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特朗普拿出新财年预算“愿望清单”,军费创天价,这“肥”怎么分?

作者:安峥   来源:上观新闻  已有 53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3月11日,特朗普政府向国会递交2020财年高达4.7万亿美元的预算案。美媒指出,总统的第三份预算案传达三条信息:继续增加军费支出,削减几乎所有其他开支,不放弃“修墙”承诺。
  有批评指出,这是一份向“军工复合体”和亿万富翁阶层低头的预算,严重脱离底层民众。也有评论称,预算案充其量只是特朗普一厢情愿的“愿望清单”。国会山的民主党人早已放话,它不值得“印在纸上”,它会被众议院无情否决。
  想办三件大事?
  美媒指出,政府的财政预算表达的是总统和白宫在新财年的支出优先次序。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政府在新财年主要想办几件事:其一,涨军费:增加330亿美元国防开支,军费总额升值7500亿美元,较上年增加约5%;其二,减开支:大幅削减面向贫困群体的社会福利项目,削减幅度约5%;其三,修边境墙:额外寻求86亿美元资金。
  “特朗普预算案的几个要点都不让人意外,”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指出,无论是重视国防还是削减社会福利,都带有鲜明的共和党底色,也是特朗普自2017年上任以来孜孜以求的目标。
  不过,美国舆论的反响还是一如既往地激烈。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指出,特朗普想削减1万亿美元的社会福利资金,来支付7500亿美元军费开支。“这是为军工企业、企业CEO、华尔街和亿万富翁阶层准备的预算。它注定失败。”有美媒称,预算案向“军工复合体和亿万富翁阶层”低头,特朗普再一次对穷人说谎。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尼塔·洛伊认为,总统的设想一年比一年离谱,它将被完全忽略。
  也有观点认为,放在2020年大选周期启动的背景下,民主党候选人陆续抛出对富人增税、增强社会福利网的提议;于是,特朗普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自己的相反观点。
  “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政府的这份预算案也相当于对关键选民发出一道动员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
  谁是最大赢家
  舆论普遍认为,预算案的最大赢家是军队和退伍军人。新财年美国国防部的开支将提高5%,达到7500亿美元的预算底线,创历史最高水平;退伍军人事务部和国土安全部的预算分别提高7.5%左右。
  5%看似不高,但美国的军费比世界排名前10的其他国家的军费总和还多,实际涨幅仍然惊人。
  事实上,自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国防预算居高不下(2019财年7160亿美元;2018财年7000亿美元)。特朗普去年早些时候曾抱怨,国防开支高得快“疯了”。但到去年底,他的立场又滑向“增加5%军费”。如今,三年三连涨,人们不禁要问,特朗普为什么要让美国军费维持天价?
  白宫预算文件的答案是,330多亿美元新增军费将用来应对俄罗斯和中国;对付朝鲜和伊朗等无赖国家;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武装分子。
  “这种解释呼应了2018年美国出台的国家安全报告,”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网络研究中心主任杜文龙认为,说明美国开始把俄罗斯、中国等强国而不是一些弱小国家和非政府行为体视为美国的挑战和威胁。站在“大国竞争”的角度,自然需要不断加码自己的军事投入,此其一。其二,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尝到了局部战争的甜头,“侵略经验”让其感到强大的军事能力、绝对的军事优势才是维持霸权地位的支柱。再者,冷战时期美苏争霸的经历,同样加固了这方面的认识。
  袁征认为,这也符合共和党的政治传统。他们向来重视国防安全,向来与五角大楼保持较为良好的关系。再加上特朗普本人又强调“美国优先”,在他看来,国际社会属于“丛林地带”,一国必须注重自我保护的能力。这也是特朗普政府军费连涨的内在逻辑。
  “军费增长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涨了5%,涨幅较去年显著增加,”刁大明指出,更费解的是,去年10月特朗普还说过要将军费控制在7000亿美元。其中可能有其他几重考虑。其一,他想在2020年建成太空军。美国研究机构估计这需要110亿美元启动资金,新增军费可能已经把这笔开支囊括在内。其二,他利用制度漏洞,耍了技术上的“花招”。路透社称,7500亿美元军费分几部分,其中有约5760亿美元基础开销,约1650亿美元属于海外应急基金,另有约90亿美元为紧急资金。根据现行法律,军事开销部分有上限,五角大楼会把部分军费套进不设上限的“应急基金”的帽子里。去年的预算案也有类似做法。
  天价军费怎么花
  “增加军费可能是预算案中为数不多有望通过的内容,两党分歧不算大。”《今日美国报》指出。根据特朗普的预算案,五角大楼2020财年将在航母、超高音速武器、人工智能等领域加大投入,还计划推进核武器现代化。然而,对于国防预算的使用配比,美国舆论却有不同声音。
  美国《福布斯》网站指出,从2016年到2019年,美国军费增幅最大的领域是武器开销:研发经费增加近三分之一,采购经费增加逾四分之一。彭博社批评称,特朗普政府重研发轻采购,国防预算比例失衡。规划者痴迷于新的作战技术,所以把特朗普增加的大部分资金花在了研发而不是制造上。所以,尽管军费上涨了,但美国军事系统更新步伐仍缓慢。美国战斗人员目前的处境并不比奥巴马时期防务开支缩减的背景下好多少。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也认为,五角大楼的部分资金用错了地方,比如至今没能加快扩大导弹防御系统的时间表;迟迟没有落实各军种武器的现代化问题;没有纠正1160亿美元的基地和军用住房短缺问题等。“即使有了足够的资金,但如果配错地方,美国的军事战略还是会破产。”
  不过学者也指出,加大先进武器研发无可厚非。“如今,国防领域的竞赛形式已经变了,从规模竞赛向技术竞赛转型,”杜文龙说,先进武器更新换代很快,大规模列装反倒会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多代并存、保持合理数量才能占据更多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组建太空部队,也是特朗普国防预算的一部分。这是特朗普去年6月提出的计划,今年早些时候他调整了计划,将太空部队定位为先隶属于空军的新兵种,而不是新军种。学者认为,特朗普放弃新建“第六军种”,选择一个折中方案,美国空军对此持支持态度,但可以预见,将来太空部队羽翼丰满、在战略决策中的地位进一步提高后,一定会突破现有建制,独立成新军种。
  不撞“南墙”不回头?
