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民主党“茶党化”,共和党借奥巴马医保推波助澜

作者:顾登晨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29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当地时间3月25日晚,美国司法部致信新奥尔良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支持此前德州联邦法官里德?奥康纳(Reed O’Connor))关于“奥巴马医保”违宪的裁决,赞同取消“奥巴马医保”。司法部此举让特朗普政府与“奥巴马医保”的缠斗再度升级,也使“医保”这一2020大选的热门议题进入公众视野。
  命途多舛的“奥巴马医保”
  2010年3月23日,奥巴马政府通过了《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俗称“奥巴马医保”),主张通过政府补贴的形式,将3000万左右低收入人群纳入医保范畴,要求保险公司接受有既往病症(pre-existing conditions)的患者投保,允许26岁以下的成年子女共享父母的医保计划,给蓝领阶层尤其是患有慢性疾病的低收入家庭带去了实惠。
  由于先天自带“福利国家”的影子(对中低收入者给予保险补贴),且法案规定所有美国公民都必须购买医疗保险(不买将接受罚款),自诞生以来,“奥巴马医保”就充满争议。早在2012年,共和党即针对法案中“强制购保”条款发起违宪诉讼,最高法院以5:4的表决结果裁定认为“罚款属于国会税权”,因此“强制购保”并不违宪。2015年,最高法院支持该法对中低收入者的补贴,再一次捍卫了法案。
  废除“奥巴马医保”一直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特朗普当选后,众议院共和党人于2017年5月4日发起新医保法案《2017年美国保健法案》以试图替换“奥巴马医保”,并以4票的微弱优势表决通过。由于参议院对这一新法案存疑,几经修改后方送参议院表决。在7月28日投票中,由于已故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等三人倒戈,法案未在参议院未获通过,“奥巴马医保”得以幸存。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5日,美国华盛
顿,示威者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听证会场外集会抗议,听证会将审议
共和党最近一次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的诉求。  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17年12月,特朗普签署《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案》,其中一项内容是取消对民众不购买医保的处罚制度。基于此,2018年12月15日,德州联邦法官里德?奥康纳认为:既然2017年税改法案取消了强制购保罚则,当初最高法院所谓的“税权”问题也就随之消失了,因此裁决“奥巴马医保”强迫购保涉嫌违宪。基于此裁决,共和党控制的20个州随即起诉要求推翻“奥巴马医保”。民主党则指出,国会在2017年废除“奥巴马医保”处罚条款的同时已决定让法案的其余部分继续有效,奥康纳的裁决违背了国会意愿。今年1月3日,民主党控制的17个州表示将就德州联邦法院的裁决进行上诉。
  因此,最高法院将成为“奥巴马医保”此轮存与废的最终决定方。美国司法部25日晚所谓“支持奥康纳裁定”的表态,充其量只是火上浇油,对于事态走向并无决定作用。
  难以取胜的战争
  和美墨边境墙相似,如何兑现废除“奥巴马医保”的承诺,已成为特朗普连任之路上的另一堵墙。区别在于,对于美墨边境墙,特朗普欲立;对于“奥巴马医保”这堵“墙”,特朗普要破。与共和党人从未在国会引入过修墙法案相比,2017年5月众议院否决“奥巴马医保”说明特朗普在这一议题上至少还有过胜利。但如今看来,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之前兑现“废除奥巴马医保”竞选承诺的可能性并不大。
  首先,今年1月民主党人重新控制了众议院,本届国会已无可能通过“奥巴马医保”的废止案。即便在参议院,特朗普也未必能争取到足够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22名共和党参议员面临2020改选压力,如果说2017年初他们尚顾忌到特朗普的影响力而大多同意废除“奥巴马医保”,在2020选举季来临前,他们必然更趋谨慎——不久前,12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否决特朗普的“紧急状态”就是例证。
  其次,现阶段“奥巴马医保”有着稳定的民意基础。自2010年问世以来,选民对于该法案一直反对多于支持,但自2014年法案进入实际执行程序以来,支持率逐步上升。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2017年2月共和党开始讨论废除该法案时,民众对法案的支持率首度超过反对率;同年12月初,法案的净支持率飙升至18%(56%:38%),这表明选民对“奥巴马医保”多有慰留之意。民调同时显示,选民更倾向于法案被修缮而非被废止。
  最后,从既往判决看,最高法院总体认可“奥巴马医保”。当然,当下保守派人数占优的最高法院今后会如何裁定,仍存一定的不确定性,但鉴于民意在“奥巴马医保”上的相对确定,这一“确定”最终或会对冲“不确定”。
  共和党的“醉翁之意”
