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杨向峰:中美关系研究有哪些固定思维和分析盲点?

作者:杨向峰   来源:海外看世界  已有 36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政治素人特朗普入主白宫已两年有余,在这短短的700多天时间里,中美关系几经曲折、惊奇不断,在2017年低开高走之后,在2018年很快因为贸易战等多重原因急转直下。时下虽然双方有很快达成贸易协议的迹象,但是总的看来双边关系的走势不容乐观。中美关系是否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未来形势又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各路专家学者莫衷一是。与此同时,我们过去对美国的对华政策的判断和分析是精准到位还是有所偏差,却很少有人触及。近几个月笔者对近两三年中国媒体和学术界的相关报道和分析做了一些简单梳理,在此仅从三个方面就国内常见的一些惯性思维和分析盲点提出一些浅见,旨在抛砖引玉,引发讨论和反思。
  首先来谈谈我们对特朗普这个人特质和执政风格的理解。
  这样一个劣迹斑斑、常年游走在法律和道德边缘的地产大亨,能够成功爬上美国政治权力的顶峰,实在是一件破天荒的事。不过特朗普并不是一张白纸,他的多次破产、离婚,还有无数次官司早就充斥了美国的大报小报。2016年选战的时候,美国主流媒体对他的言行举止和政策主张当然也都进行了大量跟踪报道和深度分析。相比之下,国内对他的报道和分析过于正面、肤浅而且平面化,再加上有希拉里这样一个老牌对华强硬派的衬托,特朗普这个“新面孔”甚至受到不少国人的青睐。总的来说,国内对他的分析习惯于强调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信奉的是不折不扣的实利主义和实用主义。[⁠1] 无怪乎国内不少人在分析预测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时候,过分乐观,缺少应有的忧患意识。针对各国普遍的忧虑,有国内专家甚至说“这种不确定性并非灾难,可能更多意味着机遇与希望”。[⁠2]
  另一方面,从中美经贸关系相互依赖的这个前提假设(assumption)出发,很容易推导出特朗普不会把他竞选时期对中国放出的狠话付诸实施的结论,因为这无异于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于是国内专家由此断言“中美之间爆发全面贸易战是不可能的”。[⁠3]
  现在相信不少人已经深刻地体会到了特朗普的另外一个特点,这就是他自己都引以为傲的阴晴不定,很难琢磨(unpredictable)的性格。其实该特点在特朗普身上有多重表现,在人际关系上,他常常谎话连篇,胡搅蛮缠,毫无信义可言;在决策风格方面,则是凭着感觉走,拍脑袋做决定,不讲逻辑和证据的反智主义。2018年中美高官三次达成协议,轮到特朗普拍板的时候他一意孤行地否决亲信们的建议,其个性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需要检讨的第二个问题是过去对中美关系的一些惯性思维。
  中美建交的四十年里,不管是经贸往来还是人员交流都获得了巨大的发展,但是两国之间在台湾、南海等关系到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的矛盾日益突出。即便如此,不管是在高层还是在学界,都存在一种相对乐观的情绪,这种经验性智慧经常体现在中美关系的普遍话语中。其中最典型的两条:一是“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二是“中美关系犹如一对争吵不休但是还在一起过日子的夫妻”。前者富有哲理性,后者非常生动,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仔细推敲,就可以看到前者突出的是一种钟摆效应,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以及一方突破另一方的政策底线的可能性。这里凸显的平衡回归基本上来自两个逻辑:积极的方面是中美经贸层面的互补和相互依赖,也就是很多人喜欢说的“压舱石”;消极的方面是双方对中美战争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的考量,由此做出的对双边关系的修正。“夫妻论”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谁是夫,谁是妻,但是它的核心观点是中美两国平起平坐,相互依存。
  诚然,中美两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法在国外一些人中也很流行,所以才有G2之说。但是这里需要认真探讨一下:中国的实力是否真的已经和美国取得了平等(parity)了吗?中美彼此对对方的依赖是对等的么?前者的答案比较直观,因为经济、军事甚至文化实力都容易衡量和比较,一般来说答案是“No”。后者则比较复杂,而且随着时空的变化这个“依赖”(dependency)的主次和程度可能不同。不过从此次贸易战的后果来看,似乎还是中国对美国的依赖更多一些。
  顺便说一下,在笔者印象中,至今还没有看到过美国官员和学者发表过意在彰显中美共存共荣、与以上两个比喻程度近似的表达,这是不是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美国人对中美关系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积极呢? 再有,特朗普敢于悍然发动贸易战、搬起“压舱石”砸自己的脚,他的底气其实来自时下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这里倒不是说美国经济十全十美,但是失业率连连创下历史新低,股市景气,确实让特朗普觉得他占有天时之利。现在他倾向于达成协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贸易战和美联储升息引发了去年年底股市的震荡(所以他一度考虑撤换美联储主席)。让人不解的是,在众多对贸易战的前因后果的分析中笔者尚未看到有人提到这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有意思的是,2018年初特朗普首先对加拿大、欧盟等美国传统盟友发动关税打击之后,国内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中美打贸易战的可能性为零”。⁠[4]
  第三个需要重点探讨的问题是对中美关系(尤其是美国对华政策和战略)的整体判断。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因为它涉及到特朗普个人、政府更替(特别是两党轮替)、美国政治精英对华态度,国际体系等多个层次的因素及多各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而中美关系涉及的面之广、度之深,都加大了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的难度。
