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奴隶制废除150多年后,美国可以靠“赔偿”解决种族问题吗

作者:许振华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36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十多年来,美国国会首次就美国立国的“原罪”——奴隶制展开辩论。在美国2020大选前后,对非洲奴隶后代的经济赔偿成了热门话题,如今这个话题更进入了国会。
  根据美联社6月20日的报道,美国得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杰克逊·李(Jackson Lee)近日提出议案,要求美国向奴隶后代做出经济赔偿。当地时间6月19日,美国众议院宪法、公民权利和公民自由小组委员会召开这项议案的听证会,时间正值纪念美国北方军队到达得州、为南部黑奴带来解放的“六月节”。
  根据英国《卫报》报道,听证会的主要证人多是黑人,会议室内外也挤满了全国各地赶来的黑人民众。议员和证人从奴隶制的“遗毒”,谈到南部种族隔离的《吉姆·克劳法》,再谈到今时今日美国黑人所面临的不平等、贫困、不成比例地进入牢狱等问题。对赔偿法案持对立立场的双方展开了激烈讨论。支持者多为黑人权利活动者,他们认为补偿奴隶后代是正义而必要的。反对者则立场多元,批评赔偿法案的落脚点,包括法案可行性、后代是否需为前人罪恶负责、赔偿能否真正解决黑人社区面临的问题、法案对美国族群对立情绪的渲染,等等。
  2020大选前“赔偿”话题的再次兴起
  对黑人奴隶及其后代做出赔偿的构想,和黑奴解放一样历史悠久。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报道,美国南北内战期间,总统林肯曾提出赔偿黑奴“40英亩的土地和一头骡子”(40 acres and a mule)的承诺,但落实程度有限。1989年,密歇根州前民主党众议员科尼尔斯(John Conyers)再次提出赔偿法案,并未有实质性突破。
  美国《大西洋月刊》于2014年刊登了记者寇茨(Ta-Nehisi Coates)的长文《关于赔偿》,再次兴起了对赔偿法案的讨论。寇茨认为被扭曲的美国历史影响了世人对种族关系的理解,唯有从“要求赔偿”的角度来思考,才能看到美国政治经济的发展与种族歧视互相缠绕的逻辑。寇茨也参与了这次的听证会,根据《卫报》报道,他认为奴隶制将“黑人低等”的观念植入了美国人民内心,与黑人社区现在面临的困境密不可分。人类学家希克尔(Jason Hickel)用数据指出,奴隶制下黑奴的无偿劳动为美国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巨大动力。
  现在对赔偿法案的讨论进入了国会,背后的政治动力是2020年的总统大选。根据《卫报》报道,民主党的20位总统参选人中有15人支持对赔偿法案的继续研究,包括桑德斯、沃伦、哈里斯等热门人选。黑人选票,对民主党颇为重要。
  黑人社群内外的争议声
  知名黑人演员葛洛佛(Danny Glover)等人支持法案,在听证会上以寻求正义、治愈伤害的名义为法案做出支持证词。黑人经济学家马尔沃(Julianne Malveaux)则强调美国黑人在地域分布上所面临的结构性不平等,是奴隶制遗留下的痕迹。
  同样来自黑人社群,前橄榄球员欧文斯(Burgess Owens)和自由撰稿人休斯(Coleman Hughes)则反对赔偿,认为200年前发生的奴隶制是另外两群陌生人之间的事情。根据《卫报》报道,代表共和党出席听证的欧文斯认可父亲留给他的“努力工作才能成功”的美国梦信念。休斯进一步指出,黑人并不需要更多的道歉,需要的是负担得起的医保、更好的社区和学校,而这不是通过赔偿金来实现的。
  根据报道,奥巴马本人在2008年也曾表态反对赔偿法案,他认为最好的赔偿是在贫民区建设学校和为失业者提供工作。
  在黑人社群之外,反对声也不少。据美联社报道,6月19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表态,美国人已经通过南北内战为奴隶制赎罪了,民权立法、奥巴马的当选也是种族平等的进步,他不认为赔偿法案是必要的。
  根据报道,2016年的一项民调显示,68%的美国人认为国家不应对奴隶后代支付赔偿金。从种族的角度来说,反对提供赔偿者占美国成年白人公民的85%,黑人中的反对者只有32%。
  “赔偿”可以解决美国种族问题吗?
  哪怕没有2020选举的契机,赔偿法案的构想也因为美国严峻的种族紧张局势而有了自己的生命力。
  根据美国CBS报道,共和党众议员麦克·约翰逊(Mike Johnson)在听证会上表示,之所以难以向美国黑人提供经济补偿,因为这是一“小部分”曾经拥有奴隶的美国人所创造的问题。当场就有观众嘲弄他,问道:“小?”约翰逊对赔偿法案“违宪”的主张,更引起观众的阵阵嘘声。
  有关数据指出,有一百万非洲裔美国人收监在囚,非洲裔美国人的失业率达6.6%,是国家平均水平的两倍,还有31%的黑人儿童生活在贫困中。这让提出赔偿法案的杰克逊·李质问,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
  但实施赔偿法案将面临重重困难。奴隶制存在于南北战争之前,非洲裔美国人很难将血缘明确追溯到那个时代。同样在2014年于《大西洋月刊》上发表评论的作者弗鲁姆(David Frum)质问,赔偿对象是否应该是全体非洲裔美国人?美洲原住民等其他少数族裔呢?赔偿方案最终是否扩展到一切族群而失去意义?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此前其实发起过类似的赔偿计划,成果不一。美洲原住民的赔偿因土地权益的边界难以确定而难以开展,对二战期间非法拘禁的日裔美国人的赔偿则因为登记在册的完整名单而顺利落实。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6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