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张琏瑰:越南特金会或是美国接受具有核能力但不对美构成威胁的朝鲜的开始

作者:张琏瑰   来源:钝角网  已有 44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即将举行的特朗普与金正恩越南会谈,与去年6月新加坡首会最大不同是,新加坡会谈时人们对半岛实现无核化充满了期待,而这次越南会谈,许多人认为,不论最后发表一个什么样的文件,尽管朝美关系可能出现戏剧性变化,而半岛无核化却益加渺茫。
  其原因是,半年多来,特朗普政府朝核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美朝主张和追求正在接近,朝美就彼此关系进行一揽子交易条件几近成熟,但维护半岛无核化的取向却日益模糊。
  综观30多年来(自1985年朝加入《核不扩散条约》算起)朝鲜核问题发展历程可知,尽管朝鲜在不同历史环境下其制式表述有重大差异,但其核国战略目标和政策是相当稳定的,其最终追求就是,在保有核武器前提下与美国改善关系并建交,迫使国际社会承认其拥核大国地位。
  起初,为了减少推进核计划的外部阻力,同时诱使美国与之对话谈判,朝鲜宣称其发展核武器是因为美国对之持敌视政策,为自卫而为之;称朝鲜核问题只是朝美两家的事,与他者无关。后来朝鲜参加六方会谈,主要目的也是寻求与美进行接触。果然,在整个六方会谈存续期间,始终是朝美会谈(日内瓦、新加坡、柏林等)与六方会谈双轨并行,且主要协议皆是朝美谈成以后拿到六方会谈上令其他各方签字。但沟通渠道虽然打通,也有极其坦诚的交底,但美国几届政府仍秉持所谓“政治正确”,拒绝与朝鲜进行正式的政府间谈判。这样,为了排除核问题上的他方干扰,2008年底朝鲜退出六方会谈。
  此后,一方面是实现“拥核国大业”之需要,另一方面也是给美国施加压力,朝鲜公开高调地大步推进其核导计划。2009年第二次核试后,朝鲜宣布“要做永久核大国”,“决不弃核”,不再强调弃核“遗训”。特别是2016、2017两年,进行3次核试,开发氢弹,3次洲际导弹试射,公开宣布美国本土已纳入其打击目标,2017年底宣布“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朝鲜这一系列举动的确极大地刺激了刚上台的美国特朗普政府。美国决策层认为,朝鲜核导已对美国构成现实威胁,于是,美国一边推动安理会通过对朝制裁决议,对朝进行“极限施压”,一边认真考虑对朝动武的作战计划。朝鲜对美国的“极限施压”举动不仅未能迫使美国与之谈判,反而使自己面临被武力打击的危险。
  2018年3月初,朝鲜调整战术。它通过韩国这个传声筒,宣布将放弃核武器,望就此同美国谈判,并通过韩国特使向特朗普本人发动外交攻势。朝鲜新举措奏效。美国务卿蓬佩奥数访平壤,朝美间建立起高层次沟通渠道,2018年6月实现了新加坡朝美峰会。
  起先,业界人士都认为,新加坡峰会核心议题是维护半岛无核化,有可能对朝鲜弃核时间表和路线图做出安排,但结果却大出人们预料。朝美峰会发表的共同文件共4条,一是谈建立朝美新型关系,二是表示构建半岛持久和平稳定机制,三是朝鲜表示要实现半岛完全无核化,四是朝送还美军遗骸。对朝鲜弃核一事甚至没有一个明确的表述。
  其实,这一文件是朝美间针对当时业已发生重大变化的大国关系,双方在朝核政策上进行调适的结果。
  2018年5月初金正恩第二次访华,返国第二天会见蓬佩奥。此后美国朝核政策发生变化。此前,特朗普认为在维护半岛无核化问题上美中是合作者,他感谢中国“帮美国的忙”。但此后特朗普变脸,公开指责中国“破坏美朝无核化谈判”,破坏美国对朝“极限施压”。随后,美国加剧中美贸易战。与此同时,美国在朝核政策上也出现一些被某些人妄判的“积极变化”。
