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脱北”外交官谈金正恩:聪明但无情,无意弃核

作者:JANE PERLEZ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42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韩国首尔——朝鲜近年来叛逃级别最高的外交官在一次采访中说,该国神秘善变的领导人金正恩无意放弃核武库,因为那是让他在国外拥有影响力、在国内拥有权威的一个强大工具。
  这名外交官名叫太永浩(Thae Yong-ho),曾在朝鲜驻丹麦、瑞典和英国的大使馆任职。2016年,他与妻子和两个儿子一起冒险逃到韩国。他现在是暗杀和绑架的目标,在韩国政府的保护之下生活。在韩国首都首尔外出时,他戴着深色太阳镜和一顶压到前额的帽子。
  太永浩曾是朝鲜精英政治集团的一员,他对西方的了解来自《音乐之声》(Sound of Music)等电影和有关资产阶级放肆行为的书籍。他身为外交官,却对金正恩不再抱有幻想,他要为自己的孩子寻求自由和机会。他说,这种情绪在朝鲜的精英阶层中越来越普遍。
  在金正恩与特朗普总统本周在越南河内举行峰会之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采访了太永浩。预计这两位国家元首将会讨论解除核武器的事情。太永浩写过一本书,并曾在美国国会作证,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你如何描述金正恩?他诡计多端?鲁莽冲动?是一个被宠坏了的顽童?
  我觉得,如果我们正确地描述他的话,他很聪明,也很有悟性,但他是一个无情的家伙。
  (他的祖父)金日成和(父亲)金正日清洗了很多人,但他们从未杀过家庭成员。金正恩杀死了他的姑父和同父异母的哥哥。这种事情在金家前所未有。
  为什么金正恩觉得姑父张成泽对自己是很大的威胁呢?张成泽是负责朝鲜国防委员会的高级官员。
  金正恩非常害怕他的姑父,就连姑父的存在也让他感到是个威胁。
  突然间,张成泽领导的整个部门都被逮捕了,该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马上遭到了枪决。他领导的部门中数百名官员的所有家属都被赶出平壤,驱逐到乡下。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在一周之内。
  金正恩是真想废除核武器呢,还是出于虚荣或维护家族王朝的愿望来与特朗普总统见面的?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维护他的家族。金正恩与特朗普见面的主要目的首先是争取时间,第二是解除制裁。他最终想要的是拥核国家的地位。
  朝鲜核武器对谁的威胁最大?
  金正恩要让他的独裁和金氏王朝继续下去。如果你想控制朝鲜社会,你必须让韩国害怕朝鲜。韩国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朝鲜体制的一个直接威胁。
  他要确保韩国只限于韩国领土之内,而不延伸出来。这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金正恩要在军力上与韩国保持平衡。但他知道,朝鲜军队无钱购买现代化的坦克和枪支。他知道,这种平衡正在朝着不利于朝鲜的方向转变。核武器是与韩国保持平衡的唯一途径。
  所以,这些武器不仅在军事上很重要,而且是把社会维系在一起的政治工具?
  没错,就是这样。
  他需要一个工具来把朝鲜统一在自己的周围。朝鲜的经济是失败的。福利是失败的。人民现在不相信朝鲜的制度和意识形态。所以,他需要用核武器来为朝鲜当前所有的问题做辩护。
  比如,朝鲜的报纸正在教育人们朝鲜是个穷国。为什么穷?是因为朝鲜在发展核武器上花了很多钱,也正是因为发展了核武器,朝鲜才成了世界超级大国之一。所以,这是经济失败的一个很明显的理由。
  巴基斯坦和印度保留了核武器,而且这两个国家的行为都相当负责任。在核扩散问题上,能同样信任朝鲜吗?
  如果美国——如果特朗普——不对金正恩放松制裁的话,金正恩可能会采取任何做法。如果你读过的话,金正恩在新年讲话中澄清:他不会再进一步生产核武器,不会再进一步进行核试验,也不会扩散核武器。但是,如果他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话,他暗示会寻求新途径。
  这个途径是什么呢?
  为了生存,他可能会出售自己的核技术。
  谁会购买朝鲜的核技术呢?
  有许多潜在的买主。比如伊朗。
  伊朗正受到国际社会的严密监督。在伊朗生产核材料非常困难。但是,伊朗有钱购买核武器。谁能发现伊朗与朝鲜之间的这种核交易呢?
  金正恩会用这些钱来干什么?他会改善人民的生活吗?
  他也许会用一些来发展经济,也许他会更新他的核武库。
  他非常清楚,除非他改善朝鲜人民的生活,否则他的日子屈指可数。他实际上是想做点什么。他想让人民知道,他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人。
  如果说金正恩的日子可能真是屈指可数的话,你认为会发生政变吗?
  从结构上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金正恩对自己周围的领导人有一个非常密集的监视网。如果你身居高位,那你必须同所有高级官员同住在一个公寓楼里。他们不能选择在哪里住。他们必须过集体生活。不允许你与你周围的朋友有单独在一起的私人时间,所以,朝鲜社会的控制系统真的令人难以想像。
  朝鲜的精英们正受到来自世界和美国的制裁。他们在特朗普身上看到一个诱人的开局。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朝鲜的精英阶层和朝鲜社会本身此刻都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朝鲜正在变化。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这些概念正在朝鲜相当快地传播。如今,人们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他们的日常生存问题。他们不再相信所谓的领导层。
  他们没有出国旅行的自由。他们没有买私家车的自由。如果你身居高位,你可能有一辆政府提供的汽车,但这些高官的子女不能使用政府提供给父亲的汽车。他们有特权。但他们的特权是有限的。
  你有没有听到人们说,“我们需要摆脱金正恩”?
  我从未没听到过,因为在朝鲜,你不能说这种话,就连对妻子也不能说。所以,朝鲜人民通常不会开口说什么,但你在朝鲜生活时,可以感受到那种情绪。

  本采访经过了编辑整理。
  Jane Perlez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
  翻译:Cindy Hao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