  有美媒嘲笑总统,“建墙”还缺86亿美元,所以在预算案中“狮子大开口”?
  按照计划,白宫要求新预算为南部边境墙提供86亿美元的资金,分摊在国土安全部增加的资金(50亿美元)和国防部为军事建设提供的资金(36亿)中。不过,就在几周前,国会毫不留情地回绝了特朗普提出的57亿美元“建墙”拨款要求。
  特朗普为什么不撞“南墙”不回头?袁征认为,特朗普在预算案中提到此事并不奇怪,这是他上任以来一直想要兑现的承诺,如果绝口不提反倒不合逻辑。
  杜文龙指出,建边境墙是特朗普一直没有解开的“心结”。他在2016年竞选中做出承诺,但推进的过程异常艰难。他最初希望墨西哥“埋单”100亿美元,但遭到后者严辞拒绝;而后他提出众筹20亿美元的目标,但到目前只实现1亿美元;此后,“建墙”纷争逼停政府,但民主党还是没有给他机会,他被迫使出启动紧急状态、跳过国会批准的歪招。
  美媒普遍认为,由于民主党把持众议院,双方又在建墙问题上各执一词,最新的提议肯定不会有结果。分析认为,最后能否通过是一回事,但表达政治姿态是另一回事。特朗普政府必须努力兑现这个关键承诺,这对其吸引基本盘选民至关重要。
  路透社指出,特朗普已完成2016年竞选承诺上的大部分议程:削减税收、退出全球性协议、在法院安插保守派法官等。不过,他没能取代奥巴马医保法,仍在努力重新谈判贸易协定,并努力为边境墙筹资。总的来说,这些努力在很大程度取悦了他的政治基础,但需要提醒的是,对过去表现的满意并不一定成为他扩大支持的可靠策略。
  谁是最大的输家
  在2020财年,白宫计划将非防务支出削减5%,涉及农业、教育、能源、卫生和公共服务、住房和城市发展等10个主要部门和机构。《纽约时报》指出,如果特朗普的预算得以通过,美国社会保障网将出现“大窟窿”:医疗补助、医保计划、社会保障、贫困家庭援助、学生贷款项目都将大幅削减。
  “特朗普又说谎了。”《纽约客》网站称,他在共和党初选时信誓旦旦,不会削减“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三大福利项目。但在2020财年预算中,他却朝相反方向走得不能再远。“你可能会说,这并不奇怪。很明显,特朗普从一开始就在‘卖蛇油’,他保护福利项目的承诺就和特朗普大学的证书一样虚有其表。尽管如此,从冷冰冰的数字里看穿谎言,格外发人深省。”
  不过分析认为,削减政府福利是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推行的政策,此次削减并非突如其来。从共和党传统政策的角度,他们本来就主张“小政府、大市场”的治理理念,倾向于保护工商界和有产阶级的利益。“说到底,削减福利开支的主张反映了共和党的理念,也代表了它所依靠的选民利益。”袁征指出。
  只是“愿望清单”?
  特朗普政府提出了一份如何花纳税人钱的行动计划,国会会为他打开“钱袋子”吗?
  路透社称,几乎可以预测,这项为增加军费、边界墙注资、大幅削减社会保障项目的预算会被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拒绝,也将再次把总统置于与国会对撞的轨道。美国《纽约时报》称,特朗普预算中的一些提议可能会成为法律,但大多数引人注目的项目“凶多吉少”。
  过去两年,特朗普也提出过很多雄心勃勃的“改革”方案,但都没有成功。他在去年的预算中提出180亿美元“修墙”资金,他在2017年的预算中提议撤销62个联邦机构……当时共和党还控制着参众两院,但国会还是忽视了上述要求:裁撤的联邦机构寥寥无几,“建墙”费只批准了13.7亿美元。难怪有评论称,这充分反映出国会与政府的政治分歧,也预示着总统长长的预算到头来只能沦为“愿望清单”。
  按照法律流程,下一步参众两院预算委员会将各自提出预算设想。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迈克·恩齐计划在3月最后一周提出一份五年预算愿景,而众议院方面计划在4月中旬之前提出一份民主党的预算。这些预算决议可能构成新财年预算的基础。
  “可以想见,共和党控制的参院会拿出近乎相同版本的预算案,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肯定会发起猛烈的口头攻击。”刁大明指出,然而,美国的财政预算过程其实是个“分肥”过程,两党会在一定限度下相互妥协,最后可能“该增都增,该减不减”,从而留下利益均沾、赤字不管的混沌局面。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3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