  回想两年前,特朗普高举孤立主义的旗帜,退出TPP,对日韩这两个美国在东亚的重要盟友也毫不客气,有专家提出了“中国的战略压力可能会相应减小”的观点。[⁠5]但笔者认为,美国对华战略的大调整其实早有端倪。冷战刚结束就有不少人在寻找美国的下一个敌人,1999年竞选总统时小布什把中国定义“战略竞争对手” (strategic competitor) 并非偶然。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不得不把绝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反恐斗争,再加上当时对中国的“和平演变”还心存幻想,所以中美关系在南海撞机事件后短时间内就恢复到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水平。不过现在时过境迁,正如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所言,⁠[6]  国家间的战略竞争已经取代反恐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第一要务,美国对中国的步步紧逼也就不难理解了。这是其一。
  其二,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增长,中美在诸多问题上的矛盾也日益尖锐,美国政界、知识界和媒体精英们对中国的看法也越来越消极。这种趋势在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已经非常明显。2015年5月,主流学者、Johns Hopkins大学教授兰普顿 (Mike Lampton) 发出了中美关系处于“临界点”的警告,⁠[7] 遗憾的是他的呼吁在国内似乎未受到太大的重视,时任驻美大使甚至批评他夸大其词。[⁠8] 一晃4年快过去了,美国对中国失望、敌对的情绪已经成为绝对主流。近期《纽约时报》的David Brooks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到,在当下美国政治两极化的情况下,中国对美国领导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构成“存在性威胁” (existential threat)这一认识已经成为民主、共和两党最大的共识。⁠[9]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我们接受兰普顿和Brooks的观点然后再回头看的话,过去我们对中系的分析是否盲目乐观呢?两年前以下这种观点应该是很有市场的:“特朗普上台会给中美关系带来一定的摩擦,可能有一年的磨合期,但此后中美关系或许能上一个大的台阶”。 [⁠10] 结合上文提到的对特朗普的片面理解,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陷入惯性思维, 会和特朗普“不打不相识”,而后会惺惺相惜。具体来说,2017年底的那场“国事访问+”给很多人“搞定了特朗普“、中美关系从此更上一层楼的假象,[⁠11] 以至于后来事态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人们的预料。
  眼下越来越多的国内学者已经意识到美国对华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2] 从一定程度上说,贸易战这样的激烈手段固然和特朗普本人对贸易赤字的痴迷有关,有一定的偶然性。但美国的对华态度和战略的日益强硬却是超越党派政治的,有一定的必然性。当下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采取的高压手段被一位长期在华的美国商人总结为 “以彻底摧毁中国作为美国的对手为目的” (total destruction of China as a competitor)。⁠[13] 我们可以想像,两年后即便白宫易主,美国对中国进行全方位战略施压的态势也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正如某知名专家所言,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必须从思想认识上和战略策略上认清中美关系已经进入新阶段的现实”。⁠[14]
  回顾这几年来学界对中美关系研究的一些“心路历程”,笔者认为我们还需要加强对信息情报的整理和分析,严格地检讨我们思想上的盲点和迷思,抛弃那些自我麻痹的幻想。拙文当然有“事后诸葛亮”的便宜,但是我们只有不断地反思,实事求是,方可做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
  [1] http://www.chinadaily.com.cn/opinion/2016-11/11/content_27342463.htm
  [2] https://mil.sina.cn/zgjq/2016-11-10/detail-ifxxsmif2653392.d.html
  [3]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7-01/18/c_129451323.htm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7-01/26/c_129461159.htm
  [4] http://www.eeo.com.cn/2018/0330/325643.shtml
  [5] https://new.qq.com/cmsn/20161110/20161110006778
  [6] https://dod.defense.gov/Portals/1/Documents/pubs/2018-National-Defense-Strategy-Summary.pdf
  [7] https://www.uscnpm.org/blog/2015/05/11/a-tipping-point-in-u-s-china-relations-is-upon-us-part-i/
  [8] 周文重,《斗而不破:中美博弈与世界再平衡》,中信出版社2017年出版,第41页。
  [9] https://www.nytimes.com/2019/02/14/opinion/china-economy.html
  [10]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289
  11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1113/c1002-29643099.html;http://opinion.huanqiu.com/hqpl/2017-12/11467139.html
  [12] http://m.uscnpm.org/wap/article.aspx?d=99&id=17932
  [13] https://www.business-standard.com/article/international/trump-s-strategy-to-destroy-china-as-a-competitor-isn-t-working-here-s-why-118123100073_1.html
  [14] 袁鹏,“把握现阶段中美关系的特点和规律“, 《现代国际关系》2018年第6期,第2页。

  杨向峰:韩国延世大学东亚国际学院助理教授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