  1、美国不再强调“绝不容忍朝鲜拥核”,其政策重心由“迫朝弃核”转向“朝鲜核导不对美构成威胁”。自克林顿到特朗普,此前美国历届政府在朝鲜核问题上基本原则是“绝不容忍朝鲜拥核”,“为迫朝弃核不排除任何选择”。2018年5月下旬,针对大国关系的变化和特朗普“美国第一”政策的展开,朝鲜主动地炸毁了其核试坑道口,拆除东仓里远程导弹发射设施和远程导弹发动机制造厂,向美示意它不再进行核试,朝鲜核导不对美构成威胁。朝鲜“釜底抽薪”奏效。一向追求美国“绝对安全”的特朗普对此十分欣慰,遂失去迫朝弃核的紧迫感。“绝不容忍”、“不排除任何选择”渐从美国话语体系中消失。今年2月19日,特朗普直白地表示:他对朝鲜核问题解决“并不着急”,“也没有平壤实现最终无核化时间表”,“只要不再测试”核弹和导弹即好。显然,在朝鲜业已放弃远程导弹后其核武器不对美构成威胁的情况下,美国正在接受以“冻核”取代“弃核”的选择。
  2、美国不再要求朝鲜“不可逆转”地弃核,只要朝鲜在“无核化”方面有所举动有助于特朗普竞选连任就好。去年5月中旬博尔顿在一篇讲话中重述了美国朝核政策制式表述,即“朝鲜必须全面地、可核查地、不可逆转地放弃核武器”(CVID),朝鲜大怒。其两位副外长对美大加遣责,并威胁取消新加坡峰会。美国决策层对朝鲜的“愤怒”进行一番研究后发现,朝鲜并不是全部反对CVID,因为朝鲜自己也宣称要实现半岛“完全”的无核化,表示愿邀请美国专家赴朝验证,朝鲜坚决反对的只是“不可逆转”地弃核。美国突然明白了,这里隐伏着朝鲜在核问题上的底线,即现有手中核武器可以放弃,但一定要保有核弹制造能力,做没有核弹成品的“核大国”。特朗普一方面追求在2020年大选前取得可称道的外交成果,另一方面认为一个拥有核武器但没有远程导弹的朝鲜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于是特朗普政府为适应朝鲜的要求,修改了其在朝鲜核问题上的基本主张,其新的制式表述是:美国的追求是“朝鲜最终实现完全的可验证的无核化”(FFVD),这里删去了“不可逆转地”或博尔顿所称的“永久地”弃核表述。
  3、美国不再为朝鲜弃核设定时间表。2017年下半年,美国根据朝鲜核导计划的推进不断调整其对朝鲜核威胁程度的评估,最后认定,朝鲜将在2018年年中获得攻击美国本土的能力。因此,蓬佩奥主持的中情局给特朗普提交一份报告,主张美国对朝采取军事行动的最晚期限是2018年3月底。美国自2018年1月开始认真地做军事准备。在紧要关头,朝鲜抢先在3月5日通过韩国特使宣布将放弃核武器,与美谈判。美朝沟通渠道打通后,朝鲜提出其弃核进程要“分阶段、同步走”,美国拒绝。因为美国认为这是一种拖延战术,美国要求朝鲜必须在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结束前完成弃核作业。后来随着朝美沟通的深入和相互了解的加深,美国放弃了要求朝鲜在预定的时间内弃核的主张,甚至对朝鲜提供完整的核设施清单也不再有硬性要求。
  此外,美国对终战宣言、制裁豁免、人道主义援助、朝美关系改善等等诸多方面都有一些政策调整。
  美国在朝核政策上的这一系列调整,无疑使美朝双方的主张和追求迅速接近。因此,特金越南峰会,双方达成文在寅所称的“大买卖”的可能性大增。总的来看,特金二会仍会遵循新加坡首会的基本路数,首先谈建立朝美新型关系,然后谈构建半岛和平机制,但关于朝鲜弃核的表述可能更加含混。美国仍会要求朝鲜承诺弃核,但将会基本按照朝鲜“分阶段、同步走”的主张,使朝鲜弃核进程变为一个看不到终点、谁也不知道结果的谈判过程。与此相比,美朝“大买卖”却有了极具操作性的清晰安排。峰会将对此做出承诺。双方将明示,不久后发表终战宣言,条件成熟后将签署《和平协定》。在朝鲜向美提供一份核清单后美国将大大放宽制裁豁免,不反对韩、中对朝提供实质性援助。美朝间将把高级别官方沟通机制化,互设办事处,朝美峰会经常化。在可预见的将来,朝鲜最高领导人将会访美(如年末出席联大会议顺访美国)。双方将扩大人员交流,不久后一批朝鲜青年赴美学习不会使人感到意外。更重要的是,只要在2020年底以前朝鲜象征性地交出几颗核弹后,美国及其他国家资金将会涌入朝鲜,朝鲜将会出现经济高速增长。特朗普明确表示,朝鲜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他未说出的是,他认为在中、俄、日、韩之间出现一个具有核能力但不对美构成威胁的“长白山大国”,对美国来说也许不是件坏事。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东北亚、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