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中冲突似曾相识

作者:拉娜•福鲁哈尔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59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这个故事似曾相识。一个在军事实力和技术实力上都无可匹敌的大国,把其自由贸易的经济模式向全球各地输出。边界瓦解,距离缩短,世界似乎变小了。
  但市场过度行为和政治失灵最终导致其他国家质疑其做法是否明智,另一个大国崛起——后者的优势建立在一套经济民族主义和产业政策体系之上。在后者繁荣发展的同时,前者停滞不前,两者之间的冲突不仅引发了战争,还导致全球贸易和金融资产长达十年的衰退。
  当然,我说的是上一轮全球化浪潮,该轮浪潮涉及的英德两国最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中销声匿迹。那曾是一场持续了近80年的繁荣,其间全球贸易规模和金融开放程度几乎翻了一番。不过,正如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在其2017年年度报告中所说的那样,“第一轮浪潮的破灭就像它的兴起一样引人注目”,导致跨境贸易和金融流动“几乎完全瓦解”。
  市场当时并未预料到这一结局。我冒着成为“乌鸦嘴”的风险,想知道市场如今是否也对美中形势的发展同样视而不见。美中两国之间的冲突与之前的故事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不仅是在其截然相反的经济模式和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方面,而且在盛衰时间线上也是如此。毕竟,当前这轮战后全球化浪潮已经持续了70多年。
  去年年底惊慌失措的股市已经收复了大部分失地。尽管似乎每天都有比大豆、钢铁或关税更可怕的冲突新预兆出现,但股市确实有了起色。
  对我来说,最近发生的两件事已经让市场担忧指示灯从黄色变到了红色。先是美国要求加拿大逮捕并引渡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随后美国决定起诉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进行间谍活动并且违反了制裁。正如投资者卢克•格罗门(Luke Gromen)在最近简报中所言,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实际上已经宣布了“全球化的官方死亡时间”。
  美国还进一步施压盟友限制华为在其市场开展业务的能力——这与德国等地已在酝酿的情绪如出一辙。德国正在再次推动产业政策和“国家冠军企业”。
  这突显了一个现实,即支持去全球化的政治动力并非始于、也不会止于特朗普政府。它不再局限于极右或极左势力。大多数已经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的有希望的民主党政客——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柯尔斯顿•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似乎开始转变看法,认为必须大幅改变美中经济关系。
  两党已经就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和中国在美影响力扩大等问题展开了一系列立法努力。遏制美中经济联系不再被视为“排华”,而成了一种主流观点。
  市场应该担心的第二件事是一个由华尔街知名人士组成的委员会最近发出的警告。该委员会为美国财政部提供建议。他们估计,在中国减少购买美国国债之际,美国联邦政府将不得不在未来10年出售价值12万亿美元的债券,筹措资金支撑其迅速增长的国家债务。
  分析人士长期以来一直猜测如果中国停止购买美国国债将会出现什么情况。但在全球债务规模空前庞大的现在,这个问题更加突出。如今,全球主权债务水平远高于一战后上一轮去全球化后的水平。金融产品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金融资产的规模目前是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倍以上,这无疑放大了任何修正过程的影响。
  去全球化的过程复杂而缓慢,目前也尚无定势。但企业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它们必须做出选择,想在美国还是中国做生意,特别是那些在5G网络等极具争议的领域中的企业。我最近问思科(Cisco)首席执行官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作为一家在中国建设智能城市的美国公司,他是否担心这所代表的政治含义。“中国拥有数据,我们只是提供基础设施,”他回答称,试图区分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角色。
  但这条界线正变得越来越难划定。未来几个月,随着美中贸易谈判推进以及美国启动2020年总统大选,我们可能会看到过去似乎不可能发生的跨境供应链和投资流的转变。
  这对市场而言意味着什么?格罗门认为,“美国企业利润占GDP的比例可能很容易就下降30%至60%,回到(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并点燃贸易繁荣之前的)长期区间”。
  现在是时候重新思考投资决策并重温一下历史了。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3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