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特朗普失败的贸易战

作者:詹姆斯·诺尔特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35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特朗普总统的政治表演始终遵循着一种模式。他制造出一场危机,然后企图变成解决危机的英雄。就像先放火,再打电话给消防队,并因此受到称赞。乐观地说,危机也许能够为更好的解决方案提供讨价还价的杠杆,但不幸的是,危机也有成本和意想不到的后果。特朗普重新回来谈判后往往得不偿失。双方都深受其害,互惠互利的协议却渐行渐远。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最戏剧性的是与朝鲜的过山车式关系。上任第一年里,特朗普加大言论上的“炮火与怒火”,并将军事资源调往该地区,使战争似乎一触即发。到2018年初,双方掉头转向,停止了相互的武力威胁。特朗普说服中国加强经济制裁。美方推迟了在朝鲜及其周边地区的例行军事演习,朝方则停止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特朗普承认他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喜爱,然而,接下来的一年事情再无进展。朝鲜仍然是一个拥核数量有限的核国家。突破性或永久性的解决方案杳无踪影,朝鲜人民继续受着经济制裁和金氏政权的压迫。特朗普尝试了大棒,却没有提供切实推动达成具有变革意义协议的胡萝卜。
  今年冬天,特朗普对民主党即将接管众议院的回应,是拒绝共和党控制的跛脚鸭众议院提出的预算,因为它只给他珍视的边境墙提供少量拨款。由于他拒绝签署这份预算案,大部分政府机构关了一个多月的门。到最后,他让步并签了民主党控制的国会通过的预算案,而这份预算案给边境墙城的融资更少。承受了巨大痛苦,却一无所获。之后他宣布滑稽可笑的“国家紧急状态令”,就连他自己也承认,面对难以避免的法庭挑战这很可能是徒劳的。
  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冲突也遵循类似的脚本。他大范围、前所未有地开征关税,最终影响了大约一半的中国出口产品,制造了一场危机。中国以牙还牙,不过力度没有那么大。在对中国出口的500亿美元产品征收第一轮关税后,财长姆努钦去年5月率代表团访问北京,双方当时几乎达成一致。但美方代表团内部存在分歧,特朗普否决了有可能达成的协议。9月份,特朗普对另外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加征10%的关税,并威胁到年底提高到25%,仍然不能如愿的话,关税范围还可能扩大到每年约5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中的其余大部分产品。这是冷战初期以来美国总统采取的最大规模贸易行动。
  然而,在特朗普模式下,对话还在断断续续举行,但没有实质性突破。在美国股市经历贸易战和政府关门双重影响的动荡之后,特朗普放弃了进一步提高关税或加征新关税的威胁。和朝鲜问题一样,他转变调门,大肆炒作与中国签订一份全面新贸易协定的前景。中国政府假意逢迎,提出了听上去颇为大胆的新建议,比如在接下来的六年当中购买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产品,令它从美国的进口翻番。乐观情绪提振了股市,但这一切是障眼法吗?
  中美双方是生活在平行宇宙,缺乏相互了解。除了说的好听,中方不可能比去年5月的建议走的更远。建议包括每年增购数百亿美元的农产品、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集成电路,这与特朗普的要求相差甚远。其中中国也许把从伊朗的120亿美元石油进口转向从美国进口,并放宽现有监管障碍,购买更多美国的肉类产品。多年来中国还表示会降低各种关税,包括15%的汽车税,虽然这不太可能提高美国生产的汽车销量,但它有利于邻近的韩国和日本的出口。中国一直表示愿意向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但魔鬼藏在细节当中。这些让步去年5月就摆上桌面,可特朗普及其强硬派顾问认为还不够。
  中国还能给些什么呢?美国绝大多数贸易专家认为已经很多了,而特朗普的愿望清单大多不切实际。如果将来的一纸协议远远超出中国去年5月的提议,那它的大部分内容将是中国不能或不愿信守的空头承诺。无论贸易战给双方带来多大痛苦,任何可行的让步都不可能超出中国政府的行政管理能力或美国的执行能力。也许,即使空洞的承诺也能在短期内提振金融市场和特朗普不堪的政治命运,但空洞的承诺不会带来长期利益。
  中国也许被迫做出空洞承诺,但这些承诺都是那种难以查证的,比如为商业利益进行的间谍活动。间谍活动本质上就是隐蔽的。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多数大国都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要求一个国家同意不从事间谍活动,就像要求你的配偶不对任何人有色情念头。他们也许很痛快地答应,但你的要求真管用吗?你明知道这很难查证,也容易抵赖。在间谍被抓到的时候,你可以起诉或交换他们,但政府和私人公司还是会继续从事间谍活动。最好的防御就是有效地反间谍。
  美国对中国“2025计划”为先进产业的研发提供补贴怒不可遏,这也助长了不切实际的要求。中国已经停止了对这一计划的宣传,但阻止研究是不可能强制执行的。比方说,一旦给工业的研发补贴以某种方式被阻止,中国只需把研究资金转给它的大学去完成同样任务就行了,就像美国公司与美国优秀的研究型大学合作一样。起草一份协议要浪费大量时间和笔墨,而阻止研发肯定会被中方规避。
  许多评论人士强调说,协议将更好地执行知识产权保护,包括专利、版权、商标和商业秘密。在技术含量高的产品销售中,这类垄断力量是收入当中越来越重要的因素。但这些要求未顾及中国政府、包括法院和警察的能力局限性。它们不像美国那样公平或高效,需要循序渐进地改善。法律可以变,但真正的进步必须发生在多元复杂的社会关系中,而不是纸上。对对方要求做出的承诺越是雄心勃勃,越是可以肯定将来的结果达不到预期。与任何政治制度一样,制度的惰性会阻碍改革。譬如,想象一下有外部势力要求美国消除种族歧视,我们也许可以答应,但我们又能做得多好多快呢?
  特朗普喜欢采取强硬手段,提出大量要求,但当痛苦加剧和遇到阻力的时候,他就会退缩。他所忽视的是提供重要的积极鼓励措施。如果特朗普与从前的总统一样,先商谈容易实现的目标,我们本可以在2017年达成互惠协议,获得即使经过所有贸易战痛苦依然悬而未决的协议中的大部分实质性内容。更胜一筹的是,如果他敢达成一份有远见的协议,就像埃及前总统萨达特在耶路撒冷,那么就可能取得前所未有的相互增益。但是相反,特朗普也许继续坚持不可能且无法执行的要求,而武断的关税和不确定性将继续打压中美两国的经济。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3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