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贸易战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关键时刻

作者:詹姆斯•波利提 , 米强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164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本月在椭圆形办公室宣布,可能要到5月才能敲定一项结束对华贸易战的协议时,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完全有理由松一口气。
  这位71岁的美国贸易代表是土生土长的俄亥俄人,以其粗哑的声音和保护主义世界观而闻名。他战胜了主张以更快速度达成协议的其他特朗普政府官员,为迫使北京方面作出更多让步争取到了更多时间。
  站在总统身前的莱特希泽表示:“现在仍有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有待解决,但我们无疑正在取得比我们开始时设想的大得多的进展。我认为这样说不失公允。”
  自去年美国总统对中国等战略对手以及欧盟(EU)等盟友挑起一系列贸易纠纷以来,莱特希泽在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地位一直在稳步上升。
  去年12月,在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推动达成协议的努力失败后,特朗普便让莱特希泽负责领导与北京方面的谈判。
  接下来的几周将决定特朗普对莱特希泽的押注是否押对了。如果这位美国贸易代表把中国逼得太紧,谈判可能破裂,这将对特朗普的首要政治议题和核心贸易议程造成严重打击。如果莱特希泽太过轻易地与中方达成和解,特朗普可能会因达成一项软弱的协议而在国内引发不满,这还会给他2020年的连任选战带来麻烦。
  一位前高级贸易官员表示:“我认为他将会达成协议,但问题是,说得好听点,这项协议能否通过‘测谎’测验。特朗普会将他们签署的任何协议都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协议,但这能否成为一项可以让人们认真对待的真正有价值的协议,目前还没有定论。”
  在最近几日进行的至少两次电话磋商中,莱特希泽(姆努钦在他旁边)再次敦促中国首席谈判代表刘鹤作出一些额外让步。经过数周的谈判,双方已经接近达成最终协议,但仍在就谈判中最大的几点分歧讨价还价,包括美方要求中国对经济政策和监管进行重大结构性改革,以及协议的执行机制和现有关税的命运。
  本月,莱特希泽的施压使中国在数字贸易方面作出了一些额外让步,尤其是在对美国云计算公司的非歧视待遇方面,这此前也已成为谈判中的另一个争议焦点。
  知情人士表示,莱特希泽已将关于中国买家大规模购买美国商品的大部分谈判责任,委托给了美国商务部官员。协议的这一部分正在起草,以满足特朗普减少双边贸易赤字的要求,但莱特希泽认为这并非谈判的最核心内容。
  另一位美国前高级贸易官员表示:“鲍勃(莱特希泽的昵称——译者注)正聚焦于真正重要的事情,他拥有我们其他人都希望拥有的影响力优势——他正设法迫使根本的结构性改革得以实施并完成。在与中国的谈判中,他面临的最大风险未必是来自谈判桌的另一边,而是来自己方一边,来自国内的掣肘。”
  莱特希泽当前阶段面临的危险之一是,他可能会发现自己与特朗普之间出现矛盾——如果这位善变的总统不听从他的建议,或在即将与习近平达成协议时改变主意、让莱特希泽措手不及的话。
  但接近谈判的人士表示,与对待其他人的态度相比,特朗普在与莱特希泽打交道时表现得格外谨慎。
  一位了接近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特朗普给了鲍勃稍微多一点的空间,因为他知道如果鲍勃走了,这笔交易就黄了。它没有可信性。”
  还有其他潜在的陷阱。莱特希泽一直身处一个机能失调的政府为一项重大协议进行谈判。特朗普政府内部在对华贸易问题上存在巨大分歧,而且关键岗位和内阁官员的人员流动性很大。与此同时,来自国会的压力在迅速增加,主要是要求莱特希泽和白宫在最后阶段尽可能保持强硬。
  前美国贸易代表、现任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的罗布波特曼(Rob Portman)最近在参议院表示:“我赞同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进行这些艰难且非常重要的谈判,我希望美国政府保持强势,并在这种关系中寻求长期有意义的结构性变革。”
  莱特希泽作为对华贸易鹰派的名声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很久就已确立。莱特希泽曾在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担任为美国钢铁产业代言的律师长达数十年。一位定期与莱特希泽会面的人士表示:“他总是说,‘按从1到10的难度等级衡量,对我而言,与中国谈判的难度等级是30’。”
  莱特希泽绝非北京方面的首选谈判伙伴。但随着时间推移,北京的官员越来越意识到莱特希泽是特朗普政府中唯一一位能够真正谈成协议的高官。
  一位近期与中国经济和金融高级官员会面过的人士表示:“他们不喜欢莱特希泽,但他们喜欢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并因此尊重他。他们承认,他对这些问题的理解超过(特朗普)政府其他所有人。”
  在眼下这个关键节点,如此多人都在努力揣测莱特希泽的观点,以至于有关他的传言最近在华盛顿甚嚣尘上。就在本周,在姆努钦宣布与中国就执行机制已“基本”达成协议后,莱特希泽办公室拒绝证实这一突破,这被视为两人之间存在分歧的一个迹象。
  本月早些时候,有未经证实的传言称,因为莱特希泽的插手,特朗普4月底宣布举行峰会的计划泡汤。今年2月,莱特希泽与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进行了一场不愉快的交谈,现场有摄像机拍摄,之后甚至有传言称,莱特希泽真的是受够了,因为疲惫不堪或绝望,已经准备辞职。
  但熟悉他的人表示这种可能性很低,尤其是他还必须完成他贸易议程的其余部分,比如让国会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修订版,启动与日本的贸易谈判,以及设法缓和与布鲁塞尔之间的紧张商贸关系。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比尔赖因施(Bill Reinsch)表示:“我认识他35年了。我认为他太喜欢这个工作了,不可能离开。他已经从律师事务所退休——这是他的最后一站,或者说倒数第二站,而且他忠于总统。”
  一位前美国高级贸易官员补充称,莱特希泽不会愿意留下在中国问题上处理失败的名声,因此,他很可能会为特朗普达成一项协议,并坚持下去。
  上述官员表示:“他不想在离场时看起来像是没有如愿以偿。他将接受任何协议,从即便是不好的协议中寻找亮点,并尽量推销这些亮点。”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6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贸易战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