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从金正恩到习近平,特朗普个人外交遇挫

作者:MARK LANDLER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36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他喜欢其中一个,并承认爱上了另一个。他珍惜两人的来信。他相信他和两人建立的私人联系能为贸易和核武的历史性协议廓清道路——这些协议曾把他的前任们难倒。
  对特朗普总统而言,所有的外交都是个人交往,特别是他最热心追求的亚洲两位强人——朝鲜的金正恩和中国的习近平。
  但特朗普和金正恩的“蜜月”上月在越南戛然而止,而他认为国与国之间的协议同老板之间的房地产交易没什么不同的坚定信念,如今又面临来自中国主席的另一个严峻考验。
  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之后有可能与习近平举行会谈),特朗普希望克服几十年来的不信任,签署一份协议以结束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激烈的贸易战。
  但在越南首都河内的溃败——特朗普不仅未能达成协议,反而与金正恩相距甚远——暴露出了他在达成协议的谈判中存在的一个根本弱点:他相信虚张声势和个人魄力能弥合根深蒂固的差异和准备上的不足。
  它还表明,特朗普如此热切地与之培养关系的强人,与民主选举出来的领导人一样难以交涉。
  比金正恩更有甚者,习近平会把优势与弱势混合的复杂元素带到和特朗普的会晤中。且不提特朗普会如何因应这些实际情况,一些人担心他会深受与毁了他和那位朝鲜独裁者会谈的同样的陷阱与误判之害。
  中方也有类似的疑虑。原定三月底两国领导人在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海滩的马阿拉歌(Mar-a-Lago)的会晤现已搁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方担心总统会像对待金正恩那样离开习近平的谈判桌。
  “特朗普在上演同样的戏码,”曾任奥巴马总统中国问题顾问的麦艾文(Evan S. Medeiros)说。“但它是有根本缺陷的,无论你打交道的是极权社会的强势领导人,还是多元、一体化社会的强势领导人。”
  麦艾文称,在这两种情况下,总统都是依靠他的个人魅力,以及他看人识人、随机应变的能力,来说服对方同意作出艰难的结构性变革:让中国对国家主导的经济进行大调整,让朝鲜放弃金氏王朝视为存活根基的核计划。
  但随着谈判的展开,特朗普已表现出放松条件的倾向。他从要求朝鲜迅速、彻底解除武装到改口说他不着急,只要金正恩停止核弹或弹道导弹试验。
  他从要求中国放弃一系列他所称的掠夺性贸易行为,到破坏他自己的首席贸易谈判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努力——就在后者开始解释这些让步将写入美中贸易协定的谅解备忘录时。
  “从特金会来看,特朗普的合作伙伴们对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显然比特朗普清楚得多,”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美中关系专家裴敏欣说。
  他表示,越南失利后,特朗普可能会更有动力同中国国家主席达成协议。与构成安全风险但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仍是个遥远威胁的核摊牌不同,同中国的贸易战已使美国的农民、车厂和各种制造商付出沉重代价。
  “特朗普更关心连任,而不是迫使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裴敏欣说。
  特朗普的一些高级助手——像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和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都敦促过他和北京达成妥协,警告称他不断升级的关税可能会给股市带来的破坏——他视股市为总统任期的晴雨表。
  特朗普经济团队中的强硬派和实用主义者之间的分歧,比国家安全团队中的分歧更明显。在国家安全团队,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和国家安全顾问约翰·R·博尔顿(John R. Bolton)敦促他放弃与朝鲜达成的糟糕协议。
  与此同时,金正恩和习近平已经表现出试图戏耍特朗普的本能。在河内,朝鲜领导人提议拆除一座钚反应堆,延长暂停核试验和导弹试验的时间,换取特朗普解除所有经济制裁。
  中国提出购买数十亿美元的美国石油、天然气和大豆,让特朗普轻松获胜,作为美国降低关税的回报。但是,他们还没有同意针对强制转让美国技术等更有害行为建立执行机制。
  尽管特朗普对两位领导人都大加赞扬,但他谈论二者的方式却有明显的不同。
  “我喜欢他,我相信他很喜欢我,”总统在2017年4月谈到习近平时说。去年秋天,当贸易战升温时,特朗普说,“他可能不再是我的朋友了,但我想他可能会尊重我。”
  对金正恩,特朗普采取了不当回事的语气。去年秋天,他用逗趣的口吻向支持者讲述两人如何从“炮火与怒火”转变为友好通信。“然后我们相爱了,好吗?”他说。“不,真的——他给我写了许多美丽的信。”
  特朗普还没有准备好与金正恩分手。但在河内谈判陷入僵局后,总统说他“相当有个性”,这句话可以有多种解释。
  “特朗普明白,小国的独裁者和世界上最大国家的元首是有区别的,”曾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期间与平壤谈判的车维德(Victor D. Cha)说。
  乘火车前往越南的金正恩是一位与世隔绝的人物,用一小群亲信执政。而习近平自2012年升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就一直活跃在世界舞台上。他派出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贸易谈判团队,由哈佛大学出身的经济学家刘鹤带领。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刘鹤和莱特希泽之间的工作级谈判已经长达数月,不太可能像河内谈判那样意外破裂。
  “谈判的性质有很大不同,”布鲁金斯学会约翰·L·桑顿中国中心(Brookings Institution John L. Thornton China Center)主任李成说,“对于是否有机会成功,双方事先都会有更好的理解。”
  然而,特朗普反复无常的个性很突出。当他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征收关税时,中国人措手不及。当他离开金正恩时,他们猝不及防。
  分析人士说,河内谈判的崩溃在北京引起了强烈反响,是否要把习近平送到佛罗里达,再次面对无法预测的特朗普,中国官员们对此感到疑虑重重。有太多东西处于成败关头,他们正在推动提前达成任何协议。
  对特朗普来说,要想在棕榈滩实现那种尼克松与毛泽东式的历史性会面,最大的障碍可能是习近平根本不愿意冒险进行这位美国总统——以及金正恩——似乎很喜欢的那种快速交易。
  “中国人执迷于过程,”奥巴马的前中国顾问杰弗里·A·巴德(Jeffrey A. Bader)说。“他们不相信大人物的突然介入。自从毛泽东时代以来,他们就没这么做过。”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2日 来源时间:2019年03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