  虽然废除“奥巴马医保”前景不看好,但对于特朗普来说,这是一场必须打的仗。在“看病贵”的现实面前,共和党从不反对医保改革,其反对的是民主党在“医保”议题上占据了主动。如果不给民主党的“全民医保”踩刹车,特朗普的基本盘(40%左右)会认为共和党已经失去了对“医保”议题的掌控,甚至会动摇对特朗普的支持。因此,特朗普对“奥巴马医保”的新一轮发难,首先还是在回应其基本盘。
  共和党此时“回锅炒饭”,还有着其他考虑。在时机选择上,尽管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暂没有“实锤”,但特朗普身边人遭到清查且民主党呼吁公开完整版调查报告,此时炒作“医保”,有利于消散穆勒调查的影响。此外,虽然特朗普通过总统否决权暂时保住了“紧急状态”,但距离最终实现修墙,还存在很大变数。此时炒作“医保”,可有效分散公众对于“紧急状态”后续走向的注意力,降低修墙的阻力,亦可降低因违逆国会之意坚持“紧急状态”带来的民意反弹。
  但回锅炒作“奥巴马医保”的最大目的,恐怕还是着眼于制造民主党内部纷争。
  前弗吉尼亚州共和党籍众议员汤姆·戴维斯(Tom Davis)3月18日在Politico撰文指出,去年中期选举以来,民主党内部出现了和2010年的共和党类似的问题——“茶党化”。戴维斯认为,民主党温和派为争取提名或连任,可能被迫进一步左转,从长期看,这会导致民主党的传统基本盘的远离。
  戴维斯笔锋所指,是包括桑德斯在内的民主党进步派。2016年大选,桑德斯虽然未获最终提名,但其凭借初选中激进的主张和超高的人气,成为了民主党进步派“共主”;过去两年内,“全民医保”、“免费大学教育”、“提高对富人征税”等进步派核心主张在民主党内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
  在进步思潮冲击下,叠加去年中期选举结果和民主党2020大选提名人选竞争加剧的影响,民主党建制派和进步派之间的裂痕在扩大。
  今年2月27日华盛顿州众议员Pramila Jayapal在众议院发起《全民医保法案》(Medicare for All Act),主张在两年内建立一个惠及所有人(包括非法移民)、政府为单一付款人的新型医保法案,该法案已得到107名众议员的联署支持。目前,众议院“全民医保连线”规模逾百人。在参议院,2020民主党总统提名候选人柯瑞·布克(Cory Booker)、陆天娜(Kirsten Gillibrand)、贺锦丽(Kamala Harri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也都赞同桑德斯此前提出的“全民医保”理念。民主党人已不再满足于对“奥巴马医保”修修补补,而主张以《全民医保法案》取而代之。
  在这一背景下,共和党如今再炒“奥巴马医保”,无异于逼迫民主党人在“医保”议题上最终站队,即到底是主张完善、修正“奥巴马医保”还是主张“全民医保”、“单一付款人”。此举可以将民主党内部派别之间的裂痕进一步扩大并完全暴露在公众视野中,这既给了特朗普各个击破的空间,也必将对民主党2020提名人的选票造成分流。
  走向团结,还是分裂?
  2016年大选后,民主党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并开展了“团结”改革。但从改革实际效果上看,与民主党建制派主张相距甚远的进步派在2016年大选之后迅速崛起,并在事实上冲击着民主党的“团结”。进步派的出现是民主党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如何协调党内派别利益,是当前摆在民主党人面前的第一要务。
  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最新民调显示:全美范围内,民主党2020提名人选人气前三分别是拜登、桑德斯和贺锦丽,最早初选州(艾奥瓦州、新罕布什尔州、南卡罗莱纳州和内华达州)的人气排行榜前三同样如此。
  一般认为,拜登和桑德斯是民主党2020候选人的大热人选。3月3日至6日,CNN和2020大选初选首站爱荷华州当地报纸《狄蒙因纪事报》合作,对民主党选民开展了封闭民调,结果显示:爱荷华州民主党选民最喜欢拜登(27%),其次为桑德斯(25%)。在政策理念上,70%的民主党选民认为拜登的理念“基本正确”(About Right),但桑德斯的这一数据只有48%,44%的选民认为桑德斯的理念“过于自由”(Too Liberal)。
  作为奥巴马的亲密战友,拜登对于“奥巴马医保”功不可没,而桑德斯则是“全民医保”的坚定主张者。在目前政治生态之下,如果民主党处理不好党内“医保法案”路线之争,特别是佩洛西一旦失去对以桑德斯为代表的进步派的约束,而桑德斯最终若得不到民主党2020提名,不排除其在大选前夕“再次出走”。与2016年不同的是,在进步派影响力日盛的情况下,如桑德斯再度出走,其他进步派候选人将左右为难,以拜登为首的建制派也将腹背受敌,这将意味着民主党在事实上陷入了分裂。而一个分裂的民主党,哪怕是面对争议四起的特朗普,胜选的概率也微乎其微。
  “奥巴马医保”出台于2010年。那时,世界刚刚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全球合作”、“多边主义”依然是主流价值。虽然“奥巴马医保”有“大政府”的影子,但其对于低收入阶层的真诚关注,在某种程度上,折射了彼时全球守望互助的特殊时代精神。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政治日益极化,“奥巴马医保”走到了生死关头,民意对其支持率反升至历史最高,这其中固有民众对于法案内容的真诚呼应,或许也夹杂了美国人对于“正常总统”和旧日时光的集体怀恋。
  而随着民主党进步派的声势日隆,“奥巴马医保”显然已经不够进步;奥巴马时代终将过去,“极化”才是迎接2020的正确姿态。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