的做法和承诺,旨在让制造业回流,为美国人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但美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是缺乏高水平的技术工人。随着信息化不断向纵深发展,对工人技能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个问题将越发严重。
  此外,特朗普政府采取多项措施,加大打击非法移民的力度。美国司法宣布废除《“梦想家”计划》命令,这意味着美国将近80万非法移民将被遣返。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在宣布这项命令时说,“梦想家”计划保障非法进入美国的年轻移民的年幼的孩子,可以继续留在美国上学或就业。正是这些移民,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该命令遭到包括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内的美国社会强烈反弹,抗议浪潮遍布全美。
  夏洛茨维尔流血事件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种族冲突。它折射出当前美国社会面临的日益激化的种族痼疾、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加剧等深层次问题。这些问题若要得到根本解决,仍尚待时日。
  (赵梅: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美国研究》执行主编、研究员。)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1日 来源时间: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